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仁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李行知2014-01-22 12:50

白木仁,1963年4月2日出生于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左旗。1980年參加工作,1983年調任阿拉善左旗布古圖蘇木(蘇木一詞即漢語的鄉)司法助理員。期間,他常年深入嘎查(意為漢語的村),來往于牧民群眾間,風雨無阻,走家串戶向牧民群眾宣傳法律、法規,調解民事糾紛,同時還協助公安特派員查處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干警們親切地稱呼他為“編外警察”。在任司法助理員的八年中,他調解民事糾紛280多起(件),協助公安特派員查處治安案件80余起,破獲刑事案件30余起。工作中他不時流露出對公安工作的酷愛。1991年底,白木仁被選調到公安局擔任豪斯布爾都蘇木公安特派員,二級警司。剛到崗不久的白木仁正趕上一起大案。那是1992年1月25日,通古淖爾一牧民家的一支小口徑槍及30發子彈被盜。時值春節臨近,槍支的丟失,意味著危險的存在。當時,局刑警隊人手緊張,局領導抽調白木仁參與偵破此案。局長給專案組下了軍令狀︰不破此案,不能回家過年!白木仁和戰友們冒著零下20多攝氏度的嚴寒,頂著大雪,追捕案犯。他們忘記寒冷,忘記饑餓,沿著案犯留下的腳印徒步追蹤。專案組長命令隊員們輪流到後面跟隨著的212吉普車里休息、暖和一下,白木仁卻堅持一步不落地跟蹤,他邊走、邊問、邊思考,虛心向老刑警隊員學習步法追蹤技術。經過12小時50多公里的奔波,他們終于在一嘎查中將案犯抓獲,為民消除了隱患。由于白木仁謙虛好學,勤于思考,業務素質明顯提高,很快就能獨立辦案。

1993年11月份的一天,白木仁同副蘇木達(意為副鄉長)孟根圖雅一起去鎮內的蘇木達家商量工作。當走到巴彥浩特鎮南環路附近時,白木仁發現一青年男子牽著一峰駱駝,拴駱駝的繩子不是牧民習慣用的繩子。他覺得可疑,便上前盤問,青年男子沒答話扔下韁繩撒腿就跑,白木仁更覺得可疑,急忙追去。抓住後交給刑警隊審問,果然是個盜竊分子,以此破獲盜案三起,繳獲駱駝四峰,價值6000余元,為牧民群眾挽回了損失,受到領導和牧民群眾的贊揚。

1994年7月的一天,陶力嘎查牧民田學東與都乃兩家因草場發生糾紛,白木仁和草原專干任志宏前去調解。來到都乃家,主人不在,卻有兩個陌生人。白木仁警覺地問︰“你們是哪兒的人?”兩人回答︰“是巴彥浩特人,來串親戚。”白木仁仔細查看了兩人的身份證後,出門對草原專干說︰“兩人準是炸水晶石的,你去羊圈,我到涼房,查看有沒有炸藥。”結果,白木仁在涼房里找出炸藥五箱,共120公斤,電雷管100枚。在證據面前,兩人承認到這兒來是炸水晶石進行倒賣的。白木仁將兩人帶到蘇木駐地,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條例進行了處罰,並沒收了其所帶炸藥、雷管,使國家、集體的財產免遭損失。

白木仁在平時的工作中表現出為了人民群眾的利益敢于舍身忘死的獻身精神。1994年5月份,豪斯布爾都蘇木村民徐復宗開的小賣部連續三次被盜,白木仁帶領聯防隊蹲坑守護了三個晚上,沒有動靜。到了第四天,村民徐復宗看到勞累了幾天的白木仁他們很心疼,不好意思再讓他們守候了,提出安上鋼窗算了。白木仁堅持繼續守候,不抓住小偷不罷休。第四天子夜時分,發現小賣部里有微弱的燈光,他命令幾位聯防隊員從後院包抄,自己欲從窗戶翻進去,同事一把拉住他說︰“你一個人進去,手中沒有武器,有危險!”他果斷地說︰“有危險,才要我們警察!”翻身一躍進了小賣部,當場將三個小偷抓住。

專案工作必須與群眾路線相結合,白木仁在短短的公安工作生涯中,已深深體會到了這一點。剛來豪斯布爾都蘇木時,一切都是新鮮而陌生的。怎樣才能取得牧民群眾的信任,盡快把工作開展起來?他得知牧民群眾買糧拉草有困難,而蘇木供銷社的汽車過去曾為牧民群眾送過糧草,就主動與供銷社聯系。從此,供銷社的汽車換了一位穿警服的司機,而且一開就是兩年多。兩年來,他為牧民群眾送草8500公斤,買糧2800公斤,他用實際行動贏得了牧民群眾的信任。誰家有事都願意找他商量,有困難都願意找他幫忙,兩年中僅義務為牧民群眾修理四輪車、摩托車就有30多台。警民關系密切,牧民群眾反映情況的多了,發現可疑情況主動報告的多了。1994年7月的一天,阿盟勞改大隊和屯池勞改農場脫逃一名人犯,已通知蘇木查控。晚11點多,白木仁回到蘇木,剛剛脫衣睡下,就听到報告,說供銷社旅店發現一名陌生人,很可疑。白木仁下床穿衣趕赴旅店。一進屋門,陌生人覺得勢頭不對,跳下床就要跑,白木仁猛撲過去將其按在床上制服,經審查,就是那名脫逃犯。還有一次,群眾向他反映,陶力嘎查有五個十七八歲的青年自稱“五大爺”,平時到誰家,見酒就喝,有吃的就抓起吃,打人罵人,橫行鄉里,牧民不敢說,誰說就砸誰家的東西;開廟會跟誰要錢,誰就得給,不給就是一頓亂打,無人敢惹。一天,“五大爺”們又到一牧民家中要酒喝,酒後在蘇木街上橫沖直撞,見人就打,嚇得附近群眾東躲西藏。白木仁率聯防隊員趕到,看到五個年輕小伙子正欺負一個小攤主,白木仁上去叫他們住手。其中一個自稱“太爺”的,撲上來就打白木仁,白木仁閃身一躲,一個“掃堂腿”,將其絆倒制服。其他幾個撒腿就跑,白木仁又和幾位聯防隊員將其他四個抓住,帶回蘇木政府。經調查取證後,按治安管理處罰條例作出了處理。“五大爺”的囂張氣焰被打下去,牧民群眾拍手稱快。處罰後,白木仁沒有就此撒手不管,而是主動找他們談心,向他們宣傳法律知識,教育他們改邪歸正,多做對社會有益的事。在他的耐心幫助下,這五位青年人再也沒有違法違紀的行為,成了當地群眾公認的守法公民。

兩年來,在白木仁的辛勤努力下,豪斯布爾都的刑事、治安案件明顯下降。據統計,1992年和1993年,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比過去年平均下降66%和70%。由于他工作出色,1992年被評為全旗公安戰線先進個人,同年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93年,阿盟公安處為他榮記個人三等功一次。

1994年10月21日,白木仁又連續十幾天沒有進自家門,家人通知他盡快趕回來參加胞弟的訂婚儀式。就在他距巴彥浩特鎮(阿左旗所在地)160公里外的豪斯布爾都蘇木蘇海圖石膏礦處理一起治安案件時,上午11時許,接到牧民報案,阿日呼都格嘎查牧民孟克巴圖身纏炸藥,揚言要炸死牧民朝格圖(孟克巴圖與朝格圖因一樁小事發生過斗毆)。蘇木領導立即派出副蘇木達孟根圖雅、草原工作專職干部和計劃生育專職干部三人協助白木仁處理此事。當白木仁從石膏礦趕回蘇木時,已屆午時,他沒顧上吃飯,與孟根圖雅等三人一起于中午1時左右趕到現場。只見孟克巴圖身纏炸藥,手持引爆器,在牧民王道爾吉家的後山上追逐、尋找朝格圖。白木仁當即上前對孟克巴圖進行勸導,孟克巴圖不听勸阻,窮凶極惡地吼道︰“你們再靠近,我就要引爆。”白木仁厲聲制止,也無濟于事。急紅了眼的犯罪分子徑直朝牧民王道爾吉家走去。白木仁感到事情不妙,便吩咐隨同來的草原專干任志宏立即通知王道爾吉家人轉移。當犯罪分子到王道爾吉家時,一看家中無人,又退出,朝距離200米遠的自家走去。白木仁一直跟隨其後,不失時機地做疏導勸解工作。當臨近自家門口時,犯罪分子吼道︰“你們誰也不準進來,進來我就引爆。”白木仁深感情況危急,責任重大,于是,他讓其他人留在屋外,只身一人進屋,計劃生育專干郭康軍拉住他的胳膊說︰“你不能進去,有危險!”此時的白木仁已將個人安危置之度外,他坦然地說︰“我是警察,這是我的職責。”說著,推開郭康軍的手,便走進了屋里。這時,孟克巴圖的母親跪在地上央求兒子放下炸藥。經過三個多小時苦口婆心地勸說,犯罪分子孟克巴圖的情緒稍有緩和,但手卻不離引爆器。外屋,其母為大家燒茶水,郭康軍為配合白木仁的工作,也進屋對其好言開導。出乎意料的是,茶水杯剛放在茶幾上幾分鐘,即下午4時06分,犯罪分子孟克巴圖突然引爆炸藥,郭康軍身負重傷,而白木仁壯烈犧牲,永遠離開了他熱愛並為之努力奮斗的公安事業,離開了喜愛他的戰友和同事們,離開了他年邁的父母、愛妻和一雙幼小的兒女。

白木仁帶著對牧民群眾的一腔摯誠和對犯罪分子的無比痛恨走了,走得那樣匆忙。10月25日上午,組織上為他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前來吊唁的人們約有1000人。其中有盟、旗兩級黨政領導,有盟、旗兩級公安機關領導,有與他一起戰斗的戰友們,有他工作過的蘇木的干部,還有60多名牧民群眾自發地從距旗百余公里的嘎查騎摩托趕來參加追悼會。

根據白木仁不怕犧牲的英勇事跡,中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自治區政府于1995年4月6日在呼和浩特隆重召開命名表彰大會,授予白木仁同志“自治區優秀共產黨員”榮譽稱號,並追認為革命烈士。公安部授予他“全國公安戰線一級英雄模範”榮譽稱號。

白木仁雖然犧牲了,追思他的人生軌跡和英雄業績,每一個共產黨員、每一個有社會正義感和責任感的人都會在心靈深處受到強烈的震撼。他永遠是人們學習的光輝榜樣,他的英名將永遠銘刻在各族人民的心中。

(鮑山希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