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振維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2-08 08:51

邵振維,乳名新春,湖南瀏陽縣豐裕鄉人,1905年2月生。她的家坐落在風景優美的五虎山下,門前一池清水,屋後幾叢翠竹,附近有一個較大的石膏礦,所以豐裕鄉又被稱為石膏鄉。她父親是邵氏宗祠小學的教員。她11歲隨父親進小學讀書,是全校惟一的女生;畢業後升入毛公橋的卓然高小。這所學校聚集了郭起等10多位進步教師。他們關心時事,提倡新學,對邵振維影響較大。剛從這里畢業到省會長沙從事革命活動的進步青年田波揚、潘心元,常寄回一些進步書刊和他們辦的《新民》雜志,對邵振維的影響是極大的。

1921年寒假期間,潘心元從長沙回到家鄉伍家渡辦農民夜校,邵振維找到潘心元,了解長沙和全國的政治形勢,詢問革命的道理。通過潘心元,她又結識了田波揚。邵振維常與潘心元的妻子周坤元、田波揚的妻子陳昌甫來往,向她們借閱書報。革命思想逐漸在邵振維的頭腦里萌發。

1922年夏,17歲的邵振維從卓然高小畢業。她有志于教育事業,到縣城考上了設在迎佛寺的瀏陽女校師範班,也稱迎佛寺女校。

1923年3月,湖南外交後援會瀏陽分會成立,邵振維積極參加了分會的工作。她邀了幾個女同學和長沙來的男學生一道,組成演講團,奔赴東鄉官渡鎮、南鄉楓林鋪等地進行反帝宣傳,散發傳單,演出《二七慘案》《旅大始末》等文藝節目。

1924年冬,中共湘區委員會派潘心元回瀏陽,成立中共瀏陽農村特別支部。1925年5月青滬滲案發生後,邵振維在潘心元的指導下,發動一大批女校師生,在縣城廣泛開展反帝宣傳。在這一年的暑假,經潘心元和伍志方的介紹,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了瀏陽女學生中最早的黨員。

在國共合作和工農運動蓬勃發展的形勢下,北伐軍揮師入湘。1926年7月,葉挺率國民革命軍第四軍獨立團進入瀏陽。瀏陽縣城民眾,夾道歡迎獨立團。這一天,邵振維參加了女學生組成的宣傳隊。在軍民聯歡會上,她把寫有“民眾救星”和“勞苦功高”的兩面錦旗獻給了葉挺。

獨立團團部設在城北譚家大屋(維新志士譚嗣同的舊宅)。這時,邵振維負責組織支前工作。她帶領女學生把茶水抬到河邊,為在瀏陽河畔沙洲上操練的戰士解渴;發動婦女為北伐軍洗補衣服,護理傷員;還帶領女校學生宣傳隊,到部隊駐地演出。

9月15日,邵振維同鄒順四、黃頤、董維等4人,作為婦女代表參加了在城北重陽山下孔廟召開的中共瀏陽地方委員會第一次黨員代表大會。會後,她受黨組織的委派,負責推銷“支援北伐公債券”的工作。她深入城鄉,走家串戶,主持了10多場報告會,任務完成得又快又好。接著,她又奉派協助朱建盛籌建縣總工會的工作,並當選為縣總工會執行委員和女工部部長。

11月下旬,邵振維作為縣總工會的代表,參加由國共兩黨、縣政府及工農商學等團體組成的“瀏陽縣公法團聯席會議”。她是聯席會議的9個委員之一。在這一工作中,她處處捍衛共產黨和工人階級的利益,忠實地履行著自己的職責和權利,在聯席會議中發揮了黨員的中堅作用。

這年冬,邵振維奉派回邵家石膏鄉做婦女工作,籌建鄉婦女聯合會。她深入貧苦農民家庭,一面幫助婦女縫補衣服,照看小孩;一面向婦女解釋國民革命的政策,動員婦女為維護自身的利益而斗爭。當時農村童養媳很普遍,許多女孩子受到非人的待遇。她建議鄉農民協會頒布一項法令,幫助童養媳解除婚約,受到了廣大婦女的支持。她還對虐待媳婦的人進行批評教育;對凌辱婦女的惡霸地主,則發動群眾,開會斗爭。廣大貧苦婦女感到有了依靠,都把她看作貼心人,紛紛向她申請加入婦聯。

有一次,邵姓族長在祠堂里祭祖擺宴,禁止婦女參加。邵振維知道後,帶領幾十個婦女搶先進入祠堂。酒席剛剛擺好,她們就一擁而上,入席佔座。氣得族長在廳堂直跺腳,哀嘆“人心不古”,卻又無可奈何。

為了解決貧苦農民年關少米缺糧的問題,邵振維曾找當地一位姓詹的大地主,請其將一部分糧食平糶給農民。遭到詹的拒絕後,她就帶領群眾將他家的谷倉打開,挑出100多擔谷子,用平價賣給饑民和佃戶。

1927年2月,縣公法團根據湖南省懲治土豪劣紳暫行條例,成立了瀏陽縣特別法庭,由邵振維與郭起、羅納川等人擔任審判員。特別法庭于5日在縣教育會坪召開了萬人公審大會,審判擅自將不肯繳槍的普安團總張梅村放走而又企圖搞叛亂的縣警備隊長唐秉忠。邵振維宣布唐秉忠的罪行,並判處死刑,當場槍決。當國民黨平江縣長出來辯護,並把這件事說成是國共兩黨的糾紛時,她立即代表瀏陽縣各界群眾團體,致電湖南省政府,要求撤換縣長。接著,特別法庭馬上大張旗鼓地在縣城召開大會,公審土豪劣紳,處決了7個民憤極大的惡霸。城郊棖沖鄉3000多農民,還將作惡多端的邱少端捆綁來縣,請求判刑。她滿足了農民群眾的正義要求,在判決布告上蓋了特別法庭的大印。古港區有個破壞農民協會的反動分子蕭芳蓮,被農民抓獲。蕭芳蓮的妹妹曾與邵振維同學,跑來請求赦免,遭到她的嚴詞拒絕。農民都稱她是“鐵面無私的女法官”。

2月中旬,在瀏陽縣第一次婦女代表大會上,邵振維被選為委員。在此期間,她還被增選為中共濟陽縣委委員。在慶祝三八婦女節時,她為打破過去不準婦女進孔廟的惡習,特地將大會主席台搭在孔廟大成殿前的“陛階”上。這一天,她擔任大會執行主席,英姿煥發地站在“陛階”上發表演說。會後,她手執一面寫著“總指揮”的小紅旗,帶領婦女上街游行。

這年3月,湖南省政府批準罷免國民黨平江縣長的職務的電請。縣公法團聯席會議接受中共瀏陽縣委的提名,將邵振維作為共產黨方面的縣長候選人。經民主投票,她當選為瀏陽縣縣長,成為該縣有史以來第一位女縣長。

邵振維擔任縣長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協助縣委加強革命武裝建設。一支新型的瀏陽工農義勇隊建立了(後來成為第三團,跟隨毛澤東上了井岡山)。為了建設好這支部隊,她采取募捐和緊縮地方財政開支等辦法,籌集糧餉,趕制軍服,使上千名隊員換上新裝,肩扛槍炮,腰扎皮帶,軍容整齊,隊伍雄壯。

當時正是春荒時節,邵振維以縣政府的名義發布公告,責令地主平糶糧食;並組織清算公產委員會,清查被土豪劣紳侵吞的公共財產,令其償還,用以興辦公益事業。

對有條件的區鄉,邵振維還試行平分土地。從3月下旬開始,縣政府批準北區的楓漿鄉、西區的白關鄉、南區的孫家,由鄉農民協會主持插標分田。她自己來到楓漿鄉,具體指導分田工作,並取得了成功的經驗。5月3日,省農民協會來電祝賀楓漿鄉分田運動的勝利。

為了活躍農村經濟,提高農民的生活水平,邵振維召集專門會議,研究建立縣、區、鄉各級生產合作社和消費合作社的問題。在很短的時期內,紅茶、石灰、土紙、土布、鞭炮和竹木制品等合作社紛紛建立起來了。古港區的紅茶合作社,組織茶農采制紅茶700多箱,重兩萬多斤,運往長沙、武漢銷售。

邵振維還發布了查賭、禁煙、剪發、放足和改良習俗等命令。在查禁鴉片活動中,僅古港區就沒收鴉片42箱;在沙市區收繳了煙槍煙燈120多件,都當眾焚毀。

在中共五大召開期間,邵振維接到了參加五大的潘心元從武漢寄回的信。信中針對蔣介石在上海發動的四一二政變,以及根據毛澤東提出的建立農村政權和武裝農民的主張,強調指出︰“不管遇到什麼情況,也必須加強武裝,不斷地擴大自己的力量,力爭在短期內成立一個師,搞到三千人槍,同時要把農民自衛軍訓練好。”根據這一意見,她組織縣委認真執行,並立即在全縣掀起了擴大農民自衛軍的熱潮。報名參加農民自衛軍的有好幾萬人。

5月21日,長沙發生了馬日事變,中共臨時湖南省委決定發動長沙附近各縣的農民自衛軍,于5月31日圍攻長沙。邵振維同潘心元執行了這一決定。在一夜之間,從東鄉到北鄉200里的道路上,都是絡繹不絕的農民自衛軍戰士。他們自帶干糧,扛起鋤頭、梭鏢、鳥銃等武器,高舉火把,向長沙方向開去。

永安鎮是瀏北大鎮,距長沙只有60華里。5月30日晚上,瀏陽幾萬農民自衛軍在這里集結,自衛軍指揮部就設在這里。在當晚的軍事會議上,決定將農民自衛軍分成兩路縱隊進攻長沙,指揮部由邵振維留守。但她堅決要求去前線,潘心元同意她隨一路縱隊行動。

5月31日晨,瀏陽農民自衛軍分別在瀏陽門、小吳門發起攻擊,曾給長沙守敵造成很大的威脅。但由于孤軍深入,武器不好,自衛軍也受到了一定的損失,邵振維被流彈擦傷了左臂後奉命撤退,她隨農民自衛軍一起回到了永安鎮。

農民自衛軍一退,許克祥便指揮軍隊下鄉“清剿”,長沙附近頓成血泊火海。年初從瀏陽監獄逃往長沙的普安團總張梅村,也拼湊起“反共義勇隊”,配合許克祥的軍隊,叫囂“要蕩平瀏陽”。在這三湘四水黑浪翻滾的形勢面前,瀏陽縣除西區一隅因緊靠長沙,被許克祥的軍隊佔領外,全縣絕大部分地區仍由潘心元、邵振維所指揮的工農革命武裝所控制,他們英勇頑強地同敵人戰斗。

1927年7月,瀏陽工農義勇隊開赴平江;後又退駐江西銅鼓;不久,參加湘贛邊界的秋收起義。邵振維奉命留在瀏陽,與從長沙撤出來的省委工運特派員郭起等,帶領一支小游擊隊,活動在縣城四周,伺機打擊敵人。

這時,新任國民黨瀏陽縣長王紫劍,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他一到任,便懸賞500光洋,發誓要生擒邵振維。不久,湖南省國民黨當局又派閻仲儒為平瀏“清鄉委員會”主任,率部進剿瀏陽,與王紫劍一起,更加瘋狂地屠殺群眾。不到一個月,全縣慘遭殺害的就有數千人。人稱“閻王清箱(鄉),百姓遭殃”。

形勢越來越嚴峻,環境越來越險惡。為了適應情況的變化,邵振維將游擊隊化整為零,分散活動。自己回到石膏鄉,憑借家鄉熟悉的地形和群眾的掩護,繼續與敵人周旋。她在五虎山組織了一支暴動隊,一夜行程數十里,往來于石膏和大橋之間,隨時打擊當地的反動分子。她還在羅沖召開群眾大會,向一些反攻倒算的土豪劣紳提出警告。她在卓然還處決了三名清鄉隊員和1名叛徒。五虎山有共產黨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在全縣傳開。一些受壓迫的農民又開始挺起胸脯走路,有的人甚至跑到地主家里對地主說︰“你要把收了我們的梭鏢保管好,以後我們還要辦農民協會的。”

10月,邵振維來到砰山豐福嶺芭蕉沖,參加潘心元在這里召開的縣委擴大會議,部署繼續組織武裝斗爭的問題。這時,省委特派員夏明翰也來到瀏陽蒿山,與潘心元一起領導武裝斗爭。在會上,邵振維見到了郭起、郭祝霞、趙貴金、伍志芳等戰友。根據會議的決定,大家分別在東三里、楓林、楓漿、石膏、砰山、淳口等地恢復黨的基層組織,建立武裝,發動群眾抗租、抗稅、抗糧,她分工負責石膏鄉的工作。

“挨戶團”頭目張梅村得知邵振維在石膏鄉活動,立即從西區調來大批團丁。敵人抓不到她,就把她的母親打得死去活來。

邵振維听到母親遭打的消息,痛哭失聲。在11月初的一個深夜,她摸回家里,探望躺在床上的母親。不料,家里早有暗探監視,她剛一到家便被敵人包圍了,外面一片狼嚎鬼叫︰“要抓活的!”突圍已來不及了,她的佷女邵國梅突然沖出屋子,想把敵人引開。她不願佷女為自己犧牲,隨即追了出去,大喝一聲︰“不要胡來,邵振維在這里!”佷女脫險了,十幾支黑洞洞的槍口一齊對準了她,並連夜將她押往瀏陽縣城。

邵振維剛被押到縣城,王紫劍、張梅村立即在縣署衙門提審,當他們得不到所要知道的情況時,就對她動用種種酷刑。敵人把她綁了老虎凳上,由兩名打手輪流抽打;又拿來一只燒得通紅的烙鐵,在她肩膀上烙燙,燒得皮膚“吱吱”作響,直冒青煙;最後往她的腿下墊磚,她的兩只膝蓋骨被壓斷依然堅貞不屈。王紫劍、張梅村無計可施,決定殺害她。1927年11月6日,敵人將雙腿已斷的邵振維用籮筐抬著,押往南門外的狀元洲。她忍著傷痛,沿途高呼︰“同胞們,共產黨是殺不盡的,共產黨一定還會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