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元珍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15 10:53

譚元珍,1889年9月生于湖北省通山縣大畈區九門譚村的一戶貧農家里。這位貧苦農民家庭出身的姑娘,自幼養成勤勞、賢淑的品格,18歲時與板橋矮山村農民章敦耀結為夫妻。章敦耀比譚元珍長三歲,為人忠厚,婚後夫妻恩愛,先後生下二男一女,依靠祖上留下的兩畝山地、一小塊山林與出賣勞動力,勉強維持一家五口人的生活。

1926年,大革命的春風吹遍鄂南山村,中共通山縣委領導下的農民運動日益高漲。共產黨員江福來、章繼林在板橋一帶發展黨組織,建立農民協會。譚元珍、章敦耀與長子章晉仁都參加了農民協會,並在農民運動中受到鍛煉。1927年春,經章繼林介紹,38歲的譚元珍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擔任茶灘鄉農協會執委、鄉婦女協會主任。五六月間,夏斗寅叛軍在通山制造血腥慘案後,位于城東的板橋地區成為農民革命運動的中心。8月上旬,夏桂林、葉金波等人在這里集結農民,組織通山暴動委員會。譚元珍堅定不移地跟著共產黨走,動員年過四旬的丈夫與18歲的長子,加入農民革命軍,參加通山暴動與鄂南暴動,自己協助板橋區委努力做好支前工作。10月,秋收暴動失敗,丈夫與兒子隨葉金波上了消水山,她自己擔任交通站秘密聯絡員。1928年中共板橋區委組成,譚元珍任區委委員,從事地下活動。她以旺盛的精力投入工作,是區委書記江福來的得力助手。白天,她與山鄉所有農婦一樣參加農業生產;夜晚,她把兩個未成年的孩子交托于鄰居照看,自己駕著一葉小舟通過彎彎曲曲的河道,來往在富水兩岸的板橋各山村,串連發動群眾抗租抗債。板橋的農委會很快發展到200余人,並建立起一支30余人的游擊隊。1929年,區婦女會成立,譚元珍擔任區婦女會主任。是年冬,紅五縱隊攻下通山,她領導的板橋區婦女超額完成縣委下達的軍衣軍鞋的縫制任務,受到縣委的表揚。

1930年1月,譚元珍調任縣婦女會主任。3月,通山縣第一次工農兵蘇維埃大會在大畈白泥譚家祠堂召開,譚元珍作為婦女界代表出席會議。會議期間,她見到分別已久的胞兄譚超凡和編在工農游擊大隊里當戰士的兒子章晉仁。兄妹情,母子愛,一齊涌上心頭。“有了共產黨,山鄉才得到新生;有了蘇維埃,勞苦大眾才能當家作主。為了保衛蘇維埃,我們要刀山敢上,火海敢闖。”這番話,是她對哥哥講的,是她對兒子講的,也是她對自己講的。會後,她回到板橋,把小孩交給因病從隊伍回到家休養的丈夫,更加勤奮地投入工作。這時正好有一支紅軍部隊到板橋休整,譚元珍與區婦女會主任張雲仙一道,組織40多人的洗衣隊、補衣隊為紅軍服務,一星期內動員全區婦女做了布鞋100余雙,麻鞋、草鞋300余雙。她在繁忙工作之余,帶頭為紅軍做了兩雙布鞋與7雙草鞋。紅軍戰士感激地說︰“譚元珍主任,真是我們工農紅軍的好媽媽!”

1930年九、十月間,由于受第二次“左”傾錯誤路線的影響,鄂南行動委員會不顧當時敵我雙方力量懸殊的實際情況,組織通山軍民三次攻打通山縣城,造成不應有的損失,致使城郊部分地區淪為白區,敵軍一個營進駐西坑潭。距西坑潭不遠的板橋區,遂成為通山赤白對峙的前哨。

1931年春,為了配合鄂東南紅軍反“圍剿”,中共通山縣委、縣蘇維埃政府召開緊急會議。會議決定組成白區工作隊,深入城郊白區開展工作。譚元珍出席了這次會議。會上,她以“自己是個老年婦女,來往方便,熟悉城郊情況,與西坑潭地下黨組織有過聯絡”等為理由,要求參加白區工作隊。會議決定她擔任白區工作隊隊長。此後,她常只身一人,作為走親戚、看閨女的老大娘,到毛田、洞口、朱家橋一帶偵察敵情,率白區工作隊打土豪、籌糧款;還多次深入國民黨軍駐地西坑潭與地下黨組織聯系,為紅軍游擊隊取得重要情報。

1931年6月,她帶幾個女戰士潛入西坑潭,通過地下黨組織安排給駐軍洗衣、做飯和給營長太太帶小孩。一天,她們發現敵人準備了大量茶餅。仔細一探听,原來是敵人眼見端午節到,想趁這幾天天氣悶和河水下降的機會,到河里用茶餅毒魚。譚元珍及時地向縣委和紅三師第九團領導作了匯報,並根據縣委的安排返回了西坑潭。一天夜晚,敵軍營長派一個姓李的連長帶一個連留守西坑潭,自己帶兩個連下河放茶餅毒魚。敵人先在河岸放好排哨,將槍支架在河岸上,留一個排看守,其余的100多人下河捉魚。茶餅藥性一發作,滿河的魚都漂起頭。敵人撈著鬧著在河里搞得正歡,不覺到了半夜。譚元珍根據事先的安排,及時給看守槍支的士兵送來夜宵。看守槍支的士兵,在河岸的夜幕中站了半宿,實在餓了,一個個狼吞虎咽地吃起來。這時河堤南北兩岸竹林中埋伏好的紅三師第九團的兩個連幾乎是同時出動,迅速摸掉了敵人的排哨,又消滅岸上看守槍支的一個排,繳獲了全部槍支。河中之敵赤手空拳,只好舉手投降。敵營長在混亂中倉皇逃命。通山守敵團長因而受到了師長謝彬的嚴責。敵營長為了開脫罪責,把這件事說成是留守連李連長與紅軍早有勾結,里應外合造成的。敵團長為袒護他的小舅子營長,遷怒于留守連官兵,準備下令將李連長及該連官兵調回縣城軍法從事。該連官兵忍無可忍,紛紛要求李連長率領大家投奔紅軍。李連長是個老兵,多次隨軍“圍剿”蘇區,因做了對不起人民的事而猶豫不決。一天夜晚,他帶個貼心兵弁到西坑潭街上小酒館喝酒解悶。不一會只見酒館門簾撩起,從里面走出幾個人來,為首的正是換了戎裝的譚元珍。李連長這時才明白,這個小酒館,原來是共產黨的聯絡站,經常幫他們連隊做飯、洗衣的這個老太婆是地下共產黨的負責人。譚元珍示意李連長與兵弁不要驚慌,讓他們坐下來听她講紅軍對起義人員的政策,動員他率部起義。李連長感謝共產黨為他們指明出路,決心痛改前非,率部起義。起義部隊不久編入通山獨立團。

就這樣,敵人駐西坑潭的一個營兵力,迅速被紅軍與白區工作隊消滅瓦解,譚元珍也成為聞名四方的傳奇人物。

敵人對譚元珍恨之入骨,到處懸賞捉拿她,還收買了叛徒,布置了密探,了解她的行蹤。譚元珍無所畏懼,繼續戰斗在斗爭的最前線。1931年10月,她在紅軍游擊隊當偵察排長的兒子章晉仁不幸被捕。敵人從一個叛徒口里知道他是譚元珍的兒子,就將他押到西坑潭梟首示眾。譚元珍聞訊悲恨交加。兒子的鮮血更堅定了母親的革命信念,她化悲痛為力量,又把年僅17歲的次子章晉義送到部隊,再三叮囑他像哥哥一樣英勇殺敵,不怕犧牲。11月的一天下午,譚元珍帶兩個戰士去高坑畈執行任務,因叛徒告密而被捕。敵人把她押回西坑潭,想從她身上了解通山縣委在白區工作的秘密。敵人先是把她軟禁在地主李大盛莊園的一間客房里,待如上賓,但什麼也沒有得到;接著將她囚于牢房,派人輪番拷打審訊,同樣一無所獲。敵人惱羞成怒,殘忍地用鐵絲穿進她的兩個乳房,譚元珍被折磨得昏死過去。黎明前的瑟瑟秋風,充滿涼意,譚元珍在一陣巨痛中蘇醒過來。這時牢門開了,兩個彪形大漢又把她架進審訊室。審訊從清晨一直延續到午後,譚元珍始終不吐一字,最終被敵人活活打死。殘暴的敵人將她拋尸富水。當地群眾冒著生命危險,打撈並埋葬了這位英雄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