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經畬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15 19:35

湯經畬,字經鼎,又名經寶,1905年出生于湖北省孝感縣城一個小販家庭。湯家地無半壟,房無一間,家境窘迫,五個子女先後夭折,雙親視經畬為掌上明珠,1912年夏,他們節衣縮食把小經畬送進孝感高等模範小學讀書。1920年,湯經畬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武昌第一師範。

湯經畬十分珍惜父母為他創造的讀書機會,刻苦學習,同時在新思想的燻陶下,經常閱讀各種進步書刊,主動參加一些集會和秘密活動,政治覺悟提高很快。他目睹軍閥混戰、民不聊生的社會現狀,表現出極為強烈的階級意識和正義感。有一天,他打匿名電話給省督軍肖耀南,痛斥他和主子吳佩孚禍國殃民,是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黑暗的社會現實曾使湯經畬陷入了更深的苦悶之中,他意識到,僅靠個人的力量是無法改變現狀的,必須把個人的抗爭與整個國家、民族的前途與命運緊緊聯系在一起,中華民族才會有出路。

1923年暑期,武昌高等師範學生郭述申、胡錫奎回孝感度假。其間,他們在孝感辦了一所傳播新思想、新文化的暑期學校,湯經畬積極參加了暑期學校的工作。1925年五卅運動爆發後,湯經畬和暑期學校其他領導人,帶領師生上街宣傳發動,開展聲援活動,並在城內組織了一次聲勢浩大的反帝大游行,數千名學生、市民、商人、店員及城郊的農民參加到了游行示威的行列中,這是古城孝感近代以來出現的第一次大規模的群眾運動。在革命斗爭中,日漸成熟的湯經畬于1926年夏在武漢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他感到在斗爭的征途上,他終于找到了自己理想的歸宿,找到了斗爭的方向。從此以後,他把整個身心獻給了壯麗的共產主義事業。

歷史上的1927年,是中國革命歷史上不平凡的一年。北伐勝利後,全國各地革命運動風起雲涌,素有優良革命傳統的孝感人民義無反顧地匯入到這股洶涌的革命潮流之中。1927年1月,湯經畬受中共湖北省委委托,以省黨部特派員身份在孝感主持全面工作,開始了他短暫一生中最為輝煌的革命歷程。

湯經畬以出色的組織能力和演說才能,積極發動工農群眾,建立革命群眾組織,將工農革命進一步推向前進。這年4月,湯經畬根據革命形勢的發展和廣大群眾的迫切要求,組織成立了“孝感縣審判委員會”,該委員會一成立,就決定要公審橫行孝感城鄉的“四大金剛”——劣紳屠壽增、湯子吉、鐘子品和惡僧李長元。這個消息一傳出,廣大群眾奔走相告,橫行鄉里的“四大金剛”也預感到了末日的來臨,就在公審會召開的前夜,渾號“屠戶”、人稱“二縣長”的屠壽增,指使其母找到了湯經畬的姑父,以重金相許,求他讓湯經畬放人。深夜,湯經畬一進門,其姑父就把他叫到跟前,擺出長輩的架子逼他下令放掉屠壽增。湯經畬斷然回絕。第二天,湯經畬親自主持召開了公審會,這時,反動縣長阮英華又出來阻撓。在湯經畬和審判員們的據理力爭下,挫敗了阮英華企圖為屠壽增開脫罪責的陰謀,並頂住了一位與屠壽增有私交的國民軍營長的武力要挾,就地將“四大金剛”正法。廣大群眾無不拍手稱快,其他作惡多端的土豪劣紳紛紛四處逃命。此舉進一步喚醒了廣大人民群眾的革命意識。此後,孝感的工農運動更加蓬勃地發展起來。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孝感工、農、商、學、婦、童等群眾組織遍布全縣。成為當時湖北省工農運動中頗有影響的縣份之一。

同時,湯經畬還以非凡的膽略和氣魄,同陰謀篡權的國民黨極右分子展開了尖銳的斗爭。1927年春,省國民黨特派員梁蔭倫來孝感就職後,暗中操縱縣黨部的國民黨員,干擾縣黨部的工作,破壞群眾運動。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面對他的倒行逆施,縣黨部認為,應該盡快揭露他們的陰謀,于是,在城郊的大沙灘上召開了群眾大會。湯經畬在會上列舉種種事實,揭露了梁蔭倫一伙的破壞活動,挫敗了他們企圖控制縣黨部的狼子野心。時隔不久,他又組織召開了縣黨部第三次代表大會,由于他積極的宣傳發動,大會形成了一項將黨部中極右分子清除出去的決定。在這次斗爭中,縣黨部內的極右分子得到肅清。到了5月中旬,夏斗寅、許克祥先後發動武裝叛變,他們襲擊並解散了工會和農協等革命組織,解除工人糾察隊和農民自衛軍的武裝。一時間,在毗鄰武漢的孝感,國民黨反動派的氣焰也喧囂塵上。但是,國民黨反動派的殘酷屠殺,並沒有嚇倒共產黨人。湯經畬以堅定的革命立場,不顧反動勢力的恫嚇,在城內、城外、街頭巷尾發表演說,憤怒地抨擊蔣介石之流背叛革命的無恥罪行,抨擊形形色色的黨棍的投機行徑,告誡大家要提高警惕,堅定立場,時刻準備拋頭顱、灑熱血,去完成神聖的工農革命。

革命形勢不斷惡化。6月30日,孝感的國民黨右派發動了武裝暴亂。當地的土豪劣紳也張牙舞爪地大打出手,他們蜂擁進城,搗毀和佔領各群眾團體機關,瘋狂捕殺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湯經畬對敵人始終保持著高度的警覺。為防萬一,他早已將機關團體妥善轉移。暴亂在肆虐,革命者處在一種非常危險的境地。這時,有人勸他激流勇退,他斬釘截鐵地回答︰“我已經鐵了心!大不了一死!”在他和其他共產黨人到處奔走呼號、各革命團體紛紛要求懲辦暴亂凶手的強大輿論壓力下,武漢國民政府被迫下達了鎮壓此次暴亂的指令。反動武裝暴亂得到平息,各群眾團體恢復了正常工作,這在一定程度上保衛和挽救了革命成果。

7月15日,武漢汪精衛反革命集團悍然背叛了孫中山的國共合作和反帝反封建的綱領,與人民公開決裂。反動軍警在“寧可錯殺千人,不可使一人漏網”的口號下,瘋狂逮捕和屠殺共產黨員,此時的川大地,陰風呼號,旗桅摧折。8月,湯經畬不幸被國民黨反動派誘捕于武昌。

“兒不能給母親盡孝了,兒再也不回了……兒寧願舍身取義,絕不苟且偷生!”這是湯經畬在獄中寫給母親的絕筆信。表達了一個堅定的革命者堅貞不愉的崇高信念和視死如歸的大無畏英雄氣概。當湯母飽含熱淚讀到這封信時,她親愛的兒子已經永遠地離開了她。1928年2月的一個清晨,國民黨武漢憲兵司令部將湯經畬殺害于漢口濟生三馬路,湯經畬時年23歲。

湯經畬為追求中國人民的解放和國家的繁榮富強而去,他留給後人的不僅是一套呢外裝、一架望遠鏡和一根伴隨他多年的洞蕭,還有他的崇高革命精神——永遠值得後人學習,他未竟的革命事業——永遠需要中華兒女發揚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