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平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1 13:14

周平,1927年生于浙江省諸暨縣水帶鄉潘宅村一貧苦農民家庭。周平家靠父親和哥哥給地主打短工維持生活。周平一天天長大,他最大的願望是希望鄉親們能過上有地種、有飯吃、有衣穿的好日子。

1945年,周平參加人民軍隊。冬去春來,周平跟著部隊轉戰南北,歷盡艱難。他工作積極,作戰機智、勇敢,打了不少勝仗。在入黨申請書上,周平寫道︰“我這一輩子都交給黨了,在以後的戰斗中我一定以無比的頑強和毅力忍受和克服一切艱難困苦。”

1949年,人民解放戰爭已獲得決定性勝利,但頑固的國民黨反動派與當地土匪相勾結,到處騷擾、危害人民。周平當時在部隊任副班長,帶領全班戰士在安徽進行剿匪反霸斗爭,被評為甲等模範。

人民期待已久的新中國終于成立了,雄壯的國歌在祖國的大地上響徹雲霄,周平淚流滿面,思緒萬千……

1950年,美帝國主義在朝鮮燃起了戰火。為響應黨中央“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號召,周平及戰友們滿懷著對侵略者的無比仇恨,滿懷著為正義、和平而戰的堅強決心,踏上了赴朝鮮的征途。

志願軍五次戰役的浴血奮戰後,把敵人打退到了“三八線”以南,轉入了戰略防御並接受停戰談判。1952年,美軍突然向志願軍戰略要點五聖山的前沿陣地上甘嶺發動“金化攻勢”,作垂死掙扎。10月14日,上甘嶺戰役拉開了序幕……

一個月以後,志願軍取得了階段性勝利,轉入了反守為攻階段。這時敵軍仍以每日一至四個營的兵力繼續對579•9高地展開猛烈攻擊。為了更徹底地打擊敵人,奪取11號陣地,上級決定周平所在營投入戰斗。

敵人的飛機哼哼地叫著,一連串照明彈掛在天空,但並沒有發現志願軍部隊。隨著黎明的到來,敵機又來轟炸,沉重的爆炸聲、尖銳的呼嘯聲響聲一片,焦枯味嗆得人難以呼吸。經驗告訴周平︰敵人要開始進攻了。這時,每個戰士的眼楮都緊盯著撲上來的敵人。周平身邊初上戰場的小吳說︰“班長,我的心都快跳出來了。”周平笑著鼓勵他說︰“不要怕,敵人只是一群紙老虎,最後的勝利一定是屬于我們的。”

“打”副排長一聲令下,後側的重機槍首先射擊,戰士們緊接著把一排排手榴彈扔向敵群。敵人一片片倒下。敵人的進攻被打退了。

惱羞成怒的敵人把成百成千顆炮彈傾瀉在11號陣地上。一個整營的敵人沖了上來,戰斗已達白熱化。在反復沖殺中,副排長王金鐘中彈犧牲。周平一聲不響,用自己的衣服蓋好副排長,然後抬起炯炯有神的眼楮說︰“同志們,听我指揮,我們要像副排長在時一樣,守住陣地。”

部隊又恢復了堅強的戰斗力,戰士們又精神抖擻地投入了戰斗。周平爬到副排長的位置上,傳下命令︰“機槍準備,放敵人進到我們30米,听令開火!”話音剛落,一發炮彈帶著呼嘯聲擦過周平的頭頂,“轟”的一聲,掀起一團煙柱。接著,成串的炮彈向前沿陣飛過來。炮火之後,敵人又像螞蟻似的向他們撲過來。

“打!”周平喊,機槍手兩臂一伸,一梭子彈就嘟嘟地猛掃了下去,打得敵人轉身就跑。周平又大喊︰“投手榴彈!”打得驚魂未定美國兵爬著向死尸堆里鑽……

前沿陣地恢復了短暫的寂靜。周平用手抹了一把被煙燻得漆黑的臉,心里盤算著;艱苦的戰斗還在後面呢!必須補充彈藥。

果然,下午敵人又發起了更猛烈的進攻。周平沉著地檢查了一遍機槍,裝好了彈夾。戰士們也做了激戰的準備,他們已不止一次受過敵人這種進攻的考驗了。不能戰斗的傷員在坑道里壓子彈,捆手榴彈。等敵人漸漸靠近後,槍聲又響成一片,震得地動山搖。周平左肩抵住機槍托把,連續地扣動扳機,美軍洪水似的涌出來,倒下去,又涌出來……突然,周平覺得好像有人用燒紅的烙鐵烙他的後背和右腿,用手一摸,一看,血!他看看兩邊,沒人看到,咬緊牙繼續按著發燙的機槍筒子發射,機槍狂噴著火舌,陣前敵尸累累。

經過一整夜的激戰,周平帶領著前沿陣地上的兩個戰斗小組,打退了敵人十次瘋狂進攻,殲敵300多人。在這殘酷的戰斗間隙,周平和戰友們忘記了饑餓,忘記了死亡,人在陣地在的信念鼓舞著他們。

第二天早上,戰斗開始了,敵人把成噸的炸彈向597•9高地傾瀉,整營地向11號陣地沖鋒。

“打啊!我們是鋼鐵戰士,永遠不向敵人低頭!”周平大聲地鼓動著。戰士們打得紅了眼,牙咬得  響。機槍手劉慶雲在陣地右側,向幾十個敵人猛烈掃擊。忽然,一發炮彈落在他的後面,掀起的泥土把劉慶雲整個掩蓋了。這時,敵人乘機沖上來了。正在左邊指揮戰斗的周平急忙抓起身邊的自動槍,子彈像潑水一樣澆在敵人堆里。敵人一心想拔掉這個眼中釘,炮彈接二連三地射來。驀地,周平覺得左臂一陣撕心裂肺似的劇痛,自動槍落在地上。周平此時早已把個人安危置于度外,他從衣服上撕下一塊布條,捆住斷手臂,又投入激戰。他手中的槍噴出一閃一閃的藍色火苗,瘦削而憤怒的面孔,像雕塑一樣。突然,“ ! !”兩發炮彈在周平的左前方爆炸了,彈片穿破了他的肚皮,流出的血把身旁的一堆子彈殼都染紅了,腸子也流出體外。劉慶雲急忙爬過來要背他到掩體去。周平吃力地但很堅決地說︰“我命令你,繼續戰斗,別管我。”劉慶雲眼含熱淚地說︰“是!”轉身又投入了戰斗。周平以無比驚人的毅力忍住劇痛,用手把腸子塞進肚子里,繼續在前沿陣地上指揮戰斗。當劉慶雲負了重傷,倒在地上失去知覺時,周平不顧自己的傷疼,硬是背起戰友一步一血印地爬回掩體。當周平精疲力盡沒有力量再前進一步的時候,戰友高良倫趕到,把他抱在懷里,不停地呼喚著︰“班長、班長!”周平慢慢地睜開眼楮,艱難地從懷里掏出一個“祖國——我的母親”的糖袋微笑著交給他後,在戰友溫暖的懷里合上了眼楮。

戰後,為了表彰周平的功績,部隊給他追記一等功,授予“二級戰斗英雄”的光榮稱號。英雄的名字,將永遠載入史冊;英雄的名字,也將永遠活在朝中人民的心里。

(萬曉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