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永祥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1 13:42

蔡永祥,1948年正月初八生于安徽省肥東縣大蔡村一貧苦農民家庭。

1949年,肥東縣解放了,蔡永祥家分得了土地。飲水思源,父母經常對蔡永祥講述舊社會的苦難遭遇,使他懂得窮人只有跟著共產黨走,才能有光明、幸福的前途!

1956年夏末,蔡永祥邁著輕快的腳步進入黑石小學讀書。這是過去連想都不敢想的事,現在變成現實了。他暗下決心,要發奮學習,用實際行動去報答黨和人民。

村里有個五保戶牛奶奶,蔡永祥所在的班與她結成幫助對子。蔡永祥為了能讓其他同學有足夠的時間投入到學習中,經常獨自承擔牛奶奶家的挑水、搞衛生、種自留地等家務。牛奶奶逢人就說︰“永祥待我真好呀,他比我親生孩子還好。”

1965年,蔡永祥當上了民兵班長。他經常對大家說︰“我一定要像雷鋒那樣,把自己的青春,獻給美麗的祖國,獻給偉大的黨和人民。”他渴望當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為了鍛煉自己吃苦耐勞的本領,冬天他赤腳去挑水、干活。鄉親們勸他穿鞋,他說︰“你們不要顧惜我,解放軍殺敵靠硬功夫,這也是平時練出來的呀!”

1966年度的征兵工作開始了。這消息像春風,吹遍了大蔡村。17歲的蔡永祥不到應征年齡,卻和哥哥爭著要去報名,上級不同意。

這天深夜,他輾轉難眠,一骨碌爬起來,步行數里去找民兵營長,堅決要求報名入伍,並在當夜填寫了入伍報名表格。

蔡永祥的願望終于實現了,領到了入伍通知書。他激動地說︰“我到部隊一定好好干,決不給鄉親們丟臉,不干出成績不回家。”

蔡永祥來到了美麗的西子湖畔,成了浙江省軍區駐杭某部三連的一名戰士。在連隊,他時時想到國家集體利益,工作極端負責。

一天,連隊到農場幫助搶收棉花。蔡永祥看到一望無邊的棉田,看到滿枝累累的棉花,高興得不得了,他恨不得一下子就把這片棉花收起來。他摘得又快又干淨,跑在隊伍的最前面。休息時,他拾起掉落在地上的棉花,對戰士們說︰“棉花是國家建設的重要物資,是辛勤勞動的果實。一個人丟幾朵棉花看來沒多大關系,假如大家都丟幾朵,就是一個不小的損失啊!”在他的帶動下,戰士們把掉在地上的棉花全部撿了起來。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為人民服務是無限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為人民服務中去。”蔡永祥把雷鋒的話,深深地銘記在心里。他經常利用休息時間幫助群眾推車過大橋,幫助老年人挑東西。一次,蔡永祥從醫院治腳傷回來,在湖濱等車時,見一位大娘想去六和塔,可又沒錢買車票,就把自己身邊僅有的二角錢給大娘買了票,並送她上了車。他自己卻忍著腳痛,步行十多里回到了連隊。

“我們的任務,第一點,橋。我要把青春獻給大橋,獻給人民。”蔡永祥在日記上這樣寫著。是啊,作為一名守衛錢塘江大橋的戰士,大橋的安全與自己的使命是緊緊聯系在一起的,保護好大橋是他神聖的職責。

蔡永祥這樣說了,也這樣做了。無論是炎炎夏日還是在風雨寒夜,他都不怕苦,不怕累,以高度的警惕堅守大橋。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蔡永祥在江邊執勤,渾身淋得透濕。在不遠的地方,就有個崗亭,查哨的同志要他進崗亭避避風雨,可他為了更好地觀察周圍的一切,一直站在風雨中。

蔡永祥把錢塘江大橋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重,把一顆火熱的心緊緊地和大橋連接在一起。一天深夜,下崗回來的蔡永祥剛脫下衣服準備睡覺,听說一座橋墩邊有動靜,班長要帶人去搜索,蔡永祥連外衣也顧不上穿,立即拿起槍,迅速地跑在搜索隊伍的前面,勇敢地穿過一人深的蘆葦,直奔橋墩……

“一個人活著,就應該像白求恩同志那樣,把自己的畢生精力和整個生命,為人類的解放事業——共產主義,全部獻出。”蔡永祥以壯烈的行為,實現了他那英雄的誓言。

1966年10月10日凌晨,領班員推了推正在熟睡的蔡永祥,輕輕地說︰“上崗了!”蔡永祥聞聲一躍而起。屋外剛下過一陣秋雨,夜霧茫茫,穿上軍裝還不滿一年的蔡永祥警惕地守衛在錢塘江大橋南頭的哨位上。這時,一列由南昌開往北京的764次火車,以每小時60公里的速度向著大橋隆隆飛奔而來。火車強烈的燈光劃破層層夜幕,高度警惕的蔡永祥借著燈光習慣地搜索著大橋周圍的動靜,突然發現離他40米處的鐵軌上,橫放著一根木頭。蔡永祥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如果不排除這根木頭,火車就會出軌,乘客就會傷亡,大橋就會被撞毀。隆隆的列車越來越近。在千鈞一發的緊急關頭,他一邊向巡道工報警,一邊奮不顧身地迎著火車,向40米外的障礙物沖去!他用盡全力抱起木頭向鐵軌右邊躍出。這時火車司機發現了報警訊號,立即采取非常制動措施,使火車迅速安全地停在大橋上。但終因時間倉促,距離過近,火車制動後的慣性將蔡永祥撞倒,年僅18歲的蔡永祥躺倒在鐵軌路基旁,再也沒有醒來……

中共南京軍區黨委追認蔡永祥為中共正式黨員,並為他追記一等功。蔡永祥的弟弟蔡永紅在哥哥犧牲的地方,接過哥哥的槍,繼續守衛大橋,以實際行動繼承了哥哥的遺志。人民為了緬懷蔡永祥這位守橋英雄,在錢塘江畔豎立起蔡永祥臨危不懼、英姿颯爽的雕像,寄托了人民對他的深深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