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滌源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15 19:49

汪滌源,1900年出生于河南省商城縣武家橋。武家橋有百十戶人家。這里的多數居民除耕種田地外,還兼營米坊、豆腐坊、染坊、藥店、雜貨店等等。汪滌源的父親汪鴻生除耕種二三十石稞的田地外,也兼營米坊和豆腐坊。

汪滌源兄弟四人,滌源居二。其父親因自己不識字,吃夠了“睜眼瞎”的苦頭,就把孩子們都送到學校讀書識字,盼望他們將來能出人頭地,光宗耀祖。因之,汪滌源兄弟四人都有一定的文化,後在汪滌源的影響下均參加了革命。其中汪新源、汪探源先後為革命事業獻身。

汪滌源幼年在私塾館里讀過四書五經。1915年,他考入縣立小學。老師見他聰慧過人,特意在課外輔導他學習英文。1918年,汪滌源考入商城縣筆架山農業學校。他學習刻苦用功,特別對英文感興趣,漸漸能用英文寫作,用英語會話。1921年,汪滌源考入南京東南大學。在此期間,他開始接觸馬克思主義。1922年秋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從此,他走上了革命道路。

1924年初夏,汪滌源大學還沒畢業,因家庭經濟不濟,不能繼續求學。回到河南後,他通過關系,被聘到長葛縣立甲種蠶業學校任英語教員。他到校後,除講授英文課程,還經常帶領學生開墾荒地,栽桑養蠶。他在進步師生中成立了“讀書會”,向他們推薦《向導》《中國青年》《馬克思傳》等進步書刊,進行共產主義思想的啟蒙教育。在汪滌源的積極宣傳、引導下,許多青年接受了馬列主義,這年底,建立起長葛縣共青團的組織。

1925年春,汪滌源經馬沛毅介紹,前往杞縣甲種農業學校任教。他走到哪里,就把革命的種子撒到那里。他在進步師生中傳播馬克思主義,並與共產黨組織派至杞縣的吳芝圃、張海峰等黨、團員一起,開展革命活動。

3月12日,孫中山先生逝世。共產黨號召各級組織開展悼念活動。汪滌源參加吳芝圃、張海峰等在城隍廟舉行的全縣各界追悼孫中山先生大會,宣傳孫中山生前倡導的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不久,五卅慘案爆發,汪滌源根據黨組織的指示,在農民和工商學各界開展反英宣傳和募捐活動,援助罷工工人。這時,為了加強對杞縣革命運動的領導,根據上級指示,成立了共青團杞縣特別支部。這年8月,中共杞縣特別支部成立,汪滌源即由共青團員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

聲援五卅運動的實踐,使汪滌源看到了工人和農民組織起來的巨大力量。11月,蕭人鵠到杞縣後,汪滌源積極配合蕭人鵠做農運工作。他利用課余時間和節假日經常深入工廠和農村,調查工人、農民的經濟狀況。1926年1月23日,縣農協籌備會在縣中(甲種農業學校)禮堂宣告成立。廣東省農協會委員長彭湃、農民部部長林伯渠等來電祝賀,稱杞縣農民協會為華北農民樹立起第一個農民自謀解放的革命旗幟。

1926年3月,中共豫陝區委從河南各地推薦了28名同志到毛澤東主持的第六屆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學習。汪滌源是這批學員之一。在農講所里,汪滌源聆听了毛澤東、彭湃、周恩來、李立三、惲代英、張秋人、蕭楚女等同志講授的課程。特別是毛澤東講授的中國農民問題和中國社會的階級關系等課程,使汪滌源受益很大。學習結束之前,汪滌源同全體同學一起,赴廣東海豐、陸豐等地參觀,學習了開展農民運動的經驗。在農講所四個多月的革命理論學習和嚴格的軍事訓練,為汪滌源以後從事革命活動,特別是從事農民運動、開展武裝斗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同年9月中旬,汪滌源在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學習結業,隨北伐軍經韶關北上,到達武漢,擔任湖北省農民協會特派員。11月,省委派他去漢川縣視察農運情況,指導工作。12月在中共漢川縣第一次黨代會上,汪滌源當選為該縣縣委書記。

汪滌源在實踐中認識到要想把農民運動搞起來,必須有一支能組織領導農民運動的骨干隊伍。為此,他創辦了漢川縣“黨義研究所”。自兼所長,親自給學員上課。他結合當地實際情況,給學員講授了革命理論、革命任務和工作作風、工作方法等課程。汪滌源講課,既緊密聯系實際,又通俗易懂。因此,效果很好。學員們說“我們都愛听汪滌源講課。”由于環境的艱苦和過度的勞累,年輕的汪滌源患上了肺結核。他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多次昏倒在講台上。學員結業後,奔赴全縣各地開展農民運動,各區、鄉農民協會雨後春筍般建立起來。據湖北省第一次農民運動代表大會的統計,截至1927年2月,漢川縣建立起15個區農協,171個鄉農協,會員達3 7萬人。在“一切權力歸農會”的口號下,農民協會掌握了農村權力,主宰鄉村的一切。

為了工作需要,1927年2月,汪滌源被調到武漢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工作。4月,中共中央組織了“戰區農民運動委員會”,前往河南。汪滌源又被派往戰區農民運動委員會工作。看到豫南大地蓬勃興起的農民運動,他感到由衷的高興,但也發現,由于農民運動發展迅速,對受壓迫的農民群眾還沒有來得及進行深入地宣傳教育,他們的階級覺悟程度急需提高。為適應河南農民運動深入發展和配合北伐軍入豫作戰的需要,汪滌源返回武漢,向國民黨中央農民部提出“凡是河南人都回河南做農運工作”的建議。他的建議被采納,在漢口學習的百余名河南青年被派往北伐軍總政治部工作組,赴河南做農運工作。這些回豫的農運骨干被派往豫南京漢鐵路沿線各縣。他們深入農村,做深入細致的思想教育工作,建立健全了農民組織發展了農民武裝,為北伐軍入豫作戰創造了有利條件。

5月,信陽反動頭子熊繪幽、張顯卿勾結河南的反動“民治社”,收買潰兵土匪、地痞流氓,掀起了一股反革命逆流。他們搗毀大部分鄉村黨部和農民協會,捕殺革命黨人和農民群眾,並在柳林、東雙河一帶掘毀鐵路,攔截列車,妄圖阻止北伐。在反擊反革命叛亂的戰斗中,中共信陽縣委書記周敘倫不幸犧牲。為了加強對信陽縣委的領導,支援北伐軍作戰,上級黨組織派汪滌源任中共信陽縣委書記。面對國民黨反動派的囂張氣焰,汪滌源組織農會的自衛武裝力量,配合北伐軍對反動勢力給予了沉重打擊,支援了北伐。

蔣介石、汪精衛相繼背叛革命,大革命失敗後,全國籠罩在白色恐怖之中。中共中央于8月7日在漢口召開緊急會議,確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總方針。會後,中共中央派出許多干部到各地傳達會議決議,恢復和整頓黨的組織。10月,汪滌源被派遣回河南從事豫南地下黨的工作。

汪滌源回到豫南後,堅定不移地貫徹八七會議精神,把先後回鄉的汪禹九、汪昆源、汪探源、汪旨遠等共產黨員組織起來,成立支部,繼續開展革命活動。不久,汪滌源與袁漢銘等人在家鄉武家橋周圍發展了周少芝、姚正成、曾建娥、胡家榜、杜新元等貧苦農民入黨,並成立了秘密農會。在白色恐怖極其嚴重的情況下,武家橋地區的革命活動卻十分活躍。

1928年2月中共南五縣特委正式組建後,根據中共河南省委指示,決定在潢川的大荒坡舉行暴動。大荒坡位于商(城)潢(川)固(始)三縣交界處,距武家橋約30公里。武家橋是這次暴動的一個秘密聯絡點。當時,汪滌源因腿傷復發和腳疾未能親往大荒坡,但他派出了姚正成等30余人參加暴動。

大荒坡暴動,因時間倉促、準備不足、計劃不周而失敗。暴動失敗後,汪滌源做了大量的思想教育工作,向黨員和群眾反復說明︰“在革命運動中,失敗是難免的事。這次暴動雖然失敗了,但是給反動勢力一個沉重的打擊,使他們知道有共產黨在,今後不敢再橫行無忌了;同時,失敗也教育了我們,只有武裝革命才能求得解放。同志們的血是不會白流的。”在3月21日中共商城黨的代表會議上,汪滌源當選為中共商城縣委委員。

大荒坡暴動失敗後,中共河南省委為了加強南五縣的領導力量,派汪滌源去固始縣擔負黨的領導工作。為了便于開展革命活動,他通過關系,被聘為固始縣中學英文教員。在縣中學期間,他利用一切課余時間串連發動工農群眾。他的住室,成了經常召集群眾開會和談心的地方。每逢節假日,他都到農民和工人中間去做組織、發動工作。他的身影經常出現在固始縣東大店(東關沙灘外)的菜園、沙壩子(徐咀子史河北岸)的搬運站。後來,和他聯系的群眾越來越多,為安全起見,汪滌源就把開會、議事的地點由他的住室移至縣城牆西北角的稻香廟(小土地廟)。

實踐使汪滌源深刻地認識到,革命沒有武裝不行,要想取得武裝暴動的成功,必須農運、兵運一起抓。當時,固始駐軍是國民黨十二軍任應歧部的第一師。師長顏芝蘭是豫西土匪出身,固始群眾給他起個外號叫“顏三迷”(官迷、財迷、色迷)。該軍不是蔣介石嫡系部隊,沒有固定給養,他們全靠在地方攤派糧餉,搜刮地皮混日子。師長和他的參謀長許理中、縣長靳村茂等把搜刮來的錢財,都裝進他們自己的腰包,不給士兵發餉。群眾、士兵對這一伙貪官污吏恨之入骨,該軍中下級軍官也牢騷滿腹。針對國民黨反動派殘酷壓迫剝削群眾的實際情況,汪滌源一方面發動群眾開展抗捐抗稅的斗爭;一方面對十二軍士兵開展宣傳、教育工作,啟發他們覺悟。當時顏芝蘭的衛兵連(駐文廟師部內)、炮兵團(駐西關)中的許多官兵都與汪滌源有了聯系,稱汪滌源為“汪隊長”,並表示願意跟他干革命。經過一段時間的準備,計劃于中秋節起義,打死師長,佔據固始縣城。

汪滌源看到這些士兵們幾個月領不到軍餉,就將革命青年張雨人捐獻的銀元拿出來發給他們每人1元。不料,士兵們用發給的錢,紛紛上街購買鞋、襪等物,被師部便衣偵探發現。師長顏芝蘭得知這一情況後,馬上派人把士兵抓來,嚴刑審訊。士兵們受刑不過,終于說出了錢是“汪隊長”發的,並說出了常在稻香廟開會的情況及武裝起義的計劃。顏芝蘭听到供詞,立即派出便衣人員偵察汪滌源的行蹤。此時,汪滌源正在吳家祠堂與一位地下黨員接頭,商談工作。敵人探得情況後,馬上回去報告。顏芝蘭立即派兵將吳家祠堂團團包圍。汪滌源等二人赤手空拳,落入敵人的魔掌。

汪滌源被捕後,顏芝蘭認為抓住了共產黨的干部,可以請功受賞了。他為了從汪滌源口里得到所需要的情報,徹底破壞黨的組織,對汪滌源施用酷刑。汪滌源遭受敵人嚴刑拷打,皮開肉綻,但他堅貞不屈,怒斥敵人︰“我是中國共產黨黨員。要想從我嘴里得到什麼,那是白日做夢!”顏芝蘭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假惺惺地說︰“你很年輕,又能干,說出你們的組織,我馬上讓你當政治部主任,既升官又發財,怎麼樣?”汪滌源雙目怒視,厲聲罵道︰“你們這幫中華民族的敗類想錯了,你們的暴行征服不了共產黨人的意志,封官許願更動搖不了共產黨人的信仰。要殺就殺,別再羅嗦。”顏芝蘭無計可施,遂將汪滌源用囚車押送潢川軍部。

在潢川軍部,軍長任應歧同樣對汪滌源威脅利誘,耍盡花招,也未得逞,決計殺害汪滌源。臨刑前,被敵人摧殘得遍體鱗傷的汪滌源拖著沉重的腳鐐,邁出堅毅的步伐,昂首挺胸,走上街頭。他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向沿街兩旁的群眾說道︰“工友們、農友們,快行動起來吧!黑暗即將過去,光明就在前面。要跟共產黨走,打倒軍閥統治,謀求窮人自身的解放。”敵人懼怕汪滌源的宣傳,快速將其推搡至潢川北門外大橋下。在“打倒國民黨反動派!”“中國共產黨萬歲!”“勞動人民萬歲!”的口號聲中,汪滌源英勇就義,時年29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