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赤中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15 19:11

鄧赤中,原名鄧友聲,字文軒,1904年出生于湖北省沔陽縣劉家橋一個貧苦塾師家庭里。1921年,鄧赤中懷著對黑暗社會的不滿和對真理的追求,到武漢省立二中求學。他經常組織同學听著名共產黨人董必武、惲代英的演講,逐漸接受了馬克思主義。取“赤化中華,解放全人類”之意,他改名為“赤中”。1923年秋,經老師劉良棟介紹,鄧赤中加入中國共產黨。他對黨的負責人說︰“共產黨員就是革命的火種,我們要打倒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只有喚起民眾。我要回家鄉去發動人民群眾參加革命,發展共產黨員,撒播革命的種子”。

1924年2月,鄧赤中與婁敏修、栩栩、劉金山等8名共產黨員在沔城東郊的東岳廟內,秘密地建立了沔陽縣最早的中國共產黨小組。從此,沔陽人民在共產黨的領導下,開始了蓬蓬勃勃的反帝反封建革命斗爭。

為了在沔陽城鄉發動群眾開展革命活動,鄧赤中具名呈請省教育廳批準,成立了以他為會長的“沔陽縣平民教育促進會”。他根據當時的情況,提出了“以民為友,人人識字,懂得拯救國家之危急”的口號,並主編了《平民教育》刊物和《平民千字課本》,創辦了沔城、新堤、彭場、峰口、張溝、里仁口、喻家橋、段家場等二十余所平民學校。鄧赤中通過促進平民教育的合法形式,廣泛地接觸工農群眾,傳播馬列主義,喚醒他們的階級覺悟,同時秘密建立農協組織,發展積極分子和共產黨員,為農民革命運動創造組織條件,打好群眾基礎。

鄧赤中胸懷堅定的信念,到處傳播革命思想,在家鄉劉家橋辦起了平民夜校,多方聯絡,廣交朋友,不斷向農民兄弟宣傳革命道理。全村80多戶,除幾戶大土豪劣紳外,都投身到了農民革命運動的洪流之中。塾師鄧有標,有才有志,報國無門,鄧赤中經常用言行影響他,引導他,使他認識到只有跟著共產黨干革命,才有國家前途和個人前途。在鄧赤中的幫助下,鄧有標為開展平民教育,發動農民革命做了不少工作,並由鄧赤中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改名為鄧覺民,表明自己是一個有無產階級覺悟的人。後來,鄧覺民在1932年的小沙口戰役中與17歲的女兒鄧月蘭一同犧牲在戰場上。在鄧赤中影響下參加革命的同鄉鄧翹如,後擔任沔陽縣人民自衛團團長,1927年8月被反動軍隊逮捕,綁赴刑場時,高唱《國際歌》,高呼“共產黨萬歲”的口號英勇就義。

地處沔陽腹部的白廟鳳凰台,是個緊靠東荊河北岸的村子,鄧赤中決定把這里作為領導全縣革命工作的中心。1924年,鄧赤中利用暑假到這里做發動群眾的工作,借開辦農民夜校,結識了村里教經館的先生陳墨香。陳墨香是個有學問、有骨氣的農村知識分子,在群眾中有較高的聲望。為了打開這里的局面,鄧赤中常常與陳墨香交談,討論治國救民的理想。在鄧赤中的幫助下,陳墨香進步很快,不僅加入了中國共產黨,而且還協助鄧赤中組織建立了白廟黨支部,在發動群眾、保衛縣委機關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後來被選為中共沔陽縣委委員。白廟鳳凰台在鄧赤中的深入細致發動下,一百多戶人家的村子里就有二十多戶人家參加了革命,不少人加入了共產黨組織,十多人擔任了縣區領導干部。縣委建立後,就把機關設在這里。鄧赤中就像一團革命的火種,走到哪里,就在哪里點燃熊熊的農民革命之火。

沔陽共產黨組織建立後,鄧赤中一方面利用平民學校的形式宣傳群眾、發動群眾;一方面創建各種革命組織,領導愛國民主運動,帶領農會打土豪分田地。1925年初,鄧赤中組建了“青年學會”“青年互助會”等黨的外圍群眾團體。3月,鄧赤中在沔陽城組織了一個規模很大的孫中山先生逝世追悼會,宣講革命形勢和孫中山的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同年秋天,他在沔城發動私塾和官學里的青年學生、社會上的進步青年,接連開了幾個大會,公開宣傳反帝反封建的革命道理,揭露剝削階級的罪惡,彈劾土豪劣紳杜星樵、楊介康和縣衙門的貪官污吏,動員貧苦農民抗租抗稅。1926年9月,中共沔陽縣委成立時,鄧赤中當選為文化部長。10月,北伐軍佔領武漢,國共合作的國民黨縣黨部建立,鄧赤中又擔任了宣傳部長。在鄧赤中的積極努力下,同年冬,沔陽縣農民協會正式成立,下轄38個區農協及618個鄉農協。農協會員達到十九萬余人。張家場農民協會成立大會上,鄧赤中根據群眾要求,鎮壓了與人民為敵的大土劣陸輯五、鄧松山以及大土匪許真遠、張方,搬掉了壓在老百姓頭上的石頭,使惡霸地主膽顫心驚,人民群眾拍手稱快。

在領導農民運動進行政治斗爭的同時,鄧赤中十分關心群眾疾苦,注意解決群眾經濟利益,把農民運動深入下去。1926年夏季沔陽遭水災後,地主的豪奪巧取加重了農民的困苦,鄧赤中在張溝領導農民開展了大規模的“反倉”斗爭,把囤積居奇的大鹽商張義興的鹽全部沒收後分給當地的貧苦農民,把大地主大糧商的糧食沒收後分給農民群眾。“反倉”斗爭大大振奮了農民革命的信心。鄧赤中還在脈旺鎮整頓混入了土豪劣紳的農協會,清除了破壞分子,重建了農協,鞏固和發展了農協組織。

1927年初,黨組織送鄧赤中到省工人運動講習所學習半年,他的思想覺悟和斗爭水平得到了進一步提高。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四川軍閥楊森的部隊打到了沔陽,放出被農會捕押的土豪劣紳,解散農民協會,屠殺農運干部,反動氣焰囂張起來。七一五反革命政變後,各種反動勢力更是不可一世。如河大劣紳楊奚如從牢中放出後,領著流氓地痞搗毀了鄉農會,亂刀殺死農會負責人楊海東,而且取出腸肚懸掛樹上示眾。匪首李伯岩、錢鼎三組織“清黨干部團”,劫奪彭場和張溝等地農民自衛團槍支四十多支,殺害了農民自衛團團長鄧翹如。黨的組織和革命群眾團體遭到嚴重摧殘,形勢相當嚴峻。

鄧赤中偕黃國慶、夏德美等人趕到武漢,向中共湖北省委匯報了情況,請求對策,並參加了省委在雞公山召開的會議,听取和學習了羅亦農等省委負責人傳達的八七會議精神及《兩湖暴動決議案》的報告。會後,鄧赤中等返回沔陽,計劃恢復和整頓黨的組織,發展武裝,建立暴動的基干隊伍,準備發動秋收起義。9月3日,鄧赤中與婁敏修在白廟鳳凰台主持召開了黨員大會,傳達了黨的八七會議精神和省委、特委的決定,要求黨員深入農村,發動群眾,以革命的武裝反對反革命的武裝,開展土地革命。會議處決了叛徒,研究並決定在戴家場舉行暴動。

戴家場是沔陽中部的一個集鎮,盤踞在這里的大土豪、團防頭子涂老五是當地最大的惡霸。他長期肆虐鄉里,作惡多端,殘害人命,民憤極大,人稱“涂老虎”。10日中秋節之夜,鄧赤中按預定計劃將暴動隊員帶到六功堤附近,進行了暴動前的動員。他講道︰“我們無產階級不打倒封建土豪劣紳,就永遠被壓迫被剝削,今天我們消滅涂老五,大家有沒有信心?”隊員們雷鳴似地回答︰“有!”隨後鄧赤中將槍支、梭鏢和炮竹分發給暴動隊員,乘著月光,帶領隊伍直撲戴家場,迅速包圍了涂老五的家。頑固的涂老五憑借高牆深院、鐵皮箍門,與暴動隊對抗,隊員一時攻打不進去。鄧赤中為了減輕我方傷亡,命令將柴草淋上煤油用火燒房子。藏在屋內的涂老五見火光沖天,殺聲撼地,連忙竄上屋脊,企圖奪路逃生。此時,手持短槍的暴動隊長董錦堂看到屋面上有一黑影,舉手一槍,打中了涂老五的腿。涂老五從屋上跌到了屋旁一塊南瓜地里。暴動隊員一涌而上,踩著涂老五的腦袋沖進了大院,繳獲了反動團丁的槍支彈藥。涂老五幾天後死去。鄧赤中帶暴動隊員連夜清理財產,張貼標語,公布涂老五的罪行,並將繳獲的布匹、糧油等財物裝了二十多船,運往白廟鳳凰台,作為軍需。

戴家場暴動打響鄂中地區秋收暴動的第一槍,揭開了江漢平原革命武裝斗爭的序幕,極大地鼓舞了廣大人民的革命斗志,為各地武裝斗爭的開展提供了寶貴的成功經驗。隨後,鄧赤中又率領暴動隊先後在府場、白廟、楊樹峰、小河口、彭家場、鄭道湖、段家場、拖船埠等地組織了規模大小不等的武裝暴動,起義烽火在沔陽迅速蔓延開來。

10月,中共鄂中特委南部負責人蕭仁鵠、鄧赤中率暴動發展起來的武裝與監利部分農民武裝會合,在沔陽西南部的柳蚌湖,組成工農革命軍第四軍。蕭仁鵠任軍長,下轄第一、第二師,由鄧赤中、熊傳藻分別任師長。不久,兩師合並改為第十三師,開始了在沔陽湖區的游擊活動。

鄂中秋收暴動使敵人十分驚慌。敵人為了鎮壓革命、撲滅秋收暴動的烈火,逮捕了中共沔陽縣委領導人婁敏修、盧敬符等革命者九十多人,關押在沔城監獄。為了打擊敵人的囂張氣焰,營救婁敏修及革命群眾,進一步擴大秋收起義的戰果,鄧赤中在白廟主持召開了各區暴動負責人會議,討論和制定了在沔城舉行暴動和武裝劫獄的行動計劃。決定趁沔城內敵兵力空虛時,先派一部分暴動隊員化裝潛入城內,偵察情況,以為內應,然後里應外合,智取沔城。會議選舉鄧赤中為中共沔陽縣委書記,暴動總指揮。

12月2日,鄧赤中派富有戰斗經驗的彭國材、胡幼松等暴動隊員化裝成賣柴、賣菜、打魚的老百姓潛入沔城。他們將敵人兵力部署,進攻路線弄得一清二楚,然後送到率兵埋伏在城外的鄧赤中手里。3日拂曉,潛伏在城內的暴動隊員發出信號,總指揮鄧赤中帶領各路武裝沖入城內,兵分兩路,一路直奔監獄,干掉守兵,打開牢門,救出婁敏修、盧敬符等九十多人;一路猛撲縣衙,擊斃了雙手沾滿革命者鮮血的反動縣長胡寶,處決了國民黨改組委員劉楚玉,繳獲了縣長的銅印和長短槍二十多支,子彈兩千多發,焚毀了縣衙。沔城暴動獲得成功,極大地打擊了敵人,威震全省。

沔城暴動的勝利,使反動派驚恐萬狀,反動頭子李伯岩在國民黨軍隊的支持下,又重新佔據了沔城。李伯岩的“反共清鄉團”騷擾百姓,敲詐勒索,殘殺無辜,廣大群眾切齒痛恨之。鄧赤中決定懲治這股敵人,繳獲槍支,壯大革命武裝。嚴冬時節,鄧赤中和幾個同志在東荊河里破冰撈到幾十斤鮮魚,派兩名偵察員扮著年青夫婦到縣城賣魚,自己帶領七十多名暴動隊員埋伏在城外墳地里。當化裝的偵察員殺掉守城敵兵,將其他敵人誘到城外時,鄧赤中率領埋伏的暴動隊員一擁而上,殺向敵群。敵兵措手不及,被打得人仰馬翻,爭相逃命。暴動隊消滅了十多個敵人,繳槍9支,得勝而歸。

1928年1月初,鄧赤中指揮的暴動隊伍在監利農民武裝的配合下,用里應外合的辦法襲擊敵新溝嘴常練隊成功,繳槍六十多支。至此,中共鄂中特委領導下的暴動武裝發展到二百多人、槍一百多支。這支在鄧赤中等同志領導下的游擊隊,成為插在敵人心髒的一把尖刀,使勞苦大眾在白色恐怖中看到了光明。

隨後,中共鄂中特委在沔西王家台召開會議,決定將監利縣王尚武領導的暴動武裝同鄧赤中領導的暴動武裝合並改編,正式成立中國工農革命軍第五軍,軍長由蕭仁鵠擔任,黨代表由婁敏修代理,下轄一個師,由鄧赤中兼任師長。

1月23日,賀龍、周逸群在監利縣朱河鎮會見了鄧赤中、婁敏修等人,並舉行了各縣委聯席會議。會後,鄧赤中領導的武裝編入賀龍、周逸群領導的湘鄂邊前委指揮的正規紅軍,跟隨賀龍舉行了荊江兩岸的年關暴動。後來攻打監利縣城失利,鄧赤中帶領部分隊伍回沔陽開展游擊戰爭。此時鄧赤中任代理鄂中特委書記。

同年8月,由于叛徒告密,設在白廟的中共沔陽縣委機關被破壞。鄧赤中不顧個人安危,只身赴白廟了解情況,處置叛徒,並準備做爭取同志的工作,不幸被叛徒所拘。幾個想邀功請賞的反革命分子威逼鄧赤中投降,遭到鄧赤中嚴厲斥責。鄧赤中以“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的錚錚誓言把叛徒們教訓得啞口無言,無地自容。惱羞成怒的反革命分子無計可施,用槍押著鄧赤中到東荊河邊,逼他投水自盡。這時的鄧赤中早已把生命置之度外,他毫無畏懼,坦然地對敵人說︰“我死何足惜,但‘共產黨’三個字你們要記得!”鄧赤中犧牲時年僅24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