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日章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15 17:51

歐日章,1892年出生于廣東省曲江縣重陽鄉暖水村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9歲時,父母相繼去世,他跟隨叔父生活。朝夕與貧苦農民一起生活的歐日章,從小養成了勤勞、正直、倔強、敢于反抗的性格。1912年,20歲的歐日章毅然離開了家鄉,到香港、新加坡謀生。

1924年春,歐日章從新加坡回到了家鄉。這時廣東已成為大革命的策源地,在國共合作和孫中山“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政策影響下,同年冬,歐日章首先在曲江縣暖水村辦起“犁頭會”,開展農民運動。1925年,曲江縣十三區農民協會成立,歐日章當選為區農會執行委員,兼任農民自衛軍中隊長。

1925年12月,歐日章光榮參加了中國共產黨,成為曲江縣最早的三名黨員之一。

1926年3月,曲江西水的農民運動在歐日章的領導下已發展到高潮,他們開展減租減息運動,還在斗爭中發展了一批共產黨員,建立起支部,農民運動有了領導核心。5月,曲江縣農會進行改組,由于歐日章領導西水農運成績顯著,立場堅定,忠實地維護農民利益,深受群眾信賴和擁護,被選為縣農協會執行委員。歐日章一心撲在農會工作上,在省農會派來的同志指導下,開展調查研究,深入宣傳革命道理,逐級整頓農會,純潔了組織,建立和培訓了一支有戰斗力的縣農軍大隊,他任大隊長。1927年初,歐日章調任廣東省農民協會北江辦事處主任,不久,曲江龍歸區發生了地主民團襲擊區農會並殺害23名農會干部、會員的“龍歸事件”。歐日章聞訊後,怒不可遏,他和縣農會其他領導立即調集縣農軍300多人前往鎮壓龍歸地主民團的猖狂反撲。在北江農軍學校師生和國民革命軍左派部隊的協助下,英勇作戰,擊潰反動民團,處決反動頭目,打擊敵人的囂張氣焰,為農會伸張了正義,顯示了革命的力量。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發生後,中共廣東區委派周其鑒到韶關傳達上級指示,命令北江特委立即組織北江農軍北上,參加南昌起義,歐日章堅決執行命令,積極協助北江特委領導做好農軍集中、整編工作。4月下旬,北江地區各縣農軍1200多人匯集韶關,成立了廣東北江工農自衛軍北上總指揮部,歐日章任總指揮部參謀。

當工農自衛軍幾經周折到達南昌後,歐日章率領的曲江農軍編入葉挺第二十四師教導團,歐日章任營長,參加了舉世聞名的八一南昌起義。起義後,歐日章和起義部隊參加了廣昌、會昌、湯坑和流沙一系列重要的戰斗。每次戰斗,他總是身先士卒,英勇殺敵,屢建戰功,受到起義軍領導的贊揚。流沙戰役之後,起義軍被打散,根據南昌起義革命委員會關于分散活動,回鄉繼續組織群眾,積蓄力量的指示,歐日章經香港回到家鄉,組織曲江西水農民武裝暴動。

1927年10月,歐日章參加了在香港召開的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廣東省委的聯席會議。會後他帶著黨關于組織武裝暴動的指示回到家鄉曲江重陽,積極籌劃農民暴動。他一方面健全黨組織,串聯農會干部,鼓動士氣,重振農會;另一方面于12月中旬派人同駐曲江黎鋪頭的朱德部隊秘密聯系,要求這支南昌起義的部隊支援農民暴動。

12月22日清晨,歐日章帶領西水農軍和暴動農民500多人,手持鳥槍、大刀、鋤頭,在朱德部隊的支援下率先暴動。他們按計劃首先攻打重陽大沙洲村的地主莊院,鎮壓反動分子,沒收土豪的槍支、耕牛和糧食,點燃了農民武裝暴動的烈火。不幾天,以重陽為中心的西水農民紛紛起來,清算土豪、破倉分糧,暴動聲勢越來越大。當地土豪劣紳怕得要命,恨得要死,他們拼湊起武裝,擴充民團,勾結國民黨第十三軍和第十六軍瘋狂地向暴動農民進行反撲,連續3次大規模地圍攻暴動農民佔據的村莊。雖然這時朱德部隊已離開黎鋪頭,暴動農民失去了正規軍的支援,但歐日章在強大的敵人進攻面前,毫不畏懼,鎮定自若,指揮農軍、群眾利用地主莊院作陣地,廣泛發動群眾用土槍土炮堅決抵抗敵人的進攻。暴動遍及10余鄉,參加人數逾千人,並且堅持了一個月。這次暴動是在共產黨的領導下進行土地革命,用革命武裝反對反革命武裝的英勇嘗試,沉重地打擊了國民黨反動派在曲江的統治。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1928年1月15日開始的青水塘村戰斗,歐日章指揮40多名農軍和全村百姓,眾志成城,不畏犧牲,堅守村中炮樓,以近乎原始的武器同1000多名民團、國民黨正規軍浴血奮戰,堅守村子七晝夜,打退敵人10多次沖鋒,粉碎了敵人夜間偷襲的陰謀,共斃傷敵百余人。最後,在彈盡糧絕的情況下,歐日章率農軍以深夜為掩護,巧妙地突圍上山,與敵人開始游擊戰。

此後,在極其艱難困苦的環境里,歐日章率領暴動的隊伍在曲江、乳源、仁化一帶堅持了一年多的游擊戰,神出鬼沒地打擊敵人。期間,他與仁化暴動農軍匯合,受省委指派改組了中共仁化縣委和仁化縣革命委員會,並且將暴動的農民武裝改編組建為“廣東工農革命軍北路赤衛隊”。1929年3月,歐日章率領的農軍30多人在龍歸耙齒山活動時被曲江警衛隊200多人包圍。農軍奮力抵抗,與“圍剿”之敵激戰兩個多小時。因敵眾我寡,歐日章和戰士歐年魁、夏德標三人被迫退守在一個岩洞里。敵人封鎖了洞口,步步逼進。這時,歐日章三人只剩下兩顆子彈,眼看將成俘虜。在這絕境中,他們鎮靜自若,視死如歸,互相勉勵,表示寧願死也不受辱。最後,歐日章高呼“農民暴動勝利萬歲!”“共產黨萬歲!”與歐年魁毅然引彈殉難,夏德標則冒死沖出洞口,跳下懸崖。歐日章壯烈犧牲後,窮凶極惡的敵人殘忍地砍下他的頭顱和紋有“革命”二字的左手,挑著到處示眾。群眾憎恨敵人的獸行,更加敬佩這位年僅37歲的英雄。

歐日章為了黨和人民的解放事業,忠心耿耿,英勇斗爭,流盡了最後一滴血,他不愧是曲江人民的好兒子。解放後,人民政府追認他為革命烈士,在他的家鄉重陽建起革命烈士紀念碑,他的名字連同他的革命功績永遠銘刻在曲江人民心中,永遠激勵著後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