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景俞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15 14:31

寧景俞,1901年6月13日出生于陝西省華縣東陽鄉何家村。1924年春,寧景俞在本地谷堆小學上學期間,與一些進步學生發起成立了青年同志會,提出反對陳腐落後的教育制度等口號,引起校方的不滿。校長趙連成等公開出面壓制,以“開除”相威脅,強令學生埋頭讀書,不許過問政治和參加社會活動。校方的強制手段引起學生的強烈反對。1925年3月,在共青團赤水特別支部的支持下,寧景俞等發動了驅逐反動校長趙連成的斗爭,並取得了勝利。由于進步師生的積極爭取,侯克齋出任該校校長。他淘汰老學究,聘任新教員,開設新科目,使學校的面貌煥然一新。

1925年秋,寧景俞從谷堆小學畢業,曾先後到北侯江村、里寺小學任教。此時,華縣高塘民團團長孫景福催收第四茬煙款時,打死東陽小學學生雷易經。一位教員挺身而出與孫據理力爭,反被毆傷,在高塘地區引起軒然大波。陳述善在高塘發起驅逐孫景福運動。寧景俞與其他共青團員、進步青年立即響應,到處出宣言、貼標語;親自率領農民、教師和學生奔赴高塘鎮,參加國民大會,發表演講;還在高塘集會之日,帶領師生舉行示威游行。孫景福被嚇得逃進秦嶺山中,後被民眾處死。

驅孫斗爭的勝利,又一次大大增強了寧景俞的信心。1926年初,他在里寺村建立了團支部,積極開展革命宣傳活動。

1926年冬,寧景俞與霍世杰、劉俊義、張超等共產黨員密切配合,舉辦農民夜校,組織農民協會,向農民宣傳解放農民的道理,教唱革命歌曲。他還利用鄉鎮農集日和集會,組織革命師生自編自演新節目。1927年春,高塘一帶村村成立了農協會,各地民眾斗劣紳、清賬項,斗爭轟轟烈烈。寧景俞在斗爭中表現出堅強的革命意志和出色的組織才能,被中共高塘特支接收為中國共產黨黨員。不久,寧景俞在里寺村建立了黨支部並任書記。同年7月,寧景俞調任中共華縣第四區宣傳委員,年底又調任縣委秘書。這時中共八七會議及省委九二六會議精神已傳達到華縣黨的各級組織,縣委正在積極部署和準備舉行武裝起義,黨、團員的訓練及宣傳工作已進入最緊張的階段。寧景俞白天在學校教書,晚上便投入緊張的工作。他及時分發省委文件,積極翻印各種學習材料。1927年冬至1928年初,他親自分發和翻印的上級文件及宣傳材料多達200多份。他還多次跟隨縣委負責人王林、陳述善、王之鼎深入各地了解情況,晚上便投入緊張的革命準備工作。

為了嚴格保守黨的機密,他搬進窯洞里工作。在陰暗潮濕的窯洞里,他常與王林、陳述善、霍世杰、邵德華、王之鼎等研究工作。窯洞實際上成為渭華起義時中共華縣縣委秘密活動的據點之一。

1928年5月初,渭華農民發動了武裝起義,寧景俞始終站在群眾斗爭的最前列。他發動群眾,組織成立了何家村蘇維埃,親自擔任村蘇維埃主席,率領群眾斗惡紳、抄地契、分糧食、查浮財,向反動勢力進行斗爭。

6月上旬的一天,寧景俞剛回到家里,岳父周百壽氣勢洶洶地來找他,讓他立即去蘇維埃政府求情。妻子也在一旁哭紅了眼。

原來周百壽是周家村的土豪,周家村群眾武裝起義後,與附近兩個小村聯合成立了一個蘇維埃,首先向周百壽及周維仁發動斗爭,查抄了周家的浮財,拉走了周百壽的一頭騾子。周百壽知道寧景俞是共產黨員,也深孚眾望,叫寧景俞出面說話,想把浮財、牲口要回來。

寧景俞听罷,斷然拒絕,說︰“讓我去給群眾潑冷水,不行!讓我替你要騾子,這事辦不到!現在,你要識時務,老老實實地低頭認罪,爭取群眾諒解,要不然,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周百壽原以為女婿一定會給他一些面子,沒想到女婿竟“六親不認”,一點面子也不給,便火冒三丈,臨走時還憤憤地咒罵︰“等著吧,有你娃倒霉的時候哩!”

寧景俞堅決地回答︰“即使刀架到脖子上,我也絕不會出賣革命利益!”

6月19日,寧景俞與陳述善、王化民等人去魏家原村蘇維埃部署工作,一直研究到深夜。第二天拂曉,敵人兵分三路直撲華縣高塘地區和渭南東西兩原。中路敵人從赤水進攻,直逼高塘鎮工農革命軍司令部駐地。寧景俞立即率領群眾出村阻擊,與敵展開激戰。早飯過後,敵軍越來越多,起義軍民寡不敵眾,被迫撤退。然而,眾多的敵人從四面包圍了魏家原。把全村人趕到一起,強令交出赤衛隊員和共產黨員。群眾置之不理。已經換了衣服的寧景俞和赤衛隊員王克潤卻被敵人從人群中拉出。敵人問寧景俞︰“你是共產黨員?”“不是,我是教書先生,路過這里。”寧景俞鎮定地回答,敵人將信將疑,找不出證據,打算放了他。這時,他的岳父土豪周百壽突然沖過來,把手一舉,高喊︰“他叫寧景俞,就是共產黨!你們看,這些都是他搞的!”

寧景俞轉眼一看,周百壽手里拿著的正是他收藏的文件,頓時氣炸了肺,狠狠地瞪了周百壽一眼,厲聲說︰“我就是共產黨!要殺要剮,隨便!”

敵人一擁而上,脫去寧景俞的衣服,游街示眾。寧景俞早把生死置之度外,乘機歷數敵人罪行,高呼口號。敵人殘忍地挖去寧景俞的雙眼,割去他的舌頭,剖腹掏出他的心髒,挑在刺刀尖上,色厲內荏地狂叫︰“看誰還當共產黨!這就是當共產黨的下場!”最後,敵人把寧景俞的尸體放到柿子樹下,割下頭顱,曝尸荒野。

寧景俞犧牲後,敵人還不甘心,抄了他的家,抓走他的父親寧雙福,關押進大明寺清鄉團牢房,嚴刑拷打,幾經折磨致死;他的弟弟寧栓娃被敵人緝捕,外逃失蹤;祖父、媽媽也被迫背井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