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恆志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1 11:27

喬恆志,1929年生于遼寧省遼陽郊區八里莊一個雇農家庭。

喬恆志七八歲時就給地主放豬;12歲進了遼陽城,給一家日本人打雜。由于受不了這家日本人的打罵、折磨,他又到鞍山,靠親友幫助,進了日本人在鞍山辦的昭和制鋼所當小工。

1945年8月15日,日寇宣布無條件投降。就在這一年,喬恆志參加了東北民主聯軍。1946年,上級把喬恆志調到醫訓班學習。他滿懷激情,抓緊分分秒秒,刻苦學習戰地救護本領,獲得優異成績。1947年,他被正式分配到解放軍某部六連擔任衛生員。在吉祥堡戰斗中,他不僅圓滿完成了戰場救護任務,而且出人意料地代理干部指揮兩個班戰斗,使兩個班在干部嚴重傷亡的情況下,照樣打了勝仗。而且他還利用政治攻勢親自俘虜了一個敵人,繳獲了一支手槍。

1948年10月14日,解放錦州的戰斗打響了。錦州位于遼西走廊,是東北通向關內的咽喉,戰略位置十分重要。國民黨範漢杰所屬第六兵團八個師及騎兵團、蒙古聯防指揮部、憲兵、警察、地主武裝等10萬余人固守該城,妄圖堅守待援,作垂死掙扎。東北野戰軍集中六個縱隊和一個炮兵縱隊、一個坦克營,圍殲錦州守敵。

14日上午9時30分,東北野戰軍強大的炮火以雷霆萬鈞之勢,向錦州守敵發起猛烈轟擊。80分鐘後,先頭部隊發起猛攻。喬恆志所在的二營是前衛營,任務是由城北向城中心推進。五連突上去了。喬恆志跟著六連順突破口直奔神社西南突擊。敵人的火力像飛蝗一般密集,通信員犧牲了。一、二排因受敵人火力阻擊,沒跟上來。六連連長眼珠子都急紅了,必須馬上設法把一、二排帶上來。但通信員犧牲了,派誰去呢?連長猶豫了一下,喬恆志馬上喊道︰“報告連長,讓我去吧!”

“你……?”連長看了下他,沒有往下說什麼,很明顯,衛生員此刻正擔負著繁重的搶救傷員任務;再說,敵人的火力那麼猛,能有把握通過封鎖線嗎?

“連長,你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喬恆志看出了連長的心思,口氣堅決地請求著。

“好!你去吧,要快!”情況緊急,連長稍加思索,同意了喬恆志的請求。

喬恆志高興地答應了一聲,就迎著敵人的炮火,彎著腰,沖上去了。

一、二排很快被喬恆志帶上來了。前面,敵人的機槍像暴雨一樣瘋狂地掃射著,一個戰友倒下了,又一個戰友負傷了。喬恆志不顧一切,冒著槍林彈雨,緊張地給傷員包扎傷口。“轟!”一發炮彈飛來,炮彈皮劃破了喬恆志的手和脖子,血染紅了軍服。他咬咬牙,簡單纏了下傷口,繼續給傷員包扎。就這樣,喬恆志一口氣包扎了40多名傷員。隊伍又前向推進了。

戰斗在進行中。敵暫編二十二師一個團死守錦州神社西南,五連久攻未克。師里命令留下部分人員鉗制敵人,主力繞神社東過鐵路,轉頭西進,擴大戰果。

喬恆志在突破口處完成救護傷員的任務後,很快到達神社西南。此時連長不在,負責鉗制敵人的有本連的二班、八班,還有九班的一個組和兩個機槍組。沒有干部指揮,幾個班、組都在各自為戰。敵人在集中火力,瘋狂反撲,眼看著有七八名同志負傷倒下了。情況十分危急,如不采取有力措施,陣地就有失守的危險。喬恆志馬上摸到二班長畢利陽跟前,問︰“連長呢?”

“不知道。”

“敵人要反沖鋒,現在干部不在,大家沉住氣,听我的。”喬恆志穩住了大家的情緒,重新組織了火力,接連打退了敵人的幾次反沖擊,守住了陣地。然後他又組織人員將傷員轉移到了比較隱蔽安全的地方。

這時指導員上來了,看到這里仗打得漂亮,部署的井井有條,很滿意。他鼓勵喬恆志幾句後說︰“我留在這里,你趕快去找連長,把這里的情況告訴他,再看看那邊有沒有需要護理的傷員。”

喬恆志帶著指導員的命令,迅速穿過敵人的封鎖線,找到了連長,匯報了二、八、九班的情況,然後又投入了緊張的火線搶救工作。

這一次,喬恆志共救護了56名傷員,主動完成兩次火線通信任務,還代理指揮,打退了敵人幾次反沖鋒。戰斗結束後,縱隊黨委給他記了兩大功,並授予他“戰斗英雄”、“紅色救護員”光榮稱號。

遼沈戰役之後,喬恆志又隨部隊入關,參加了平津戰役。1949年夏天,部隊進入湖南境內。

7月12日,部隊來到九嶺山。國民黨白崇禧殘部憑借九嶺山天險,妄圖繼續頑抗。喬恆志所在團接到師里命令,擔當了攻打九嶺山的前衛。戰斗打響前,喬恆志跟全團指戰員一起,發出誓言“堅決消滅殘敵,把勝利的紅旗插遍全中國!”

攻山戰斗打響了。那30華里長的登山小路,簡直是倒掛在南天門上的天梯。太陽像燒紅了的火爐子,烤得人人汗流浹背。馬匹受不了了,戰士們只好把炮卸下來,扛在肩上,敵人的炮彈不斷地落在山道上,火光一閃,一個戰士倒下了。快!快搶救!部隊突破了敵人九道防線,喬恆志搶救了14名傷員。戰斗結束了,喬恆志多麼需要和大家一樣閉閉眼、喘喘氣呀!哪管是一分鐘也好呵!可14名傷員的傷勢揪著他的心,他又去逐個檢查傷員的傷口了,給他們換藥,打針,又把一碗碗稀飯端到面前,對傷勢過重的,他就親自一勺勺地去喂。

有一次,在給傷員換藥時,一個叫石俊武的傷員激動地說︰“我一輩子也忘不了你們,只要我的傷好一點,我就回連去繼續參加戰斗。”喬恆志分明看到他眼楮里有一簇火在跳動,心里不禁熱乎乎的。當夜,他輾轉反側,久久不能入睡。“回去繼續參加戰斗,”有了這一句話就足夠了。在地主的打罵,日本鬼子的皮鞭下,他都沒有流過淚,但是,今天他真的動了感情,心頭涌上了一縷甜絲絲的感覺,噙不住的淚水,從眼角淌出來,滾在了枕邊。

兩廣戰役勝利結束後,漏網之敵逃往海南島,與該島守敵陳濟棠部合並,總兵力近10萬人,艦艇50多艘,飛機30多架。蔣介石任命薛岳為海南防御總司令。他們在美帝國主義的庇護下,依靠其海空優勢,組成所謂“陸海空立體防御”,企圖依海據險,長期固守;並與萬山、金門、馬祖、舟山諸島遙相呼應,構成一道防衛台灣的海上屏障和作為“反攻大陸”的跳板。

攻打海南島的戰斗是相當激烈的。在南定北嶺,敵人居高臨下,以輕重機槍、手榴彈嚴密封鎖解放軍攻擊部隊。空中,敵人的飛機不斷扔下炸彈,對解放軍進攻部隊威脅很大,前面不斷傳來傷亡的消息。

“營長,我請求到前邊去”!喬恆志明知前面有危險,卻急著要上去搶救傷員。

“前面打的正緊,再稍等一等。”教導員很喜歡這個虎實而年輕的救護戰士,生怕他發生意外。

領導的關懷,使喬恆志感到溫暖,但前面戰士在流血,搶救傷員,是自己的職責。稍微停了一會兒,他“突”地跳出了工事。子彈嗖嗖地從耳邊呼嘯而過,他利用地形地物,飛快地撲向陣地,後面兩名衛生員,也跟著上來了。

前面是一片方圓數百米的開闊地,敵人火力很猛,地形對攻擊部隊非常不利,有些同志在這片地土地上倒下了。

“快!上!”他們三個人在開闊地上被敵人火力壓得抬不起頭來,只好爬來爬去,為傷員包扎傷口。

戰士項中新負傷後,流血過多昏倒了,喬恆志爬到他身邊去包扎。剛剛接觸傷口,項中新猛然醒過來,警惕地問︰“誰?”

“我……,喬恆志……”

“小喬!有你在就好。”他說著一骨碌竟坐了起來。

“快臥倒!”喬恆志猛勁地推倒項中新,一排子彈從頭頂飛過,多險呀!喬恆志很快為他包扎好了傷口。一回頭的功夫,項中新竟一溜煙似的朝敵人陣地沖過去了。

要喊回他,顯然已來不及了。喬恆志心里納悶,傷勢這麼嚴重,怎麼會轉眼間就像好人一樣,沖了上去,他急得直跺腳。

喬恆志哪里知道,在戰士們心目中,他不僅僅是個救護人員,而且是個英雄,是大家學習的榜樣。戰士們都知道,喬恆志在澄邁縣上遙嶺戰斗中,曾經拿一支步槍,跟六連突擊排沖鋒,繳獲敵人一門六○炮和一門火箭筒,抓了七個俘虜。還有,一個漆黑的夜晚,喬恆志一個人去團里取藥品,路上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他揀起來一看,原來是支七九步槍,里面還有三發子彈。喬恆志帶著槍和子彈小心地朝前走,突然听到前面有動靜,他仔細觀察,發現前面足足有一個排的敵人。一個人對付敵人一個排,力量差得太懸殊了。怎麼辦?難道就這麼放過敵人?不能,決不能!敵人已成驚弓之鳥,喬恆志急中生智,舉起步槍對著敵人打了兩發子彈,隨即大聲喊︰“一排左,二排右,三排跟我上!”喊完又轉個地方向敵人展開政治攻勢︰“放下武器,交槍不殺,解放軍優待俘虜!”逃竄的敵人以為落入了解放軍的埋伏圈,就一個個乖乖地舉槍投降了。喬恆志繳獲機槍兩挺,長短槍28支,還有部分彈藥,敵人真是名副其實的“運輸大隊”呵!

喬恆志就是這樣膽大心細,臨危不懼,出色地完成了一個又一個艱巨任務。他的行為像號角一樣鼓舞著戰士們的斗志。他所護理過的戰士,個個都是傷一好轉,就像出山猛虎重新返回戰場。

海南島戰役結束後,喬恆志被提升為看護長。為表彰他在戰斗中搶救傷員的功績,軍黨委批準給他記了兩大功。

1950年9月,是喬恆志平生最難忘的喜慶日子。他作為戰斗英雄,參加了全國戰斗英雄代表會議。那是多麼激動人心的時刻!喬恆志見到了偉大領袖毛澤東主席,見到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朱德總司令,見到了中央人民政府劉少奇副主席,見到了政務院周恩來總理、陳雲副總理,見到了聶榮臻代總參謀長……在領袖們面前,在英雄們中間,喬恆志突然覺得自己做得太少,實在太少了。一切都需要重新開始,從零起步。喬恆志覺得自己周身每一根血管都奔流著沸騰的血液,每一條神經都傳遞著激勵他前進的信息。他不善于言談,也不精于寫作,他只能默默地把決心刻在心上,把誓言溶進滾燙的血里,激動的淚里。

在全國戰斗英雄代表會議召開的時候,美帝國主義唆使南朝鮮李承晚偽軍,悍然對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發動了侵略戰爭。黨中央毅然決然地做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戰略決策。喬恆志在戰斗英雄代表會議結束後,立刻離開北京,趕到鴨綠江邊的丹東。當時,敵人糾集了13萬余眾,分東西兩線,向北進犯,叫囂要在“感恩節”(11月25日)前結束朝鮮戰爭。面對氣勢洶洶的侵略者,喬恆志義憤填膺。10月19日晚,他在團出征宣誓大會上激昂宣誓︰“我自願參加抗美援朝斗爭,堅決消滅美帝侵略者,為朝鮮人民報仇!”

這是朝鮮的一個多雪早寒的冬天。路上,細碎的雪片和灰黃的煙塵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片一片的黃霧。空中、地面,到處都彌漫著刺鼻的火藥氣息。

部隊接到殲滅進犯龜頭洞的敵李偽軍的任務。戰斗十分激烈。擔任看護長的喬恆志先後四次向營領導請求到前線參加火線救護。領導同意了。喬恆志帶一個搶救組迎著炮火硝煙,沖到了第一線。

公路上,幾輛汽車中彈起火,熊熊的烈焰,像無數條毒蛇吞噬著受傷的車輛,汽車附近有13名傷員躺在那里,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上!”喬恆志一擺手,幾個人一躍而起,向著烈焰騰騰的汽車沖去。敵人的機槍炒豆似的狂叫著,子彈雨點般的朝喬恆志他們飛過來,但喬恆志毫不退縮,和戰友們一起冒著槍林彈雨,堅持將傷員全部搶運下來。

包扎傷口的時候,從不遠處突然傳來了清脆的槍聲。原來是一股被志願軍打散了的李承晚偽軍竄來襲擾,情況十分危險。喬恆志叫了一聲︰“同志們,跟我來!”說著,就帶領兩個步兵班沖了上去!經過激烈的戰斗,打退了襲擾的敵人。

把傷員送到安全地帶隱蔽起來,要通過兩公里長的開闊地和封鎖線,沒遮沒擋,隨時都可能有生命危險。可死算得了什麼呢?搶救傷員的生命要緊,喬恆志果斷命令︰“過!”

開闊地上,他們冒著敵人密集的火力封鎖,忽而臥倒,忽而躍進,硬是先後轉運了33名傷員。

緊接著,喬恆志又參加了石倉洞戰斗。敵人四架飛機輪番掃射、轟炸。硝煙彌漫,爆炸聲震耳欲聾,150米長的開闊地前面,有30多名傷員等待著他們救護。時間就是生命!豁出去了。喬恆志帶著兩名衛生員又冒死沖上去了。33名傷員又一次得救了。

1950年11月6日,志願軍向侵佔朝鮮博川坪洞的敵人發起了猛攻。

守坪洞的是美二十四師的一個加強連。敵人的炮火十分密集,呼嘯的炮彈、子彈不斷地落在擔負進攻任務的五連戰士周圍。這時,天空忽然陰雲密布,隨即飄飄揚揚地降起大雪,頃刻間地面皆白了,這對搶救傷員十分不利。但喬恆志沒有理睬這些,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緊緊地跟隨五連,哪里戰斗最激烈,就到哪里去。他帶著衛生員楊開勤迎著炮火,冒著刺鼻的硝煙,接連搶救了十多名傷員後,又冒著濃煙沖向前沿陣地。不料,就在喬恆志為受傷的戰士高德福包扎傷口的時候,兩顆炮彈在他身旁接連爆炸。他的小腹、左腹、右腿三處負了重傷,血流如注,生命處于危急之中。然而,他咬緊牙關,拖著兩條不听使喚的腿,摸到高德福身邊,忍著巨大的疼痛,給高德福包扎。之後,他又昏了過去。不知過了多少時候,他被炮聲震醒了。他模模糊糊看見前面不斷地閃著火花,火光中,同志們正一個接一個地朝著敵人陣地沖去。此時,喬恆志掙扎著想動一動,可是全身再也不听自己支配了。他急得猛地瞪大了眼楮,隱隱約約看到有個人朝他跑來。一定是營衛生所的,他應該去照顧正在前面沖鋒的戰士。喬恆志想喊,可是全身麻木,聲音仿佛像輕飄飄的木屑,剛一出口,就被呼呼的北風,卷得無影無蹤了。

當喬恆志又一次從昏迷中醒來時,看見衛生員小石正在流著淚為自己包扎傷口。喬恆志用盡最後一點力氣說︰“快跟部隊前進,替……我……報仇……。”喬恆志犧牲時,年僅21歲。

1951年1月25日,軍黨委授予喬恆志“模範共產黨員”光榮稱號,並決定把他生前所在的衛生所命名為“喬恆志英雄衛生所”。

(呂永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