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來忠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1 13:32

崔來忠,1914年生于北京市門頭溝區田莊鄉一個貧農的家庭。因家境貧寒,崔來忠從8歲起就參加了勞動。他利用冬閑之季,上過三季小學。1937年七七事變後,日寇的鐵蹄踐踏了崔來忠的家鄉,崔來忠目睹了日寇的暴行和鄉親們的悲慘遭遇,激起了他對日本帝國主義者的刻骨仇恨。1937年底,八路軍總部、中共北平市委先後派人來田莊等地開闢抗日根據地,崔來忠積極投身于抗日活動。

1938年4月,崔來忠辭別了親人,到地方抗日武裝李文斌支隊二中隊當戰士。他跟隨部隊參加了招皇索戰斗、夜襲三家店火車站和東耳營伏擊戰等多次戰斗。由于他作戰勇敢,忠誠積極,同年8月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任班長。

1938年12月,日偽軍數百人竄入抗日根據地進行騷擾搶掠,遭八路軍痛擊後狼狽潰逃。李文斌支隊在安莊以北永定河沿線設伏,崔來忠班奉命在百山口伏擊。敵人到來之前,有的戰士經不住風雪嚴寒的襲擊,思想有些動搖,崔來忠向全班戰友進行耐心細致地思想教育,鼓舞了士氣。敵人進入埋伏圈後,指揮員一聲令下,全線出擊,敵群大亂,紛紛舉槍投降,繳獲敵人一大批長短槍支,僅崔來忠班就繳獲步槍20余支。這一勝利轟動了整個七區,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

1940年,日寇在永定河沿線的大小村莊和主要交通路口相繼建立了據點,碉堡林立,戒備森嚴。同時,為加緊進行軍事侵略和經濟掠奪,開始修築“同塘”鐵路,使這一地區的抗日斗爭處在極端艱苦困難的境地。李文斌支隊面對這種險惡形勢,采取夜里集結出擊,偷襲和騷擾敵人;白天化整為零,分散隱蔽在永定河南岸的深山叢林中,神出鬼沒,繼續堅持抗戰。

1942年初的一天,大批日軍出動,對南山進行瘋狂地“圍剿”。崔來忠所在中隊被包圍在南山澗溝中,在第二次突圍的激戰中,崔來忠頭部負傷,昏倒在山凹的草叢中。敵人撤退後,崔來忠蘇醒了,艱難地爬過山崗,繞到黃崖溝一間草窩鋪里,受到當地群眾杜大娘的護理,又經過一番周折,回到家鄉養傷。後來得知,整個部隊遭受到很大挫折,支隊長李文斌也不幸被俘。

1942年5月16日,日軍中隊長田中帶著百把人佔領了田莊村,建立了據點,瘋狂地用炸藥爆破毀壞了周圍所有的房屋牆院,修築碉堡。娘娘廟後山也修起一座高大的炮樓。在樹兒港岩洞里養傷的崔來忠看到家鄉被敵人破壞的悲慘景象,恨得咬牙切齒。一天晚上,他冒著生命危險,繞到山後,接近炮樓,試圖干掉哨兵,奪取槍支。正在破除鐵絲網時,不幸被敵人發現抓獲,把他拖拽到據點內,用鐵絲捆綁在松樹上,嚴刑烤打,灌辣椒水,壓杠子。崔來忠受盡了折磨,仍堅貞不屈。敵人無奈,要刨坑活埋他。在這緊要關頭,“兩面村長”劉萬義受共產黨員崔顯堂的委托,籌集一筆款子,買通翻譯,出面擔保,以本村“良民”、有“瘋病”為名,營救出崔來忠。

1942年7月,崔來忠尚未康復,便跟昌(平)宛(平)縣政府交通員去尋找部隊。臨行前他堅定地對妻子說︰“你要堅強地活下去,我必須去找部隊,打日本鬼子,不提溜幾個鬼子的腦袋,我決不回家見你!”在交通員的協助下,他翻山越嶺,忍饑挨餓,終于在南石澤山找到河北支隊。崔來忠被編入三連七班,任班長。

崔來忠回部隊不到一年,父母就因貧病相繼去世,妻子彭桂香攜兒帶女,流離失所,受盡了煎熬。

崔來忠在部隊得知親人的不幸,忍著悲痛,沒掉一滴淚,反而更加激發了他的民族仇恨,堅定了抗日到底的決心。他更加不怕犧牲,英勇殺敵。

1943年1月13日,大村據點之日寇傾巢出動,向抗日根據地瘋狂掃蕩。河北支隊在五里墩伏擊,戰斗打響後,崔來忠帶領全班戰友率先沖入敵群,與敵白刃格斗,經過半個多小時的激戰,支隊全殲進犯之敵,連鬼子隊長也被擊斃。

同年10月,河北支隊三連配合十二區隊攻打大村據點,崔來忠自告奮勇帶領全班擔任突擊組,機智地接近敵據點。他掄起鍘刀,砍斷鐵絲網,為主攻部隊打開通道,右腿中彈負傷後,他仍繼續堅持戰斗,不下火線,直到撤出戰斗。

1944年8月的一天,三連在莊戶窪伏擊敵人,炸毀敵運輸汽車一輛。撤出戰斗時,崔來忠冒著生命危險,從敵人援軍的密集火力下,把身受重傷的戰士李子勛背上山,轉移到安全地帶。

1945年6月,解放區青壯年踴躍參軍,部隊迅速擴大,崔來忠升任排長,投入訓練新兵的工作。8月中旬,河北支隊與老七團協同作戰,向北平近郊挺進,開始了大反攻。崔來忠參加了攻克清水、。北安河、聶各莊和陽坊等據點的戰斗,為抗日戰爭的勝利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抗日戰爭勝利後,蔣介石在美國的援助下,調運軍隊搶奪抗戰勝利果實,向解放區進攻。解放區軍民奮起自衛,河北支隊擴編為第七旅二十團,崔來忠分配以三營九連任黨支部書記。

崔來忠對戰士關懷備至,親如兄弟。五班副班長韓瑞龍生了疥瘡,又不願離隊休養,崔來忠就親自護理他,為他配制藥方,精心治療,並給他縫洗襯衣,使全連干部、戰士深受感動。1945年10月19日,韓瑞龍參加攻打清河鎮守敵二○八師的戰斗後,扛著繳獲來的三支嶄新的步槍激動地說︰“我能夠參加這次大勝仗,全靠崔支書對我照料的周到,疥瘡才好得這樣快。”

全面內戰爆發後,崔來忠所在部隊整編為晉察冀野戰軍第二縱隊五旅十四團,崔來忠仍在九連。他先後擔任黨支部書記、副指導員。在工作中,他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積極協助指導員、連長開展連隊的政治思想教育和管理工作,健全了黨組織的生活制度。他與戰士同甘共苦,傾心交談,常以自己的苦難經歷對戰士進行憶苦教育,極大的激發了戰士的階級覺悟,為提高部隊的政治素質、增強部隊的戰斗力做出了貢獻。

1948年9月中旬,部隊從易縣一帶出發,北上進軍綏遠。在長途急行軍中,崔來忠負責全營掉隊戰士的收容工作。為了不使部隊減員,他想辦法給掉隊的戰士做耐心的思想教育工作,幫助體弱的和腳打了泡的戰士背背包、扛槍。一路上,他共收容掉隊的戰士40多人,沒有一人離開部隊。

1949年4月渡江戰役後,人民解放軍按照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的命令,以雷霆萬鈞之勢,向南挺進,追殲殘敵。崔來忠調到二野四兵團五兵站任警衛連長,他克服了無數艱難險阻,率領全連夜以繼日地保衛著兵站。在廣州戰役和西南戰役中,警衛連三次出擊,追殲小股逃散之敵,為保證大批武器彈藥和糧食等物資源源不斷地運往前線,做出了貢獻。

1950年2月人民解放軍進駐昆明,領導派崔來忠任雲南軍區後勤部汽車十五團軍事代表。他在集訓中,耐心地對起義官兵進行政策、紀律教育,提高他們的思想認識。三個月後,部隊進行改編,崔來忠調西南軍區運輸部技術大隊汽車一連任連長,駐防重慶。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了。在西南軍區汽車連任連長的崔來忠懷著滿腔怒火在全連戰士大會上號召︰“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我們要時刻準備赴朝作戰。”並多次寫請戰書,要求赴朝狠狠打擊美帝國主義侵略軍。

1951年3月中旬,崔來忠所在部隊自重慶北上,駐北京南郊待命赴朝作戰。3月19日,上級給他三天假期,要他帶上通信員回家探親。當日回到家中,與妻子團聚,翌日凌晨即返回部隊。不料部隊在頭天夜里就出發了,崔來忠急不可待,在西南軍區留守處的安排下,于1951年4月2日乘專列隨兄弟部隊跨過鴨綠江,奔赴朝鮮前線。

崔來忠入朝後,未能找到原部隊,被分配到中國人民志願軍華江部隊工兵營二連任連長。他以高度國際主義精神領導全連英勇戰斗,為突擊部隊晝夜架橋開路。1952年7月,美軍憑借所謂“空中優勢”,對志願軍後方一切設施進行狂轟濫炸。一天,崔來忠帶領全連自谷山出發,在高炮掩護下跑步前進,沖向被敵機炸毀的公路橋。在敵機輪番轟炸的硝煙火海中,他身體多處受傷,仍頑強地堅持把大橋修復,出色地完成了任務。之後,上級決定送他回後方醫院養傷。

崔來忠在漫長的革命戰爭中多次負傷,從不願讓在家里撫育子女的妻子知道。在這次養傷期間,他給妻子寫信,謊稱自己在後方學習文化,勉勵妻子要生產自救,戰勝困難,不要依靠政府優待。他還把自己積攢的津貼費和殘廢金150元寄回家中。

崔來忠養傷的3個多月中,曾多次要求回部隊工作,他說︰“我是共產黨員,革命軍人,干革命是我應盡的義務。”1952年10月4日,經上級批準,他重返前線。

為了挫敗美帝國主義在談判桌上的陰謀,中國人民志願軍與朝鮮人民軍並肩作戰,從1953年5月起,發動了強大的夏季反擊戰。崔來忠任擔架營一連連長。這個連緊跟突擊部隊,日夜搶救戰友,接應傷員。1953年5月20日,他在火線上給妻子寫信說︰“為了世界和平,為了解放朝鮮人民,必須同美帝國主義作堅決的斗爭,我決心在這次戰斗中立功。”“勝利就要來到了,我們團圓的日子不遠了,讓我們歡呼︰勝利萬歲!”

1953年7月27日,美帝國主義被迫在停戰協定上簽字了,朝鮮停戰了,中朝人民勝利了,但是,崔來忠的妻子並沒有盼到親人凱旋,噩耗傳來,她肝腸寸斷,悲痛欲絕。

崔來忠是在朝鮮停戰協定簽字22天前壯烈犧牲的。當時為了擴大戰果,促成停戰協定早日實現,1953年6月14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在金城以南地區發動了一場進攻戰。崔來忠指揮全連擔架隊員,冒著敵人的密集炮火,沖上前沿陣地,從火海里搶背傷員。在轉運傷員的途中,敵人的一發炮彈呼嘯著飛向他的身邊,他奮不顧身地撲在傷員身上,一聲巨響,他的頭部、背部多處受重傷,被炮火燻得烏黑的臉頰上淌出了鮮血,為了朝鮮人民的解放,為了傷員的生命安全,崔來忠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他的遺體,安葬在朝鮮江原道昌都郡大井里。在清理烈士的遺物時,只發現有解放華北紀念章、渡江勝利紀念章、解放華南紀念章、解放西南紀念章、抗美援朝紀念章各一枚和入朝後部隊發給的手表一只。

崔來忠烈士在漫長的戰斗歲月里,走的是無私奉獻、不求索取的革命道路。他英勇戰斗,把革命事業看得高于一切,用自己的鮮血實現了他生前的誓言。他英勇戰斗的愛國主義和國際主義精神,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高尚品質,永放光輝。

(高豐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