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忍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15 18:16

柏忍,乳名芝春,1898年4月25日出生于湖南省寧遠縣柏家坪柏家村。幼年時母親給她纏足,她死命不從,以絕食相抗,得以留下一雙大腳。柏忍小時活潑、調皮,愛讀書,沒有女伴,敢一人與男生同班。她仰慕花木蘭、秋瑾,常說將來要像她們一樣干一番大事業。上學時學習十分刻苦,曾在全縣學生成績展覽會上被評為優等生。

1915年冬,柏忍剛17歲,被媒人撮合,與縣議會議長鄭致和之子鄭際旦結婚。婚後,鄭際旦外出求學,柏忍留在家常受婆婆虐待。鄭際旦暑假回家,她將婆婆虐待自己的情況告訴丈夫,希望丈夫能勸勸婆婆,不料丈夫反而斥責她對母不孝,不守家規。後來,柏忍忍無可忍,憤然帶著小孩回到娘家。

1922年,鄭致和任湖南省議員,全家遷居長沙,鄭際旦也考入武昌師範大學。柏忍在父母勸導下,帶著兩個小孩回到長沙鄭家。

從寧遠縣柏家坪那樣一個偏僻的山村來到長沙,使柏忍大開眼界,她如饑似渴地閱讀各種進步報刊雜志,思想發生深刻變化。她不顧婆婆的反對,剪掉長發,積極參加到反帝反封建的斗爭行列中去。特別是在1923年3月掀起的收回旅大的反日愛國斗爭中,她更是全力以赴,奔走呼號,常常連飯也顧不上吃,餓著肚子在外面撒傳單,喊口號,參加游行示威。

柏忍的進步行動卻沒有得到家庭的理解和支持,不僅公公和婆婆反對,連丈夫也責難和辱罵她。柏忍不能在這個家庭生活下去了。1924年初,她與鄭際旦離了婚。

離婚後的柏忍,在長沙舉目無親,不得不離開這座繁華的都市,重新回到偏僻的寧遠老家。不久,她在友人的幫助下,在振坤女校當了一名教員。

講台,對柏忍來說,雖然陌生,卻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崗位。她教學認真,講課明晰,很受學生歡迎。課余,學生常三五成群到她宿舍求教;她也常以新思想、新知識啟迪學生,激發學生追求婦女解放和爭做新女性的熱情。由于工作積極,教育有方,1926年春,柏忍被提升為振坤女校校長。

同年7月,北伐軍入湘,寧遠工農運動蓬勃興起。縣農民協會籌備處負責人、共產黨員楊績發現柏忍有膽有識,文思敏捷,便動員她參加縣農民協會籌備處工作,負責籌建縣婦女聯合會。于是,柏忍從振坤女校挑選了一批學生骨干到縣婦聯籌備處工作,大張旗鼓地宣傳工農革命和婦女解放,發動廣大婦女起來革命。

10月,寧遠北二區成立農民協會,柏忍被選為委員長。在楊績的支持和領導下,她帶領農民向土豪劣紳展開斗爭。北屏鎮團防局局長鄭子禮思想頑固,肆無忌憚地破壞農民運動。為了打掉鄭子禮的囂張氣焰,柏忍帶領北二區農民自衛軍來到鎮團防局,收繳了鄭子禮的20支槍,並將其押去游鄉;接著,又來到板栗園林,清理和沒收了鄭子禮的財產。

1927年春,中共寧遠縣支部發展柏忍為共產黨員。4月初,她被選為縣農協委員。

當時,縣農協的工作堆積如山,清理沒收的土豪劣紳的財產就是一件難度很大的工作,柏忍自告奮勇地挑起了這個的重擔。在沒收土豪李某財的斗爭中,她不徇私情,不怕威脅,堅決清出其全部財產,並將谷物分給貧苦農民。這件事在全縣引起了強烈的反響,有力地推動了全縣清理沒收土豪劣紳財產的工作。

禁止賭博和娼妓活動,整頓社會秩序,也是一件復雜的工作,柏忍又主動將這副擔子挑在肩上。工作開展後,她一面部署振坤女校學生上街宣傳,號召廣大群眾行動起來,與封建惡習作斗爭;一面組織縣婦聯的工作人員到城內各處了解情況。她自己女扮男裝,到街頭巷尾查訪,捉住了一批暗娼和鴇母,對其進行教育;對情節惡劣的鴇母,或處以罰款,或戴高帽游街示眾。這樣一來,縣城的娼妓活動一時被禁絕。

馬日事變後,寧遠的局勢逆轉,外逃的土豪劣紳紛紛還鄉,到處是一片白色恐怖。這時,柏忍帶著兩個小孩隱蔽在道縣境內的一個偏僻山村,化名蔭丹,以教書謀生。不久,道縣形勢吃緊,她轉住廣西,不料中途被捕,關進道縣的監獄。因未暴露身份,她于1928年1月被釋放出獄。

已任江華縣縣長的鄭致和得知柏忍下落,曾托人勸她避居江華。柏忍深知鄭致和這種勸告是想“殺媳奪孫”,遂婉言謝絕,帶著孩子前往她父親柏煥文避居的廣西平樂。並經父親介紹,到離縣城不遠的一所小學教書。

1928年冬,省、縣反動當局將柏忍列為“女共首領”懸賞通緝。鄭致和更是要將她置于死地。他給兒子鄭際旦說︰“此婦不除,終為吾家大害。”然後派兩人前往平樂,串通平樂縣長把柏忍扣押起來。

1929年1月,寧遠清鄉督察員和縣長派人將柏忍從平樂押回後,先是對她進行誘騙,要她“迷途知返”;然後對她施以種種酷刑︰燒烙鐵、皮鞭抽、杠子壓、竹簽釘,甚至割她的左耳和右乳,但都沒有使她屈服。她對前來探視的母親說︰“請放心,女兒絕不會做出對不住母親的事情。”這實際上也是她對黨最忠貞的誓言。

1929年4月24日,滅絕人性的敵人殺害柏忍後,將她裸尸示眾。當晚,她的父母與群眾將她的忠骸收殮抬回柏家,安葬在板栗園山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