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威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2-08 09:08

嚴威,1902年生于湖南衡陽縣車江鎮(今屬衡南縣)。他原名嚴福臨,1926年參加農會時他改名嚴威,言下之意,現在是窮苦人揚眉吐氣、大振威風的時候,要顯一顯窮人的威風,長一長窮人的志氣。

嚴威家境貧寒,靠父親嚴德雲擺小攤子度日。幼年時得伯父的資助,他讀了四年私塾。生計所迫,年齡稍大便輟學回家,長年累月挑著貨郎擔,走村串戶,幫助父親維持家庭生計。兩年後,因看到他聰明好學,有一定文化知識,親友們湊錢,在五統廟開設蒙館,請他當老師,使一班窮人的孩子能上學。

嚴威教蒙館,十分同情窮苦農民的孩子,他設身處地地為他們著想,可以少交甚至不交學費。而對富家子弟則相當嚴厲,分文不能少,否則不準入學。他這種愛憎分明的態度獲得大多數人的尊敬。但也被少數豪紳富人忌恨,他們借故把嚴威擠出了蒙館。

1926年,國共合作,北伐軍入湘,湖南農民運動蓬勃興起。嚴威全力投入農民協會的工作。在共產黨員劉東軒的培養教育下,同年冬他參加了共產黨。當時農運工作急需大批骨干,不久,他被選送到衡陽縣農民運動講習所學習。結業後,作為縣農民協會特派員,他到衡陽西鄉的渣江、台源寺一帶領導農民運動。

樹立農民協會的威信、地位,打擊地主階級土豪劣紳的威風,是發動和鍛煉群眾的重要一環。一到西鄉,嚴威便部署鄉農民協會會員到三湖町一個大土豪家殺豬喝酒,開倉放糧,狠狠打擊了這個大土豪的威風,大大鼓舞了農協會員的斗爭熱情。為了建立農民武裝——渣江農民糾察隊,他把渣江、台源寺一帶的鐵匠集中起來,趕制梭鏢大刀。一時間,幾十座爐子烈火熊熊,鐵錘叮,有人形容是打鐵打得“土豪劣紳心里慌,農協會員心歡暢”。

當時,為了破壞農民協會的工作,一些土豪劣紳借著風頭,混水摸魚,辦起了假農會,以與農民協會對抗,保護地主的利益。四十鄉有個叫劉洪文的劣紳,糾合了一班狗腿子辦了個假農會,專同嚴威他們對抗。為了掃除這個絆腳石,嚴威帶著幾名骨干和糾察隊員,大模大樣來到劉洪文辦的假農會大院里,稱自己是縣農協特派員,來各鄉檢查農會工作,責令他把“農會”的名冊拿來,集合會員,自己要當面查點。當劉洪文把一些二流子集合起來時,他即命令糾察隊員把這些“會員”捆綁起來,游鄉示眾,然後將一張宣布解散這個假農會的告示張貼出去。

1927年春,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農民倉里十家九空,而一些土豪劣紳趁機囤積居奇,有糧不賣。嚴威領導農民協會作出規定︰土豪劣紳不得私自販賣糧食;有囤糧的除留足自己食用外,余糧都要交農協平價賣給農民。他到渣江鎮最大的一戶米店王朝旺家,勸其開倉賑賣,救濟災民。當王推說現在倉庫無糧可賣時,他不動聲色,派人暗地監視。果然,在一個晚上截獲了王朝旺一條裝糧外運的船只。第二天,他就把這幾十擔谷子平價賣給災民。還有一件事,當地群眾至今仍念念不忘。當地豪紳夏麻子請來幾個木匠蓋新房,新房蓋好了,他卻賴帳不給錢。嚴威知道後,首先幫助這個鄉的木工組織了木工工會,然後帶著全鄉百多人的木工隊伍,到夏家新屋大興問罪之師,提出如果不給工錢,就把新屋燒掉。夏麻子眼看眾怒難犯,只得乖乖地還清工錢。在此期間,衡陽縣特別法庭判處了三名反革命分子死刑,其中有兩名是他抓獲送交縣法庭的。

嚴威在農運中大刀闊斧,敢做敢為,贏得了農民的熱烈擁護,也引起了土豪劣紳對他的刻骨仇恨。長沙馬日事變後,反動派立即瘋狂反撲。曾經挨過嚴威斗爭的土豪王鴻儉,正帶著100多人的清鄉隊赴渣江抓人途中,在五里亭與他狹路相逢。王鴻儉認出嚴威後,立即猛撲上去,將他抓住,殘忍地用鐵絲穿著他的雙臂,捆在渣江鎮戲台的柱子上,慘無人道地用梭鏢狠戳,後又喪心病狂地割去耳朵、鼻子。嚴威雖全身血肉模糊,幾次暈死過去,仍然威武不屈,怒視敵人,高喊“打倒土豪劣紳”的口號,王鴻儉氣急敗壞,要清鄉隊把他活埋了。嚴威英勇就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