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濤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15 10:52

酉陽革命烈士紀念碑

蔡濤,又名蔡玉筠,化名戴永昌、郭永昌,1911年4月20日出生在重慶市酉陽縣渤海鄉蔡家堡。父親蔡錫成是清末秀才,母親王金芝主持家務。家庭有五弟兄,五姊妹,蔡濤排行第三。他童年時代,聰明活潑,酷愛讀書,能言善講,喜歡彈唱。特別是他性情直爽,不迷信,又能見義勇為。他在酉陽縣城讀書時,大洪水淹沒了酉陽全城,他奮不顧身地到滾滾洪流中去搶救群眾的生命財產,群眾十分感謝。

1923年小學畢業後,蔡濤考入酉秀黔彭聯立中學學習。後因聯立中學停辦,他又從酉陽轉學到龍潭四川省立第五中學讀書。當時,五四愛國浪潮席卷全國,師生員工積極響應,大批愛國進步書刊在省五中廣為流傳。蔡濤的心靈也深受革命思想的燻陶,向往光明,積極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斗爭行列。當時,軍閥割據,連年混戰,兵匪交錯,官府不仁,民不聊生,更使蔡濤內心里產生了“均貧富、鋤強權”的信念,立志外出尋求革命真理,解救百姓脫離苦海。

1926年,蔡濤與同學吳瑞生(又名吳自強)千里跋涉赴重慶讀書,考入劉湘的軍事學校,謀求在軍事上有所造詣,以便借用武力,鏟除世上的不平。不久,蔡濤又覺得這所軍校是劉湘企圖當“四川王”而培訓走卒的地方,在這里實現自己的抱負是不可能的。因此,棄武從文,離開了這所軍校,考入了川東師範學校。當時,正是國共兩黨合作時期,重慶的工人、學生以及其他各階層愛國人士,在中共重慶地委(即四川省委)的領導下,反帝、反封建的浪潮進一步深入開展,川東師範學校充滿著革命的氣氛,成了重慶學運的指揮中心。這時,年輕的蔡濤充滿對共產主義的信念,先後加入了共產主義青年團和共產黨。

1927年3月,盤踞川東的軍閥劉湘和王陵基,在國民黨右派的策劃下,露出了反革命的猙獰面目,公然在四川制造了大量屠殺共產黨人、空前殘酷的重慶三三一慘案。蔡濤也遭到逮捕,但他機智地騙過敵人,不久獲釋。

在白色恐怖的日子里,年邁的父親擔心著蔡濤的安全,從邊遠的山區多次發來書信,叫他順從父命,回家就業。國家、民族和人民苦難的砝碼,在蔡濤心靈的天平上超過了父母兄弟的天倫之情的重量。他在回信中安慰父親及家人多多保重身體之外,還表達了不達到革命的目的誓不罷休的決心。

1928年春,蔡濤已被敵人注意,組織上從重慶調他到川南自貢地區工作,任團自貢特支委員。這時他化名戴永昌,在貢井小學以教書為掩護,積極在富順縣發展團員,建立團支部,為自貢黨組織開闢了活動據點。同時,他和一批進步青年一道,組織了“南華新劇社”,用戲劇藝術形式進行宣傳活動。蔡濤是劇社的領導人之一,也是主要的演員之一。他們演出了《棠棣之花》《湘累》《兩父女》等富有革命意義的戲劇,教育和啟發了群眾的政治覺悟,使一批又一批青年擁護革命,參加到革命的行列里,劇社被社會人士譽為“革命的火花”。

1929年初,蔡濤任中共川南特委委員、宣傳部長。這時,自貢黨組織經費十分拮據,他化裝成學生,帶著行李,以外出考學為名,到自貢去找任川南警備司令的堂兄蔡玉龍,要求接濟路費。蔡玉龍給蔡濤大洋200多元。後來,蔡濤把這些錢全部交給了黨組織,充作革命活動的經費。

不久,蔡濤任川南特委組織部長、團宜賓中心縣委書記。他積極在宜賓地區的學生、碼頭工人、婦女、店員、黃包車工人中活動,領導罷工、罷課的斗爭。同年夏,川南黨、團、工會合並成立了“川南行動委員會”,蔡濤去自貢向“行委”匯報工作,並參加了自貢總工會的成立大會。會後,他在回去的途中高呼口號,引起了警、軍的嚴密注視。在次日的大圍捕中,蔡濤再次被捕。

蔡玉龍得知消息後,又氣又惱,隨即親自提審蔡濤。在審訊中,蔡玉龍除敘以弟兄之情外,叫蔡濤寫個反共聲明,並以川南警備司令部“副官”相許,一一都被蔡濤拒絕。後又將蔡濤押去工人區,要他指認誰是共產黨員和罷工骨干,蔡濤守口如瓶,敵人一無所得。蔡玉龍又采取了另一手段,在貢井草市壩設了一個假刑場,將蔡濤押去跪在地上,把鋼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令其交待共產黨員和罷工領導人。蔡濤視死如歸,面不改色地說︰“由你們殺吧,共產黨人是殺不完的!”敵人的詭計又遭失敗了。軟的、硬的辦法都施過了,蔡玉龍又把蔡濤帶到自己的住室,以家庭弟兄的情分勸道︰“筠弟,你大哥殺了你,對不起蔡氏祖宗。只要你迷途識返,不再跟共產黨跑,我送你出國留學。憑你的才干,將來定成大器,光耀蔡氏門庭……”面對這些甜言蜜語,蔡濤大義凜然地答道︰“人各有志,海珊哥(海珊是蔡玉龍的別名)的深情厚意,兄弟實在不能接受。”蔡玉龍只好將他轉送到自貢地方法院監禁。不久,在黨組織利用各種關系的營救下,法院也趁機給蔡玉龍一個順水人情,同意蔡濤取保釋放出獄。

1930年春,蔡濤去重慶出席了團四川省第一次代表大會,並當選為團省委委員。1931年3月26日,中共宜賓縣委召開一次為期三天的行動委員會擴大會議,听省委巡視員苟良戈(原川南特委書記)傳達黨中央關于糾正李立三“左”傾錯誤的報告,並研究深入發動群眾、繼續開展工農運動問題。出席會議的有宜賓縣委書記孔方興、團宜賓縣委書記蔡濤、秘書沈玉琪、委員黃大舜,以及宜賓城鄉一些黨、團組織的負責人。為了避免敵人的監視,會址從城北真武山改在北操場的一家茶館。可是,這個茶館正是宜賓諜查隊長楊紹林的爪牙所開設,楊紹林得到密報後,即帶人去抓。這時,宜賓“行委”擴大會議已結束,開會人員相繼離開茶館,只剩下苟良戈、孔方興、蔡濤、沈玉琪、黃大舜和閔南軒等人。當楊紹林所帶領的便衣諜查隊出現在茶館門前時,蔡濤知道出事了,帶頭沖出門去,牽制敵人,讓其他同志脫身。他奮不顧身從門前沖出,其余同志也從後門往山上逃跑。終因敵多我寡,蔡濤還未沖出大門多遠就被捕了,其他除閔南軒一人在混亂中逃脫外,苟良戈、孔方興、沈玉琪、黃大舜同時被捕。

當時,宜賓城防司令劉文彩得知所捕五人均系共產黨骨干,先以高官厚祿引誘,想從他們身上追尋共產黨活動和領導人的情況,夢想一網打盡,但蔡濤等無一人低頭,後施以酷刑,也沒有一人屈服。這時,蔡玉龍聞訊來電營救蔡濤,再次誘勸他反共。但是,蔡濤為革命殉難的決心堅如磐石,絕不苟且偷生,無論是勸說、利誘,還是嚴刑拷打,總是以斥責相對。敵人黔驢技窮,決定把蔡濤等五人殺害。

1931年4月7日,天府之國的宜賓,陰霾陣陣,殺氣騰騰。在國民黨宜賓城防司令劉文彩的指使下,劊子手們荷槍實彈,押著蔡濤等五個英俊青年走向刑場。他們個個面不改色,神采奕奕,一邊向流著眼淚前來告別的群眾微笑點頭致意,一邊高唱︰“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並高呼“共產黨萬歲”的口號。蔡濤還發表了臨刑演說,憤怒地揭露了國民黨反動派反共、反人民的滔天罪行,隨後與四位難友從容就義,時年僅20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