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華

來源︰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15 13:28

沈建華,原名沈傳勛、沈木火,化名宋家珍。1904年10月7日出生在湖北省黃梅縣沈家灣一個貧苦農民家里。父親沈祖照因積勞成疾,于1908年去世。1910年母親張氏因生活所迫改嫁他處。6歲的沈建華和4歲的童養媳張金娣與瞎子祖母在一起,祖孫三人相依為命。他們家里只有兩間茅屋,一畝多薄地。祖母不分晝夜幫人紡紗、推磨,年幼的童養媳一年四季提著破竹籃到處撿柴禾,勉強維持一家三口的生活。他們一家省吃儉用,供沈建華在村里讀了四年私塾。放學後和假期中,沈建華也幫助祖母和童養媳干些農活。

貧苦的家庭環境,激勵沈建華更加勤奮好學。他愛好繪畫。輟學之後,他買了些畫具,一邊種地,一邊學習繪畫。他喜愛花鳥蟲魚、山水人物。

1918年,祖母見他快成人了,讀書無錢,務農缺地,經商沒本,為了他將來有碗飯吃,求伯父——譜匠沈祖執收他做徒弟。沈祖執向沈建華耐心傳授了刻字、印刷、裝幀等工藝,但工錢卻很摳,三年學徒期滿後每年僅給沈建華幾塊銀元。從譜徒到譜師的五年當中,沈建華熟練地掌握了修譜的全部工藝。他從所修族譜中,清楚地看出了地主惡霸利用合族修譜這個名義,讓窮人出錢,為富人立傳。同時伯父為人刻薄,沈建華所得的辛苦錢根本不能養家,因此他辭去譜師離開家鄉,到九江另謀生路。

1923年秋天,沈建華在九江碼頭上幫人挑行李和零星商品,有時還從瓷器店批發些瓷器到碼頭賣給過往客商。他在干活中結識了一些瓷器店的店員和老板。由于他喜愛繪畫,1924年經朋友介紹,到“夏寶記”瓷號“起彩”(繪畫)。沈建華在“起彩”期間,為人和氣,不愛說話,苦心鑽研繪畫藝術。這時,沈建華的同鄉、共產黨員吳九思、戴振球在九江秘密從事革命活動,沈建華在他們的幫助和影響下,于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沈建華曾任九江總工會委員長,是當時九江地下黨的骨干。他白天繪畫,晚上從事革命活動。五卅運動中,他到車站、碼頭、大較場等地向群眾進行宣傳,揭露英帝國主義在華的罪惡,聲援上海工人的罷工斗爭,為了便于黨內的聯系,進一步發動瓷器店員、工人參加革命斗爭,按照黨的指示,他在張官巷(現九江旅社附近)與人合伙開了一家瓷器店,作為黨的秘密聯絡點。

1926年秋北伐軍進入九江後,在中共九江縣委的領導下,工農運動風起雲涌,沈建華刻布告,搞聯絡,忙個不停。

1927年九江一六慘案發生後,沈建華根據黨的指示,到江北發動農民,配合九江工人收回英租界的斗爭。

蔣介石在上海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朱培德于5月間在九江“禮送共產黨人出境”。7月下旬,九江的反動派趁賀龍、葉挺部隊開赴南昌之機,逮捕了九江工農運動領導人彭江、吳九思、戴振球、丁巨軒等26人,並于同年8月9日將他們殺害于九江大較場。九江籠罩在白色恐怖之中。沈建華開的瓷器店停了業,他以蓮花池“張宏記”木匠店為落腳點,繼續堅持革命斗爭。

不久,沈建華在九江農村找到了縣委書記林修杰,他們于9月中旬到達星子縣。之後,他們以白鹿洞為聯絡點,聯系九江、星子兩縣的共產黨人,醞釀和策劃星子暴動,並決定林修杰任暴動總指揮,沈建華為副總指揮。10月3日晚上,林修杰、沈建華率領九江馬楚區和星子縣五里、向村區的農民300余人,帶著長槍七支、短槍四支以及梭鏢、扁擔等武器,一舉攻克了星子縣城,砸開了監獄大門,救出江西省農協籌備委員淦克合及無辜群眾100余人。這次行動有力地打擊了贛北敵人的反動氣焰,鼓舞了革命人民的士氣。次日,林修杰、沈建華率領暴動隊撤離了星子縣城,越過廬山漢陽峰到九江馬楚區休整,並決定在這里堅持游擊戰爭,打擊土豪劣紳。

12月下旬,根據中共江西省委關于組建贛東北紅軍的指示,以星子暴動的武裝為基礎,成立了“贛北紅軍游擊隊”,張沅健為隊長、李凌雲為黨化表、沈建華為副黨代表,並決定以氓山為根據地,開展武裝斗爭。這支革命武裝的建立,促進了贛北黨組織的恢復和發展,打擊了贛北各縣的“靖衛團”、“民團”。部隊也在武裝斗爭中不斷成長壯大。

這年年底,德安縣委書記楊超犧牲,縣委遭到嚴重破壞,中共江西省委派沈建華兼德安縣委書記。

1928年1月29日晚,沈建華在童子嶺、朱家壟召開干部會議,傳達中共贛北特委關于在德安等縣開展暴動的決定。會議討論決定,由張沅建率游擊隊員十余人配合縣委行動。暴動這天正是農歷正月十五,沈建華風趣地對暴動隊員說︰“今晚是元宵佳節,我們玩一夜‘龍燈’,大家看怎麼樣?”暴動隊首先包圍了秦洞喻家山惡霸地主劉修竹的住宅。這老家伙听到敲門聲,做賊心虛,鑽陰溝逃跑了。暴動隊員們沒收了他的財產,燒了他的家。之後,暴動隊又包圍了彭山灣張村、張十八村,鎮壓了七個民憤極大的土豪劣紳,沒收了他們的全部財產。在“元宵暴動”的影響下,全縣相繼鏟除了土豪劣紳40余人。

“元宵暴動”後,張沅健、沈建華又領導贛北紅軍游擊隊,擊退了德安、九江的反共“靖衛團”200余人及國民黨正規軍一個營對氓山根據地的進攻,斃傷敵兵70余人,繳獲步槍30余支,手槍一支,子彈50余發。

3月,沈建華在彭山雲水寺召開德安縣第三次黨員代表大會,作出了“繼續發動群眾,打倒豪紳地主”、“發展赤衛隊,配合紅軍消滅團匪”、“開展‘四抗’運動和春荒斗爭”三項決議,同時決定加強黨在南潯鐵路沿線的工作。

5月中旬,沈建華同縣農協主席何奎光到晏家沖山上庵村、在屋徐村恢復與發展黨和農協組織。他們很快就恢復並擴大了中共林泉阪支部,並將晏家沖作為縣委聯絡點之一,迅速打開了局面。

中共中央和江西省委,對德安的工作一再給予表揚和肯定。1928年5月23日中共江西省委在“致中央信”中指出︰“德安農村斗爭情緒很好!”192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關于“江西工作大綱”中也指出︰“能夠發動斗爭的只有德安、修水、弋陽等縣……南潯路上之德安、永修等縣的工農在組織上都有新的發展。”

德安縣第三次黨代會召開以後的短短幾個月中,德安縣的黨組織與紅色區得到了很大的發展。到6月底,全縣建立了4個區委、20多個支部,黨員發展到290余人、團員100余人。中共江西省委在綜合報告中指出︰“南潯路上德安縣農村的斗爭也較烈,在德安的大部分村,差不多全都是在我們勢力範圍之下,雖無蘇維埃之組織,卻差不多與割據相等。”

8月間,沈建華、張俊、甘霖沛等十余人,在德安陳山壟磨盤周村召開了軍事會議。會議決定,為了控制南潯鐵路,牽制敵人的兵力,策應井岡山、贛東北和湘鄂贛的軍事斗爭,徹底粉碎敵人對根據地的“圍剿”,組織三個武裝工作組分別到星子、瑞昌等地發動群眾,開展武裝斗爭。會後,沈建華、歐陽端領導的第二武裝工作組和德安縣委甘霖沛率領的一部分游擊隊員和赤衛隊員,在南潯鐵路的馬回嶺、黃老門一帶開展武裝斗爭。他們經常鋸斷電線桿,破壞鐵路,襲擊反動派的軍車,迫使南潯鐵路經常發生停車事故,有力地牽制和阻擋了敵人對贛東北和贛南革命根據地的軍事“會剿”。

12月5日,沈建華出席了中共江西省委第二次黨員代表大會。他在這次會議上被選為中共江西省委執行委員。不久他調到省農民運動委員會任書記,為便于工作,化名宋家珍。沈建華到任後積極協助省委,經常听取各地巡視員對農村工作和農村斗爭情況的匯報,全面分析江西省農民運動的形勢,制定今後農運工作計劃。

1929年2月,中共中央為加強江西工作,決定改組省委常委,任命沈建華為書記,尹小雲(即阮嘯仙)為組織委員,吳道一(即王同根)為宣傳委員。並指示常委要特別加強南潯路及南昌至九江的工作。沈建華根據黨中央的指示,召開了省委常委會議,決定建立中共南潯路支部,在九江、德安、涂家埠、牛行四個主要站設分支部,南昌和南潯路的工作直接歸省委領導。

1929年3月以前,南昌市內只有九個黨員,其中有三個是市郊農民,由于比較分散,沒有能很好地開展活動,沈建華調省委後,立即把黨員發動起來,深入到南昌市工人、農民、市民中間,恢復和發展黨的組織。經過四個多月的努力,在工人、農民、街道、警察、學生、士兵中建立了12個黨支部,成立了南昌區委。沈建華和其他省委領導人,經常參加區委和各支部的會議,幫助他們開展工作。同時,省委還派人到九江、樂平、景德鎮、南潯路、樟樹等處發展黨的組織,開展武裝斗爭。沈建華還領導了南昌市織襪工人黨支部開的經濟斗爭,迫使資方答應給工人加薪的要求。

沈建華任江西省委書記之後,多次召開省委會議,分析全省政治、組織、軍事工作情況,並根據黨中央指示,對全省各項工作進行了妥善的安排與部署。

這年冬,國民黨反動派加強了對江西革命根據地的“圍剿”。國民常第十八師師長張輝瓚及其南昌衛戍司令部,用極其殘酷的手段鎮壓革命,妄圖將中共江西省委領導人一網打盡。由于聯絡站被破壞,從11月23日到26日,省委及南昌區委被捕的同志將近50人,沈建華臨危不亂,他和馮任在南昌到處尋找幸存的干部,決心把被破壞的省委機關恢復起來。一些同志勸沈建華迅速離開南昌,卻被沈建華謝絕。後因被叛徒盯了梢,沈建華才趕緊離開南昌去九江。

九江同南昌一樣,暗探四伏,刀光劍影。在到達九江的第三天,沈建華不幸被敵人逮捕,在九江關押兩天後被解送南昌。

反動軍閥張輝瓚先用高官厚祿引誘沈建華,遭到拒絕;又用酷刑拷打沈建華,仍然什麼也得不到。張輝瓚不得不向他的主子報告說,沈建華等“皆迷信共產主義甚深,于審訊時態度倔強,大有以身殉主義,視死如歸之感。”1930年元月,沈建華在南昌英勇就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