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汝松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7-12-18 09:18

甘汝松,1909年4月11日生于雲南省晉寧縣一農民家庭。9歲入昆明縣立師範附屬小學讀書。他勤奮不輟,課余就跟隨母親兄妹到滇越鐵路兩旁,摘苦刺花,掐野菜,拾谷穗,揀蠶豆,以作家用。由于甘汝松衣著破舊,在學校里常受到老師的歧視和一些同學的欺侮與嘲笑,但他總是體諒父母的困難,傾心治學。1924年終以優異成績完成了小學學業,考入雲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二十班。

進入中學後,甘汝松學習更加勤奮。他所在的學校受五四運動的影響較大,有學生自治會組織,有新思想的傳播。自小身受封建統治剝削、壓迫之苦的甘汝松,很快接受了革命思想的燻陶,在學校里積極向上,表現突出。他自學英文德文,讀一些馬列主義的書籍;他愛好音樂,常常低聲哼唱《國際歌》;他熱心體育,積極鍛煉身體,是學校有名的“足球大王”;他尤擅長文學,與艾思奇頻繁接觸,得到關心幫助,曾發表過許多新詩、散文及革命小說。在一篇名為《犧牲》的小說中,他描寫了一位被反動派逮捕的革命青年唐誠大義凜然,為了全人類的幸福甘灑熱血的情景,使人深受感染。甘汝松還熱心于文藝活動,自己編導,自演主角,和同學們一起演出了揭露資本家剝削工人的話劇,產生了很大影響。

在革命運動中,甘汝松一馬當先,站在斗爭前列。1926年11月中共雲南地下黨組織建立後,利用封建軍閥之間的矛盾,促成二六政變,推翻了唐繼堯的統治。在中共雲南地下黨的推動下,國民黨左派黨部在昆明法政學校建立。但以張祿、蔣子孝等為首的右派國民黨部及楊大鑄、李培天在省議會組織的國民黨部與之對立,制造謠言,攻擊左派黨部。有一次,圓通黨部的李其成在學校亂貼標語,侮辱法政黨部的同學是“紅帽子”、“赤化分子”。甘汝松站出來與他講理,進行斗爭,帶領同學狠狠地教訓了他。由于甘汝松思想進步,斗爭勇敢,1927年由共青團轉入中國共產黨。從此,他更加自覺地投身革命,為之獻身。

1927年7月1日,新組成的雲南省政府舉行隆重的升旗典禮。其間,國民黨右派大肆散發傳單攻擊法政黨部,法政黨部成員張月松、王有才把發傳單的人扭至軍警督察處。不料,次日督察處就把人釋放了,反將張、王兩同志扣押起來,引起群眾激憤。甘汝松積極發動同學出校宣傳,到省府要求釋放,並與學聯成員多次去督察處質問,堅持斗爭;同時連日為被逮捕人員送飯,歷時七八天,終于取得釋放張月松、王有才的勝利。

是年底,蔣介石派李宗黃(號伯英)到雲南,拉攏胡若愚、龍雲,促其反共。在地下黨領導下,學聯組織學生走向街頭,進行革命宣傳,反對李宗黃的反共活動。11月3日,李宗黃指使其衛隊槍殺了在武廟下街(武成路)進行街頭演講宣傳的共青團員、成德中學學生梁元斌。事件發生後,甘汝松異常悲憤,次日將梁元斌遺體棺殮後抬入省議會大廳,舉行各界追悼會。會後出殯,甘汝松走在隊伍前列,帶頭高呼︰“擁護三大政策!打倒李伯英!懲辦凶手!為梁元斌烈士復仇!”要求政府主持正義,追究李宗黃的殺人罪責。在昆明各界人民的強烈聲討中,李宗黃無法立足,悄然溜回南京。

1927年底,甘汝松參加中共地下黨興辦的黨團員訓練班。他認真刻苦,每天學習不下12個小時,進步很大。一周以後,根據八七會議精神,中共雲南地下黨把工作重點轉入工礦、農村、山區,甘汝松被派往蒙自小東山工作。一天,黑龍潭車站附近小紅寨農協會員高自明因住房失火被毀,重建新居,被鐵路巡警誣告其砍伐護路樹木,將其抓捕吊打。在中共迤南區委委員杜濤的領導下,甘汝松積極發動群眾,百余名農民、工人包圍車站巡警分局,強烈抗議隨意抓人,要求立即釋放高自明。車站巡警分局懾于群眾威力,被迫放出高自明,斗爭取得勝利。小東山的廣大人民歡欣鼓舞,準備召開游藝晚會,加以慶祝。甘汝松連夜編寫劇本,進行排練。他在劇中扮演主角,表演出地主殘酷剝削農民的悲慘生活,幾里以外的農民都紛紛趕來觀看,台上台下人們痛哭流涕,激發了廣大農民對地主階級的仇恨,使更多的勞苦群眾聚集在黨的周圍。由于甘汝松等人的活動使敵人感到恐懼,敵人便密謀進行逮捕破壞,情況十分危險。這時,甘汝松又接到組織的指示,回學校去,繼續開展地下斗爭。

甘汝松回到昆明時,學校已開學上課,經過申請,仍回原班上課。他一面讀書寫作,一面秘密參加地下黨的革命活動。1929年7月11日,昆明發生火藥庫爆炸事件,煙霧滾滾,硝煙彌漫,人畜死傷,慘不忍睹。慘案發生後,中共地下黨立即組織行動委員會,通過濟難會組成“七•一一青年團”,幫助災民安排生活,組織災民子女學生揭露慘案真相,要求政府嚴懲肇事罪魁,賠償災民損失,撫恤受災人員等要求。甘汝松積極投入救災宣傳、慰問工作。9月底,南京政府派國府委員王柏齡以“慰問”災民為名,到昆明籌備建立國民黨雲南黨務指導委員會,進一步催促龍雲親蔣反共,鎮壓革命運動。王柏齡在講武堂召集昆明官紳軍民講話,歪曲“七•一一”火藥庫爆炸真相,造謠攻擊共產黨和革命群眾。為了揭穿反動派的謠言,撕下蔣介石國民黨的偽裝,黨組織派遣甘汝松等同志到會散發傳單,呼喊口號,把王柏齡搞得狼狽不堪,會議草草散場。這次活動嚴重打擊了國民黨反動統治,反動當局立即責成司令部戒嚴,大舉搜捕地下黨員和革命群眾。

1929年10月1日晨,甘汝松偕弟妹去滇越鐵路車站為其兄甘汝棠送行。正等待開車,忽然一群便衣特務蜂擁而上,將甘汝松綁架而去。全家老幼焦急萬分,分頭尋找,最後在市警察局找到。只見甘汝松神態安然,他平靜地安慰家人。送晚飯時,甘汝松讓其妹捎回兩張字條,一張是安慰父母,一張是給黨組織,通知被捕情況。但是未等到黨組織營救,10月4日,敵人將先後被捕的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秦美、田定邦、李鳳友、馬登雲、李景源、甘汝松、龍振華、馬如卓八人實行公開槍決。甘汝松的妹妹在街上見到戴著腳鐐手銬的哥哥被押往刑場,飛奔回去告訴母親,母女倆奔跑追上。母親不顧一切,推開警察,雙手抱住兒子不放,要與他共生死。持槍憲警舉起槍托硬砸,將他們分開。老母和小妹邊追邊喊,追到寶善街南校場,只見殺人場上站立八位昂首挺胸的青年,面無懼色。開槍的命令一下,八位青年一齊高喊︰“共產黨萬歲!”英勇就義。圍觀群眾,泣不成聲。當天下午,全家冒著危險將甘汝松烈士的遺體收回,次日安葬于歸化寺江南義地,1934年移葬于東郊三公里定光寺側面。1949年12月昆明保衛戰中,定光寺一帶變成戰場,碑毀墓失。但甘汝松烈士事跡永垂史冊,激勵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