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初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15 14:21

夏雨初,譜名家科,1902年出生在安徽省郎溪縣畢橋鎮蔣顧村。兩歲喪父,飽受鄉鄰欺侮,被迫隨母遷居建平(現郎溪縣城)。他7歲入塾讀書,由于勤奮用功,深得塾師器重;兩年後轉入建平小學。在校期間,他喜讀歷史故事,對太平天國領袖人物的英勇事跡十分敬佩;同時愛好文體活動,擅長吹蕭和踢足球。1919年,夏雨初小學畢業,考入蕪湖萃文書院(後改為萃文中學)。

經過五四運動的洗禮,新文化在蕪湖廣泛傳播,學生思想非常活躍。正在這個風雷激蕩的年代,夏雨初來到了這個新的天地,思想上發生了急劇的變化。在進步師生和革命書刊的影響下,他積極投身于反帝愛國學生的運動,不久被推選為萃文中學學生的代表,參加蕪湖學生聯合會,成為學生運動的骨干之一。

1921年,夏雨初不滿萃文中學施行的教會教育,轉學到安徽省立第二甲種農業學校蠶桑科。期間,他結識了進步教師王肖三、盧仲農、沈子修及同學陳原道等人,課余就新文化問題互相切磋,同時積極參加蕪湖各校聲援安慶六二慘案的斗爭。

由于學生運動威脅軍閥的反動統治,皖南鎮守使馬聯甲下令嚴加取締。夏雨初是蕪湖學生運動的骨干,更為軍閥當局所注目。為避免危險,在友人的資助下,他于1923年夏離開蕪湖,奔赴北京,初入財政部舉辦的銀行講習所,後轉到中國大學繼續求學。不久,他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此後,他經常將《向導》《新青年》等革命書刊寄給在郎溪的同學閱讀,幫助他們提高思想認識。

1925年,上海發生五卅慘案,全國人民紛紛起而聲援。郎溪旅外學生在各地參加聲援這一反帝愛國運動後,乘暑假回鄉擴大宣傳。這時,夏雨初也回到家鄉,與舊日同學章向榮等組織城關、枚渚、定埠等地學生集會游行,宣傳反帝、反封建的意義,並發起抵制日貨運動,勸阻商店不得采購、販運和銷售英、日貨物;同時,團結進步青年組織“三五俱樂部”,為建立國民黨郎溪縣黨部做好組織上的準備。

此時,郎溪已建立中國共產黨支部。通過一系列斗爭的鍛煉和考驗,1926年,夏雨初在上海加入中國共產黨。從此,他滿懷豪情,更加堅定地致力于中國革命的偉大事業。

1927年3月,北伐軍第二軍進取南京,途經廣德。當時,郎溪城里尚有軍閥殘部據守,妄圖阻止北伐軍前進。夏雨初與進步青年祁光華、董小松等,代表郎溪人民,秘密前往廣德迎接北伐軍,並向北伐軍報告郎溪城里軍閥殘部兵力部署,使第二軍得以迅速驅逐殘敵。

第二軍進駐郎溪後,夏雨初根據該軍政治部主任李富春的指示,深入群眾進行宣傳。他不怕艱苦,四處奔波,為提高群眾覺悟,籌劃北伐軍給養,做了許多工作。這時當軍閥殘部作最後掙扎時,郎溪豪紳陳德川、張克庭、劉順泉等人投機革命,組成國民黨郎溪縣黨部,設在原河北邊的鄉公所,被稱為“東黨部。”北伐軍進佔郎溪後,夏雨初根據李富春的指示,在城里鳳凰墩另組國民黨郎溪縣黨部,被稱為“西黨部”,夏雨初擔任執行委員。同時,第二軍政治部委派馮素民為郎溪縣縣長,組成縣政府,夏雨初 、祁光華、呂夢松、曾慎獨、殷鑒等為縣政府委員。原來由軍閥委任的縣知事華維安棄職潛逃,“東黨部”站在地主階級的立場上,為國民黨右派所控制;“西黨部”是國共合作的組織,為工農群眾謀福利。東、西黨部針鋒相對,勢不兩立。

夏雨初以國民黨郎溪縣黨部執行委員的公開身份,積極領導農民運動,先後將十多個土豪劣紳戴帽游街,並召開公審大會,把追捕回來的華維安予以鎮壓。經過夏雨初等人的宣傳發動,郎溪農民運動不斷高漲,不久,組織了縣農民協會。同時建立擁有約50人、30支槍的農民自衛軍。各鄉農民協會也相繼成立。

郎溪長樂鄉土豪譚義才,平日橫行鄉里,深為農民痛恨。該鄉農民協會在沿街牆上用漫畫揭露譚義才壓榨農民的罪行,鼓動農民起來斗爭。這時第二軍已開赴南京,譚義才無所顧忌,便派人用泥污將農民協會的宣傳畫涂掉。這事反映到“西黨部”,夏雨初立即派農民自衛軍將譚義才抓到縣城關押起來,有力地打擊了地主階級的囂張氣焰。同年5月,惡霸陳福堂強佔黃龍咀水渠,影響了春耕。夏雨初派曹興齊帶領農民自衛軍到陳圩子捉拿陳福堂,並將他的四艘米船和一艘機船封存,使全縣48個圩子的水利問題得到解決。當時正值青黃不接,夏雨初又把陳家四船大米發給農民度荒,受到廣大農民的擁護。

經過一系列的斗爭,土豪劣紳勢力受到沉重打擊,郎溪人民更有信心開拓光明的未來。

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發動反革命政變,大肆屠殺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郎溪國民黨右派勢力也猖獗起來。“東黨部”多次興風作浪,妄圖除掉“西黨部”,扼殺革命力量;“西黨部”雖有群眾基礎和農民武裝,但未作應變準備。26日晚,細雨蒙蒙,“東黨部”勾結豪紳烏惠南、王景周等出動幾十名槍兵,突然包圍“西黨部”,將夏雨初、祁光華、韓仁舉、李善龍等18人拘捕,文件、書籍被搶掠一空,農民自衛軍的50多支槍被搶走,並在全縣戒嚴,大肆搜捕共產黨員。經過這次反革命襲擊,郎溪政局突變,縣長烏素民被撤職,反動官僚張仲金被委任為縣長。接著,全縣實行“清黨”,許多革命志士被捕入獄,慘遭殺害。

夏雨初和祁光華等人被捕後,經中共郎溪支部設法,由地方公正人士出面營救,不久被釋放出獄。同年6月上旬,夏雨初等赴江蘇學習農民運動經驗,與中共江蘇省委建立組織聯系。9月,他回到郎溪。此時,中共郎溪支部已擴建為縣委,夏雨初任中共郎溪縣委組織部長。

同年10月,國民革命軍第六、七兩軍回師武漢反蔣,途經郎溪。第六軍第十八師師長張軫與該師政治部主任李世章認為,夏雨初在郎溪有一定的聲望,便再度邀請他主持國民黨郎溪縣黨部工作。夏雨初以蔣介石叛變革命、國民黨聲名狼籍為由,予以拒絕。後經中共郎溪縣委研究,認為當時革命轉入低潮,正可利用合法身份集聚革命力量,掩護革命活動。這樣,他才接受張軫等人的邀請,回任原職。

夏雨初再度主持國民黨郎溪縣黨部後,為了取得開展革命活動的陣地,除將已被封閉的工、農、青、婦等群眾團體恢復活動外,又組織南貨業店員工會。此外,還與祁光華、董小松以及從外地先後回鄉的革命青年葛性、李梅等自籌經費,在郎溪城內創辦“建平公學”,表面上采取國民政府審定的課本,實際上選講李大釗、瞿秋白等的重要文章,進行革命教育。他還介紹魯迅、郭沫若、茅盾、蔣光慈等人的文藝作品,供學生閱讀。同時,經常組織教師講解時事或作專題演講,加深學生對政治形勢的認識。“建平公學”是男女同校,學校要求女生剪辨。當時,夏雨初的兩個佷女也在公學讀書,他自己動手幫她們把辨子剪了。

由于這所學校的教師認真負責,教育內容新穎,因而受到學生們的擁護。在很短的時間內,學生由80人猛增至250人,產生了較大的社會影響。

夏雨初在郎溪的革命活動,使地方反動勢力驚懼不安,劣紳烏惠安、王景周等聯名向國民黨安徽省黨部控告。同年11月底,省黨部電令郎溪縣黨部停止活動,各群眾團體及建平公學亦被解散。為了保存革命力量,經中共郎溪縣委研究決定,除夏雨初尚有合法身份可以公開露面外,其余人員均轉入地下活動。這時,夏雨初一面以國民黨郎溪縣黨部執行委員的身份,具文國民政府,要求“迅速派員親臨郎溪調查,依法查辦劣紳烏惠安、王景周等”;一面根據中共八七會議精神,準備組織農民暴動,推翻國民黨反動統治,建立蘇維埃政權。

當時,由于國民黨政府貪污腐化,魚肉百姓,加上連年災荒,人民無以為生,有些人便嘯集在郎溪與宣城交界的南漪湖,結成一支擁有300多人槍的武裝。夏雨初為了組織武裝暴動,多方設法與這支武裝的首領陳文聯絡。經過一段時間交往,互相取得信任。夏雨初進而對陳文曉以大義,終于把南漪湖這支武裝爭取過來了。此後,夏雨初將這支武裝與原來的農民自衛軍編成農民自衛團,共500多人槍,由陳文任團長,夏雨初為黨代表,並決定用里應外合的方法,攻打縣城。暴動前夕,夏雨初親自到縣城布置,就緒後,即派何光泉、陳玉祿兩人到畢橋鎮聯絡,約定暴動時間。

1928年4月29日拂曉前,農民自衛隊500多人,按照夏雨初的部署,秘密運動到縣城附近。黎明時分,向縣城發起進攻。這時,敵保安隊尚在夢中,听到槍聲,茫然不知所措。預先埋伏在城內的同志在縣政府後院鳴槍,敵人不戰自亂。經過約一小時的戰斗,自衛團攻佔了縣城,繳獲敵保安隊全部槍械,俘虜敵保安隊長劉潤泉,敵縣長石白龍倉皇潛逃。農民自衛團佔領縣城後,夏雨初立即率領部分人員慰問烈士家屬,並將原任縣公安局長周春安公審槍決,以平民憤。同時開倉救濟貧民,釋放蒙冤人犯。城鄉百姓看到這種情景,紛紛頌揚農民自衛團的革命壯舉。

按照原定部署,農民自衛團在縣城稍作整頓,即開赴江西與紅軍會師。 不料敵縣長石白龍馳電到省求援。農民自衛團佔領縣城七天後,顧祝同親率國民黨第九軍一部,由江蘇溧水縣東壩急馳郎溪,包圍縣城。面對優勢的敵人,夏雨初沉著指揮,擊退敵人兩次進攻。三天後,農民自衛團因寡不敵眾,難守孤城。為了保存有生力量,夏雨初與其他負責同志共同研究,決定分四路突圍。一路由陳文率領東下太湖地區活動;一路由何德彬率領進入廣德的伍牙山開展斗爭;一路由黃中道率領進入廣德的石佛、鴉山地區;一路由鄧國安率領轉移到廣德、孝豐(浙江)一帶活動。後來,鄧國安率領的這支武裝,參加了廣德王金林領導的皖南紅軍獨立團,繼續堅持革命斗爭。

1928年9月,夏雨初由黨中央派到中國赤色工會上海滬西區工委工作。由于他曾被反動當局下令通緝,在五方雜處的上海地面,容易被敵人發現,因此改名張建華,並將妻子董淑接到上海,以教書為掩護,秘密開展革命活動。他經常到曹家渡各工廠與工人促膝談心,關心工人疾苦,而他自己生活則十分簡樸。不久,他就同工人建立了親密的感情,工人親切地稱他為“張胖子”。為了幫助工人學習文化,他創辦工人夜校,自編、自刻、自印教材,有時候印到深夜,連吃飯也顧不上。他在滬西區工委工作期間,曾發動和領導震驚上海的日資內外棉紗廠工人同盟大罷工。每當革命紀念日,他經常冒著生命危險,在上海大世界屋頂花園撒傳單,有時也到弄堂的牆上貼標語,弄得敵人驚惶失措,疲于奔命。那時黨的經費很少,他在革命活動中所需的費用,常由他哥哥夏雨人接濟。由于他積極負責,工作出色,受到黨中央的嘉獎。1929年1月,中共上海市委任命他為上海滬西區委負責人。

1930年春,夏雨初被調任中共南京市委委員兼工人部長。他化名李興國,在南京兵工廠、津浦路浦口機廠和下關怡和蠶廠等處秘密活動,積極進行暴動的準備工作。當時,南京是國民黨政府的首都,敵人偵探密布,警衛森嚴。夏雨初等在極端艱危的條件下秘密工作,正當工作有所進展時,由于叛徒告密,敵首都衛戍司令部稽查處掌握了南京市委的一些活動情況。7月29日,夏雨初與郭仁堂、王仲武、李文和、陳寶華、宋如海正在南京下關美華理發店樓上開會,研究暴動方案,敵軍警突然破門而入,參加會議的全體人員當場被捕。敵人搜出赤色先鋒隊計劃一份和各種傳單、標語數百件。8月5日,敵人又先後在南京市內和郊區逮捕了李傳夔、蔣宗鑫等人,並搜出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第二師成立宣言及油印機、宣傳品多件。接著,敵人在成賢街查出中共南京市委機關,先後逮捕伍雪濤、譚籍安等。

夏雨初等20人被捕後,敵人多次嚴刑威逼,要他們“自首悔過”。他們雖然身受酷刑,遍體鱗傷,但仍嚴詞拒絕,毫不動搖,表現出共產黨員為真理而獻身的革命氣節。敵人軟硬兼施,使盡了一切手段,最終沒能征服這些大義凜然的共產黨人。

1930年3月18日,南京上空陰霾蔽日,雷聲隆隆。國民黨首都衛戍司令部副官袁陽生率隊將夏雨初等20人押赴中華門外雨花台。途中,夏雨初高唱《國際歌》,並高呼︰“打倒蔣介石!”“中國共產黨萬歲!”從容走向刑場,慷慨就義,時年28歲。

夏雨初就義後,中共中央機關報《紅旗》刊登了他的革命事跡和英勇獻身的情況,以示悼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