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仁富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1 13:03

楊仁富,1930年12月29日生于四川省廣安縣井河鎮一個窮苦的農民家庭。全家九口人擠在兩間破爛不堪的茅草棚里。父親楊達全給地主種田,母親給地主當奶媽、洗衣、種菜。14歲的生日剛過,楊仁富就背起簍子跟著大人上華 山挑石灰下山賣,賺錢養家糊口。1949年12月,廣安縣解放了,楊仁富丟下石灰擔,扛起了三八槍,當了基干民兵。

1951年,美軍把戰火燒到了中國的鴨綠江邊,為了保衛祖國和中國人民的安寧,楊仁富要求參軍,當志願軍,去朝鮮打擊美國野心狼。20歲的楊仁富個子僅1 58米高,體重僅80來斤,接兵的連長對他開玩笑說︰“小鬼,當兵要打仗啊!”

楊仁富把胸口一挺︰“打仗怕啥,我干了一年的民兵呢!”

連長又說︰“這回打仗可是與大個子、大鼻子干呀!”

楊仁富輕蔑地一笑︰“牛大壓不死虱子,打仗圖的正義與靈活,不是比個子大小!”

連長一把抓住楊仁富,哈哈大笑,沒想到小家伙竟這樣聰明,隨後又說︰“打仗要肉搏的呢!”

“肉搏靠的是眼快手快!”楊仁富的回答,張連長很滿意,但他們還想考考楊仁富的膽量。張連長說︰“你敢不敢與我摔跤,摔贏了,我就帶你走,摔不過嘛……”張連長是東北大個,站在那里像一座鐵塔。楊仁富與他比起來,一個如高山,一個似小山包,沒法比。然而,楊仁富仿佛看透了張連長的心思,想都沒想就應了戰, 把穿在外面的新衣一脫,衣袖一卷就要與張連長對陣,並且突然襲擊,先發制人……張連長破例把楊仁富帶到了部隊,並留在連部當通信員。

1952年,部隊開赴朝鮮前線。戰爭已把朝鮮三千里江山蹂躪得不成樣子,到處村莊在燃燒,彈坑星羅棋布,一隊隊逃難的老人和小孩倒在敵人的炸彈坑里,幾乎每塊土地都成了焦土,每寸土地都留下了血跡。侵略者的罪行,使楊仁富與戰友們忍無可忍。從三向里到平康,從西海岸到東海岸,留下了三五八團干部戰士的足跡,也記錄著朝鮮人民血與淚的控訴。在多次戰斗中,楊仁富英勇頑強,不怕犧牲。他多次立功受獎,並且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

1953年5月,朝鮮板門店的談判又陷入僵局,美軍在桌面上得不到的,又夢想在戰場上得到。空中,他們派出大批飛機狂轟爛炸;地上,他們構築大量的堅固工事,企圖把戰爭拖延下去。中國人民志願軍總部為了打破敵人的陰謀,決定保衛開城,拔掉開城北梅峴里東南山高地這顆釘子。5月28日,楊仁富所在的志願軍第四十軍一二○師三五八團三連,接受了強攻梅峴里的任務。梅峴里是開城北面的屏障,地勢險峻,地形復雜,易守難攻。美軍在山上構築了大量的鋼筋水泥工事,設置了無數道障礙,號稱打不爛的“鋼鐵堡壘”。三連從拂曉投入戰斗,到下午兩點還被敵人強大的火力壓在半山腰。部隊已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如果再不奪回山頭,敵人增援部隊一到,志願軍的傷亡將更大,形勢十分嚴峻。楊仁富看到戰友們一個個地倒下,心里在流血,眼里在噴火,多次向連長請求,去炸掉那幾個釘子碉堡,為部隊前進開闢通道。連長望著眼前的小個子通信員,堅定地搖了搖頭。為炸掉敵人前沿的幾個主要火力點,三連已有30多位戰士倒在敵人的槍口下,不能讓位年僅23歲的通信員再去冒險呀!正在這時,團指揮所又來電話催問戰斗情況,同時命令三連無論如何要在天黑前奪回梅峴里,為整個部隊的反擊打開通道。連長把電話一放,給已負傷的副連長做了交待,抱起手雷、炸藥、手榴彈就要往上沖。連隊不能沒有連長啊,楊仁富一把拉住連長,奪過連長手上身上的手雷、炸藥、手榴彈沖出了戰壕,向敵人的地堡撲去。右手臂已負重傷的副連長也抓起一支沖鋒槍和手榴彈跟在楊仁富的身後,一面吸引敵人視線,掩護楊仁富向敵人的地堡運動;一面指揮楊仁富運用地形、地物……連長組織全連所有的火力掩護副連長和楊仁富前進。但是,敵人的槍彈仍像暴風雨一樣在他們身邊呼嘯,壓得楊仁富與副連長抬不起頭。他們左右匍匐前進,爬在離敵人第一個地堡僅有十幾米的時候,楊仁富躍起靈巧的身子,但很快就倒了下去。連長和全連戰士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楊仁富不能在這時候犧牲啊!人們正在萬分焦急地盯著楊仁富的每一個細微動作,楊仁富又一個鯉魚打挺,躍起來將一束拉開導火繩的手雷扔進敵人的地堡孔里。一股濃煙從地堡口出來,接著是一聲地動山搖的巨響,敵人前沿的第一個“鋼鐵釘子”升上了天!如困獸猶斗的其它地堡的敵人,這時從仿佛夢中回過神,發瘋式地把火力集中向楊仁富和副連長所在的隱蔽處射擊。副連長的大腿被敵人子彈擊穿了,血汩汩地向外淌著,楊仁富轉身要給副連長包扎,副連長不由分說地命令道︰“不要管我,首長和戰友們盼著我們打通道路,快去,我掩護你。”副連長說完,用沖鋒槍向敵人地堡射擊,楊仁富望著副連長流著鮮血的腿,把痛苦與仇恨埋進心里,把力量凝結在手上。他右手已被彈片擊穿,已無法托起手雷、炸雷和炸藥包爬行,就用帶子拴住手雷,用牙咬著手雷繩子,一步一步向第二個地堡爬去。第二個地堡口噴出了紅紅的火舌,企圖把他與副連長吞下去。但是楊仁富已接近了地堡,與地堡口形成了相對的夾角,只要楊仁富不抬頭,敵人就對他無可奈何。楊仁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瞟了眼身後不遠的副連長,拼盡全身力氣,拉掉手雷的導火線。楊仁富怕敵人頂出來,臨到要爆炸的瞬間才把手雷塞進地堡里,楊仁富向旁邊一滾,手雷在地堡里開了花,第二個地堡的敵人被炸得血肉橫飛。然而,楊仁富的左腿被炸斷了,鮮血梁紅了他的褲子。全連同志們都以為楊仁富犧牲了,連長望著躺在第三個地堡下面沒有動彈的楊仁富,眼楮濕潤了。但楊仁富還活著,當他從昏迷中蘇醒過來的那一刻起,他就在琢磨如何炸毀第三個地堡。他咬緊牙關向敵人地堡爬去,爬一路,鮮血流了一路。

楊仁富已爬到敵人第三個地堡跟前了,副連長不知道楊仁富負了多少傷,但他希望罪惡的子彈不要奪走這位小戰友可愛的生命。楊仁富躺在敵人第三個地堡跟前,就是沒上去炸掉,難道他犧……牲……了?他喊著楊仁富的名字,企圖叫醒這位“沉睡”的戰友。就在這時,奇跡出現了,楊仁富像從沉睡中驚醒過來,將身子抬起,但很快又撲下去。突然他又支起身子,向前移動著,只听見“轟”的一聲,第三個地堡被掀翻了。

總攻的號角吹響了,同志們高喊著“為楊仁富報仇”,撲向了梅峴里主峰,炸毀了敵人設在山頂的45個地堡,殲滅守敵140余人,為志願軍大兵團的進攻掃清了障礙。

1953年6月,楊仁富所在部隊追認他為革命烈士;中國人民志願軍總政治部授予他一等功臣、二級戰斗英雄的光榮稱號。廣安縣委、縣人民政府為了永遠紀念和懷念這位英雄,贈給楊仁富家一塊光榮匾,匾上寫著︰“立國際功,舉世稱頌。獲功臣獎,全家光榮!”並把他出生的村子更名為英雄村。

(劉祖萬鄭啟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