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汝輯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2-15 11:25

方汝輯,又名章若,1899年10月2日出生于廣東省惠來縣惠城的一個貧民家庭。父親早喪,寡母患了不治之病,靠祖母經營小攤檔撫養過活。方汝輯14歲在惠城德馨小學畢業,家貧不能進中學。他白天幫祖母經營小攤檔養家糊口,夜里刻苦自學,進步很快,深得鄰里的稱贊。18歲受聘到惠來神泉區鰲頭村教書。1918年,他把祖上遺留下來的兩間破屋變賣作為盤纏,赴廣州學習,接受新文化、新思想的教育。

1921年,陳獨秀應聘擔任廣東省教育委員會委員長,他以教育委員會的名義舉辦“宣傳員養成所”。方汝輯考取了這間“宣傳員養成所”,在學習中接受了馬克思主義的思想教育。方汝輯畢業回惠來後,積極推廣新文化運動,促進社會進步。他聯系惠來旅省學生吳華胥及惠來革命青年林雪棠、方鳳巢等成立惠來青年社,方汝輯被推選為負責人。惠來青年社的建立,對惠來民主革命的啟蒙運動起著巨大的作用,推動了惠來反帝反封建的斗爭。此外,方汝輯還在惠來學宮和城郊創辦平民學校和夜校,招收貧苦的男女青少年和苦力工人入學,傳播革命思想,培養革命青年;創辦革命小刊物《小鐵錘》。

1924年是農歷甲子年,惠來封建勢力按照“逢甲籌資派款,逢丙建醮”的陳規陋俗,巧立名目,增加稅收,攤派丁錢,盤剝百姓,群眾敢怒不敢言。在方汝輯的帶領下,惠來青年社組織青年向縣政府請願,並發動群眾拒絕派款建醮。這一觸犯封建勢力利益的行動,猶如一聲春雷,引起了封建勢力的騷動和震驚。這是惠來新生的革命力量與封建勢力的第一次交鋒,拉開了惠來革命斗爭的帷幕。

1925年3月,廣東革命政府第一次東征的東征軍勝利進入汕頭後,黃埔軍校學生軍政治部主任周恩來派人到惠來,方汝輯積極配合黃埔軍校學生軍在惠來組織了有40多人參加的學生軍,進行軍事訓練,以培養革命骨干力量。廣東省第一次農民代表大會召開後,彭湃派陳魁亞等人到潮陽、普寧、惠來三縣組織與恢復農民協會,方汝輯參加了成立惠來農民協會的籌備工作。但在5月下旬,東征軍為平定滇桂軍閥的叛亂,回師廣州後,惠來的封建反動勢力又開始抬頭。企圖把惠來新生的革命力量扼殺在搖籃里。

1925年,震驚中外的五卅慘案、沙基慘案、省港大罷工的消息傳到惠來之後,惠來青年社在學宮廣場公演話劇,宣傳反帝反封建。縣立中學的學生會在惠來青年社帶動下,決定停課三天,組織反帝反封建的示威大游行。但校長方蔚彪與封建反動勢力相勾結,以復習考試為借口,壓制學生的愛國行動。學生不顧校方的阻撓,毅然沖出校門,浩浩蕩蕩地上街游行。而學校當局卻以記過、開除的手段,處理參加游行的學生。這一倒行逆施更加激發了學生反帝反封建的怒潮,紛紛提出抗議,並砸毀學校的揭示處。縣長派軍警到學校逮捕學生,學生集隊到縣衙請願,縣長拒絕接見,並加派軍警包圍學生。學生毫不示弱,在縣衙靜坐過夜,對當局進行抗議示威。斗爭延續了三天,方汝輯帶領惠來青年社社員四處奔走求援,呼吁社會各方面同情和支持學生的愛國行動。汕頭學生聯合會和惠來進步人士紛紛大力聲援;群眾送茶送水,支持學生的正義斗爭。反動派被迫釋放了被捕學生,方蔚彪也被轟出校門,斗爭取得了重大勝利。

然而,反動派並不甘心失敗,把矛頭直接指向惠來青年社,蓄謀迫害方汝輯。他們收買惠來青年社修繕社址時雇用的木工。此人是一個大煙鬼,收了工錢又拒不完成任務,因而引起爭執。反動派趁機指使這個木工裝傷到法庭控告,又指使惠來法庭將方汝輯送進監獄,並借機封閉了惠來青年社。反動派多次派人到監獄威脅方汝輯,要他放棄革命賠禮認罪,否則就要判刑四年。方汝輯憤怒地歷數了反動派的累累罪惡,斬釘截鐵地說︰“決不賠禮!決不認罪!”。

方汝輯的冤案,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一些進步人士為其發出快郵代電,呼吁社會伸張正義。惠來青年社社員、進步人士方釣賓等人和汕頭的革命團體紛紛聲援。經多方努力,設法通過汕頭法庭將方汝輯解送汕頭復審而釋放。方汝輯在解送汕頭的沿途,受到惠來、潮陽兩縣革命團體和革命群眾的親切慰問,實際上是進行了一次很好的革命宣傳。這次斗爭,使方汝輯深刻地體會到反動派的殘酷毒辣和人民群眾的力量。大大鼓舞了他獻身革命的斗爭意志。

9月,軍閥陳炯明的余黨林虎、洪兆麟、葉舉三部由劉志陸指揮,在英帝國主義的援助下進入汕頭,發布“替天討赤”的反動布告。19日,劉志陸的左路指揮謝文炳佔領惠來,向葵潭、海陸豐竄擾,革命群眾團體受到破壞。10月,方汝輯在廣州參加第二次東征總指揮部總政治部(周恩來為主任)的工作隊,並以廣東省總工會特派員的身份隨軍進軍東江,11月勝利進入汕頭。

方汝輯回到汕頭後,立刻組織惠來青年社發表《歡迎革命軍入潮》的宣言,同時在政治部的領導下先後在揭陽、潮陽兩地籌備成立工會。他還受周恩來的派遣,負責國民黨惠來縣黨部的黨務工作,並作為惠來縣黨部的代表,參加11月23日在汕頭召開的惠、潮、梅各縣國民黨縣黨部的代表大會,並任大會報告審查委員會委員。11月下旬,方汝輯被批準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先後擔任國民黨惠來黨部小團組組長和共青團惠來支部書記;並于1926年初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

在周恩來任東江各屬行政委員會委員,主政東江期間,方汝輯在中共惠來黨組織的領導下,主持國民黨惠來黨部的改組,經過尖銳的斗爭,勝利地建立了惠來的革命統一戰線,促進了惠來農會、工會、商會、婦女解放協會和青年、學生運動的迅猛發展。1926年5月1日,為慶祝國際勞動節和全省第二次農民代表大會的召開,方汝輯發動惠來的農民、工人、商民、青年、學生和婦女等一萬多人在縣城舉行大規模集會,會後舉行聲勢浩大的示威游行,掀起了惠來革命的風暴,把群眾性的革命斗爭逐漸推向高潮。同年秋,方汝輯任中共惠來縣委委員。

11月27日,方汝輯主持惠來各界紀念蘇俄十月革命成功10周年大會及示威大游行。並以青年社的公開身份發表了講話,闡述了十月革命的意義和經驗,指出“要解除我們的痛苦,擺脫帝國主義的鎖鏈,必須起來革命,向帝國主義者及一切反動派進攻才有希望”。革命只有靠自己的力量,別的是靠不住的,所以我們應該發揚蘇俄十月革命的精神,努力掃蕩我們的敵人,而取得中國革命的成功。”

在惠來工作三年間,方汝輯和他組織的惠來青年社做了許多革命啟蒙工作,為1927年後惠來的革命斗爭打下了基礎。

隨著革命運動的發展,1927年,方汝輯調任中共揭陽縣委書記,廣東四一五反動政變爆發後,揭陽縣的農會被反動派包圍搗毀,陳祖虞等一批同志慘遭殺害,縣委被迫轉移到新亨鄉。在烏雲壓城、血雨腥風的日子里,方汝輯在炮台地區組織農民自衛軍,用土炮襲擊國民黨運載軍隊的船只,阻撓敵人的進攻。但由于敵強我弱,方汝輯把隊伍轉移到桑浦山,繼續堅持斗爭。他估計到國民黨軍隊下一步可能繼續“圍剿”黨組織的主要據點普寧縣塔腳,于是指示林清佐趕到塔腳,向組織報告敵情。幾天後,敵軍果然奔襲塔腳,由于我方已做好充分準備,一舉殲滅了來犯之敵。

12月6日,中共廣東省委擴大會議決定方汝輯為中共東江特委特派員兼中共潮安縣委書記,領導潮安人民開展革命斗爭。

1928年2月,中共汕頭市委遭受破壞,市委負責同志多數被捕殺。23日,沈青代表中共潮梅特委主持召開市委脫險的委員和區委負責人的會議,恢復汕頭市委的組織,方汝輯當選為中共汕頭市委常務委員。此時,汕頭、東江一帶,敵人的崗哨林立、特務暗探密布,整個汕頭籠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方汝輯在市區時化裝成黃包車夫或碼頭工人,進入山區時則化裝為風水先生,利用各種偽裝掩蔽,在惡劣的環境下,進行艱苦卓絕的斗爭。

3月,中國工農革命軍第四師在彭湃、徐向前等的率領下會同潮陽、普寧、惠來的革命武裝,在惠來縣發動震動東江的武裝大暴動,方汝輯參加了這場武裝暴動。

5月以後,方汝輯先後擔任中共東江特委秘書長和東江特委巡視員。同年秋,方汝輯的妻子朱宗成在地下黨交通員的帶領下,冒著瑟瑟的秋風于大南山東洋鄉的深山密林中見到了幾年不見的丈夫。望著滿面風霜,瘦了許多的丈夫,朱宗成悲喜交集,心頭一酸,淚如泉涌,滿腹衷腸不知從何訴起。但方汝輯的工作很緊張,只簡單地詢問祖母的健康和孩子的情況,並給妻子兩塊銀元和一把化裝為風水先生用的手杖,就催促妻子離開。朱宗成理解這位把全部心血傾注在革命事業上的丈夫,默默地離開了大南山。想不到,這竟成為夫妻的永訣。

12月,中共東江特委在八鄉山召開會議,方汝輯當選為東江特委常委。會後,方汝輯被派回大南山尋找潮、普、惠三縣的黨組織,傳達中共六大精神,並著手恢復潮、普、惠三縣黨的組織活動。

1929年1月1日,方汝輯在羊公村主持召開惠來縣黨員干部會議,傳達上級的指示精神,然後在松柏林村重新建立中共惠來縣委機關,逐步恢復山區的革命斗爭。至4月底,全縣恢復和新建的黨支部達16個,並重建了許多秘密的農會組織。同時,方汝輯又先後到潮陽和普寧恢復和發展黨的組織。在方汝輯的領導下,三縣黨組織大力發展革命武裝,開展武裝斗爭。各縣都建立了游擊大隊,在大南山的一些鄉村,成立了赤衛隊組織,開展游擊戰爭。1929年2月,惠來縣委在大南山的麻竹埔恢復工作時,發動群眾鎮壓了該村反動首惡;接著又組織武裝力量拔除了華湖的反動據點,打破了1928年革命低潮後大南山沉寂的局面,使山區工作得到迅猛的恢復和發展。4月,潮陽縣武裝在潮屬的赤放村打了一次威震敵膽的伏擊戰,殲敵近100名,使大南山的革命斗爭,從低潮中重新燃燒起熊熊的革命斗爭烈火。

1929年4月,方汝輯在中共東江特委第21次會議上當選為東江特委副書記。5月,東江特委根據省委第9號指示信的精神,對東江的“政治問題”、“斗爭問題”尤其是“東江的主客觀形勢問題”作了詳細的討論,決心改變策略,糾正錯誤。會後,特委派方汝輯帶報告到香港向中共廣東省委匯報,並代表特委與省委詳細討論東江特委今後的工作方針。方汝輯此行肩負著東江的革命重任。6月1日,他與特委秘書方其頤抵達潮陽第四區和平鄉,被該鄉警衛隊長鄧耀(惠來縣人)發現,不幸被捕,並被秘密押送潮陽縣監獄。方汝輯在獄中秘密寫信給中共潮陽縣委,說援救他的惟一辦法只有用武裝劫獄營救。東江特委接到消息後,嚴厲責成潮陽縣委盡力營救方汝輯。6日晚,潮陽縣委調動基干隊60名協同各區的農民武裝共160多名,潛進潮陽縣城,通過層層內線,一部分基干已攻入縣公署的監獄,並見到方汝輯,正準備砸開獄門,但因農民武裝缺乏作戰常識,攜帶的炸炮不慎爆炸,暴露了行動。敵軍搶先登上了屋頂,居高臨下,瘋狂射擊,劫獄隊伍受到很大的損失。方汝輯不顧個人的安危,當機立斷,嚴令劫獄隊伍沖出監獄,撤離縣城。同志們在他再三嚴厲的命令下,揮著熱淚沉痛地撤離監獄。劫獄隊伍撤離後,反動派懼怕農民武裝第二次攻城,遂將方汝輯、方其頤連夜裝進布袋,殺害于潮陽縣文光塔下。中華民族的優秀兒女、黨的忠誠戰士方汝輯,為了黨和人民的革命事業,英勇地獻出了寶貴的生命。犧牲時年僅30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