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達史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15 19:13

方達史,1902年生于廣東省普寧縣洪陽鎮德安里中寨一個封建家庭。他自幼父母雙亡,由庶母陳金菊撫養長大。1907年,他開始在家讀書識字。1909年,進入縣立模範高等小學讀書。他對洪陽大官僚地方方十三家族鎮壓農民起義、殘酷壓迫盤剝貧苦農民的罪行深感不滿,從小就立下要認真讀書,做大事業,為窮人謀幸福的遠大志向。1915年,他和楊石魂等進步學生考進揭陽榕江中學讀書,在學校里他有機會閱讀《新青年》《每周評論》等進步書刊,並利用假期回鄉機會,與城鄉高小師生聯系接觸,傳播新文化、新思想。

1919年,五四運動的消息傳到揭陽後,方達史參加了楊石魂組織的學生會,上街宣傳,聲援五四運動成為骨干分子。他還和楊石魂一起,組織了一支學生宣傳隊,回普寧縣城進行宣傳發動。在他們的鼓動下,普寧縣成立了以方思瓊(方方)為會長的學生會,全縣掀起了響應五四運動的熱潮。5月14日,他和楊石魂、方臨川等人倡議成立嶺東學生聯合會,組織汕頭市幾千名學生上街示威游行,搗毀了汕頭市警察局的門窗桌椅,開展查抄焚燒日貨的行動。

方達史于次年中學畢業後,考進廣州省立鐵路專門學校。他更是如饑似渴地閱讀各種革命書刊,積極參加學生運動,與楊石魂、韓盈等同學成為鐵專學生運動的活躍分子。1923年7月加入了“新學生社”,11月又參加了社會主義青年團。年底,方達史和楊石魂等學生放寒假回到家鄉,倡議組織青年進步團體“洪陽集益社”,以團結青年,集思廣益,反對封建文化為宗旨。其斗爭鋒芒直指以普寧方姓大地主為代表的封建制度。他們從廣州帶回了《向導》《中國青年》《共產主義ABC》等進步刊物,組織青年學生學習,積極傳播了馬列主義和新文化思想。

1924年2月,革命軍第一次東征。方達史和楊石魂等人接受黨組織的委派,回到汕頭市發展共青團組織,發動和組織青年學生和工人聯系人進行革命活動。6月12日,汕頭市國民外交後援會成立,方達史任常委兼秘書。後援會發動工人和市民舉行示威游行,通電援助及慰問上海罷工工人。8月13日,他和伍治之帶領新學生社汕頭分社、新嶺東社、汕頭學生聯合會組織的慰勞隊,先後到競進工會、海關工會及工人宿舍慰問罷工工人,增強了工人加強團結,堅持斗爭,爭取罷工勝利的信心。

6月,東征軍回師廣州,平定楊、劉之亂。陳炯明殘部洪兆麟乘機反撲,于9月間佔領汕頭。並貼出告示通緝方達史、楊石魂等人。在白色恐怖之下,方達史經請示楊石魂同意,撤出汕頭市,取道福建廈門,前往上海團中央匯報請示工作,並向團中央寫了關于軍閥謝文炳在潮梅地區殘害革命人民等方面情況的報告。

11月,第二次東征勝利平定潮汕後,方達史從上海趕回汕頭市參加革命工作,被指定為共青團汕頭支部干部會書記及團汕頭地委經濟斗爭委員會成員。1925年底,方達史由共青團員轉為中共黨員。

此時,方達史在汕頭的公開身份是國民黨汕頭市黨部委員、汕頭國民外交後援會常委、秘書;在共產黨內,則擔任汕頭國民外交後援會黨支部書記,具體是協助楊石魂開展工人運動,並在各工會中發展黨員,壯大黨的力量。汕頭電話工會黨支部等組織,就是在他的指導和幫助下建立起來的。

就在方達史積極領導後援會抵制日貨,查抄、沒收日貨,發動各界人士支援北伐戰爭時,有些不法奸商受暴利驅使,不顧東江行署的規定,繼續走私日貨。方達史了解到這一情況後,帶領工人糾察隊進行了嚴厲查處。狠狠打擊了不法之徒走私販賣日貨活動。

1926年春夏間,方達史根據中共汕頭地委的指示,協助梁若塵籌辦了新的革命新聞機構“汕頭國民通訊社”,為開展革命宣傳做了大量工作。

方達史素性沉默,善于思考問題和分析問題。加之作風嚴謹,又關心工人疾苦,故深受工人群眾的擁護,也成了楊石魂開展工運工作的得力助手。在他們的共同努力下,汕頭總工會的力量不斷壯大,威信日益提高,成立嶺東工人運動指揮部。10月14日楊石魂被選為汕頭市總工會執行委員長後,汕頭市黨部工人部長便由方達史繼任。

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汕頭地區國民黨右派于4月15日也瘋狂搜捕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並對方達史、楊石魂等領導骨干進行通緝。方達史在建築工人的掩護下,和楊石魂等人一起離開汕頭市脫險。他深知形勢險惡,情況危急,臨走時,他特別囑咐妻子︰“勿為我擔心,干革命是不怕死的!”

方達史和楊石魂從汕頭撤到揭陽,召集各鄉農民自衛軍和從汕頭撤出來的工人武裝,組成東江工農自衛軍,開赴普寧縣,參加黨領導的普寧農軍四二三武裝暴動,圍攻洪陽和縣城,並在大壩成立了普寧臨時人民政府。參加暴動的工農武裝于4月26日在平徑山全殲了國民黨的增援軍隊尤振國連110多人。後因敵強我弱,為避敵銳氣,方達史隨暴動農軍撤往陸豐縣新田地區,組織惠潮梅農工救黨軍北上武漢。後來局勢變得更為嚴峻,北上工農武裝也被敵人打散了。

1927年8月下旬,方達史和楊石魂等人根據上級黨組織的指示,從武漢趕回汕頭市,組織工農武裝,迎接八一南昌起義軍進抵潮汕。9月23日,起義軍進入潮汕後,方達史和楊石魂率工農武裝進行策應。他們打開監獄,救出被囚禁的革命同志,使起義軍順利進入汕頭市,建立了革命政權(史稱“潮汕七日紅”)。他顧不上歇息,又夜以繼日地協助起義軍建立革命秩序、維護社會治安、宣傳組織群眾、幫助恢復了工會團體等革命群眾組織。9月底,起義軍在潮汕失利後,方達史也隨部隊撤出汕頭,後轉移到香港。

1928年春,廣州地區的共產黨、共青團組織接連遭到敵人的嚴重破壞,廣州市委領導人被敵人逮捕殺害,白色恐怖籠罩著廣州市。這時,汕頭市工人部長方達史奉中共廣東省委指示到廣州工作,任中共廣州市委委員兼工人部長,臨危受命的他此行的首要任務就是秘密恢復黨組織。方達史不畏艱難,抱著隨時為黨的事業犧牲的決心,深入廣州市的工廠,聯系幸存的共產黨員和共青團員,繼續堅持革命斗爭。同年7月,中共廣州市委機關再次受到敵人破壞,方達史也被敵人懸賞通緝,他只好暫時轉移到香港,方避過敵人的一場搜捕。

7月底,中共廣東省委再次派方達史回到廣州擔任了市委秘書長,他經過一番喬裝打扮後,回到了廣州,在分析了敵我形勢後,決定以西區為聯絡據點,逐步恢復黨的組織,開展革命斗爭。8月17日,方達史在廣州石龍火車站聯系工作時,不幸被敵人的密探跟蹤逮捕。敵人妄想從他身上打開缺口,進一步破壞廣州市的黨組織。他們先是以高官厚祿對他進行誘惑勸降,方達史不為所動。敵人見軟的不行,便采用嚴刑拷打,施用各種酷刑對他進行折磨。致使他多次休克,但始終堅貞不屈,敵人感到無計可施,遂將方達史殺害。方達史犧牲時年僅26歲。

1928年11月25日中共廣東省委在香港召開了第二次擴大會議,沉痛悼念方達史等革命烈士。1929年1月,省委機關報《紅旗周刊》第一期發表了《紀念死難諸先烈》一文,公布了方達史等烈士的英名,並號召全黨同志學習方達史等先烈的優秀品質和不怕犧牲的革命精神,奪取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最後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