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超容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2-11 09:21

覃超容,1909年出生于廣西桂平縣大湟江口昌輝街。母親梁守珍,父親覃紹章,以屠宰牲畜為生。由于家庭窮困潦倒,覃超容13歲時被賣給王達才當童養媳。她承擔繁重家務,經常起早摸黑地干活,稍有不慎就被罵挨打,忍饑受餓,飽嘗辛酸苦辣。後王達才病死,王家說覃超容是“克夫命”,並將她轉賣給上官塘蔡家。江口工會負責人聞訊後,將她解救出來,並安排她在工會里從事宣傳工作。

1925年冬,梧州婦女聯合會派黃若珊,李立群、李靄雲等人率領一支宣傳隊來到覃超容的家鄉,宣傳婦女解放思想。她們召開群眾大會,覃超容在會上聲淚俱下,哭訴了自己當童養媳時飽受的辛酸苦難,並號召婦女姐妹們團結起來,勇敢地投身革命,爭取男女平等,爭取婚姻自由。在場的婦女听完覃超容的遭遇後,無不為之感動,淒然淚下。會後,馬上有100多名婦女報名參加婦女聯合會,不久,大湟江口婦女聯合會正式成立,覃超容負責婦聯的宣傳發動工作。她不辭勞苦,經常深入各鄉鎮宣傳婦女解放的革命思想。1926年春,她的同鄉、中共黨員、中華內河輪船總工會桂省二分會委員長胡奕卿把她帶到梧州,介紹她加入了梧州婦女聯合會並進入婦聯創辦的婦女工讀學校學習。在工讀學校里,她學習織毛巾,學習文化知識,學習算數、記賬。由于勤奮好學,覃超容由一個半文盲的姑娘變成了一個懂文化、會算數、會做工作的黨的得力助手。不久,她加入共青團。在梧州,覃超容在各方面都得到了同志們的幫助與關懷,感受到了革命大家庭的溫暖。梧州的中共黨團組織與婦聯尤其同情超容的悲慘遭遇,便以婦聯名義發出“快郵代電”,揭露覃超容的翁姑虐待童養媳的丑行,一時間,梧州各界革命團體紛紛表示支持覃超容廢除與王家的婚姻關系,譴責王家虐待覃超容的無理做法。王家聞訊,不思悔過,反而糾集大湟江口族長等一幫人氣勢洶洶來到梧州,要梧州婦聯交出覃超容,並威脅說“如果不交出覃超容,就要控告婦聯會窩藏私逃人員”。覃超容斬釘截鐵地說︰“夠了,你們害我,騙我夠了,我死都不回去!”梧州婦聯的態度也非常堅決,表示“援救苦難姐妹,我們婦聯會義不容辭。覃超容的婚姻大事,由她自己決定”。同時,警告來人滾回桂平,否則就要與他們打官司。王家無計可施,只好同意兩家脫離婚姻關系。梧州婦聯堅決支持婦女解放的舉動使覃超容深受感動。她表示︰“今天婦聯姐妹救了我,明天我要更加努力斗爭,救盡所有苦難的姐妹們。”

覃超容沖破了封建婚姻的牢籠後,以更加飽滿的熱情,更加積極的態度投身到婦女解放運動之中,她吃住都在婦聯會里,掃地、燒水、制作宣傳用具、為罷工工人縫制棉衣等等工作,樣樣搶著干。此外,覃超容還經常參加宣傳工作。有一次,她在三八節的集會上說︰“我們婦女要求解放,要爭取婦女地位,就必須先在本身獲得獨立自由……”听完她的演說後,許多婦女紛紛表示要走婦女解放之路。由于覃超容和其他婦聯同志勤于宣傳,善于組織,梧州婦聯的勢力日益擴大,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內,會員由開始時百余人增加到千余人。由于覃超容工作出色,同志們便推選她為梧州市婦聯會工分會宣傳部副部長。

1927年,正當北伐軍勝利進軍的時候,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右派在上海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屠殺中共黨員。桂系梧州當局開始破壞中共梧州黨團組織、工會婦聯,捕殺中共黨員團員與其他革命干部。梧州城籠罩在血雨腥風的白色恐怖之中。但是反動派的屠刀嚇不倒覃超容,她冒著生命危險,四處奔走,聯絡、組織失散到各地的黨團員與婦運干部。在送別被迫撤離梧州的同志時,她堅定地說︰“我與婦聯一條命,生死和婦聯在一起。以後的事,我頂著干,你們放心吧!”泰山壓頂不彎腰,霜重色愈濃,真乃英雄本色!

1927年初,中共廣東區委為了恢復遭受破壞的廣西黨組織,派遣廖夢樵、鄧拔奇到梧州主持廣西的工作。婦聯會的覃超容、馮秀娥接待他們兩人。當時,反動派為了防範共產黨員,在房門上都貼了“非眷莫問”的字條,所以不是夫妻的話就難以租到房子,廖、鄧在何處落腳便成了難題。這時,覃超容主動請纓,與廖夢樵假扮夫妻,租住了一間民房作為黨的地下機關,同時擔任了黨的地下交通員。接受新任務後,覃超容扮作賣鞋女販,東奔西走,冒著生命危險,傳送黨的機密信件,掩護被追捕的同志轉移。她說︰“革命烈火是撲不滅的,只要還有一口氣,我就要奮斗到底。”就這樣,覃超容在白色恐怖下堅持斗爭,經受住了嚴峻的考驗,增長了革命的見識與才干,並在廖夢樵的教導與幫助下,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27年秋,根據中共中央八七會議精神,中共廣西地委決定于中秋節在梧州發動武裝起義。地委書記廖夢樵負責籌備起義工作。由于叛徒李天和向敵人告密,梧州當局于1927年9月7日逮捕了廖夢樵、覃超容、黃士韜等百余人。在獄中,敵人為了使她說出黨的機密和屈膝投降,對她軟硬兼施。敵人先是引誘她說︰“你要是說了,就是立了一大功,梧州的女界就讓你當領袖。你年紀輕輕的,要珍重前途啊!”覃超容裝作沒听見,敵人又接著勸道︰“如果你坦白交待,我們可以幫你保密,你日後吃穿住用不著愁,生活可以像我們的太太那樣自由自在,何必……”對此,覃超容根本不屑一顧。敵人惱羞成怒,便對她施以酷刑,又是捆綁又是吊打,打昏了,用水沖醒再打,但她仍是堅貞不屈,守口如瓶。覃超容知道反動派肯定要殺害自己的,于是作了兩首詩贈勉戰友︰

(一)

誰說人無死,光榮是革命。

將來解放時,永受人尊敬。

(二)

我嗟生不辰,幸復自由身。

在獄敢雲苦?勉君殺敵人。

面對大義凜然、寧死不屈的覃超容,敵人無計可施,便于1927年9月25日夜里押往梧州市雲蓋山刑場。覃超容血灑雲蓋山,把年僅18歲的青春生命獻給了黨的革命事業。她雖然生命短暫,但將永遠活在我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