寧福連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1 11:26

寧福連,1948年3月生于湖南省茶陵縣七地鄉 田村一貧苦農民家庭。父親寧冬元早年為躲避國民黨抓壯丁而致殘;母親周冬娥是位農家婦女,生有五個兒子,寧福連排行第三。解放前,全家無田無地,生活無著,受盡了地主的剝削與凌辱。

寧福連生在舊社會,長在紅旗下。入小學讀書後,學習用功,成績很好。

寧福連自幼助人為樂。 田村孤寡老人劉年姑,雙目失明,生活難以自理。寧福連經常替劉太太砍柴、挑水。寧福連這種義舉,使劉老太太非常感動,也使全村人為之稱贊。

1963年,寧福連擔任 田村基干民兵班長。這期間,他工作積極,在與犯罪分子的斗爭中,大膽勇敢,機智果斷,較好地完成了任務。

1964年冬的一個夜晚, 田村供銷社門市部被盜。得到消息後,全村民兵立即緊急集合,嚴密防守各關隘要道。寧福連等負責監守通往八團鄉方向的崗哨。此時,有兩個買牛的農民從八團不期路過這里。他們反映說,發現了一個可疑的人。寧福連听了後當機立斷,率領四五個民兵沿途追去。他們冒著刺骨的寒風,沿著一道道曲折的山路,一口氣追了20多公里,但是撲了空,為了及時把情況向上級報告,在寧福連的帶領下,他們忘卻了疲勞和饑餓,又急速趕回大隊部。由于他們及時提供了線索和有關情況,盜竊犯終未逃脫法網,被公安機關查獲,迅速地破了案。

1965年春的一個夜晚,七地鄉政府發出緊急命令,說在別嶺仙地區發現幾個專門進行迷信和造謠破壞活動的嫌疑人,要求 田村民兵營必須連夜組織民兵搜山。晚上9點多鐘,全村民兵整裝待發。

出發前,為了保守行動的秘密,民兵營長命令全體民兵不準用手電筒,不準喧嘩。隨著營長的一聲令下,七八十個民兵出發了。寧福連和營長走在隊伍的最前面。別嶺仙,是七地鄉群山中最高的一座山,山上有座古廟,周圍樹木參天,道路逶迤,人跡罕至,距 田村有近10公里地沿途荊棘叢生,路陡而不平,且時值陰雨連綿的春季,路面泥濘,加上摸黑行進,其艱難程度可想而知。寧福連走在前面,一路上不斷鼓舞大家的士氣,終于登上了別嶺仙。寧福連率先沖進廟內。這時只見一個彪形大漢,目露寒光,仗著身壯力大,企圖負隅頑抗,手持一把柴刀凶狠地向寧福連逼近。寧福連機智沉著,一閃身死死地抱住了那家伙。此時,大部分民兵也沖了進來。四名罪犯俯首就擒,隨即被押往鄉政府。

寧福連的表現出色,受到了全體民兵的普遍好評,人們一致公認他是個優秀的民兵班長。

1964年,解放軍某部到榮陵征兵,寧福連听到消息後,興高采烈地跑到大隊部,要求報名參軍。但由于他年齡不夠,未獲批準。

第二年,征集新兵的消息又傳到寧福連耳里。應征那一天他連飯也顧不上吃。又腳下生風似的跑到了大隊部,這次他沒有通過體檢。

第三年,寧福連參加了七地鄉建民水庫工程的建設,被評為積極分子。這時夏季征兵又開始了,寧福連來不及告訴雙親,第一個在工地上報名應征。當他接到參加體檢通知時,心里可樂開了。第二天一大早,他飛也似的跑到公社里復檢時,又以“個子太小”被卡了下來。寧福連立即找縣征兵辦負責同志,苦口婆心,擺事實,講道理。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征兵辦領導終于被寧福連的赤誠所打動,同意了他的要求。

寧福連入伍後,被分配到廣州部隊某部四連當戰士。新的生活開始了。寧福連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工作很出色。由于他個子小,干勁大,戰友們便親熱地稱他為“小炮彈”。1966年11月,寧福連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

1967年春的一天,寧福連和副班長高德榮一起在坑道作業。正當他們干得起勁的時候,擔負觀察戰士發現坑道裂縫掉土,坑道隨時可能被塌下,情況十分危急。這時值班排長黃秀琴命令搬運木頭支撐。排長的話音剛落,寧福連馬上向外跑去。一眨眼功夫,他就扛來了一根粗長的木頭。這時,碎土、石頭紛紛瀉落。在這緊要關頭,寧福連不顧一切地沖了上去。裂縫越來越大,石頭砸在他的安全帽上,發出“咚咚”的響聲。在他的帶領下,全班戰士一起沖了上去,終于把險情排除了。事後戰友們稱頌寧福連道︰“小炮彈不怕死,過得硬!”

寧福連襟懷坦蕩,有遠大的理想和崇高的追求,還有一種難能可貴的批評和自我批評精神。寧福連積極要求進步,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後,又積極要求加入中國共產黨。從他的日記中看得出,他平時注意黨的基本知識的學習,且聯系實際,確立了自己心目中崇高的中國共產黨員的形象。他寫道︰“作為共產黨員,應該做到下面幾點︰(一)隨時準備堅持真理,對同志的缺點,采取規勸態度。(二)兩個精神︰1、最富于犧牲精神;2、埋頭苦干的精神;(三)1、關心國家比關心自己小家庭為重;2、關心黨和群眾比關心個人為重;3、關心他人比關心自己為重。(四)兩個作用︰1、先鋒作用;2、模範作用。”

當時,有些人對“小個子兵”有一種不正確的看法,同時對寧福連“個頭小”也流露出一種蔑視態度。對此,寧福連並沒悲觀失望,而是腳踏實地,干一些實實在在的事情,用他的行動作了很好的回答,連隊里有時扛米,盡管寧福連個子小,但竟能把200斤重的米包往肩上扛。由于寧福連工作積極,吃苦耐勞,在部隊連續兩年被評為五好戰士,還受過三次獎勵,又是連隊模範文藝宣傳員。

1968年1月初,四連奉命進入粵北山區新駐地,接受新任務。1月15日下午,四連廣大指戰員正在緊張地進行迎接新年度任務的準備工作。突然,遠處傳來急促的呼叫聲︰“火燒山啦,快救火啊!”戰士們循聲望去,只見北雞公山林區煙火沖天,一片彌漫。雞公山林區青松翠杉,是林區工人花了10多年的辛勤勞動培育起來的。林區周圍還有幾個村莊。熊熊烈火,將吞沒國家寶貴的森林資源,人民生命財產受到嚴重的感脅。“火光就是命令”,四連全體指戰員立即向火場撲去。

這時已生病三天的寧福連不顧身體虛弱,要求參加救火戰斗。副班長高德榮勸他在家休息,但寧福連心急如焚,不听勸阻,執意要去火場,並堅毅地說︰“現在是搶救國家和人民生命財產的時候,我不能留在家,只要我有一口氣,我爬也要爬到火場。”在奔向火場的路上,寧福連還鼓勵戰友們︰“快!快!快!比比看,看誰先到火場。”

大風裹挾著團團烈火橫沖直撞,一叢叢茅草倏忽成了灰燼,一棵棵大樹經火一燎到頂。四連戰士分別在雞公山的南北兩面組成了道道防火線,與烈火展開了搏斗。寧福連在南邊的火場上。大火在陡峭的山坡上,拉開200多米寬的火浪向南急速發展,馬上就要竄越防火道,逼近山林。戰士們立即進行阻擊。先沖上去的寧福連一下被火浪沖倒了。但他又躍身而起,雙手拿著松枝,沖進火海,橫掃直打。松葉燒光了,他就用松枝打火;樹枝打斷了,他就用腳踩。這時周圍高過人頭的芒桿  啪啪地燒著了,寧福連陷于火海之中。在這生死關頭,寧福連毅然用自己的身軀滾滅烈火。衣服燒著了,頭發燒焦了,嘴唇燒裂了,皮膚燒起泡了,但他仍使勁地向前滾,直至最後壯烈犧牲。

寧福連犧牲後,部隊黨委根據他生前的申請和表現,1968年1月17日追認他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68年1月18日批準他為革命烈士。

(周道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