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輔仁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1 13:31

夏輔仁,原名夏天庚,1916年生于山東省泰安縣(今泰安市)永福街一個書香門第。夏輔仁的少年時代,中國正處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會,國難重重,民不聊生,人世間盡是不平。有正義感的夏輔仁,常與同齡人在一起談國事,議人生,論前途,想著有一天能改變這個令人厭惡的世道。

1928年,夏輔仁考入省立泰安三中。在學校,他刻苦學習,成績優異,開始閱讀進步書刊,思想受到很大啟發。當時,日軍侵佔濟南,制造了屠殺大批中國軍民的“五三”慘案,激起了進步師生的民族仇恨。三中師生編排了抗日話劇,向群眾宣傳抗日救國思想,揭露日軍侵略罪行。夏輔仁積極參加演出,他激昂陳詞,繪聲繪色,把一腔愛國激情完全融入角色之中,使台下觀眾深受感染。同時,他還積極參加了抵制日貨、反對封建迷信等活動。泰城的人們親切地稱他“革命的孩子”。

1931年夏,夏輔仁考入曲阜省立第二師範學校。曲二師由進步人士張郁光廣泛聘請進步教師來校任教,支持共產黨在學校開展革命活動,該校革命活動十分活躍。夏輔仁如魚得水,積極參加黨支部組織的各項活動。同年秋天,學校黨支部在張郁光支持下,用民主選舉的方法改組學生會。夏輔仁積極地在學生中進行宣傳活動,結果選出了以支部書記程金鑒為主席、由共產黨員和進步學生組成的新的學生會,奪取了黨對學生會的領導權。由于夏輔仁表現出色,被大家選為學生會學習宣傳委員。

九一八事變爆發後,學校黨支部遵照上級黨組織部署,領導師生開展抗日救亡運動。這時,以國民黨員、訓育主任張彝堂為首的一伙人,打著“抗日”的旗號,把持了學校“抗日會”組織,公開攻擊共產黨的抗日救亡政策,破壞抗日活動,並蒙蔽拉攏少數人與進步師生對立。程金鑒、夏輔仁等十幾名骨干分子在進步老師支持下,與他們展開了辯論和筆戰。11月初,黨支部決定借蘇聯十月革命紀念日之機,開展一次大規模的抗日救亡活動。夏輔仁、亓美堂率先上陣。他倆自刻鋼板,印刷了中共中央關于《反對帝國主義侵略中國宣言》的文件,黎明前在校內張貼,還到曲阜城北孔林的林蔭道上散發,宣傳黨的抗日主張,抨擊張彝堂一伙的反共言論。隨後教務主任、共產黨員陸劍平和程金鑒領導召開了辯論大會,徹底批了張的謬論,並把他們驅逐出曲二師。在斗爭中,夏輔仁先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後轉為中共黨員。本月二師黨支部改為特支,程金鑒為特支負責人,夏輔仁被吸收為特支成員。

趕走張彝堂一伙後,二師改組了校抗日會,特支在張郁光支持下,停課掀起了抗日救亡高潮。夏輔仁和進步師生一起上街游行,下鄉宣講,抵制日貨,組織各種抗日團體。二師轟轟烈烈的抗日救亡運動,激起了地方反動勢力的仇恨,他們向國民黨省政府控告了張郁光。國民黨山東省主席韓復 下令到二師搜捕共產黨,張郁光事先得知消息,幫助程金鑒、夏輔仁等躲過了敵人的搜捕。反動當局撲空後,即將張郁光撤職查辦。

這時,特支已接到省委有關組織學生赴南京請願,迫蔣抗日的指示。但面對張郁光校長被撤查這一突然變故,特支經過再三分析,決定了先赴省請願、後南下的斗爭策略,遂成立了護校委員會,組織了350人的請願團,于12月10日從兗州奔赴省城濟南,向國民黨省政府請願,提出三條要求︰1 收回撤銷進步校長張郁光職務的成命;2 釋放被逮捕的抗日救國會會員代表;3 給學生派車去南京請願。韓復 怕學生鬧出大事,當天晚上用欺騙手段把請願的學生送回校。回校後,特支根據省委指示,決定在曲阜攔火車去南京請願。遂以學生會的名義組成“南下請願指揮部”。12月16日清晨,該校500多人組成的請願隊伍啟程。他們冒著風寒,壯懷激情,徒步奔向30里以外的兗州火車站。路上,夏輔仁等一馬當先,貼標語,呼口號,做宣傳鼓動工作。到兗州火車站後,學生們用臥軌的辦法截住了火車。夏輔仁帶宣傳組立即登上火車,面對旅客宣傳︰“我們要求南京政府出兵抗日,是愛國的舉動,當局不給車,我們只有截車……”他們的行動得到了旅客們的支持,紛紛下車給學生讓位。由于南京政府電告車站不準學生南下,學生們便忍著饑餓和寒冷,露宿車站,堅持斗爭,致使津浦鐵路全線交通中斷。

對學生的愛國行動,韓復 又急又怕,連忙下令駐兗州的第二十二師師長谷良民派兵彈壓。夏輔仁和同學們毫不畏懼,高呼︰“愛國士兵要和學生聯合起來,共同抗日救國!”“愛國的戰士們,調轉你們的槍口,對準我們共同的敵人——日本帝國主義!”國民黨士兵听了,不知所措,軍心動搖。趁此機會,請願學生又在火車站貼出了“打倒國民黨”、“擁護蘇維埃”等標語,向群眾宣傳抗日救國的道理和南下請願的意義,控訴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罪行。學生們的愛國熱情和行動得到了人民的同情和支持,群眾主動到車站送水送飯、問寒問暖。人民的關懷,更加鼓舞了學生的戰斗激情。

在南下請願斗爭中,夏輔仁成了聞名全校的革命積極分子。

曲二師的請願活動震驚國民黨政府,他們開始下毒手。1932年5月20日夜,國民黨“特別偵諜隊”會同兗州反動武裝,對曲二師進步師生進行大逮捕,夏輔仁等24名師生身陷囹圄。

夏輔仁等被捕後,被押送到濟南第五監獄。夏輔仁和絕大多數被捕師生在獄中軟硬不吃,與敵人進行了堅決的斗爭,面對敵人的火鉗、鞭抽、壓杠子等殘酷刑罰,鐵骨錚錚,毫不屈服。對于敵人的“安撫”、“體恤”,橫眉冷對,毫不動搖,弄得敵人沒有一點辦法。

敵人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給夏輔仁判刑13年。

當時,獄中的政治犯經常被獄卒打傷,患病的也較多,有的被折磨致死。獄中爆發了反打罵的絕食斗爭,夏輔仁首當其沖,帶頭與典獄長辯理,要求保障政治犯的生命安全,並保證今後不再打政治犯,否則就將絕食斗爭進行到底。典獄長害怕鬧出大事,只好當眾宣布答應所提條件。

1934年7月,夏輔仁等20余名政治犯被押送到益都第四監獄。這個監獄的典獄長和看守長,都是殘暴之徒,經常尋釁打罵政治犯。夏輔仁他們被押來之後,獄方為了給新來的政治犯來個下馬威,動手打了一位叫周崇德的鐵路工人。為了回擊敵人,夏輔仁等人絕食六天半,迫使看守長當面答應不再打罵政治犯,對政治犯的牢房也管得松了些,可以三個人住一個號。這樣就更有利于他們開展獄中的斗爭。他們在獄中組成了臨時黨支部,張曄任支部書記,程金鑒任宣傳委員,夏輔仁和李林任委員。夏輔仁在臨時支部的領導下,參加了獄中10多次絕食斗爭,迫使敵人對政治犯作了種種讓步。

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後,在中國共產黨的努力下,國共合作抗日新局面形成。國民黨政府迫于全國人民強烈要求抗日的壓力,被迫同意釋放政治犯。夏輔仁于當年10月被釋出獄。

出獄後,夏輔仁帶著被摧殘致病的身體,顧不得養病和休息,馬上與中共泰安臨時縣委書記魯寶琪取得聯系,立即投入了抗日救亡運動。他積極參加愛國學者範明樞老先生成立的“泰安縣各界抗敵後援會”的工作,參與組織“泰安縣人民抗敵自衛團”,動員各階層“有力出力,有錢出錢,有槍出槍,共赴國難”,參加抗日。啟發群眾拿起武器,同敵人進行戰斗。經他們的宣傳、發動,參加抗日自衛團的人越來越多。

1937年10月,中共山東省委從濟南轉移到泰安。省委機關一度設在夏輔仁家,省委書記黎玉和郭洪濤、林浩、景曉村等十幾位領導人經常在他家里開會工作,部署、發動徂徠山抗日武裝起義。省委為了加強泰安縣黨的工作,決定成立泰安縣委,夏輔仁任書記。在省委領導下,夏輔仁和縣委其他同志積極開展抗日宣傳和抗日武裝起義的組織發動工作。10月22日,省委在泰城文廟召開緊急會議,要求各縣發動群眾,籌備槍支,做好武裝起義準備。根據省委會議精神,泰安縣委決定全縣分片發動群眾,組織抗日武裝,待命參加起義,由夏輔仁和組織部長魯寶琪負責津浦鐵路以東地區。12月27日,日本侵略軍佔領濟南,並轟炸泰城,此時省委已轉移到城南篦子店村。當天,省委召開緊急行動會議,決定在日軍侵佔泰城時,即在徂徠山舉行武裝起義。為保證起義計劃的順利進行,夏輔仁派人首先上了徂徠山大寺。觀察形勢,了解情況。30日省委機關撤離篦子店,上了徂徠山。與此同時,夏輔仁帶領縣委和自衛團部分人員奔赴徂徠山。31日晚,日軍侵佔了泰安城。第二天,山東省委在徂徠山大寺舉行武裝起義誓師大會,宣布成立“八路軍山東抗日游擊第四支隊”。首批起義部隊共160多人,其中泰安縣來徂徠山集合的就有110多人。

1938年3月,有民族愛國心的原國民黨六區區長程子源在四支隊的影響下,率其部隊百余人,加入了四支隊,被編為八中隊,程任中隊長,夏輔仁任指導員。在此期間,他組織戰士控訴日本侵略者的罪行;教育戰士懂得共產黨領導的革命隊伍的性質;宣傳“三大紀律、八項注意”。部隊每到一處,他就深入到群眾中去,開展抗日宣傳,從而得到了人民群眾的熱情支持。

5月,根據黨中央創建山東根據地的指示精神,省委決定從起義部隊中抽調一批干部,到地方開展工作,夏輔仁、朱玉干等被派回泰安。他們首先恢復建立了泰安縣委,夏輔仁任書記並兼泰安縣獨立營政委;接著整頓恢復了區一級黨組織,建立了各區區委,並大力發展黨員。到年底,全縣發展新黨員200余名。同時,夏輔仁等在縣和各區建立了抗日動員委員會,成立了青年抗日救國會、婦女抗日救國會和抗日自衛團等群眾抗日組織,為建立抗日根據地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9月,四支隊二團在沂水一帶活動。該團一營副營長于得水欲投靠泰安的國民黨頑固派,利用戰士的鄉土觀念,以“在哪里都是抗日,回泰安找夏輔仁去”為口號,欺騙、裹脅副團長程子源將全營干部戰士拉回了徂徠山。四支隊副司令員趙杰、原一營營長封振武立即趕來做他的工作,但于得水堅決不回。夏輔仁對一營做了大量說服工作,最終處決了于得水,才初步穩定了這支部隊。10月,該營大部和泰安縣獨立營合編為泰安獨立團,程子源任團長,夏輔仁任政委。當時獨立團人員思想混亂,行動散漫,鄉土觀念仍很濃厚。夏輔仁及時對部隊指戰員做了大量艱苦的思想工作,開展正面教育,啟發他們的愛國抗日熱情,有效地克服了他們的鄉土觀念,提高了政治覺悟。是年底,該團順利調赴萊蕪,編入主力四支隊一團。

1939年1月,中共泰山特委成立,統一領導泰安、萊蕪、新泰、泗水等地黨的工作,夏輔仁任特委書記。

夏輔仁帶領特委一班人,積極貫徹中共中央和山東分局大力發展黨的指示,努力發展壯大黨的力量。5月,特委及時向所屬各縣委作了部署,領導各縣結合政權建設,層層舉辦各種類型的訓練班,廣泛發動群眾,發現並培養吸收積極分子入黨。在四支隊的積極協助下,泰山區黨的發展工作搞得轟轟烈烈。至年底,全區發展黨員近萬人。

為建設泰山區抗日根據地,夏輔仁嘔心瀝血。他當時雖年僅23歲,卻老練持重。他身為特委書記,作風民主,不搞特殊,在工作中,他緊緊依靠群眾,經常深入群眾中進行調查研究,傾听群眾意見;研究重要工作,他都是讓同志們充分發表意見,爾後綜合大家意見作出決策;在黨的組織生活中,他始終以一個普通黨員身份參加黨的生活會,向黨組織匯報工作和思想情況。

1939年3月,特委了解到曲阜、泗水、寧陽一帶,有一股韓復 的部隊,曾一度投靠過日軍,團長叫黃瑞璋,老百姓把該部隊稱為“黃團”。根據地方黨組織掌握情況,黃本人不願當漢奸,有爭取過來的可能。當時泰山特委正在大力發展武裝,夏輔仁和吳瑞林當即決定派趙恆去做爭取工作,夏輔仁親自給曲、泗、寧縣委寫了信。趙恆通過曲、泗、寧縣委與“黃團”聯系上後,經過一系列細致的工作,促使“黃團”300多人投奔了八路軍。

1939年10月,魯南區黨委第一次黨員代表大會在沂水岸堤召開,在這次會議上,夏輔仁被選為中共七大代表。中旬,夏輔仁隨郭洪濤、張經武赴延安。由于“七大”延期舉行,夏輔仁留延安在中央黨校學習,並參加了延安整風運動。

全國解放戰爭時期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夏輔仁長期工作在祖國偏僻的少數民族地區,先後擔任黑龍江嫩江軍區政治部宣傳部部長、內蒙古呼倫貝爾盟副盟長、中共呼倫貝爾盟委書記、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宣傳部副部長,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民族室副主任等職。1961年3月,夏輔仁調任西藏工委副書記。他克服了環境艱苦、語言不通和生活習俗不適應等困難,以卓有成效的工作和全心全意為少數民族人民服務的精神,贏得了兄弟民族人民的愛戴。

1964年11月23日,夏輔仁到基層檢查工作,在波密地區通麥縣境內公路上,遇上山崩,不幸被飛石擊中頭部犧牲,時年48歲。噩耗傳出,西藏自治區的黨員干部和人民群眾,都為他的不幸犧牲而萬分痛惜。西藏黨組織、政府和人民為他舉行了隆重的悼念活動,並將遺體安葬在拉薩西郊烈士陵園。

(泰安市泰山區黨史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