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文剛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2 13:01

紀文剛,1964年11月20日出生于北京市昌平區麻峪村。1993年1月任北京昌平區麻峪村村委會主任兼調解主任。

1993年2月,紀文剛剛出任調解主任不到兩個月,他堂哥因與村干部的個人矛盾,到村委會無理取鬧,將村委會的玻璃、電話砸壞。紀文剛聞訊立即趕到現場,制止了事態的惡化。查明原委後,紀文剛明確表示此次事件完全由其哥負責,並責令其哥賠償砸壞的物品。其哥沒想到自家人不向著自家人,胳膊肘反向外拐,氣得火冒三丈。隨後,親朋好友便紛紛來說情。紀文剛耐心勸導他們︰“我當調解主任處理糾紛,這碗水端不平,以後還怎麼做工作?我還怎麼面對全村鄉親們!”一席話打動了親人,得到了大家的理解。紀文剛又多次上門做其哥的工作,終于使其向村委會作了檢討,如數賠償了損失。

為了能端平一碗水,確保執法的公正,紀文剛堅持廉潔自律。1996年3月,個體戶王某因與村民宋某發生爭議。當晚,王某來到紀文剛家中,拿出500元,對紀文剛說︰“這件事就拜托您了。一點小意思,這500元算是您的勞務費。”紀文剛見狀馬上責令王某立即將錢拿走,還說︰“你不能讓我犯錯誤,你放心,作為調解主任,我會依法辦事的。若你有理,我會為你說話;若你沒理,你就是送黃金我也不會維護你的。”听完紀文剛的一番嚴詞,王某只能作罷。

通過幾年的調解實踐,紀文剛總結了一個工作經驗︰方法要對頭,措施要得力,堅持依法調解。村里康永信父女相見似仇人,父親總以為女兒日子好過,讓女兒每月給贍養費300元,否則就要告女兒;可是女兒根本沒有這個經濟實力,為了300元的贍養費,女兒愁眉不展,家庭關系也很緊張。這樣的家庭糾紛,紀文剛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一天,紀文剛主動找到康永信,給老人仔細講了《婚姻法》的規定,說明兒女要對老人盡贍養義務,老人也要體諒兒女盡義務的能力。同時,他很客觀地擺明其女兒的生活水平,誠懇地勸說康永信不要為難自己的孩子。老人漸漸感到紀文剛說的有道理。通過紀文剛的調解工作,女兒每月給老人100元贍養費。後來康永信開始關心女兒了,主動拿出1500元為女兒家裝了電話。女婿見岳父確實轉變了觀念,十分感激紀文剛,稱他是自家的平安神。

在民間糾紛中,當事人往往處于極其激動或極其悲傷的狀態,一時沖動,就會釀成嚴重事態。紀文剛堅持“調防結合,以防為主”的方針,本著高度的責任心,化解了許多趨于激化矛盾糾紛。2000年4月18日,村民崔某砌院牆,西院高某認為崔某侵犯了自家利益,就站在崔某砌的院牆上,不讓其再砌了。崔某壘一塊,高某就拆一塊。崔某急了,掄起瓦刀,拿起磚頭,說︰“今天我壘定了,你再拆一塊,我就弄死你!”高某也不示弱,拿起大鎬就拆。崔某揮刀就朝高砍去。騎著摩托車聞訊趕到的紀文剛,不顧自己安危,疾步上前將高某護住。崔某的瓦刀落在紀文剛的頭盔上,圍觀的人嚇出一身冷汗。崔某見刀落在紀文剛頭盔上,也愣著不動了。紀文剛摘下頭盔,說︰“誰也不許動,否則一切後果自負!想想自己的家,老人、孩子都指著你們,你們這麼玩命,值得吧?”雙方都說不出話來。紀文剛又把兩個叫到一起,問明情況,又推心置腹地和他們講道理。兩人最後都妥協了,一場可能釀成嚴重後果的風波化險為夷。

為了搞好環境綜合治理,麻峪村村委會按照區政府的部署,對本村的環境衛生進行綜合整治。絕大部分村民都能自覺配合村委會開展環境治理,而村民高連瑞一家,為了一家私利,拒不配合治理工作。

高連瑞在當地十里八鄉可謂是出了名的,他的知名緣于其蠻橫和霸道。他好逸惡勞,不務正業,卻整天盯著別人的勞動果實。人家的麥子熟了,他搶先一步割回家;人家的果子熟了,他先摘了去賣。高連瑞做了許多偷雞摸狗、為害相鄰的事情。他總認為別人會偷自家的東西。為把自認為值錢的東西藏起來,他在自家院里挖了地道,並把挖地道的土用來墊了院子,使得他家的院子比別人的院子高出很多。為了使農用三輪車能進出院子,高家不顧鄰里進出不便,又把自家門外的路墊起了半米高的土坎。這個土坎,嚴重影響其他村民的通行和周邊住戶家中積水的排放,為街道環境整治設置了障礙。

村民們意見很大,多次找村委會反映。村委會領導一班人幾次給高連瑞做工作,讓其鏟除土坎。高連瑞表面答應,但一直拖著不辦。村委會最終商議決定︰在雨季到來之前鏟除高家門口的土坎。

2000年5月20日,紀文剛帶領村調解副主任孫維剛和推土車司機李繼福對高家門前的土坎進行清理時,遭到高連瑞夫婦的無理阻撓。高連瑞掄起一把大鐵錘猛砸推土機,其妻劉寶蘭也躺在推土機前不許推土機開走。紀文剛忙上前制止,並勸阻高連瑞的過激行為。高連瑞狂妄地高聲喊者︰“你管不了我,縣委書記咋樣,你去把他找來!”面對這樣的態勢,村黨支部書記巴福新急忙上前制止。可任憑怎樣規勸,高連瑞夫婦不但不听,還讓身邊的幾個兒子去拿鐵鍬,並揚言“這是我家門口,不讓我堆土,我就挖坑,誰也別想過”;一邊掄起大錘向孫維剛砸去。見此情形,紀文剛不顧個人安危,一個箭步沖上前,去奪高連瑞手中的鐵錘。見父親動了手,高連瑞的三個兒子都掄起鐵鍬、鐵鎬撲了過來。高連瑞近乎瘋狂地叫囂著︰“給我往死里打!”

在高家人猛烈的攻擊中,孫維剛的耳朵和頭部都受了傷,紀文剛自己也受了傷。為了讓孫維剛馬上去包扎傷口,紀文剛奮力掩護孫維剛,將他護送出現場。此時,高連瑞的二兒子高海軍聞訊趕回家,喪心病狂地抄出菜刀,追上即將離開現場的紀文剛,向他的頭頸部連砍六刀。紀文剛無聲無息地倒下了,鮮血染紅了他身下的熱土。紀文剛把他35歲的生命獻給了人民調解事業,獻給了麻峪村的人民。

紀文剛犧牲後,為表彰他甘灑熱血、以身殉職的英雄事跡和愛崗敬業、無私奉獻的崇高精神,2000年6月2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追授紀文剛“模範人民調解員”稱號,同年9月19日,北京市人民政府追認紀文剛為革命烈士。

(許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