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業民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1 11:33

安業民,1936年8月15日生于遼寧省開原縣四寨子村一貧苦農民家庭。幼年的安業民受盡了痛苦的煎熬。他10歲那年,目睹了國民黨軍到處搶掠老百姓的罪惡。一天,國民黨軍闖到他家,要把他家房子拆了拿木頭去蓋炮樓。父親死活不肯,慘遭敵人毒打。這件事一直深深印在小業民的心里。剛剛懂事的安業民已經懂得愛誰恨誰。

安業民11歲那年,他的家鄉解放了。在四寨子村進駐了親人解放軍。在安業民的眼里,這些穿軍裝的叔叔十分和藹可親,不搶東西,還經常幫助他們挑水、掃院子,救濟他們米、面,盡做好事。安業民可高興壞了,整天往解放軍連部跑,和他們嘮家常;還入神地听解放軍給他講好听的故事,什麼楊靖宇呀,劉胡蘭呀,那麼勇敢,使安業民又激動又佩服!

一次,安業民的腿被狗咬傷了,解放軍叔叔為他包扎傷口,王指導員親自護理他,使安業民非常感激。幾個月的時間,安業民與解放軍處得親熱極了。他把媽媽給自己做的新鞋給了小通信員,人家不要,硬要給人家。小通信員只好把自己的鞋給安業民做紀念。他非常珍惜這雙鞋,直到犧牲時還保存著它。

解放軍在安業民的腦海里印象太深了。他時刻想當解放軍,並且時時學著解放軍的樣子。他參加了村里成立的兒童團,還擔任團長,每天認真地站崗放哨,幫助解放軍抓壞人。

由于安業民勞動認真,思想進步,1956年底他加入了共產黨。

1957年初,安業民終于實現了參軍的夙願。安業民入伍後,開始了緊張的新兵訓練。他在參觀“萬忠墓”後,受到很深的教育。他曾在日記中寫道︰“我要永遠守在海岸上,她是我生死不可分離的土地……祖國把保衛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重任放在我肩上,我就把青春獻給祖國。”不久,安業民被分配到岸炮連,後又分到電話班。他都服從革命的分工,干一行,愛一行。以後又頻繁地調了多次兵種,如運彈手、炊事員、瞄準手等等,他從無怨言。

安業民入伍前只讀了六年書,但他刻苦學習,知難而進,在專業能力訓練中更是一絲不苟,特別認真。訓練用的擦炮布,別人用過的他撿來繼續用,處處保持勤儉節約的好傳統。

在班里,安業民是年齡最小的,但總是主動去關心別人。有的戰友病了或有困難時,安業民總是全力幫助。曾經有位戰友在訓練中砸傷了腳,安業民幫他打飯,扶上廁所,照顧了一個月,直到戰友腳傷痊愈。

由于安業民有高度的革命精神,凡事嚴格要求自己,不但各項技術能有所長進,體質也由弱變強。年終考核運彈手時,他得了優秀,並被評為技術能手和先進工作者,光榮地出席了基地岸防兵部召開的積極分子代表大會。

1958年初,安業民所在的部隊岸炮連接到轉移陣地命令,經過七天七夜,行軍來到福建前線。廈門與金門島隔海相望,敵人經常發出挑釁。為了更好完成消滅敵人的戰斗任務,安業民刻苦訓練殺敵本領。他練瞄準,練射擊,坐在發燙的炮位上一練就是一天。別人午睡他不睡,勸他休息,他也不休。終于,練就了一套過硬的本領。他對金門島上所有的軍事設施了如指掌,只要說出一個目標的編號,他就能馬上把炮口對準那個目標。安業民已經成為出色的瞄準手。

生活中他嚴格要求自己。有一次,他去街里理發,因人多排隊,待輪到安業民理發時,快到了歸隊時間,他立即按時返回部隊,寧可理不成發,也不違犯紀律。

在炮班,安業民年紀最小,身體也較弱,但非常刻苦。因為他懂得做一名炮兵,必須有一個強壯的身體。所以,他天天下崗後,就跑到陣地上練習舉炮彈、單杠、雙杠、木馬、吊環等,很快各項目技巧都完成得很優秀。

1958年夏天,金門島上的國民黨軍又向大陸軍民開炮了。戰士們個個摩拳擦掌,踴躍要求戰斗。安業民也十分激動地向連長立下鋼鐵誓言。

8月23日,上級終于下達了戰斗命令。在解放軍強大攻勢下,敵人像瘋狗一般進行反撲。他們集中了所有炮火,對最有威力的安業民所在陣地發起射擊。

安業民早就盼望這一天,心情異常激動,他深知這第一次執行戰斗任務的責任是多麼重大。他精心地擦干淨火炮,並認真檢查各個部位,然後穩穩坐在防盾里面,兩手掌握方向盤,決心一定準確地操縱方向盤,做到讓炮彈分毫不差地在敵人陣地開花。仇恨的炮彈像千百條火龍飛過海峽,敵人的軍艦中彈燃起了熊熊大火。解放軍熱烈歡呼勝利。在這時,忽然,敵人的一顆炮彈在安業民他們的大炮右後方貯放藥包的附近上空爆炸。一塊彈片把藥包打著了,陣地上著了火。這時,炮長命令暫停射擊,散開滅火。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安業民面臨著嚴峻的考驗。就是在戰斗中一旦射擊停止,方向手一定要把火炮轉回隱蔽的位置,保護好火炮的安全。但安業民清楚地知道,如果要把暴露在外面的火炮轉到隱蔽處,就無法躲避撲向自己的烈火;不轉移火炮的位置,火炮就會被敵人的攻擊所損傷,怎麼辦?為了保護大炮的安全,安業民毅然堅守在自己的炮位上,雙手飛快地轉動著方向盤。火,撲向了護板,撲上了他的全身。安業民已完全成了個火人,但他終于把炮身轉向隱蔽地方。這時,他才帶著滿身的煙火沖出炮位,就地打了幾個滾。戰友們也幫助他撲火,總算撲滅了身上的大火。這時,安業民頭發、眉毛都燒光了,衣服和皮肉粘在一起,他只覺得天旋地轉,疼痛難忍……

身負重傷的安業民仍然堅持在崗位上還擊敵人。10分鐘,20分鐘,40分鐘,鋼鐵巨人般的安業民兩眼紅腫卻閃著對敵人仇恨的光,緊緊地盯著瞄準器的指針,全身挺立,頭也不回地炮擊著敵人。炮長幾次讓人換他下來,他都不肯,一直戰斗到勝利結束。

金門島上硝煙彌漫,敵人的火炮變成了啞巴。射擊停了,安業民還不肯離開自己的戰位。被燒傷的臉腫得高高的,他卻要堅持擦炮。

安業民被送進戰地醫院。他是嚴重的三度燒傷,面積達70%以上,處境十分危險。醫護人員盡全力對他搶救。幾天幾夜安業民都處在昏迷中,可醒來的第一句話就說︰“政委,我沒完成任務,同志們怎麼樣?”

安業民的身體太虛弱了,已不能再使用麻醉藥。大面積的燒傷,每換一次藥需兩個多小時,每次都疼得發抖,但他總是咬緊牙關,不哼一聲。一次,疼得昏了過去。醒來後,還關切地讓守護他的醫護人員休息。

安業民的入黨申請是在高度昏迷之後求護士代他寫的,在生命垂危之際,他想到的仍然是革命和理想。

1958年9月9日,年僅22歲的共產主義戰士安業民與世長辭了。

1959年3月16日,海軍黨委追認他為中共黨員。共青團遼寧省委授予安業民“模範共青團員”稱號。朱德、林伯渠、郭沫若、謝覺哉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先後為他題詞。全國人民開展了向共產主義戰士安業民學習的熱潮。

安業民像高山上的青松一樣永遠挺拔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