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楊

來源︰新華網責任編輯︰趙磊爽2015-02-10 15:54

湯楊生前照片(資料照片)

2009年2月25日是湯楊27歲生日,湖南省、市、縣司法部門工作人員和當地村民來到湯楊犧牲的地方,進行悼念活動。 劉尚文

2009年2月25日,天空陰沉,悲風淒雨。這一天,是在長沙縣“2•11”山火撲救中犧牲的烈士湯楊27歲的生日。

數百鄉親、親朋好友來到長沙縣金井鎮新沙村高家山,在這位“80後”烈士犧牲的土地上,種下了33棵杉樹,以作永遠的緬懷。

“山腳下還有人,你們先走”,面對生與死的考驗,這一句話詮釋了一位“80後”青年的勇敢

牛年的長沙縣,比往年似乎熱得早,2009年2月11日最高氣溫逼近30攝氏度。

這天下午,金井鎮新沙村村民楊海斌燒荒引發山火,火勢借著風勢點著了整個高家山。金井鎮機關干部、鄰近村組的干部群眾以及專業救火隊伍三四百人迅速趕赴火災現場。

鎮綜治辦副主任、司法助理員、紀檢專干兼武裝干事湯楊,穿著迷彩服,帶著笤帚、砍刀等撲火工具,沖在救火隊伍的最前列。

只見濃煙滾滾,遮天蔽日,山火如惡龍般肆無忌憚地在幾個山頭張牙舞爪。

“你們兩個把這個帶好,萬一有事,就吹響它,然後撤離!”沖向火場之前,鎮干部周兵、傅木林被湯楊一把拖住,湯楊從褲子口袋里掏出僅有的2個空彈殼,把其中一個塞給了周兵,另一個塞給了傅木林。

湯楊負責在中間山凹砍隔離帶。新沙村老支書、60歲的胡安泉和他戰斗在一起。老支書帶人從山頂往下砍,湯楊和同事從山腳往上砍。

下午5時許,風越刮越大,火越燒越猛。西邊的火勢未見削弱,東邊的山頭也被點燃,山火燒紅了半邊天。轉眼間,東西兩面的火勢,在回旋風力的助推下,一起向小山凹襲來,頓時,火苗躥起二三十米高。

“火太大了!大家趕快撤!”現場指揮的鎮領導下達了撤退命令。

“湯楊,快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胡安泉看見火勢太猛,也焦急地對湯楊喊道。

“山腳下還有人,你們先走!”湯楊這樣回了老胡一句後,就縱身往山下奔去。誰料,這竟是湯楊留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句話。

2月18日上午,靈車載著烈士的骨灰,沿著烈士生前戰斗、工作過的地方緩緩前行。

黃興、金井、星沙等鄉鎮的近萬名鄉親自發冒著細雨,在路邊放鞭炮為烈士送行,有的還手舉“湯楊,一路走好”的橫幅。

金井鎮觀佳村村民丁四輝,擠在隊伍的最前面。2007年,在廣州打工時的一次事故,讓丁四輝無法站立。湯楊積極伸出援手,通過各種途徑多次與廣東省法律援助中心取得聯系,最後丁四輝獲得了16萬元的賠償金。他噙著眼淚喃喃自語︰我的身體已經恢復大半,你怎麼走得那麼早!

湯楊在駐港部隊服役時的戰友張磊泣不成聲。他說,一起當兵時,湯楊總鼓勵他“不要輕言放棄,不要給湖南人丟臉”。犧牲前一天,湯楊還到醫院看望身體不適的張磊,約定自己生日時把所有退伍回家的戰友喊在一起聚聚。沒想到這也成了最傷痛的遺憾。

澗山村村民羅國勛,和20多個農民兄弟趕來了。他們記得,就在今年1月,為了幫他們討回在長沙市某工地打工的3萬多元工錢,湯楊自己開車,不顧天寒地凍,幾度往返于長沙市區和金井鎮,與施工隊負責人交涉,為他們討回了全部工錢。

金井鎮的干部說,湯楊是一位熱愛基層的好青年。自2006年考上公務員,湯楊在金井鎮一干就是兩年多。也不是沒有機會離開基層。2008年11月,長沙縣商務局缺編一名青年干部。商務局局長王國良看中了湯楊,準備把他調入。王國良心想,湯楊家住長沙縣城,到商務局工作離家近,工作條件和待遇比鎮政府強,他一定會高興得跳起來的。但找湯楊談話時,湯楊卻婉言謝絕︰“基層鍛煉人,我對這里的群眾感情深。我不想走,我願意繼續在鎮里工作。”

身上流淌著善良的天性和浪漫的因子,卻又不事虛華,他有著一個“80後”獨特的印記

身為“80”後,湯楊有這個時代獨特的烙印。

湯楊是“月光族”。他的月工資2000多元,說少也不少,但父親湯文芝說,湯楊工作這麼多年並沒有存什麼錢。

湯楊是獨子,父親是退休的公務員,母親是小學教師,家境小康。鎮政府宿舍內湯楊的遺物還在︰300多元的直板諾基亞手機、一張70年代的單人床、一張油漆斑駁的桌子、一個書櫃,最貴的衣服只有200多元一件,電視機是利用舊電腦顯示屏安裝的。

他的錢到哪里去了?2008年汶川大地震,湯楊一次捐了5000元。之後,鎮政府組織機關干部到鎮集市上募捐,他第一個帶頭捐了1000元,鎮武裝部長黃凱明問他︰“你不是捐過了嗎?”他說,這是代他母親捐的。其實,他母親在學校也已捐過了。

湯楊的母親熊曉紅回憶,年輕的湯楊性格豪爽,朋友眾多。她說︰“他對錢看得很淡,朋友聚會總是搶著買單,看到需要幫助的人,他總是不遺余力。”

熊曉紅清晰地記得,在一個下雪的冬夜,他們一家人路過一家菜市場,看到偌大的市場里,只剩下一位賣白菜的和一名流浪漢。湯楊停住了腳步,走進市場買了兩把菜,多余的錢不要人家找了。接著,他又給流浪漢送上點錢。他覺得能幫人家一點就幫一點。離開市場沒多遠,湯楊想了想又折回來。原來,他擔心那個流浪漢不知道用錢買東西吃,便在附近找了家小店買上一袋熱氣騰騰的包子送給他吃。

湯楊也不是不追時髦,他有台吉利豪情小汽車,然而這輛私家車幾乎成了同事的“公車”。接大家上班、把單位發的物資送到同事家……“不用你開口,只要他知道,就肯定會幫忙。”同事文越說。

湯楊的愛情是通過網絡尋找到的。女友小雷回憶,和湯楊談戀愛,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情。她和湯楊的QQ名字,一個叫“蛋黃”,一個叫“蛋白”,“是湯楊取的。他說,‘蛋白’要永遠保護‘蛋黃’。”然而,如今“蛋黃”還在,那個發誓要保護“蛋黃”的“蛋白”,QQ頭像卻永遠不能再在屏幕上閃亮起來。

湯楊崇尚英雄。小雷回憶,湯楊最喜歡看孫紅雷、劉燁主演的電影《硬漢》,“他看了很多遍,他覺得他們塑造的形象真的很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