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公達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15 18:34

彭公達,1903年3月1日出生于湖南省湘潭縣西二區下七都。父親在縣城、省城做工、當店員,家貧,兩個姐姐都送人家當童養媳。父母省吃儉用供他讀書。他勤奮好學,從私塾、小學一路讀到湘潭縣立中學師範科。1924年縣中遷長沙,與長郡公學合並,他隨校轉到長郡公學甲種師範部就讀,與楊昭植等同學參加社會問題研究小組,由郭亮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根據中共湘區委員會的安排,1924年冬,彭公達奉命到湘潭開展黨的工作,任城區支部委員,與楊昭植、羅學瓚一道發展平民教育,從中培養黨員和革命力量。他還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擔任國民黨縣黨部常務委員,領導當地的大革命運動。

彭公達重視研究農民問題,他于1926年3月在《中國農民》上發表的《農民的敵人及敵人的基礎》,指出帝國主義、軍閥、官僚、買辦、地主、豪紳是農民的主要敵人,敵人的社會基礎是盤踞鄉間的團總、保長封建勢力。農民要認清敵人和朋友,組織農民協會和農民自衛軍,進行階級斗爭使自身得到解放。這些認識無疑是符合毛澤東的農民革命思想的,也符合農村斗爭實際,因此受到毛澤東的重視。1926年春,毛澤東介紹彭公達到廣州擔任國民黨中央農民部農委秘書、第六屆農講所支部書記。在毛澤東、周恩來等著名共產黨人的教育下,彭公達迅速成長為農講所的骨干。

北伐開始後,彭公達被黨組織派回湘潭擔任中共湘潭地方執行委員會軍事委員,為北伐大軍做準備工作。他抓住時機,放手發動農民建立武裝,1926年底全縣農民自衛隊擁有八萬支梭鏢。有了這支“使一切土豪劣紳看了打顫的新起的武裝力量”,使湘潭農運如火如荼地開展起來,躍居全省前列。

湘潭農運名聲雀起,中共湖南區委1927年春調彭公達擔任農民部長、省農協秘書、省工農自衛軍干訓隊考試委員。他在湖南農運高潮中發揮了積極的領導作用,並作為湖南代表出席了中共五大。

馬日事變後,毛澤東奉命回湘組織新省委,彭公達任省委委員,又擔任農民部長。他在白色恐怖中抓緊恢復特委、縣委組織,取得比較顯著的成績,因而又作為湖南省委代表,秘赴武漢參加了中共中央八七緊急會議。

在八七會議上,彭公達根據湖南大革命的實踐經驗和工農群眾的一致呼聲,對當時陳獨秀所犯的右傾投降主義錯誤進行了尖銳的揭露和批判,提出要實行徹底的土地革命。在八七會議上,彭公達當選為中共臨時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共中央決定,特派毛澤東回湘改組湖南省委,彭公達任書記,領導秋收起義。

彭公達從武漢回到長沙後,先行召開省委會議,傳達貫徹八七會議精神,改組了省委。8月18日,中共湖南省委連續召開會議,討論制定符合實際的秋收起義綱領和計劃,作出一系列重大決策。省委確定,秋收起義由共產黨領導,實行軍事力量與農民力量結合,依靠槍桿子奪取政權,實行新的土地革命綱領,建立工農兵專政的政權。這些重大決策,是毛澤東、彭公達及湖南省委對開闢武裝秋收起義革命新道路的貢獻。

在接到中共中央的《兩湖暴動計劃決議案》後,彭公達于8月30日召集中共湖南省委會議,對中央的指示進行了較大的修改,制定了湖南的起義計劃,縮小暴動的範圍。會議決定,彭公達到中共中央報告秋收起義計劃,毛澤東赴湘贛邊界指揮武裝起義,另派干部到岳州、平江發動暴動。

彭公達從武漢返回長沙後,于9月5日召集省委會議討論暴動日期,最後議定11日各縣暴動,15日長沙暴動。他在城內加緊工作,召開60多人參加的秋收起義動員會,號召大家要勇敢起義,去奪取勝利。9月8日晚,彭公達和省行委書記易禮容聯名簽署的《奪回長沙建立中國革命委員會湖南分會的命令》發往各地,要求“本月16日會師長沙,奪取省城”。彭公達則在長沙堅持工作,協助毛澤東指揮秋收起義。

1927年9月9日,湘贛邊界秋收起義爆發。按照省委的統一部署和毛澤東在安源軍事會議的決策,各地工農武裝紛紛暴動。長沙鐵路工人首先破壞了長沙至岳陽、長沙至株洲、株洲至萍鄉的鐵路,致使鐵路中斷六天,牽制了敵人的軍事行動。毛澤東領導的工農革命軍第一師分別在修水、平江、安源、醴陵、瀏陽、銅鼓發動起義。省委所領導的其他地方黨組織也紛紛響應起義,全省都響起了革命槍聲。

由于工農革命軍戰斗失利,長沙暴動的形勢發生不利的變化,彭公達和省委毅然決定停止在長沙市內起義的原定計劃。這一決定遭到共產國際在長沙的代表馬也爾的反對和指責。馬也爾向中共中央報告,批評湖南省委的決定是背叛的、臨陣脫逃的,要求改組省委。中共中央根據馬也爾的報告致函省委,仍責令瀏平工農革命軍進攻長沙、長沙立即暴動,並派任弼時來湘全權指揮。

任弼時到長沙後,彭公達匯報了秋收起義和取消長沙暴動的情況。任弼時經過調查,決定暫不執行中共中央關于長沙起義計劃,並由彭公達繼續擔任湖南省委書記。

1927年10月,彭公達趕赴武漢,出席中央常委召集的湖南秋收暴動問題談話會,會後寫出《關于湖南秋暴經過的報告》,總結了起義失敗的三大原因,指出今後暴動“必須以農民為中心”。中共中央因為不了解湖南秋收起義的實際情況,仍堅持撤換彭公達。10月24日,中共中央委派羅亦農、王一飛來湘改組省委,免去彭公達的職務,讓他改任中共湘西特委書記。11月9日,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上海擴大會議接受共產國際代表的“左”傾思想,通過《政治紀律決議案》,指責毛澤東、彭公達和湖南省委在指導秋收起義中“完全違背中央策略”,處分省委集體,並撤銷毛澤東、彭公達的臨時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湖南省委委員職務,留黨察看。

彭公達雖然受到錯誤的處分,但他仍然以革命大局為重,立即奔赴湘西地區,擔任特委書記。他在常德、桃源邊界秘密主持中共湘西代表會議,正式成立湘西特委,決定與賀龍部取得聯系,向湘西發展革命勢力,建立游擊武裝,實現湘西割據。湘西特委下轄有20多個縣黨組織,彭公達下大力氣恢復和發展黨的工作,黨員人數增長幾倍,並組織工農革命武裝,發動農村暴動。在斗爭中,他根據革命轉入低潮的形勢,采取相應的策略方式,把黨的工作重心放在農村,使湘西的武裝斗爭打開了一定的局面。1928年6月,中共湖南省委《湘西最近工作決議案》,肯定了彭公達為書記的湘西特委七個月的工作成績,但也批評了對秘密工作忽視的弱點。這個弱點被敵人抓住利用,破壞了一些縣的黨組織,桃源縣委書記被捕叛變,導致特委機關難以在常德立足。省委決定改組湘西特委,分配彭公達從事安源、長沙的兵運工作。彭公達積極在駐長沙的國民黨軍戴岳部隊中做工作,與戴岳之佷、營長戴文接上黨的關系,準備策動起義,與平江的彭德懷、黃公略部會合。但在這時,彭公達不幸被捕就義,時年2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