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修常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1 17:59

郝修常,1956年出生在河南省唐河縣王集鄉郝店村一個農民家庭。兄弟姐妹7人,家庭生活較貧困。他的父親一直擔任生產隊糧食倉庫的保管員,卻從未拿過集體的一粒糧食。郝修常從父親的言傳身教中,養成了耿直、友愛、熱愛集體的品性。初中畢業後,他回生產隊當了社員。在生產隊干活,他格外賣力。

郝修常從小就極富愛心。村里一位單身漢夜間得了病,他用架子車連夜送到20公里外的醫院救治,保住了一條命。他家的鄰居是個五保戶老大娘,雖然可以享受集體照顧,但在生活細節上還有種種不便。郝修常從能干動體力勞動那天起,就把大娘吃水的問題包了下來。先是和哥哥一起為大娘抬水,後來一個人為大娘擔水。直到穿上綠軍裝,還最後一次把五保戶的水缸擔滿。

1977年,郝修常應征入伍。第二年被選派到教導隊學習。學習結束後回到連隊,不僅當了班長,還成了業務訓練示範的尖子。射擊訓練打電燈泡,他彈無虛發,槍槍命中,被譽為連隊的一流槍手。軍體訓練,他與另一個戰友並列全營第一。

1978年,郝修常所在部隊調往廣西邊境,參加戰前訓練。部隊參戰前夕,郝修常作了兩件事,一是在筆記本上向家人寫了訣別書︰如果犧牲在戰場,死而無憾;如果活著回來,一定把立功喜報帶回家。二是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請求黨組織在戰場上考驗自己。

1979年初,對越自衛反擊作戰的戰斗打響了。第一天打穿插,部隊爬山越嶺走了十幾個小時,作為班長的郝修常把苦和累都壓在心底,幫助戰友背行李,攙扶新兵不掉隊。接下去的幾天,部隊奉命堅守一個陣地,後方供給不夠及時,食品和水成了每個人的生命之源。郝修常忍著饑渴,把節省的半壺水讓給一個新兵,新兵感動得直叫大哥。郝修常說︰“我們本來就是兄弟嘛!”半壺水樹起了黨員形象,凝聚了部隊的戰斗力。

1979年2月21日,對越自衛還擊作戰戰場上,一面鮮紅的黨旗在炮火聲中獵獵作響。滿身硝煙的郝修常莊嚴地舉起右手,宣誓加入中國共產黨。他的指導員問︰“這是火線入黨,你知道此刻入黨意味著什麼?”他不加思索地回答︰“犧牲!”

3月9日,入黨僅16天的郝修常面臨著一場嚴峻的考驗。大部隊奉命撤退,需要留少部分斷後掩護,阻擊偷襲之敵。部隊首長經過嚴格挑選,選中了郝修常和他所帶的五班。首長神情莊重地囑咐︰“郝班長;黨和祖國考驗你的時刻到了!”郝修常鄭重地說︰“有郝修常在,決不會讓越軍前進一步!”

當晚12點,郝修常帶領五班,在一條公路右側潛伏,保衛後方陣地的安全,進入潛伏地點不久,他發現從班目村閃出一隊人影。借著暗淡的月光,郝修常看出那是一隊越軍,約有150多人,一個加強連的兵力。郝修常迅速作出判斷,越軍的目的肯定是偷襲我後方陣地,他果斷地下達了戰斗命令︰“阻擊敵人,準備戰斗!”全班10名戰士立刻睜大眼楮,沖鋒槍打開了保險,機槍抵緊了肩胛。待越軍相距10多米時,郝修常大喊一聲“打!”10條火舌同時撲向越軍,走在前邊的一群越軍稀里糊涂便送了命。他們沒料到偷襲的途中卻出現一支神兵,懵了一陣後立刻組織反撲,除在正面壓制五班外,又分出一個排的兵力從左右兩側迂回包圍。

已經在自衛反擊戰中經歷了十余次戰斗的郝修常,面對十倍于自己的敵人,沒有驚慌失措,趁著戰斗間隙,他向戰友們分析眼前的處境︰“三面受敵,我寡敵眾,這是不利的因素。有利的條件是夜色朦朧,越軍人多目標大,我們可以以少勝多。但是,我們必須抱著犧牲的決心和勇氣,才能完成阻擊任務,保證後方部隊的安全!”

全班戰士齊聲回答︰“請班長放心!”

以弱對強的戰斗十分殘酷。戰斗進行不到兩小時,全班已有6名戰士負傷,一名戰友犧牲。緊接著,郝修常身邊一位入伍不久的新戰士也犧牲了。

在這種情況下,郝修常指揮全班以田埂作掩護,連續幾次打退了越軍的反撲。在他的帶領下,這個小小的戰斗集體像釘子一樣釘在潛伏點,阻擊越軍不得前進一步。

經過近5個小時的激戰,黎明將至,霧更大了,天也更黑了。越軍的槍聲已不那麼密集,郝修常估計一下,對方起碼傷亡過半。他看了一下夜光表,上級規定的潛伏時間已經到了。此時,郝修常完全可以趁著夜色的掩護,帶領輕傷員撤離戰斗,回到後方陣地,回到祖國的懷抱,回到親人身邊。可是,他的身邊還有犧牲的戰士,還有身負重傷的戰友,他怎麼能拋下他們不管!更何況,如果全班放棄阻擊,越軍還有可能威脅後方部隊的安全!他對副班長戢茂恩說︰“重傷的戰友不能落入敵手,烈士的遺體也不能讓敵人玷污。我留下來掩護,你帶輕傷員迅速撤回去!”副班長說︰“你早已掛彩,也是傷員,應該讓我留下來!”戰友們都知道留下來掩護意味著什麼,他們舍不得離開班長,要留下來都留下來。郝修常感動得掉下了眼淚,他說︰“當兵2年了,我還沒有探過家。我多想活著回去啊!可是,咱們的潛伏任務已經完成,多撤回去一個人就多一份勝利。我是黨員,我應該留下來;我是班長,我命令你們馬上撤退!”

戰友們含淚執行命令。

為了減少犧牲,郝修常把戰士們分作兩隊,輕傷員走一條山溝,可以盡快脫離危險。身體健康的戰士走另一條路,若遇敵人追擊,可以且戰且退,為輕傷員脫離戰斗贏得時間。

也許是敵人正在喘息,他們的槍聲暫時不響了。趁著這一刻的寶貴時間,郝修常把身負重傷的戰友和烈士的遺體,轉移到一個干溝里。

突然,越軍的槍聲又炸響了,郝修常早已把各類武器收攏在身邊,用沖鋒槍、步槍、機關槍、手榴彈輪番還擊,造成人多勢眾的假象來迷惑敵人。

天終于亮了,九連的指戰員們匆匆趕來,把越軍加強連的殘余全部殲滅。

副指導員阮竹青帶領一個小分隊,找到了郝修常和五班的潛伏點。在一個田埂後邊,伏臥著的郝修常已經壯烈犧牲。在他身後7米遠的干溝里找到了兩個重傷員。清理戰場的結果表明,五班整整消滅了56名越軍。

郝修常所在的五班,被命名為“郝修常班”,郝修常被部隊黨委追記一等功。中共中央軍委于1979年9月17日發布命令,授予郝修常“戰斗英雄”光榮稱號。

(曲範杰黃 強夏 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