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漢章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15 14:05

顏漢章,乳名昌儒,1903年生于廣東海豐縣陶河村。兄弟中他排行第五,參加革命後,代號“阿五”。18歲時進海豐縣縣立第一高等小學讀書,開始接受新的思想教育。一小校長楊嗣震是中共地下黨員,他一面協助彭湃搞農運,一面在學校里利用周會、校會、朝會向學生灌輸革命思想。顏漢章對“馬列”、“革命”、“社會主義”等新名詞覺得新鮮、有趣,常與同班同學林道文等進出校長房間,向校長請教一些社會現實問題,感受日深。1922年5月,顏漢章參加了由彭湃、楊嗣震、李春濤等組織的海豐歷史上第一次五一大游行,經受了一次革命的洗禮。

1925年2月底,廣東國民革命軍第一次東征抵達海豐縣城。遵照周恩來的指示,彭湃在海豐開辦了一個農民運動講習所,培養農運骨干,以期日後派到潮汕各地搞農民運動。4月20日,海豐農講所第一期學習班在彭湃的家鄉龍山“準提閣”開學,有學員42人。正在海豐陸安師範學校學習的顏漢章听到此訊,也轉來農講所學習。不久,顏漢章被委任為國民黨海豐縣黨部執行委員會特派員,一邊學習,一邊參加社會活動。彭湃等人講授的農運和革命知識,對顏漢章啟發很大。

農講所學習期限原定半年,後因東江農運發展較快,需要干部,故這期農講所提前于6月結束。7月10日,顏漢章被分配到第七區(捷勝)農民協會搞宣傳工作,一直至同年10月。就在這段時間,顏漢章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25年10月,第二次東征勝利後,顏漢章等四名共產黨員以廣東省農民協會特派員的身份,被派到揭陽縣開展農民運動,組織農民協會,並著手籌建地方黨組織。一個月後,中共揭陽縣特別支部成立,有黨員十多人,顏漢章任支部書記。

顏漢章深入農村宣傳、建立農會,奔波于揭陽第三區的霖田、瑞耒等十幾個村莊。他用通俗易懂的語言,宣傳組織農會的好處,並用教唱歌謠等形式來擴大宣傳效果。當地農民听了他的宣傳後,情緒高漲,許多人當即加入農會,組織農會小組。翌年1月,第三區建立起全縣第一個鄉農會——霖田鄉農民協會。1926年夏,揭陽農運進入高潮,全縣鄉村普遍建立了農會,有五萬多會員,佔全縣人口十二分之一;還成立起揭陽縣農民協會,顏漢章是11名執委之一。

工農運動的迅猛發展,引起了地方上右派勢力的忌恨。他們拼湊起“新國民社”與農會唱對台戲,公然誣稱農會為“一群暴徒”、農會會員是“農匪”,其中尤以第三區洋稠崗村的“新國民社”最為猖狂。為反擊右派勢力,顏漢章親自率領農會武裝隊伍到洋稠崗村斥責“新國民社”頭子污蔑農會行徑。後來,該村紅、白兩派矛盾日深,終于由摩擦引起武裝沖突。3月下旬,顏漢章親自率領第三區各村農會武裝圍攻洋稠崗村,捉拿反動頭子。反動頭子聞風逃遁,家產被農軍沒收,就地分給群眾。

國民黨揭陽縣長丘君博听到消息後,急電汕頭市,要求潮梅警備司令部派兵鎮壓“農匪暴動”。潮梅警備司令部代司令何輯伍即派出一營軍隊開到揭陽縣第三區鎮壓農民群眾,並下令緝拿顏漢章等人。雖顏漢章等及時轉移,但還是有十幾個農民被捉。

1927年上海四一二和廣州四一五反革命政變後,揭陽縣國民黨反動當局也反革命實行“清黨”,殺害革命干部,摧殘各區鄉農會。革命形勢變得嚴峻起來。顏漢章仍留在第三區帶領農軍抗擊反動軍隊的進擊。4月23日,他與盧篤茂等縣、區領導人率領一部分農軍前往普寧縣,配合潮梅各縣農軍圍攻普寧縣城洪陽鎮,十多天後,與攻城農軍一起撤至陸豐縣新田;之後再隨“潮梅農工救黨軍”北上。“救黨軍”途中受挫,顏漢章繞道去香港找廣東省委。

1927年11月13日,中共揭陽縣委在漁湖區白宮村召開全縣黨代會。剛從香港回來的顏漢章,也出席會議,並在會上傳達中共中央八七會議精神。黨代會總結了四一五政變的教訓、確定當前斗爭的方針︰廣泛組織武裝暴動,反擊敵人的殘酷屠殺。會議還提出了打倒一切土豪劣紳,沒收地主土地,建立蘇維埃政權的口號。

揭陽黨代會之後,顏漢章擔任縣委常委。此時揭陽到處籠罩著白色恐怖,有的地方牆上還貼著緝拿顏漢章等22名“漏網的共產黨搗亂分子”的布告。顏漢章置個人生死于度外,繼續積極從事革命活動。他與盧篤茂等人到第四區召開地方干部會議,傳達縣黨代會精神,著手建立起“揭陽縣第四區蘇維埃政府”。當時,第二區炮台一帶革命武裝斗爭受挫,領導人彭名芳等先後犧牲,只剩下幾十人的武裝隊伍游弋在山區。在這嚴重的時刻,顏漢章來到第二區,帶領這支隊伍游擊于桑浦山、小北山等地,使這支革命武裝保存了下來。

1928年春,揭陽地區的革命斗爭進入最艱難時期。國民黨反動派派出一個團“駐剿”揭陽,革命形勢更加嚴峻。2月間,新上任不久的縣委書記張秉剛被捕犧牲;4月上旬及中旬,縣委組織部長林運盛、縣委宣傳部長陳卓然先後遇難。但顏漢章不為反革命的高壓政策所懾服,帶領游擊隊繼續開展斗爭。他們駐扎桑浦山麓郭畔埔,召開農代會,成立縣蘇維埃政府,顏漢章擔任主席;還出版《紅光》周刊,宣傳抗征、抗糧、抗稅;通過截官船,打大戶來解決游擊隊的給養。在白色恐怖之中,游擊隊開拓出一片紅色區域。不久,顏漢章又到香港找省委匯報,逗留一段時間之後,被省委派去中共東江特委工作。

1929年1月,東江特委機關從潮安縣的田東圩搬至豐順縣的崠下西山南寮。在同年3月下旬至4月上旬召開的東江特委擴大會議上,顏漢章被選為特委委員。4月15日,東江特委執委會議決定成立宣委,指定顏漢章任書記;5月,又調任東江特委秘書長。9月5日至9日,東江特委舉行第二次會議,決定顏漢章及另外兩位同志當巡視員,巡視東江各縣。

東江特委此時所處的工作環境相當艱苦,機關設在一個大山里面,在山坡上搭幾個草寮住,生活條件甚差。特委機關的機構也不健全。10月底,中共廣東省委常委聶榮臻從香港到東江地區巡視,對東江特委的工作與策略方針作了新的布署︰以開展秋收斗爭為中心任務,積極開展游擊戰爭。在聶榮臻的建議下,東江特委補選顏漢章為特委常委,負責組織工作。

1930年,東江地區革命斗爭處于全盛時期。這年5月1日,在豐順縣的八鄉山灘下莊屋坪舉行東江地區第一次工農兵代表大會,建立東江蘇維埃政府和紅十一軍。顏漢章被任命為紅十一軍政委。不料,李立三“左”傾錯誤這時貫徹到東江地區,革命斗爭又一次受到挫折。

遵照上級的指示,東江特委將黨、團、工會組織合並為領導武裝暴動的東江行動委員會,顏漢章任主席。在“左”傾錯誤的影響下,“行委”計劃發動惠(陽)潮(汕)梅(嘉應五屬)總暴動,政治斗爭目標確定為向汕頭、惠州、廣州發展;軍事上“集中攻堅”,專找敵人有重兵把守的城市打,結果使革命武裝造成了損失。軍事指揮本非顏漢章所長,加上他在這次行動中一味盲目執行“左”傾的錯誤,因而影響了他在特委中的威信。

1930年秋,東江行動委員會從八鄉山轉移至大南山。顏漢章只看到大南山的有利因素︰石洞多,供給充足,靠近海邊,往來汕頭、廣州便利,容易爭取外援。但他沒看到不利的一面︰交通方便也利于敵人集中兵力的進擊;地處海邊一隅,幾乎沒有什麼活動的余地。果然,後來在敵人優勢兵力的圍攻下,大南山根據地丟失了。

1930年秋冬間,中共閩粵贛邊特委在大南山蘇區召開會議,對“左”傾錯誤作了批判,取消行動委員會,恢復黨、團、工會組織機構。這次會議後,顏漢章改任東江特委組織部長。

由于革命斗爭受挫,工作的不順心,顏漢章的性情變得急躁起來,待人粗暴;在用人方面,也存在“唯親”思想,與群眾的關系也日漸緊張。

1931年夏,大南山蘇區貫徹中央“左”傾“肅反”政策,大抓“AB團”和“社會民主黨”。正在大南山蘇區紅軍醫院養病的顏漢章被當作“AB團”頭子錯殺,時年29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