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鈞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2-08 09:16

向鈞,字俊奇,別號素我,湖南省平江縣平綏鄉石洞村(今向家鄉三和村)人。1906年3月19日生。祖父是位山村塾師,向鈞5歲時,跟祖父學認字。8歲時,祖父送他進東山寺小學;10歲時又到離家30里的作民高等小學堂讀書。向鈞學習用心,常得祖父和教師的夸獎。

1921年8月,向鈞考入長沙岳雲中學。不久,通過表姐楊開慧的介紹,他認識了毛澤東,常去清水塘向毛澤東請教,談讀書心得,並在毛澤東的幫助下,逐步讀了《共產黨宣言》等馬列著作,懂得了許多革命道理。

向鈞在長沙,一面積極求學,一面熱心參加社會斗爭。1922年1月,湖南勞工會領袖黃愛、龐人銓被殺害,當他得知這是自己的姨父、省財政廳長兼華實公司總經理黃藻奇用5萬元買通趙恆惕制造的血案時,非常氣憤。他不顧黃藻奇是自己的親戚,又是父親任職的“保人”,也不顧家里提出不要得罪黃藻奇,免得給全家帶來後患的勸告,毅然邀集同學來到北門外黃藻奇的公館,乘其不備,破牆而入,將黃藻奇抓了出來,迫使黃藻奇認罪。此後,凡是有關工人的斗爭,他都積極參加。他先後參加過支援長沙泥木工人的斗爭、聲援粵漢鐵路岳陽機務段工人的斗爭、聲援水口山鉛鋅礦工人的罷工斗爭,並在斗爭中使自己逐漸成長起來。1923年4月,向鈞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不久,擔任了岳雲中學黨支部書記。1924年,他又以個人身份加入了國民黨,負責長沙北區學運和國民黨長沙市一區六分部的工作。他將聯絡地點設在文昌閣甲種農業學校內,用化名對外聯系。在這以後的一段時間,他還先後擔任了長沙市學聯常委、湖南省學聯執行委員、湖南人民反基督教大同盟和反帝大同盟的宣傳負責人。

在長沙人民一系列反對帝國主義的斗爭中,向鈞是最積極的參與者和組織者之一。特別在上海發生五卅慘案的消息傳來後,他作為“青滬慘案湖南省雪恥會”的執行委員之一,與省學聯分別通知各校舉行抗議集會和游行示威。按照中共湖南區委蕭述凡、周以栗的部署,他帶領宣傳隊首先到日本領事館遞交抗議書。日本領事館的鐵欄桿大門緊閉著,大門內還站著四五十個趙恆惕派來守護的士兵,還朝外架著機槍。面對殺氣騰騰的場面,他毫不畏懼站在領事館門前的一堆木頭上,悲憤激昂地向士兵們喊話,勸他們不要給日本人當看門狗,不要出賣中國人的良心,中國人不要打中國人。士兵終于被感動了,紛紛收起了武器。向鈞連忙派人扛來幾十根木頭架在圍牆上,然後帶領著一批同學翻過牆去,沖進了領事館,但領事館的官員早已逃走。于是,向鈞將領事館房頂上的太陽旗扯下來,把一份抗議書釘在旗桿上。頓時,來到領事館前的游行隊伍歡呼聲驚天動地,大家趁勢撬開了大門兩側的鐵絲網,浩浩蕩蕩地通過日本領事館,再經興漢門進城。

在反對軍閥趙恆惕的斗爭中,向鈞也是站在斗爭的最前線。1925年秋,趙恆惕授意省教育司開除了省學聯負責人曾三、段瀟等30多名學生的學籍,並將曾三等逮捕入獄。這時,向鈞任長沙市學聯主席,他一面發動各校罷課抗議,一面率領全市各校學生到省教育司示威,並同18名代表前往省長公署向趙恆惕遞交一份通牒書,限24小時內答復。向鈞等隨即被趙恆惕下令扣留。經徐特立、朱劍凡等赴省長公署要求保釋後,他又繼續組織在校同學發通電,印傳單,揭露趙恆惕鎮壓學生愛國運動的罪行,號召全市學生一致行動,投入反對趙恆惕的斗爭。

1926年5月,投靠北洋軍閥的葉開鑫,自稱“前敵總指揮”,打著“討赤討唐”的旗號,率軍進佔長沙,並派親信姜首斌為長沙警備司令,大肆搜捕青年學生。在這嚴峻險惡的形勢面前,向鈞根據黨的指示,一面隱蔽力量,一面繼續開展對敵斗爭。他時常要交通員當乘客,自己拉著黃包車穿街過巷,每到偏僻處,就向行人散發傳單。北伐軍于7月進入長沙後,他又積極投入組織長沙各界迎接北伐軍的工作。

這年8月16日起,向鈞與夏曦等參加了國民黨湖南省第二次代表大會。在26日由他擔任執行主席的大會上,通過了如下兩項臨時決議︰一項是以省代表大會名義,向被謀害的國民黨左派廖仲愷先生致敬默哀。另一項是“援助衡山縣農民協會案”,聲援衡山縣農民協會反對團防局勒索壓迫農民的斗爭。

1926年9月,向鈞被中共湖南區委派到衡山開展黨的工作。他來到衡山後,著重抓好黨的思想建設,舉辦黨員訓練班,並結合衡山斗爭的實際,開展如何進行黨的工作的討論。在召開的一次黨員代表會上,他當選為中共衡山地方執行委員會書記。秘密機關就設在縣城河邊的康王廟。

為了在衡山地區城鎮鄉村建立黨的支部,向鈞經常深入農村,做組織考察發展工作。他不辭辛勞,往往一天要跑幾十里山路,贏得了“飛毛腿”的綽號。經過幾個月的努力,衡山黨員由原來的10多人發展到200多人,支部由原來的3個擴建到14個,每一個區農民協會都建立了支部,鄉農民協會的主要負責人大都是共產黨員。

1927年1月中旬,毛澤東來衡山考察農民運動,對向鈞半年來在衡山所做的許多工作表示贊同,但也對存在的某些問題提出了批評,特別是衡山縣監獄關押了一些基層農協負責人,指出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向鈞主動地承擔了責任,並立即到縣里交涉,釋放被錯抓的農協負責人。此後,他遵照毛澤東的指示,進一步加強了對農民運動的領導。到這年“五一”勞動節,衡山舉行盛大紀念集會和檢閱工農武裝時,全區有組織的農民已達20余萬人;參加工會的工人約2萬余人;工人糾察隊和農民自衛武裝,由上一年冬的5000余人發展到2萬余人,步槍由300余支增到800余支,梭鏢隊由五六萬人增加到十五六萬人。對于他在農民運動中所取得的成績,連反動派也不得不承認︰“共產黨組織自向鈞一來衡,即猛烈的發展”,“全縣農運雖窮鄉僻壤,亦風起雲涌”。

向鈞還十分重視發展壯大共青團組織的工作。在這一期間,他組建了共青團衡山特支和柴桑洲、白果兩個團支部。1926年底,又成立了共青團衡山地方委員會,由他兼任書記。通過團的活動,很多青少年迅速成長起來。

蔣介石在上海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向鈞立即派出講演隊分赴四鄉揭露蔣介石背叛革命的罪行。4月21日,他發動衡山各界群眾舉行討蔣大會。開會時,天氣突變,頓時狂風大作,暴雨傾盆,然而到會的群眾不顧風吹雨打,開完大會又舉行游行。當時的《新衡山》報曾有報道,稱這一舉動“為我邑破天荒之第一次”。第二天,還上演了12幕大型話劇《蔣介石的反動》,使討蔣之聲遍及城鄉。

4月底,向鈞出席了中共中央在武漢召開的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當他由武漢返回湖南路過長沙時,正踫上發生馬日事變,他立即隱蔽近郊,于6月中旬才繞道回到衡山。這時,衡陽的反動軍隊已進犯衡山,因為擔任城防的一個中隊突然叛變,地委機關和工農武裝被迫撤離。為了開展農村武裝斗爭,他指揮一部分農民自衛軍去岳北;另一部分工農武裝控制石灣沿河一線;而自己則同易克勛等以霞流沖為中心,聯絡鳳仙廟、石橋、福田鋪3處的武裝力量開展游擊活動。有一次,他指揮工農武裝在天竹嶺上用土槍、步槍和松樹炮打退何鍵部一個營的進攻。

7月,湖南的反動當局全面“清鄉”,糾集衡山、湘潭、湘鄉三縣的軍隊圍攻岳北的工農武裝,形勢十分危急。向鈞決定將岳北的工農武裝迅速向南岳方向轉移。于7月下旬順利地突破敵人的包圍,轉移到了南岳。月底,省委調他回長沙,旋即派往湘潭做地下工作。

湘潭也是湖南反動當局“清剿”的重點,白色恐怖極其嚴重,前縣委已經完全被破壞。向鈞來到湘潭後,經過艱苦的努力,終于找到了一批散失的黨員。他在縣郊雞公嘴,租了一個獨家院子,恢復了縣委機關。相繼又在易俗河、射埠等地恢復了黨的支部。

八七會議後,毛澤東以中共中央特派員的身份回到湖南,改組了湖南省委,準備組織湖南的秋收起義。8月底,向鈞去株洲,組織武裝起義。湘贛邊界秋收起義爆發後,他和朱少連在株洲也發動了武裝起義,但遭到大批敵兵的包圍,他們分散隱蔽,僥幸脫險。

9月27日,向鈞被任命為中共湖南省委農民部長。11月,黨組織派他去湘西巡視工作,並在邵陽等地部署舉行年關暴動。

這年冬天,向鈞去長沙市局關祠西梧桐6號參加會議,未料有叛徒告密,他和6名同志一起被捕。敵人對他動用種種酷刑,他在獄中忍著劇痛,用敵人要他寫自首書的紙筆,寫了一篇討伐國民黨反動派屠殺工農、摧殘革命的檄文。

1928年1月24日,長沙教育會坪內,軍警戒備森嚴。向鈞腳鐐重銬、步履艱難,口呼︰“革命必勝,反革命必敗!”凶狠的劊子手用刺刀戳破他的嘴唇,他在刑場上高呼“打倒蔣介石!”“共產黨萬歲!”

向鈞被敵人殺害後,親人們將他的遺體運回平江,安葬在向家石洞瑤花園東茅嘴,為他實現回到故鄉,回到父母身邊的心願,也為家鄉的後人永恆紀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