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昌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07 09:34

馬克昌,字敬德,1906年11月6日出生于雲南省河西縣(今屬通海)漢邑村。童年在家鄉讀小學,1921年隨經商的父親到昆明求學,1924年考入昆明私立成德中學。成德中學是五四時期昆明受新思潮影響較大、學生運動發展較快的學校之一。馬克昌深受感染,在學習期間,成績優異,思想進步。

1925年,馬克昌考入雲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當時,昆明市有個社團組織叫“青年讀書會”,在與中共地下黨團組織有關系的進步學生艾思奇、聶耳、雷同、馬子華等的引導下,成為研究、傳播馬克思主義,參加社會政治活動的組織。這期間,馬克昌經成德中學同學張淑良介紹,也參加了青年讀書會。此時的馬克昌,除了閱讀和研究馬克思主義著作外,開始積極參加中共外圍組織的活動。1929年,馬克昌在成德中學中共地下黨員的影響和教育下,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入團後,馬克昌以大部分時間和精力積極投入到黨領導下的革命活動中,經常在外不歸家。為此,其父疑他在校外閑游浪蕩,要他退學經商。他卻沖破家庭阻力,邊讀書邊參加革命活動。甚至在假期回老家時,他還在本鄉組織“青年同樂會”,向家鄉青年宣傳革命道理,傳播愛國主義思想,團結教育了一批進步青年。

1929年7月11日,由于雲南地方軍閥的相互傾軋,發生了昆明北門街火藥庫大爆炸,死傷居民千余人,受災達1 2萬余人。慘禍發生後,昆明市的中共地下黨組織立即以黨的外圍組織“互濟會”的名義,成立由馬克昌等黨團員和進步青年組成的“青年救濟團”,參加救災工作。馬克昌積極投入到救護工作中,為災民發放救災物品,燒水、做飯、募捐棺木安埋死者,還從家里拿錢購買雲南白藥為貧困災民治傷。有兩個受災而父母雙亡的小孩無人照管,他就把她們帶回家給妻子照管了十多天後,親自送他們到孤兒院安置。同時,他還向群眾作宣傳,揭露反動軍閥為爭權奪利,搶佔地盤,把原放在郊區的火藥運進城,引發火藥爆炸,造成市民生命財產極大損失的罪行,組織災民與地方反動當局進行斗爭。馬克昌還作為“青年救濟團”的代表,參加了昆明市“七一一賑災會”的常委會工作。他的服務工作和組織斗爭,得到了廣大災民的贊揚和支持。

同年10月,國民黨中央政府“慰問委員”王柏齡,與雲南反動當局密謀策劃,以“慰問災民”為幌子,借了解火藥爆炸原因和處理善後為名,在昆明講武堂召開反共大會,竟然把爆炸原因轉嫁于共產黨,妄圖轉移人民的斗爭目標。馬克昌與其他進步青年一道參加了沖擊會場的斗爭,無所畏懼地在會場上散發傳單,揭露大爆炸事實真相,高呼革命口號,揭穿王柏齡來雲南執行國民黨屠殺共產黨和革命人民任務的反動嘴臉,使敵人的反共陰謀遭到可恥的失敗。講武堂大會後三天,國民黨反動派轉嫁火藥爆炸罪,逮捕槍殺一批共產黨和青年學生,制造白色恐怖。由于行動已被敵人嚴密監視,根據昆明地下黨團組織的指示,馬克昌告別年僅20歲的妻子和才滿三個月的女兒,于1929年冬離開昆明,幾經輾轉于同年底到達上海。

到上海,馬克昌住進江灣區安樂里1012號蔡家花園,與中共上海地下黨組織取得聯系,繼續開展革命活動。1930年,馬克昌加入中國共產黨,擔任中共上海江灣區區委書記,在江灣一帶廣泛開展革命工作,組織領導了一系列的革命斗爭。

1930年11月17日,中共江南省委發出《關于擁護蘇維埃反對進攻紅軍和廣州暴動紀念工作的動員》的通告,要求上海各區委集中主要問題進行討論,動員工人、學生和革命群眾,成立廣州暴動紀念籌備會,同時,印發了“關于紀念廣州暴動三周年”的傳單,呼吁“大家一致罷工、罷課、罷耕、罷操,參加南京路大示威!”江灣附近的勞動大學、勞動中學、立達學園、復旦大學、持志大學等學校的革命學生和進步教師在馬克昌等中共地下黨員的領導下紛紛響應,走出學校,到工廠、農村,聯絡廣大的工農大眾一起行動。高漲的革命氣氛引起了國民黨反動當局的注意。馬克昌為了籌備紀念活動,連日頻繁地到各校開會動員,接送文件傳單,引起了特務的懷疑,12月9日,馬克昌參加籌備紀念廣州起義三周年的會議回寓所時,被國民黨特務跟梢,剛跨進寓所即被事先潛伏在寓所周圍的反動軍警逮捕。當時,馬克昌身上帶有中共江南省委、省執行委員會印制的紀念廣州起義的許多傳單和12月11日廣州起義紀念日全市舉行南京路示威大游行的路線圖。在軍警搜身的瞬間,他急中生智將示威游行路線圖塞進嘴里,不意被特務卡住喉嚨,未能咽下。馬克昌先是被軍警押往上海市公安局龍華監獄,1930年12月27日又被作為“組織暴動案”首要分子,解押南京國民黨中央軍人監獄。

在獄中,馬克昌懷著“對于革命者,坐牢就是最好的學習和休息”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抓緊一切時間進行學習,天天堅持鍛煉身體,準備將來出獄後繼續為革命工作。他處處關心同監難友,經常鼓勵同監難友增強黨和革命事業必勝的信心,為共產主義理想而奮斗。在審訊過程中,面對電刑、坐“老虎凳”等酷刑,他始終堅貞不屈,嚴守黨的機密,同敵人進行了英勇的斗爭。為了減少黨的損失,馬克昌把軍警在寓所搜出的革命傳單和革命書刊都說成是自己的,為同案難友承擔責任。

1931年4月29日下午,在中國青年運動的領袖、黨的早期宣傳家和活動家惲代英犧牲的同一天,國民黨當局以“危害民國緊急治罪法”判處馬克昌死刑。宣判後,他鎮定自若,視死如歸,從容不迫地與難友們一一握手訣別,將自己最心愛的英語歌片《太陽頌》《革命進行曲》以及身上僅有的錢、衣物、藥品等送給同監難友。他還向看守要來紙筆,揮筆寫下了壯烈的遺書,並秘密寫下了許多小標語,準備在赴刑場時散發。有位在押難友被他為革命誓死如歸的精神感動得哭了。他說︰“哭什麼!刑滿出獄後,繼續干革命。”然後昂首挺胸,義無反顧地走向刑場。

刑場上,馬克昌堅定地站立著,高唱《國際歌》,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高喊“打倒蔣介石”。犧牲時,年僅25歲。

1951年1月,雲南省人民政府為馬克昌的親屬頒發了《革命犧牲人員家屬光榮紀念證》。

1984年6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為馬克昌的親屬換發了《革命烈士證明書》。

(通海縣民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