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德瑋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15 14:08

漆德瑋,1909年7月22日出生于安徽省金寨縣斑竹園區的老鴰窩(時屬河南商城縣)。其父漆先濤,是清末秀才,學識淵博,終生以教書為業,是一個頗具正義感的知識分子,常在課余給學生講水滸英雄打富濟貧的故事以及太平軍、捻軍大敗清軍和白朗軍攻打金家寨的故事。漆得瑋由此受到啟發和鼓舞。

俄國十月革命和五四運動的爆發,喚起了窮鄉僻壤進步知識分子的覺醒。商南地區前清舉人漆樹人,知名紳士林伯襄、漆楚峰等,經常聚集在漆先濤的學館里談古論今,痛述外侮內亂的社會現實,抒發憂國憂民的情感。長輩們的言談舉止和思想傾向,深深地感染和影響著漆德瑋。

1921年秋,漆德瑋離開家鄉,來到號稱商南文化之鄉的南溪,進入明強高等小學讀書。兩年後,漆德瑋又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南溪附近的商城縣筆架山甲種農業學校。

漆德瑋入校後,在進步教師的影響下,積極參加南溪地區的學生運動,不斷受到新文化思想的燻陶和馬克思主義的啟迪。他以滿腔的熱情,不失時機地向老師請教,探索救國救民之道。他听說羅志剛老師有一份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手抄本,就搶著拿來和幾位進步同學一起如饑似渴地爭相閱讀。他還寫信給在外地讀書的好友,向他們借閱《新青年》等進步書刊。

1924年8月,漆德瑋和進步師生一道發動成立了“青年讀書會”,向青年們宣講馬克思主義,傳播進步書刊,被公認為學生領袖之一。8月底,經詹谷堂等介紹,漆德瑋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25年秋,漆德瑋從農校畢業,前往河南省會開封,先在開封第二中學補習,旋入河南中州大學。不久,便與共產黨員吳芝圃取得聯系,並在吳芝圃創辦的“三民書店”里結交了不少進步青年,經常在一起研討馬克思主義。開始,他寄居在九叔漆芷州家里。漆芷州時任河南省實業廳水利局局長,是一個思想極其腐朽的頑固分子。他听說漆德瑋參加了革命活動,便粗暴地進行干涉,並勒令漆德瑋交出革命書刊。漆德瑋多次陳述理由,皆無效果。一次,漆芷州乘漆德瑋外出,砸開他的書箱,發現《新青年》《向導》《洪流》以及蕭楚女的《經濟侵略下的中國》等進步刊物,便對漆德瑋大加訓斥,並以長輩的身份,聲言要以家法處置。漆德瑋向漆芷州申述了民族大義,憤然離去。不久,便回到家鄉。

1927年春,商南地區黨組織準備發展武裝,決定派漆德瑋和周維炯、漆德琮、李樹民、朱法勇等十幾位同志,以“到外地考學”為名,到武漢中央軍事政治學校學習。入校後,漆德瑋被編在第一大隊第四中隊。他認真學習軍事理論,刻苦進行技術訓練,多次測驗都獲得優良成績。3月,漆德瑋在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學習了一段時間,聆听過毛澤東、蕭楚女等同志的諄諄教導,從而更加堅定了革命的信心。

由于當時共產黨在軍校里的組織是秘密的,黨員只單線同組織聯系,所以漆德瑋和漆德琮就通過個人的活動,以不同的方式引導其他學員探索革命真理,對“孫文主義學會”和“國家主義派”散布的錯誤觀點予以批駁,以擴大共產黨員和馬克思主義的影響。

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寧漢分裂,蔣介石在南京另辦中央軍校,武漢軍校里的一些國民黨右派學員跑到南京投靠蔣介石。這時,武漢國民政府的獨立第十四師師長夏斗寅勾結四川軍閥楊森,乘武漢國民革命軍北伐河南、兵力空虛之際,向武漢發動進攻。在形勢危急的情況下,武漢軍校1000多名學生奉命編成中央獨立師,配合葉挺的國民革命軍第十一軍第二十四師,開赴戰場,很快打垮了夏斗寅叛軍。漆德瑋參加了這次戰斗。

七一五汪精衛叛變後,形勢急劇變化,武漢地區開始搜捕共產黨人。武漢軍校學生改編為張發奎的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教導團,即將開往九江,因此學生的思想非常混亂。漆德瑋、漆德琮和總政治部宣傳大隊的周維炯等經與黨組織研究,決定返回家鄉,組織武裝斗爭。

漆德瑋、漆德琮、周維炯一行七人,登上過江的竹排,將槍藏入竹排縫下水中,躲過敵人的盤查。一路上,忍饑受餓,于中秋節回到了家鄉,在家鄉組織農民武裝。

寧漢合流後,盤踞在鄂豫皖邊區的國民黨新軍閥互相勾結,擴大地方反動武裝,殘酷迫害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革命處于低潮,黨和農會組織被迫轉入地下。大惡霸地主、民團頭子周鳳山乘機抓人、搶糧,氣焰十分囂張。殘酷的斗爭使漆德瑋清醒地認識到,發展革命武裝刻不容緩,他建議黨組織要千方百計地搞槍,組織自己的武裝。為實現這一願望,他夜以繼日地四處奔忙。

此時,在湖北羅田縣從事黨和農運工作的李梯雲、漆禹原、蕭大椿(後改名蕭方)等,因身份暴露,離開羅田,回到商南。漆德瑋很快與這些同志建立了聯系,並與商南地區黨的負責人和農運活動分子詹谷堂、袁漢銘、廖秉國等秘密往來,經常活動于簡家坳、老鴰窩、太平山、白沙河一帶。

為了掩護革命活動,他們都在附近學校里擔任教學任務,外出時常常懷揣兩本書,作為暗記。白天他們以探望親友為名,到處宣傳南昌起義的意義,痛斥國民黨叛變革命的罪行,啟發群眾覺悟;夜晚,他們常在漆德瑋家開會,或在太平山、四瑙山、蜜蜂岩和老鴰窩周圍山上集合農會會員,搞“統一行動”。每當他們頭天晚上在一塊開會之後,第二天牆上、樹上、石頭上以及地主老財的大門上,就都貼滿了“打倒土豪劣紳!”“打倒貪官污吏!”“反對苛捐雜稅!”“反對一夫多妻!”等標語,嚇得保甲長不敢征收賦稅,土豪劣紳不敢催租逼債。與此同時,他們帶領農會會員打土豪,籌集活動經費,收繳地主的護莊武器,千方百計籌措槍支。漆德瑋還親自帶領農民,先後襲擊橋口王永齋、胭脂余姓等大地主的武裝。

經過一番艱苦的努力,商南一帶的農民組織又重新活躍起來,並組成10至20人的秘密武裝小組,相機打擊敵人。漆德瑋和周維炯還把秘密收集到的幾支長槍和兩支短槍用布包起來,藏在小河文昌閣廟的菩薩龕子下面,或打成捆埋在山上,像寶貝一樣經常秘密轉移存放地點。

1928年2月14日,新組建的中共商城縣委在老鴰窩漆德瑋家里召開黨團活動分子會議,傳達黨的八七會議精神,分析和研究商南的形勢和條件,決定在大力開展農民運動的同時,積極發展黨團組織和農民武裝,並派出一批共產黨員打入民團,開展兵運工作,相機舉行武裝起義,成立工農紅軍。會議確定商南為起義重點地區,並成立商南區委,具體負責武裝起義的準備工作。漆德瑋被選為區委委員。會後,他由漆樹人推薦,打入商城縣民團大隊。

漆德瑋受過軍事訓練,又兼有漆樹人的推舉,因此備受國民黨商城縣縣長兼民團大隊長李鶴鳴的器重。雖然南溪的閔姓、湯家匯的廖姓等豪紳地主說“漆德瑋有干赤黨之嫌”,但李鶴鳴並不在意。漆德瑋打入民團後,在團丁中廣泛結交朋友,機智靈活地處理各種復雜關系,逐步在士兵中建立了威信,扎下了根子。不久,他被李鶴鳴委任為中隊長兼軍事教官,便以合法身份經常和貧苦團丁談心,揭露社會的不平和官兵之間的矛盾,啟發士兵的革命覺悟。後來,他征得黨組織同意,先後在“兄弟會”里發展了十幾名黨員,建立了黨的組織。

為了及時將敵方的情報送回商南的黨組織,漆德瑋通過“兄弟會”在商南楚家巷8號建立了秘密聯絡點,由兩名男女教師擔任聯絡工作,聯絡代號是“紅雁”。他經常通過聯絡點把情報內容寫在香煙錫皮紙的背面,卷成小筒,送交黨組織。

1929年春,商南遭受特大干旱,春荒嚴重威脅著人民的生命。黨組織立即發動農民開展“均糧”斗爭,一些地主豪紳懾于農民的威力,只得獻糧。斗爭的勝利,增強了農民反壓迫反剝削的信心。為了加強對起義的領導,成立了以李梯雲為書記的中共商城臨時縣委。與此同時,各民團內部的兵變,也都在共產黨員的策動下暗中進行。漆德瑋所在的民團大隊,此時也在黨員中進行了起義的思想動員,準備實現商南黨組織原定中秋節起義的計劃。後因黨內出現了叛徒,商南地區關王廟黨支部書記被捕。為避免因此造成的重大損失,黨組織決定先發制人,提前于立夏節起義。

立夏節期間,漆德瑋被派往商城北鄉駐防。回商城後,漆德瑋得知商南已經暴動,立即召集民團中的黨員開會,研究新情況下的斗爭策略。會上,漆德瑋認真分析了形勢,認為商南暴動可能引起商城敵人的注意,縣民團大隊的暴動計劃暫不宜實行。經過討論,決定由原來的積極準備起義轉入防備敵人的突然襲擊。當時,一些同志對商南黨組織的突然行動有埋怨情緒,漆德瑋耐心勸說,教育大家服從黨的決定,顧全大局,提高警惕,保存力量。

立夏節暴動後,中國工農紅軍第十一軍三十二師在商南成立。洶涌澎湃的革命浪潮使反動當局惶惶不安,國民黨信陽綏靖公署指令商城縣反動武裝限期“剿滅”商南起義軍。縣長李鶴鳴和民團大隊大隊長王繼亞陰謀對起義軍進行收編,並派漆德瑋執行收編任務。漆德瑋得知商南立夏節暴動獲得成功的喜訊後,渾身熱血沸騰,恨不能一步跨回商南,投入革命的行列。于是,他將計就計,從黨員和“兄弟會”中挑選了8名精壯團丁,攜帶槍支,返回商南。行前,漆德瑋對留下的同志作了周密的安排,指示他們繼續開展兵運工作。是年底,紅軍攻克商城後,這部分同志都參加了紅軍。

漆德瑋回到商南後,擔任了紅三十二師師長。當時紅軍面臨發展和鞏固的繁重任務,他在擴大紅軍、培訓骨干、解決槍支彈藥、加強部隊的組織建設和思想建設等方面,出了不少好主意。他創辦“列寧室”,親自負責部隊的訓練和思想教育工作,使部隊的組織紀律性不斷增強,軍事素質和戰斗力不斷提高,並培養和訓練了一大批骨干。

當時,紅軍的槍支彈藥十分缺乏,周圍豪紳地主的槍支已收繳完了,剛成立的紅軍造槍局每天只能生產十支槍,新入伍的紅軍戰士只好拿著大刀、長矛執勤。漆德瑋為籌集武器而日夜操勞。夏天,他帶領部隊在吳家店一帶活動時,得知古佛堂附近有一幫子“外來人”,整天縮在山林里不露頭。他斷定,當今之世,凡聚眾集伙者必有武器護身。當即派交通員小李化裝前往探明。原來這是一支有100多人、200多支長短槍的慣匪,專門搶劫富戶的錢財,為首的叫張大漢。漆德瑋據報,立即開會商量對策,大家一致同意漆德瑋提出的隆重歡迎、設宴收買的辦法。于是,星夜動員千余群眾配合。次日傍晚,漆德瑋親往迎接。張大漢見此情景,十分滿意,立即整隊下山。沿途鑼鼓喧天,鞭炮齊鳴,隨後入席痛飲。喝到三更,“外來人”都被灌醉了,槍支全部掌握在紅軍手中。酒醒之後,漆德瑋向他們講明道理,講出前途,說明紅軍的政策。絕大部分“外來人”都願回家,漆德瑋熱情歡送。紅軍得到這批槍支彈藥,如虎添翼,戰斗力大增,連續打了幾個勝仗。

正當漆德瑋嘔心瀝血,為擴大和建設紅軍艱苦工作的時候,他的九叔漆芷州從開封竄回家鄉,到處散布流言蜚語,破壞擴大紅軍工作,並與地主豪紳民團串通一氣,搜集紅軍情報,揚言要活埋漆姓參軍的青年。為了避免對革命造成危害,漆德瑋主動提出除掉漆芷州。經過研究,漆德瑋和周維炯親自動手將其處決。後來,商南一帶一直流傳著漆德瑋大義滅親的故事。

1929年11月,漆德瑋參與指揮有名的智取商城的戰斗,取得了以少勝多的輝煌戰績。

商城是鄂豫皖邊區戰略要地,城堅壕深,歷來的統治者都把它視為堅不可摧的“銅牆鐵壁”。敵民團大隊憑借著這座反動城堡作威作福,土豪劣紳也想借助商城的反動武裝,向紅軍和根據地人民施行報復。

為了徹底摧毀這座反動堡壘,奪取敵人槍支,擴大紅軍武裝,中共商城縣委和紅三十二師根據漆德瑋的建議,決定乘商城縣民團和地方民團相互混戰之機,拿下商城。漆德瑋根據商城四門常閉三門,只留南門出入的特點和平時兵力部署的情況,決定先派一個班混入南門,除掉崗哨,佔領城門樓,掩護先頭部隊進城;同時,從城內夾攻東西北三門,接應全師進攻,並以南門槍響為號。

深夜,北風呼嘯,大雪紛飛,部隊悄悄出發了。漆德瑋親率第一團緊跟便衣隊前進,拂曉前到達商城,擔任南門主攻。其余部隊在城外四周設伏。便衣隊隨著人流涌進南門,按計劃撂倒兩名哨兵,繳獲另兩名哨兵的槍,並活捉城樓上的守敵。

南門打響後,城內的敵人從夢中驚醒,慌忙調兵增援,紅軍便衣隊奮力抵抗。這時漆德瑋率領的一團火速趕到,一陣沖鋒將敵人打退,隨後除留一個中隊把守南門外,兵分兩路,接應攻打東西兩門的九十七團和九十八團。經過激戰,敵人全部被紅軍包圍在縣衙里。漆德瑋命令部隊向敵人展開政治攻勢,宣傳紅軍的政策。

不到三個小時,紅軍就攻破了所謂的“銅牆鐵壁”的商城,300多名民團除60多人被擊斃外,其余被俘。與敵民團一起守城的花尚之紅會1000多人也傾刻瓦解,城內之敵無一漏網。

紅軍攻佔商城後,縣城人民歡欣鼓舞,紛紛擁上街頭,歡迎子弟兵。漆德瑋利用人熟地熟的有利條件,帶領部隊走街串巷,動員群眾參加紅軍。不到十天,就有200多人報名參加紅軍,加上民團內一批進步團丁,成立了一一團。

攻佔商城後,為了使革命乘勝向白區發展,漆德瑋經常帶領三五十人的輕騎,在商東、商西、商北地區組織農民打土豪,籌集糧款和槍支彈藥。12月底,他帶一個班的紅軍戰士來到商城西部重鎮余家集,發動農民,成立以余乃勤為首的百人游擊隊,並帶領游擊隊襲擊兩戶最大的地主莊園,繳獲大批糧食、衣物、錢款和部分槍支彈藥。紅軍和游擊隊都得到了補充,群眾也分到了浮財。不久,余家集蘇維埃政權正式成立,為在光山、黃麻地區開展活動開闢了道路。

長期的戎馬生涯,不僅鍛煉了漆德瑋的革命意志,而且也豐富了他的知識。他平時苦讀兵書,多謀善斷,具有較強的軍事指揮能力。他還善于利用地形地物,隨機應變,有時即使身陷險境,但由于指揮得當,也能化險為夷。

1930年1月,敵顧敬之民團200多人乘黑夜偷襲商城。敵以一部分兵力在北門外佯攻,而將主力分布在東西兩門。當時漆德瑋只帶一個排守城,敵我力量懸殊很大。他在探明敵情後,將30多名戰士集合在北門作好迎敵的準備,又在煤油桶里燃放鞭炮,冒充機槍,然後緊吹沖鋒號,一齊沖殺出去,打退了敵佯攻隊伍。準備進攻東西兩門的敵主力,以為紅軍大隊出城,紛紛竄逃。敵人偷襲未成,反丟了數十人槍。

同年6月,漆德瑋率20多名戰士在六霍邊境的兩河口一帶偵察敵情,途中與數百名國民黨兵遭遇。紅軍四面臨敵,即將陷入包圍。在這萬分緊急時候,漆德瑋巧妙地利用眼前的一塊麻地作掩護,命令兩個戰士穿過一人多高的麻地,將旁邊一堆雜草燃著,邊跑邊喊︰“紅軍來了!”敵人果然中計,應聲追趕過去。漆德瑋指揮戰士從麻地前面脫險。脫險後又緊緊盯住敵人的“尾巴”,打得敵人暈頭轉向。

不久,漆德瑋帶領一個排的紅軍戰士在商南揮旗山一帶活動。顧敬之民團聞訊後,要挾“紅槍會”一同跟蹤前來,與紅軍決戰。進攻時,“紅槍會”在前,顧匪在後。漆德瑋經過仔細觀察,一面命令宣傳員陣前喊話,號召“紅槍會”會員不要上當;一面命令紅軍戰士利用地形地物實施側擊和包圍,要求大家認真觀察,集中打擊真正的敵人。“紅槍會”很快被瓦解了。漆德瑋鑒于子彈缺乏,便命令戰士隱藏起來,將衣帽掛在樹上。敵人一邊前進,一面向衣帽射擊。當敵人臨近時,子彈所剩無幾。紅軍戰士一躍而起,將敵擊退。是役,瓦解“紅槍會”300多人,擊潰顧敬之民團近200人,得槍20余支。

是年秋,在光山一次戰斗中,漆德瑋所部的進攻路線一度為敵機槍、手榴彈等猛烈火力所阻。他當即命令部隊就地臥倒,自己隱藏在一棵桑樹後,觀察敵人火力。突然,一顆手榴彈落在樹根邊,漆德瑋眼疾手快,迅將手榴彈拾起投向敵群。霎時間,敵人的火力停止了。漆德瑋率部一舉沖破敵人的防線,與大隊一起很快取得了戰斗的勝利。

1930年10月,漆德瑋受中共鄂豫皖特委和紅一軍的派遣,赴中央革命根據地學習。1931年9月,在江西高興圩戰斗中犧牲,年僅22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