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蒂裕

來源︰《忠誠與背叛》責任編輯︰趙磊爽2015-01-19 08:35

藍蒂裕(1916—1949),重慶梁平縣人,人稱藍胡子,出身貧苦,1938年在萬縣師範學校求學時加入中國共產黨。1939年,他到重慶海員工會擔任《新華日報》發行員,暗中從事黨內交通聯絡工作。“皖南事變”後,轉移到重慶附近開展農運工作。1941年底,在江北縣保育院第一次被捕,後挖牆逃出。

1945年至1946年,他到梁山、墊江等地農村做教員,繼續黨的活動。1947年底,被派回梁平,參加籌劃川東一工委領導的達大武裝起義。1948年3月,起義失敗,多數同志疏散轉移,藍蒂裕等志願留下堅持。同年11月,他被任命為十工委下屬墊江周嘉場特支書記,1948年12月,被叛徒出賣被捕,先關在縣府大牢,後轉渣滓洞看守所,全身被炮烙得皮焦肉爛,仍堅強不屈。他在獄中是“鐵窗詩社”成員。1949年10月28日被殺害于重慶大坪刑場,時年33歲。

事跡鏈接︰

“藍蒂裕!七號房的藍蒂裕還磨蹭什麼?快下樓!”渣滓洞監獄的樓下,幾個特務在向樓上的男囚室嚷嚷道。

“藍胡子,他們又在催你了!”第七囚室的一位難友走到正在整理自己衣物的藍蒂裕身邊,提醒道。

“讓他們喊魂吧!”藍蒂裕由于入獄後一直留著長長的胡子,加之他33歲的年齡,在獄中的共產黨人中算是“大哥”級人物了,所以大伙都叫他“藍胡子”。

“藍胡子”可不是一般人物,雖然《紅岩》里幾乎沒有提到過他,然而這位堅強不屈的共產黨員卻在渣滓洞的真實革命斗爭中有過一段傳奇般的事跡。

這位貧苦家庭出身的共產黨員,曾在1941年因為被敵人發現在看《新華日報》而被捕過,後來藍蒂裕成功越獄。1948年又因叛徒出賣,藍蒂裕再次入獄。起初他被關在梁平縣監獄,後轉到渣滓洞看守所,為急于得到這一地區共產黨員名單,敵人對藍蒂裕百般拷打,然而始終不能從他的嘴里得到半句話。

“藍胡子”善作詩吟唱,是大家格外尊敬和喜愛的人。

“子彈穿身身方貴,血染紅旗旗更紅。”這是當年獄中流傳最廣的革命詩句之一,便出于藍蒂裕之手。

“七號藍胡子,你還有啥子‘古怪’的事嗎?快下來!”樓下的特務又在叫嚷。

七號囚室。藍蒂裕將身上可以放得下的物品分別交給那些並肩在敵人監獄戰斗的戰友們,最後將一張皺巴巴的廢香煙紙塞給身邊的囚友,悄悄說︰“如果可能,或把它交給我的耕兒,或者念給他听。”

“放心吧胡子!”囚友們含淚過來握住藍蒂裕的手,大家清楚這是最後的訣別了。

“永別了!同志們!”在同志們面前,“藍胡子”其實並不“古怪”,他總是一腔熱血,革命斗志格外高漲。

那天,渣滓洞留下來的囚友們全都擁在鐵窗口,向他們尊敬的華健、雷震和藍蒂裕等同志告別,那一刻,《國際歌》響徹監獄上空……

押解藍蒂裕等人的囚車剛走,七號牢房里就響起了一陣高亢的誦詩聲。這就是藍蒂裕在臨走前留給5歲兒子的那首著名的“獄中詩”——《示兒》。這首詩是後來在大屠殺中被脫險人員帶出來的。藍蒂裕共有一兒兩女,大兒子耕荒在藍蒂裕入獄前已能叫“爸爸”,而兩個女兒當時還是牙牙學語的小娃娃,她們甚至連父親的模樣都記不得。兒子長大後一直以父親《示兒》的遺訓勉勵自己,成長為人民解放軍昆明軍區的一名文藝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