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樂誠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1 17:55

咸樂誠,1924年出生于北京市昌平縣上西市村一個貧苦農民家庭。8歲給地主放豬,十幾歲就被迫去做苦工,在饑餓、貧困中度過了苦難的童年。

1937年,日軍發動全面侵華戰爭,燒殺搶掠,蹂躪百姓,把中國人民推入苦難的深淵。咸樂誠的父親、二哥都遭受過日軍的拷打凌辱,他的心里埋下了仇恨侵略者的種子。

1945年,八路軍進駐上西市村,咸樂誠懷著對敵人的滿腔仇恨參加了革命。他勇敢、機智地為八路軍、游擊隊站崗、放哨、送情報、送公糧、運彈藥。1946年2月,咸樂誠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上西市村的首批黨員。

1946年秋天,國民黨反動派撕毀停戰協定,向解放區發動瘋狂進攻。逃亡地主拼揍起“還鄉團”,向根據地人民反攻倒算。在這艱苦的斗爭環境中,擔任村治安員的咸樂誠,組織群眾抗糧抗稅,帶領民兵堅壁清野,除奸反霸,英勇地保衛人民的勝利果實,上西市村成為矗立在敵人面前的堅強堡壘。敵人曾糾集三個大鄉的“還鄉團”,多次進攻上西市村,企圖拔掉這顆眼中釘。還懸賞500元捉拿咸樂誠,都沒有得逞。

一天夜里,敵人突然抓走了咸樂誠的父親,放風說︰“只要咸樂誠不干共產黨,帶槍過來,就放掉他老子,要不就別再想見到人!”咸樂誠想起父親飽經饑寒,受苦受難,現在又遭到敵人的百般折磨,不禁痛哭失聲。民兵們摩拳擦掌地說︰“樂誠哥,豁上命也要把大叔救出來!”在這嚴峻的考驗面前,咸樂誠識破了敵人的詭計,抑制個人的痛苦,堅定地搖搖頭說︰“不能上敵人的當!”

敵人的陰謀破產了,就更加殘酷地折磨咸樂誠的父親,直到奄奄一息的時候,才放出來。不久,咸樂誠的父親就含恨死去。

親人的遇害,更堅定了咸樂誠對敵斗爭的決心。他經常帶領民兵在敵佔區埋地雷、扒鐵軌、炸火車、割電線,騷擾、打擊敵人。有一次,他和區小隊的部分同志到程各莊一帶執行任務,不幸被敵人包圍。他挺身而出,與另外兩個同志掩護大家突圍。在突圍的路上,有一位戰友負了重傷,咸樂誠背起負傷的同志,邊走邊打,終于突出重圍,把傷員送到了救護所。

1948年,咸樂誠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參軍後,他服從組織分配,嚴格要求自己,曾先後9次調動工作,12次變動職務,都毫無怨言。解放以後,咸樂誠擔任的最高職務是北京軍區二五二醫院的副院長。

咸樂誠常說︰“關心群眾就是關心革命,群眾把心用在工作上,我們當領導的就要把心貼在群眾身上。”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院醫務處里掛著一塊記錄病員每天流動數字的小黑板,有一次,他發現病員的數字突然增加,就立刻進行了解,原來是某部隊部分指戰員患了痢疾。他立即向院黨委建議,選派醫療隊到那個部隊去。他還親自帶醫療隊深入到班排了解情況,研究防治方案,改善衛生條件,搞好飲食衛生,很快制止了痢疾的蔓延。

有一年冬天,他在查房時發現護士給重病號端來的飯是涼的,就追問是怎麼回事。護士回答說︰“天氣冷,飯菜從伙房端到病房就涼了。”咸樂誠立即派管理員買來了保溫桶,保證重病號能吃上熱菜熱飯。

有一年元旦,該院有一位干事在值班時,愛人突然生了病。咸樂誠知道後,就對這位干事說︰“你回家看看去吧,我來值班。”可是,就在這個節日里,咸樂誠的愛人正在“坐月子”,老母親有病也在發高燒。這位干事听說後,激動地握住咸樂誠的手說︰“你總是一個心眼兒地想著別人,從來不想自己。”

1971年9月,醫院黨委決定讓咸樂誠去看望本院赴內蒙的醫療隊。出發之前,咸樂誠挨戶走訪家屬,捎上家信和物品,還帶上醫院生產的花生和同志們喜歡吃的保定醬菜。到了內蒙古醫療隊駐地,他不顧休息,就迎著風沙跑了一百多里路,走遍各個醫療點,把黨和同志們的關懷,親人的問候轉達給大家,使醫療隊員感受到組織的溫暖。

咸樂誠堅持黨的優良傳統,對自己要求十分嚴格,從來沒有利用職權為自己謀取私利。1972年春,院務處做了一些櫥櫃,解決干部缺少家具的問題。一個負責同志給咸樂誠送來了一個高質量的櫥櫃。咸樂誠說︰“我不要,我不能特殊。”這個櫥櫃曾抬來3次,但又都抬了回去。咸樂誠三退櫥櫃,被群眾傳為佳話。

有一年夏天,他到部隊服務社檢查冰棒質量,嘗了一根冰棒,按價付了3分錢。服務員說︰“領導檢查質量,不要給錢。”咸樂誠認真地說︰“錢不在多少,公家的便宜一分一厘也不能佔。”他這種廉潔奉公的精神,得到了群眾的稱贊。

1973年4月22日是個星期日。下午4點鐘,忙了大半天的咸樂誠上街辦事。保定小集市來往的人群熙熙攘攘。突然,停放在丁字路口的一輛馬車的轅馬受驚,拖著糞車在馬路上狂奔起來。正前方有4個小孩和一位抱著小孩的職工,他們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況嚇呆了。眼看一場嚴重的車禍就要發生。人們驚呼著,不知所措。在這危急的時刻,咸樂誠撥開人群,迎著狂奔的驚馬沖去,邊跑邊大聲呼喊︰“躲開!快躲開!”他推開呆站在馬路上的孩子,撲向狂奔而來的驚馬,雙手猛起抓住馬韁繩,奮力向後拉。驚馬長嘶一聲,前蹄騰空而起,糞車“轟隆”一聲翻倒在路旁。

4個小孩和抱孩子的職工得以脫險,而咸樂誠卻被壓在車下,躺在血泊中。

在場的群眾立即趕來搶救,把咸樂誠送進醫院。保定黨政機關派來了最好的醫生,北京、上海送來了救急藥品,21個同志的4200毫升鮮血輸進他的血管里。醫生在搶救他垂危的生命時,吃驚地發現他患有嚴重的心包炎。當時需要做心髒直接按摩,胸部被打開了,醫生的手指卻伸不進去。原來,他的心包和胸膜緊緊地粘連在一起。在場的同志這時才知道咸樂誠這些年來一直帶著嚴重的疾病在忘我地工作。醫院雖然進行了多方搶救,但終因傷勢過重,搶救無效,咸樂誠英勇地犧牲了。

1974年11月,為了表彰咸樂誠的英雄事跡,北京軍區黨委給他追記一等功。

(溫慶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