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濟川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2-11 09:21

覃濟川,原名可俊,字超寰,1900年8月9日出生于湖北省公安縣一個富裕的農民家庭。他從小聰慧,熟讀經書,會詩文,善交談。1919年秋,考入漢口省立第三中學,學業成績一直名列前茅,曾連續兩年獲年級考試第一名。

覃濟川離開荊江岸邊的偏僻農村,來到五省通衢的武漢,使他大開了眼界。特別是江城經過五四運動的洗禮,人們思想異常活躍。是年,又發生了大規模的工人罷工,更使覃濟川心情不能平靜。他站在長江岸邊,看到滿江游弋的外國輪船,碼頭上干重活的中國苦力,一個個衣衫襤褸,面黃肌瘦。他又聯想到十年九不收的家鄉農業凋敝,民不聊生。中國為什麼這樣落後?社會為什麼這樣不平等?覃濟川陷入了沉思。當時,在青年學生中,由于受“實業教育”的影響較深,認為要使中國像英美一樣強大起來,只有發展工業。覃濟川也立下了辦實業振興中華的決心。

1922年7月,覃濟川中學畢業後,邀約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學到大冶開礦,實現他“實業救國”的理想。大冶礦廠是當時湖北最大的實業——漢冶萍煤鐵廠礦公司的一部分。覃濟川等興致勃勃地來到礦區,在交涉中遇到了層層阻力。一是無法籌措需要的大量資金;二是當地地方勢力極力阻撓。幾經周折,毫無結果,“實業救國”的理想成為泡影,他們怏怏不樂地回到武漢。

1922年秋,覃濟川考上了省立法科大學。在學校里,他關心時事,與進步學生交往,閱讀了《新青年》《響導》等進步書籍,開拓了他的思想境界。五四運動以後,陳獨秀等初步具有共產主義思想的知識分子來到武漢講學,給武漢地區的工人運動起了促進作用,同時也在追求進步的知識分子中產生了積極的影響。1920年8月,武漢共產主義小組成立。次年8月,董必武、陳潭秋建立了中共武漢地方委員會。他們深入工廠、學校、進行宣傳和組織工作,發展了一批共產黨員,法科大學也有了共產黨的活動。覃濟川接觸到共產黨人,了解到當時國際國內的政治形勢,獲得了不少新的知識,對人生有了新追求。他與同學們議論國事,抨擊時弊,很有見地,受到大家的擁護,被推選為省學聯干事,並被公安籍旅省青年和學生選為同鄉會會長。由于覃濟川思想進步,得到了教務主任鄧初民和共產黨人的培養,接受了馬克思主義。1924年秋,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同年底,根據國共合作的需要,他奉黨組織的指示加入了國民黨。他還介紹同學易潮善、朱聯元等加入了國民黨,積極開展革命活動。

1925年10月,覃濟川受武漢黨組織的派遣,到黃石港窯湖地區從事工人運動,接替原省特派員馬冬陽的工作。其時,正值漢冶萍公司的工人因資本家拖欠薪餉、大量裁減工人而開展激烈的斗爭。覃濟川積極領導了這場斗爭。他深入群眾,訪貧問苦,對資本家殘酷剝削和壓迫工人的行為極為憤慨,對受剝削、受壓迫的工人十分同情。他發動工人積極分子謝福漢、邱永福、劉金石等成立了失業工人工會籌備處。又冒著風雪奔走在黃石和大冶之間,把被裁減的養路工人也發動起來了,組成浩浩蕩蕩的隊伍,向資本家提出“反對裁減,補發欠餉”的請願,進行有理有節的斗爭。他還到附近謝家畈農村,發動農民組織農會,向土豪劣紳作斗爭。謝家畈農會是大冶縣早期的農會之一。在覃濟川等人的領導下,港窯湖地區的革命斗爭轟轟烈烈地開展起來,取得了初步勝利。次年春,覃濟川奉命回到武漢。

1926年2月,中國共產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在北京召開特別會議,確定黨應從各方面準備北伐,必須在北伐必經之路——湖南、湖北、河南等地加緊開展群眾工作。6月,覃濟川受中共湖北地委的派遣,回到公安縣,積極從事革命活動,為迎接北伐軍過境作好準備。覃濟川把同時回縣的法科大學同學易潮善、朱聯元,中華大學學生涂美中,高級農校學生、共產黨員劉 ,甲種農校學生、哥哥覃九峰等串連起來,在縣城南平成立了公安縣農會。為了把群眾發動起來,他們根據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對公安縣上層人物貪污盜竊、行賄受賄、魚肉百姓的罪行進行揭露。組織人員清理了縣議員邱海如、汪朗如等人歷年擅自提高堤工捐的問題,並創辦《農民之聲》刊物,利用輿論工具向社會進行披露,還在縣城街上張貼“邱海如、汪朗如貪污可恥”、“反對增加堤工捐”等標語。強大的輿論壓力迫使邱海如、汪朗如放棄了再增堤工捐的計劃。這一斗爭的勝利大大鼓舞了人民群眾,樹立了農會的威望。

覃濟川還和哥哥覃九峰回到仁和垸家鄉,發動農民成立了村農民協會。他動員家人散發資財,濟貧救危,結交貧民,得到了當地人民群眾的贊賞和擁護。接著,他在全縣很多鄉、村建立了農民協會。同時,他根據中共中央上海全會的決議精神,積極組建國民黨組織,發展國民黨員100多人,成立了以他為首的國民黨公安縣臨時黨部和3個區黨部籌備處。為迎接北伐,他領導開展了大規模的宣傳發動工作,全縣城鄉到處張貼著“打倒英、日帝國主義”、“打倒軍閥”、“打倒土豪劣紳”、“貪官污吏”、“取消苛捐雜稅”、“歡迎革命軍”等標語,還散發從省城運來的《告湖北人民書》。這時,公安縣的軍閥地方政府本來就為北伐軍即將到來的傳聞而惶惶不安,經過覃濟川等的宣傳攻勢,更使他們驚慌失措,縣政府、縣議會處于癱瘓,以縣知事李佑元為首的政客和土豪劣紳紛紛向沙市、武漢逃竄。1926年9月中旬,北伐軍攻克公安縣城南平,覃濟川率領縣、區黨部成員和進步教師、學生出城歡迎。9月20日,賀龍率領的國民革命軍第9軍第1師在公安縣境黃金口至斗湖堤一線與軍閥部隊激戰兩晝夜,取得勝利。覃濟川等動員大批農協會員積極支援北伐軍,運彈藥,抬擔架,籌糧草,受到了革命軍總司令部的通電嘉獎。

1927年元月,覃濟川參加了國民黨湖北省第四次代表大會,接著又進入國民黨湖北省黨務干部學校短期訓練。學習結業後,他接受了中共湖北區執行委員會交給的任務,到公安縣籌建中共黨組織。2月,中共公安縣支部成立,覃濟川任書記,黨員發展到40多人。3月上旬,他又參加了湖北省第一次農民代表大會,會後被委任為省農協特派員回到公安縣工作。

在以覃濟川為首的中共公安支部領導下,全縣的工農革命運動掀起了一個新的高潮。覃濟川擔任了縣農民協會籌備處主任,通過廣泛發動,成立了8個區農民協會和96個鄉農民協會,會員達4萬多人。各級工會、婦女協會、兒童團等組織也紛紛成立。各區、鎮農民協會還建立了“除暴安良委員會”,不久,又改編為“農民自衛隊”。“打倒列強”、“打倒土豪劣紳”、“鏟除封建軍閥”的口號響徹公安大地。革命群眾將土豪劣紳關押起來,槍斃了作惡多端的大土豪,沒收了部分土豪的土地和財產,有的地方還實行了減租減息,減輕了農民的負擔。工會、婦女協會、兒童團等組織也開展了反對資本家抽資和解雇工人、提高工人工資、反對封建和一夫多妻制、提倡男女平等宣傳。

正當革命蓬勃發展之際,蔣介石在上海發動了四一二反革命政變,鎮壓工農運動。消息傳來,激起了全縣民眾的憤慨,覃濟川召集全體共產黨人和國民黨左派在縣城召開緊急會議,譴責蔣介石的叛變行為,分析形勢,制訂在全縣聲討蔣介石的行動計劃。4月22日,在南平北門召開了有1000多人參加的群眾大會。會上,覃濟川慷慨激昂地歷數了蔣介石叛變革命、屠殺工農的罪行,號召人民起來開展斗爭。會後,還組織了示威游行。接著,又在麻豪口、楊家廠、斗湖堤、黃金口等地召開了聲討大會。月底,被關押的土豪劣紳杜弼臣、杜光熙父子乘機搗亂,慫恿一批流氓惡棍在縣城鬧事,引起了騷亂。覃濟川為了打擊敵人的囂張氣焰,當機立斷,在縣城召開群眾大會,宣布了杜氏父子搶奪民田、殘酷剝削和壓榨農民的罪行,將其鎮壓。人民群眾拍手稱快,震懾了敵人,穩定了局勢。7月15日,汪精衛在武漢宣布同共產黨決裂,形勢進一步惡化,公安縣的國民黨右派也公開叛變。在緊急關頭,覃濟川召集黨員會議,研究了應變措施,決定將革命骨干和農民武裝分散隱蔽起來,避免重大損失,為後來開展武裝斗爭積蓄力量。

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武漢召開緊急會議。會議批判和糾正了陳獨秀的右傾投降主義錯誤,確定了實行土地革命和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總方針。會議決定以革命基礎好的湖南、湖北、江西、廣東等省為中心,發動秋收起義。中共湖北省委根據八七會議精神,制定了湖北省秋收起義的計劃。當月,覃濟川派共產黨員劉 、涂美中到武漢,與中共湖北省委取得了聯系。8月中旬,湖北省委派干部到公安縣,成立了中共公安縣委,覃濟川是縣委領導成員之一。根據湖北省委的安排,公安縣被定為鄂西特區秋收暴動的重點縣。9月,中共鄂西特委決定由江陵縣委書記劉植五、公安縣委書記胡竹銘和覃濟川3人組成暴動指揮部。因覃濟川是本地人,各方面情況熟悉,具體組織實施由他負責。他把大革命時建立並保存下來的農民武裝組織起來,進行了整編、擴大,成立人民自衛團,任命樊學賜為團長,楊榮祥為副團長,下轄8個大隊,有2000多人,槍600余支。同時,他通過做公安縣上層人士的工作,使樊學賜和三大隊長鄒資生率領的部分武裝沒費一槍一彈進駐了縣城南平。22日,各路武裝聚集縣城,由覃濟川署名發布了暴動命令。

暴動隊伍沿著虎渡河北上,到黃金口,又匯合了楊榮祥、李金生的陳祠橋農軍。覃濟川在黃金口召開了誓師大會,他的講話鼓舞了全體指戰員的決戰信心,同時宣布了軍事行動紀律︰

1 暴動以人民自衛團為主力,配合以公安縣各區農協梭鏢隊,首先消滅江陵彌陀寺保商團,支援江陵縣的農民運動;

2 全體人員必須听從暴動指揮部的統一指揮,不準擅自行動;

3 不準騷擾民眾,一切繳獲要歸公。

23日清晨,大霧彌漫,兩千多農民武裝,在數千群眾的配合下,兵分三路,浩浩蕩蕩向彌陀寺挺進,出其不意地打垮了保商團,一舉攻克彌陀寺。

戰斗結束後,覃濟川召集了臨時軍事會議決定︰1 繳獲的武器和財物集中歸公使用;2 彌陀寺由江陵縣委派員接管;3 各部仍回原來駐地。

彌陀寺戰斗的勝利,大大鼓舞了群眾,震動了敵人,在湘鄂地區產生很大影響。但是,由于暴動的目的不明確,沒有達到湖北省委“向西發展”的要求。10月上旬,省委再次派農委主任任旭到公安,會同鄂西特委在鄭公渡召開軍事會議,決定再次舉行暴動,“造成獨立暴動區域及向西發展”。鑒于覃濟川在9月暴動中的組織能力和指揮才能,他被任命為湘鄂川邊游擊隊總司令。這時,湘鄂兩省的國民黨反動政府派重兵圍剿起義軍,情勢十分緊張。由于強敵壓境,第二次暴動無法實現,中共鄂西特委決定由覃濟川率領部分武裝向湘鄂邊境轉移,以保存革命力量。11日,覃濟川回家告別病重的母親,他再次把家里的浮財分給了當地的貧苦群眾,臨走時對妻子說︰“土豪劣紳要把我們斬草除根,今後家里的事就托付你了。”

10月12日,覃濟川和公安縣委書記胡竹銘、委員劉 等率領100多名骨干來到湘鄂交界的石子灘,由于內部出了叛徒,勾結湖南澧縣挨戶團進行突然襲擊,覃濟川和胡竹銘、劉 等不幸遇害,時年27歲。

解放後,覃濟川被人民政府追認為烈士。1993年,覃濟川家鄉的人民為懷念和表彰烈士,修建了烈士陵園,樹起了大理石紀念碑。荊江岸邊的紀念碑巍巍矗立,永遠彰示著這位為人民利益獻身的革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