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文法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05 16:19

夏文法,原名易自友,湖北省新洲縣雙柳鎮。幼年父母雙亡,10多歲到陽邏當學徒,轉而赴漢口漢正街一帶從事打包等雜活,幾經輾轉,成為一名染織工人。

隨著中國共產黨的成立和工農革命運動的蓬勃發展,武漢工人運動、青年運動,以及周圍各縣的農民運動風起雲涌。夏文法滿腔熱忱地投身于革命洪流。1926年9月,北伐軍攻克漢口,他當即把染織工人組織起來,成立了武漢最早的染織工會,被選為工會委員長。在中國共產黨人的幫助教育下,夏文法閱讀了《向導》《中國青年》《唯物史觀》《社會進化論》等進步書刊,對馬列主義無限信仰,從而樹立了為共產主義奮斗的世界觀,在戰斗中,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27年7月,大革命失敗後,夏文法在黨的領導下轉入地下斗爭。當時,武漢的各級工會被國民政府改組,武漢染織工會成了改組委員會。在夏文法等領導組織下,武漢染織工會,成立了工會秘密小組,率領染織工人參加八二總同盟罷工斗爭。罷工失敗後,為了保存革命力量,黨及時決定轉移和撤退在斗爭中已暴露的骨干。

1927年夏末,夏文法依依不舍地離開了朝夕相處、休戚與共的工人戰友,受黨的委派,赴蘇聯學習深造。

1928年6月至7月,中國共產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在蘇聯莫斯科近郊一座鄉村別墅召開。夏文法作為代表參加了大會。會上,他聯系斗爭實際談了自己的體會和看法,表明了自己堅定的革命立場,贏得了大會代表的信任,被到會代表選為中央委員會候補委員。

六大結束後,夏文法奉命回國,任中共河南省委常委、省工委書記,負責工人運動。

1928年11月,夏文法接中央通知,離開河南到當時中央所在地上海。在上海,他見到了在莫斯科分手三個多月的良師益友、中央政治局委員周恩來。他向周恩來匯報了在河南的工作情況;周恩來則向他介紹了各地的情況,以及國際國內形勢,特別是湖北的基本情況和面臨的嚴峻形勢。夏文法已經明白了中央要他來上海的意圖,當即表示服從組織的調遣和安排,黨需要到哪里干什麼,堅決服從。11月27日,周恩來帶他一道,听取了原湖北省委常委劉少猷、余澤鴻兩人關于湖北黨的工作情況和湖北黨組織遭破壞的匯報。周恩來對湖北黨的工作作了15點重要指示。11月29日,中共中央下達了《關于湖北省委委員、常委組織分工問題的指示》,決定派夏文法回湖北任省委書記,負責組建新的湖北省委,領導全省工作。

1928年12月初,夏文法乘船趕至武漢。他不顧旅途疲勞,與先期到武漢的省委常委兼工委書記法榮庭會面,並听取了他的匯報。因省委不久前在武漢遭到大破壞,省委與各縣黨組織的聯系幾乎完全中斷,武漢三鎮黨組織被破壞得僅有一些零散黨員線索。夏文法到任後,首先是建立省委工作機構和多種掩護機關,親自帶頭和安排省委干部深入下去,與零散黨員接頭和尋找各種關系,積極恢復武漢三鎮的黨組織;與此同時,還派出多人到湖北各地與各縣的黨組織取得聯系,很快打開了工作局面。

為了把握時機將一些刻不容緩的問題妥善解決,1929年1月1日,夏文法在漢口主持召開了有鄂南、鄂中、鄂西、大陽區、京漢路等單位代表參加的湖北省委擴大會議。會議听取了省委的政治報告、工作報告、武漢三鎮的工作報告,以及各地代表的匯報,著重討論了如何貫徹六大路線方針問題,通過了政治任務、工人運動、農民運動、婦女運動、士兵運動等決議案;夏文法當選為省委書記。

湖北新省委成立後,將鄂東、大陽、黃廣、鄂南、鄂西、京漢路特委,施鶴部委以及鄂北四縣特委,孝感中心縣委的黨、政、軍、工、農、青、婦等各項工作統一領導起來,還根據當時實際工作的需要設立鄂東、鄂東北、鄂西、鄂北四個辦事處,並建立了直屬省委領導的漢陽縣委,省委派省委委員兼任辦事處主任,代表省委劃片領導,加強省委對各縣工作的指導。對于武漢,則著重領導工人運動,省委秘密成立了反帝行動委員會;在漢陽,領導了車夫舉行罷工並取得一定的勝利;在武昌,領導了第一紗廠因關閉而失業的9000余名工人要求工作的斗爭等等。這樣,武漢三鎮的黨組織在斗爭中得到了恢復和發展,僅黨員就陸續發展到150余名。當時,黨內的叛徒在武漢活動很猖獗,他們投靠敵人成為破壞黨的地下組織的凶惡敵人。為此,夏文法領導成立了專門懲治叛徒的特務隊,還親自制定和指揮了懲治叛徒黃佑南的行動計劃。

夏文法在主持湖北省委的工作中,對湖北全境反動軍隊的番號、駐地、長官姓名以及治安情況等都全面調查了解,並制表上報中央,給中央決策提供了依據。

1929年2月20日至23日,以夏文法為首的湖北省委以“沈福興”的名義,兩次向中央詳盡地匯報了湖北省委上段的工作、武漢反帝情況,並回答了中央提出的一些具體問題。這兩次匯報,內容詳實、全面,從報告中足以看出夏文法工作的深入細致。

正當以夏文法為首的湖北省委領導各級黨組織認真貫徹六大精神,深入開展工農革命運動,發動游擊戰爭的時候,省委辦事處工作人員傅士倬被捕後叛變,向敵人供出了省委的機密。夏文法、法榮庭、曹壯父等42人先後被捕,監押于武昌文昌門國民政府湖北省清鄉督辦署軍法處所屬的監獄。

國民政府抓到夏文法後,如獲至寶,企圖從他口中得到共產黨的機密,于是進行了嚴刑審訊。國民湖北清鄉督辦署軍法處參謀長袁洛安對夏文法采取了種種威脅利誘手段,但鐵骨錚錚的夏文法大義凜然,視死如歸,嚴守黨的機密,並義正辭嚴地揭露了國民政府的丑惡行為,表現了共產黨員不屈不撓的英雄氣概。敵人在黔驢技窮的情況下,不顧社會輿論,于3月4日在武昌殺害了夏文法等15人。

夏文法烈士實事求是的作風,嚴守黨的機密的模範行為,視死如歸的大無畏革命精神,永遠輝映著革命者的前進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