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雨霖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1-22 10:34

季雨霖,字良軒,生于1881年6月1日,湖北荊門市(原荊門縣)沙洋區煙垢鎮官橋季家人。季雨霖少有大志,在進步思想的影響下,選擇了革命救國的道路。他認為,清政府的政治腐敗已到了無可挽救的地步,只有以武力推翻清王朝的統治,才是救國救民的惟一出路。當時剛滿20歲的季雨霖,毅然擯棄“科舉”道路,邀約一批好友,于1902年來到武昌城湖北布政使司,投筆從戎,參加當時湖廣總督張之洞所辦練的湖北新軍,在武建軍前鋒營充當哨長(相當于排長),不久,保送將弁學堂(湖北新軍軍官學校)學習軍事。在校,與李長齡、賀公俠等人在學兵中組織自治會,舉賀公俠為會長,秘密宣傳民主革命。畢業後,季雨霖被派任湖北新軍第十六協第三十一標第三營督隊官(相當于副營長)。1904年,日、俄兩國軍隊在中國東北地區交戰,昏庸懦弱的清政府反而宣布嚴守中立。如此奇恥大辱,更激起武昌軍、學界中知識分子的憤憤不平。為了反抗清王朝,劉靜庵、張難先等人在武昌閱馬場多寶寺街成立了湖北最早的反清秘密組織——科學補習所。補習所成員大多是湖北籍文學堂學生、新軍士兵和下級官佐,季雨霖是其中的骨干人物。後因補習所計劃乘湘、鄂兩省軍政要員聚會慶賀慈禧太後壽辰之際將其一網打盡,但事機不密,被敵偵知,科學補習所被封閉。1906年3月,劉靜庵、張難先、季雨霖等原科學補習所主要成員經過活動,取得美國天主教中華聖公會同意,利用該會設在候補街高家巷稱作“日知會”的公共閱覽室作為黨人秘密聚會場所,聖公會還聘任劉靜庵為日知會司理,所以劉靜庵、季雨霖等人便得以日知會作掩護,重新組織推翻帝制、建立共和為宗旨的秘密革命團體,這個團體也索性命名為“日知會”,以便于活動。經過宣傳、串聯,參加日知會為會員的新軍官兵和學界人士近千人,劉靜庵被推舉為總干事,季雨霖、張難先是主要負責人。日知會的荊門籍會員,除季雨霖外,還有祝制六、廖匯川、陳雨蒼、徐祝平、李少翹、張佩紳等人。這些人日後都積極參加了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和辛亥革命。

日知會經常舉辦時事講演會,論述世界形勢和國內危局,公開鼓吹反抗清王朝統治。演講者慷慨激昂,講到痛切處,往往聲淚俱下,激起群眾共鳴,于是引起官方側目。僅礙于日知會有宗教外衣作掩護,因而官方暫時對其無可奈何。這時候,大多數湖北留日學生都參加了孫中山于1905年在東京成立的中國同盟會。1906年5月,孫中山得悉季雨霖、張難先等在湖北組織的日知會革命活動的成效後,高度贊賞,便派余誠為中國同盟會湖北分會會長,回國領導湖北省的革命運動。同盟會以日知會為據點,宣傳孫中山推翻清政府、建立民國的革命主張,並吸收了包括季雨霖、祝制六、徐祝平、廖匯川等人在內的許多日知會員加入同盟會;還協助日知會辦好江漢公學、明新公學和東游預備科(即留日補習班)等學術團體,以造就革命人才。

日知會的革命活動,引起反動當局的恐慌,企圖扼殺這一革命團體。季雨霖等人也察覺情況緊迫。為應付隨時可能發生的變故,日知會一部分首要骨干聚集在武昌左家巷群學社,焚香刺血,誓結生死同盟,決不吐露革命組織,並公推季雨霖為盟主。會後,推派一些黨人各自回家鄉活動,結交有志之士,或游說殷商大戶,響應和支持起義,從而又發展了不少日知會員。同年10月,孫中山在東京為組織萍鄉、醴陵起義,特派梁鐘漢等三人回湖北策動響應。梁到武昌後,邀集季雨霖等日知會骨干分子在當陽伯牙台秘密商議湖北響應的步驟和活動經費問題。當時,季雨霖正在鄂軍當督隊官,奉命在武昌招募一個新兵營。伯牙台與會者一致同意趁機全體混入新兵營,待條件成熟,聯絡其他營隊舉槍奪取兵權。正當起義準備進行之際,事機為接近黨人的騙子郭堯階所悉,他為了貪功邀賞,竟向官方告發季雨霖等人是日知會作亂的策劃者,並提供了31人的黑名單。此時,萍、醴起義失敗,湖北當局根據清廷密電,立即懸賞白銀1千兩通緝所謂“湖北會黨首領”。于是,秘密大搜捕于1906年(丙午年)11月開始,先後被捕的有季雨霖、胡瑛、李亞東、劉靜庵、張難先、梁鐘漢、吳貢三、朱子龍、殷子衡等九人。這便是當年轟動全國並引起社會輿論廣泛同情的“丙午日知會謀反案”。季雨霖被關押折磨一年多後,經多方營救才獲準以保外就醫為由釋放出獄。出獄後,季輾轉四川、河北、遼寧、黑龍江等地繼續發動革命,雖屢遭失敗,但革命之志始終不渝。

1911年10月10日(即辛亥年8月19日),由偉大的資產階級革命家孫中山領導的革命黨人,在武昌起義,奪取了武漢三鎮,革命黨人和起義士兵組織了湖北軍政府,宣布︰定國號為“中華民國”,廢除清朝的皇帝年號。季雨霖在北京聞訊,晝夜兼程,繞道馳回。他帶領兩名隨從乘車南下,機智地混過武勝關,于10月12日到達漢口過江去武昌。由于武昌革命軍政府戒嚴,城門關閉,不許出入。季雨霖遞入名片,城內歡呼,奔走相告︰“季大人回湖北來了!”季雨霖被引進革命軍政府,都督立即委任他為標統(團長),統率京山起義勝利後又分撥來省增援的數千新兵參加漢口保衛戰,與清政府派來鎮壓武昌起義的大批陸、海軍進行殊死搏斗。季雨霖身先士卒,三戰三捷。陽夏爭奪戰,戰況慘烈。從10月18日開始,戰斗進入激烈階段,湖北革命軍民在沒有任何外援的條件下,孤軍抗擊清軍進攻。雙方在漢口外圍劉家廟展開拉據戰,革命軍英勇抵抗,死傷慘重。接著,清軍向市區緊逼,這時民軍總司令黃興由上海到達武昌,立刻到漢口組織反攻。10月30日,黃興發出軍令,令漢口民軍“警戒漢口街市各要地”。當夜,民軍以戰斗隊形徹夜警戒。第二天清晨,清軍以大炮掃蕩推進。民軍官兵,或攀上屋頂射擊,或匿藏戶內放槍,迫使清軍每前進一步都必須付出很大代價。民軍拼死抵抗,轉戰、角逐于一街一巷、一室一椽、無休無懈、不食不眠,戰士們個個被戰火硝煙燻得黧黑,幾乎辨認不清誰是誰。馮國璋見民軍如此英勇頑強,悍然下令清軍向漢口街市縱火,焚燒一段,推進一段,放火燒民房三天三夜,迫使民軍無處藏身。火線上,一彈飛來,穿透季雨霖肋間。民軍總司令部派人抬送第一醫院搶救。經十數日治療,傷口愈合,派為軍政府一等軍事顧問。同年10月底,革命軍撤出已成一片焦土的漢口,退守漢陽。但武昌首義的勝利,揭開了辛亥革命的序幕,隨後大江南北反清浪潮迭起,各省相繼起義響應,宣告獨立,脫離清朝政府,從而為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奠定了基礎。

當陽夏爭奪戰展開時,鄂軍都督府為了打通安襄、荊宜、抄清軍後路,側面出擊南援清軍,乘勢收復舊安襄鄖荊道,特委派季雨霖為安襄鄖荊招討使,先收拾鄂西北和江漢平原負隅頑抗的清王朝殘余勢力,及早迫使清帝退位,光復全國。

安襄鄖荊三府一直隸州自前清以來便是湖北省在西北部的一個行政區,設置有安襄鄖荊兵備道,計管轄安陸、襄陽、鄖陽三府和荊門州等20余縣。

招討使部組建時,鄂軍都督府將安襄鄖荊三府一州及所轄各縣知事的木質銅瓖新官印交與季雨霖招討使,讓他攜去沿用途換回清政府的銅質官印。同時指派張難先等人為招討使顧問官,荊門籍陳雨蒼為軍事參議。季又邀請荊門人毛鳳池擔任秘書。追隨季招討使北征的幕僚中,聚集了不少原日知會的老同志。當時缺兵少餉,又無足夠的槍械彈藥,季本人的傷口剛愈合,許多人都為季捏一把汗,擔心他此番是否能完成招討任務。

同年11月20日,季招討使率領僚屬60多人和一個步兵營從武昌出發,溯漢江北伐,當時到達沔陽城關仙桃鎮。次日,借用一處善堂設立招討使行轅,著手收撫地方獨立勢力和其他散兵游勇,並撥款遣散沒有作戰能力的老弱病殘兵,整頓地方治安。在仙桃,為了發展革命力量,季雨霖接受張難先的建議,與各路民軍進行聯絡,先後收編了李亞東、梁鐘漢、劉英等地方起義部隊。季得以此三方面的武裝力量為其基本隊伍,加上兼並的其他零散武裝,使季軍從小到大,至此已有8個營的武裝了。招討使行轅在仙桃定下安民計劃與整軍方略,宣布了八項政策;一是安士紳,撫百姓;二是集潰軍,繳槍械;三是禁民間私藏軍火;四是招降、不準濫殺滿人;五是剿土匪;六是禁勒派軍餉;七是嚴拿冒名招謠;八是官票與民票一律通用。務令軍紀整肅,于民秋毫無犯。由是義聲大振,兵力雄厚,豪杰來歸,市井安定。

當時,漢口、漢陽均被清軍佔領,革命大局很不穩定。季雨霖革命意志堅定,召集全體屬員反復討論,終于作出決策︰飛報黎元洪,請堅守武昌以待各省援軍;招討大軍決定光復襄陽,進佔新野、南陽,直搗洛陽、鄭州,以遏制清軍南援。第二天先派一支部隊光復了荊門州的沙洋鎮。

漢陽失守後,軍餉來源被切斷,季派陳雨蒼回荊門,向殷商富戶講明義軍革命宗旨,向他們籌集軍餉。荊門商民大悅,樂捐巨萬。沙洋光復後,招討使行轅隨即進駐沙洋鎮。這時,荊門、潛江一帶土匪猖獗,商民深受禍害。季決心維護這一帶治安。他每到一地,一面平抑物價,招撫散兵游勇,扶商賈復業;一面分派部隊清剿匪霸。曾派李濟臣率隊前往潛江剿除土匪,捕獲匪首全明洪,將其斬首示眾。後又派呂丹書、李鳳鳴為緝匪專員,帶隊從沙洋出發,經商橋、李市、鄧州、蝴蝶咀、官嘰口,沿途圍剿,然後從沙洋折回,經過拾回橋到達後港,先後捕得匪霸張世凱、劉順華;再由後港轉到積玉口,捕得匪首羅壽喜等,均一一處決示眾,民心大快。在此之先,還在沙洋殺了假冒季招討使名義向荊門各界勒派巨款的王宗杰、王禹清父子。

季雨霖在駐節沙洋期間,得悉漢江官堤年年潰決,人民生命財產屢遭洪水災害的情況後,深為痛心。他認為︰推翻清廷是國家大事,人民安居樂業亦是大事,再不能讓百姓受此浩劫。于是,他召集各界人士開會,決定重修沙洋漢江官堤,指派專人組建堤工局,向沙洋、沙市商界募捐籌款,用以工代賑的方式將沙洋堤整修一新,堤身高出水面3米多。民眾為紀念季公德政,在沙洋埡壩堤修建了季公祠,將沙洋堤改名為“季公堤”。

這時候,由于唐犧支起義軍先後光復了宜昌、沙市、當陽和荊門州,切斷了襄陽與荊州互相支援的通道,唐便迅速帶領革命民軍圍攻荊州城,但清軍閉城死守。唐部因缺炮,電請駐沙洋的季招討使部以炮援夾擊荊州。招討使部決定在沙洋分兵;季雨霖率領大部分武裝西援唐犧支部攻打荊州,另以高仲和為軍事參贊,組成軍務處,代表招討使率領選鋒隊北上鐘祥、宜城、襄樊。沙洋分兵後,季雨霖率部迅速進逼荊州城,並發出通知規勸清軍守將獻城出降。清軍守將見大勢已去,要求以不殺滿人為條件投降季軍。季雨霖接受清軍要求,率部浩浩蕩蕩進駐荊州城,收繳清軍槍械,出榜安民,委派李亞東為荊州知府。季部夾擊荊州立下大功,受到鄂軍都督府很高的獎勵和優厚的慰勞。隨後,季雨霖率部回師沙洋,下令全軍作準備,北上鐘祥、襄陽,並安排輜重船只由水路打前站。這時,由荊門人王伯膏、陳榮鐘率領的一支敢死隊武裝(170多人)輾轉宜昌等地來到沙洋投歸季軍,受到款待。

1912年1月5日,招討使本部人員離開沙洋渡河向鐘祥進發,百姓夾道歡呼。季雨霖坐高頭大馬上頻頻揮手,向歡送人群致意,爆竹聲陣陣相隨。次日晨,到達鐘祥城郊。季軍在事前曾派人送信去鐘祥,分別向清軍第二十九標第三營管帶張楚材以及劉蘊玉等勸降,希望他們反正合作。但張楚材表面周旋,暗中與全明漢策劃進擊義軍,並截留了季部先遣到鐘祥的輜重船只。季招討使忍無可忍,下令攻擊,未及半日,敵軍潰敗,季軍擒斬為首鬧事的全明漢以懲暴亂。張楚材攜帶妻妾逃走,季雨霖通電各地緝捕。張、全兩部紛紛投降,被整編為一個營,由闕龍任管帶。

1912年1月8日,武昌軍政府將原有湖北新軍8個協(旅)擴編為8個鎮(師)。招討軍編為民軍第八鎮,季雨霖為第八鎮統制(師長)。次日,接到省部督府來電︰孫中山已在南京被選舉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黎元洪為副總統,下令定國號為中華民國,以這年為民國元年,改用公歷(陽歷)。第二天,季部官兵齊集漢神廟,舉行慶祝中華民國成立典禮,季雨霖發表演說,鼓勵軍士們“戮力同心,北掃幽燕,以光復祖國為惟一之目的,死生所不暇顧”。不久,南北和議(即袁世凱與武昌革命軍方面的議和)破裂,招討使部奉令克日北伐。于是,季軍從安陸府(知府設在鐘祥)開拔,經兩日的急行軍到達襄陽,襄陽守將張國荃、黃仁炎已于不久前宣告反正,這時也開城出迎,季部進駐城區,襄陽光復。當時,隨州、棗陽雖已光復,但土匪橫行,民不聊生。季雨霖派隊清剿,處決了匪霸陳流山等。意大利傳教士借口剿匪時傷及教民多人,向省里控告季雨霖。妄圖挑起教案,省里電令季雨霖查究,季派書記官夏貴三充當翻譯,陪同襄陽知府梁仲漢前往棗陽查勘,經嚴詞辨析、批駁,該意大利神父理屈詞窮,自願了息。從而得出經驗,凡與帝國主義者打交道,決不可像清廷官吏那樣示弱,方免外交失敗。

襄陽光復不久,省里電令季雨霖速率所部北上攻打河南,支援陝西,並以季為總司令官。這時,安襄鄖荊三府一州及所屬各縣先後平定,軍隊整編就緒,軍威已樹立。季雨霖接到電令後,先投書南陽清總兵謝寶勝勸降,又印發語體文告示,號召南陽各地及時反正,並分別通電宜昌、重慶、成都、陝西各友軍“切取聯絡,以會師中原,直搗黃龍”。季雨霖將全部兵馬編為三個縱隊︰中鋒一路,由新店鋪沿白河直通新野;左翼一路,由老河口直攻鄧州,佔領河南省南部地帶;右翼一路,繞棗陽出擊唐縣,以接應新野。約定三路大軍在南陽會師。次日舉行誓師大會後,各路大軍出發,季率本部人員殿後。三路大軍勢如破竹,唐縣、鄧州不戰而下,新野也接著于激戰後被攻克,季率本部進駐新野,三路北征大軍同時告捷。接著,收編南陽清軍部隊,並派兵清剿河南省的土匪,整頓治安。正要準備挺進中原,攻打洛陽、鄧州,適逢南北議和告成,清帝宣告退位,季軍奉鄂都督府令班師回省。季部隨即返抵襄陽,安排好各項公務後,又由水路抵達沙洋。這時接到黎元洪電令,將季屬第八鎮的武裝部隊就地分駐漢江沿岸各處,只許季統制帶領鎮與部人員東下。季雨霖在沙洋水師船上,邀集張難先、闕龍、陳雨蒼、廖匯川、陳子惠等10人開會,分析了省里的政治局勢和革命營壘內部派系斗爭的復雜性,認為南北議和雖成功,但情況仍混亂,如果對此沒有思想準備,回省以後,很有可能被排擠,革命勝利果實被篡奪。為了預防今後政治變故的發生,10人在水師船上歃血為盟,誓共生死。眾人以年歲排列次序,年紀最大的是張難先,最小的是章裕昆,仍以季雨霖為盟首。季等次日離開沙洋,經仙桃、漢川回到武昌。黎元洪指定漢陽門內的門庭學堂為招討使署。季雨霖進入都督府稟復招討安襄鄖荊的使命已完成。招討使部至此結束。

季雨霖自受命北伐至返回武昌,歷時一百二十五天,征程3603里,攻克了這些地區的32個城鎮,兵力從一個營擴大到一個師,計有陸軍11376人,水師824人。1912年3月26日,黎元洪發表了600字的《副總統致招討使慰勞將士布告》,對季雨霖領導的革命民軍北征的壯舉大加表彰和贊譽。接著,湖北民軍八個鎮被改編為鄂軍八個師,季任第八師師長,授銜為陸軍中將,勛位三級。但這時的季雨霖實際成了“無兵司令”,第八師的全部武裝部隊均分散駐扎在襄河一帶。一個立下顯赫戰功的革命將領竟然受到這樣不公正的待遇,它暴露了革命營壘內部的問題,預示著一場新的斗爭即將到來。

武昌起義後,中外反動派竭力絞殺辛亥革命。武昌首義不幾天,袁世凱就與帝國主義相勾結,統率水陸各軍攻打漢口和漢陽,後又提出與武昌方面議和。這時,鑽進革命陣營的立憲黨人和官僚政客大叫“趕快議和”、“南北統”,同盟會內部也有很多人動搖起來,以致使革命軍方面終于在袁世凱的誘騙和威脅之下,接受了停戰議和。對此,季雨霖曾幾次致電孫中山,向他說明南北議和的危害性。後又在另一封電文中指出鄂軍政府不讓他的招討部隊繼續乘勝北征河南、陝西是錯誤的︰“……縱然即一心求和,亦當分途北伐,海陸並進,使敵軍不敢妄動,然後和局可成。”可惜,季雨霖等人這一類的真知灼見並未得到應有的重視,以致辛亥革命的成果終于被袁世凱這個竊國大盜輕易篡奪了。

篡奪了民國大總統的袁世凱,上台不久,就向以孫中山為代表的革命勢力發動了進攻。孫中山主張的北伐被全面停止。接著,袁指使黎元洪借口湖北財政不足,軍餉難籌,于7月間將鄂軍8個師縮為3個師。季雨霖被迫交出兵權,季屬第八師全部被改編和遣散。袁世凱也知道,季這時雖然沒有兵權,但他的勢力不可低估,便想將季調去北京。季雨霖同樣很明白,一調去北京,被養尊處優地“供奉”起來,這實質上和被軟禁沒有什麼區別,那就什麼事也干不成了,因此他拒不北上。從此,在黎、袁的互相勾結之下,湖北的革命黨人,或被收買,或被遣送日本留學,或被排斥,甚至被暗殺。在湖北最先被殺害的是祝制六、江克國、滕嚴綱三人。湖北的領導權就這樣落到北洋軍閥手中。幾個月後,袁世凱派人暗殺了國民黨的代理理事長宋教仁,又將國民黨在南方幾個省的都督免職,公然撕毀南京臨時約法,背叛民主共和。這都引起了公憤,全國各階層紛紛通電聲討,孫中山先後發表《討袁檄文》《討袁宣言》。

為了開展討袁斗爭,孫中山和黃興在上海派田桐送親筆信給武昌的季雨霖等人,指示說,實行反袁的第二次革命仍應由武漢方面首先發動。田桐到漢後,先約季雨霖在舊法國租界第一碼頭的江南春旅館晤面,將孫、黃的兩封親筆信交給季雨霖,並面告機宜。次日,季雨霖召集孫、黃來信中點了名的諸位老同志到武昌曇華林第八師留守處舉行秘密會議,傳達了孫中山和黃興的指示。會議決定,先策動季雨霖原師的李榮升團(李團原是最早撥給季雨霖北上招討的基本隊伍;八師解散後,這個團駐守都督府,保衛黎元洪,歸黎元洪直接調遣),計劃在有黎元洪出席的軍事會議上,通過李榮升團劫持黎元洪,以宣布黎元洪歷來勾結袁世凱破壞革命的罪狀,武裝奪取兵權,然後由各省響應,打倒袁世凱。幾天後,季雨霖和田桐在江南春旅館宴請各部隊團長以上軍官與政界高級人士共五席。宴後,一部分人留下來,繼續舉行秘密會議,商討活動步驟,並推選季雨霖為這次湖北起義的武昌首領兼鄂西北軍事總指揮,其他同志都一一承擔了任務。他們經過多方面聯絡舊有軍隊,秘密組成“改進團”,以季為團長。“改進團”以“改進湖北軍政,繼續革命事業”為口號。機關分設在漢口碧秀里,武昌大朝街與巡道嶺等處。

黎元洪獲得季雨霖等人組織改進團要造反的情報後,大為震怒,連日部署偵破,致使設在漢口碧秀里的改進團總部被破獲,捉走正在會宴的旅團長幾十人,被秘密處死20余人。黎元洪又將原八師李榮升團解散。季雨霖等首要黨人躲藏在漢口日租界日軍司令部。黎元洪知道後,便宴請駐漢日軍司令官也倉上校,要求引渡季雨霖,遭到拒絕。當晚,也倉上校派遣部隊護送季雨霖登上停泊在江心的日本輪船“岳陽丸”號,匆匆駛離漢口,直達上海。季到滬後,投奔上海都督陳英士。黎元洪通緝季雨霖,懸賞告示指出︰“能生獲季雨霖,賞銀10萬;生獲熊秉坤,曾尚武各賞銀5萬。”又通電中央政府及各省都督府,宣布季雨霖的罪狀。袁世凱也下令宣布褫奪季的中將軍銜、三級勛位和師長官職,通電各地緝拿歸案法辦。黎元洪還組織軍法處舉行缺席會審,袁世凱派代表從北京趕到武漢旁听。于是,缺席宣判季雨霖等人絞刑。絞樁已命衙役釘好,等捕齊季雨霖等人之後,與在押者一同執行。

1913年6月,孫中山發動全國討袁。黃興再派季雨霖從上海潛回武漢。季藏在漢口日租界日本人開設的松乃家旅館,加強與其他革命派聯系,並將原來的“改進團”改成“參謀團”,以國民黨的名義再次策動倒袁,計劃于6月25日在武昌首先發難。季派熊秉坤和原八師的軍法官侯靜安拿了季的親筆信去沔陽、沙洋一帶活動,密令劉鐵在沙洋起事。于是,駐沙洋的原八師第十五旅第三十團在劉鐵領導下,于6月21日宣布武裝獨立,自稱“鄂西討袁軍”,劉鐵任總司令。接著,劉率部攻打荊州。這是湖北省惟一揭竿起義討袁的一支革命武裝。可惜,由于袁世凱派重兵圍攻,使劉部被擊散。這第二次湖北方面的討袁運動又宣告失敗。季雨霖和唐犧支等人再次乘日輪逃往上海,接著東渡日本。後來在東京參加了孫中山組織的中華革命黨,一直與湖北的黨人保持密切聯系。不久,季又從日本潛回東北進行倒袁活動。當時,北京、上海、漢口各報紙經常有關于“亂黨”首領季雨霖的消息報道。被捕的革命黨人中,有的供稱是受季的命令,有的供認是為季籌措活動經費。于是,季雨霖成了叱 一時的風雲人物,季雨霖這個名字常使各地的統治者惴惴不安。

1916年6月6日,自稱大總統的袁世凱在全國人民的憤怒聲中憂懼而死;副總統黎元洪繼任大總統,段祺瑞當上國務總理。于是大赦政治犯,黎元洪恢復了季雨霖的官銜,季從此結束飄泊生涯。

1917年6月,黎元洪與段祺瑞爭權奪利,段利用張勛率兵進京,解散國會,驅逐黎元洪下台。不久,張勛擁宣統復闢,遭到全國人民的強烈反對。段祺瑞又反過來,又以反對清帝復闢為名,乘機打倒張勛,擁推馮國璋為代理總統,自己復任國務總理。他們的這些行為,嚴重地破壞了《中華民國臨時約法》。為了維護臨時約法,孫中山主張聲討,並在廣州組建了護法軍政府,孫中山被選為大元帥,領導南方各省軍隊抗擊北洋軍閥的軍事進攻。

當年曾在季雨霖招討軍當過協統(旅長)兼北伐河南右路司令的闕龍,這時正在孫中山的大元帥府任軍事參議。孫中山特派闕龍回湖北,敦請季雨霖策劃湖北方面起兵相助。季毅然響應孫中山的號召,積極與原鄂軍第一師師長石星川、第六師師長王安瀾等聯絡,共商起義大計,在季的策動下,各地老部屬紛紛響應。大家考慮到季雨霖對襄河一帶駐軍有號召力,便建議季雨霖擔任湖北護法聯軍的西路司令。季欣然接受,立即召集舊部屬在沙洋成立了護法聯軍司令部。這時,闕龍也在沔陽組織了農民起義軍,攻下仙桃鎮,率隊前來沙洋與季雨霖會合。

季雨霖在沙洋策反的消息,被黎天才九師駐扎鐘祥某旅的旅長由猶龍得知後,即派人將季雨霖、闕龍、卿定福,畢壯飛四人從沙洋綁架至鐘祥。當時,張難先、梁鐘漢等人均至致電黎天才,請勿加害。但黎天才為了向北洋軍閥邀功獻媚,竟不擇手段,迫不及待,于綁架季等到鐘祥後的第二天(1918年12月11日),在拘留室中,將季雨霖等四人亂槍殺害。

季雨霖為辛亥革命流盡了最後一滴血。他犧牲時年僅37歲,他短暫的一生,閃爍著革命的光輝。他不屈不撓的斗爭精神,永遠激勵我們勇往直前。其偉大功績一直在江漢平原和鄂西北人民中廣泛傳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