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良發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09 09:39

甘良發,1905年出生于湖北省黃安縣紫雲鄉四方沖村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當身為長子的甘良發長到七八歲時,父母用千辛萬苦省下的錢,送他上了私塾。幾年後,隨著年齡的增長,甘良發現家里已揭不開鍋,便毅然輟學回家,和父母一起承擔起照顧弟妹的責任。

1925年,革命火種傳到了大別山區,災難深重的大別山人被發動起來了。頓時,大別山脈到處呈現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如火如荼的革命斗爭場面隨處可見,大荒坡起義、九月暴動等先後爆發。

1927年,黨的八七會議後,鄂豫皖邊區的革命運動發展到了最高潮。11月13日,聲勢浩大的農民武裝起義——黃麻起義爆發。

起義勝利後,百姓紛紛奔走相告,消息很快傳遍了大別山區,為以後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的建立打下了基礎。此時,年僅22歲的甘良發,在甘濟時等共產黨人的影響下,立志成為一名為解放百姓而奮斗終身的革命戰士。1928年,在革命斗爭最為艱難的時刻,他加入了紅軍。

1928年7月,工農革命軍第七軍在河南尹家咀正式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十一軍第三十一師,甘良發任班長、管理員,並于1929年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

1930年8月,紅一軍在河南箭廠河成立,甘良發任紅一軍第一師連政治委員。不久,因他善于做思想工作,升任營政治委員。

1931年1月,紅四軍成立,原紅一軍第一師與原紅十五軍第一團合編為第四軍第十師,下轄第二十八團、第二十九團、第三十團,甘良發任第二十八團政治委員。

1931年3月,紅四軍決定向雙橋鎮發起進攻作戰,據守雙橋鎮的是敵第三十四師師長岳維峻部。3月9日拂曉,紅軍發起攻擊,第二十八團和第三十三團為預備隊留守。當戰斗進入到相持狀態時,甘濟時率部以迅速勇猛的動作,通過--水西岸和雙橋鎮東敵人防守比較薄弱的開闊地,一舉突進雙橋鎮,插入敵人指揮中心,將敵人分割為數塊。這一行動使敵陣勢混亂,指揮失靈,軍心頓時動搖。紅軍乘機發動總攻,敵軍全部潰退。岳維峻率潰兵狼狽向南逃竄,被追殲于--水西岸,紅軍取得雙橋鎮大捷。這次戰斗俘敵師長岳維峻及其以下官兵5000余人。

1931年11月7日,中國工農紅軍紅四方面軍在黃安縣七里坪成立,甘良發任紅四方面軍第四軍第十師第二十八團政委。

紅四方面軍成立後,根據軍委會的決定,于1931年11月到1932年6月中旬,先後向敵人發起黃安戰役、商(城)潢(川)戰役、蘇家埠戰役、潢(川)光(山)戰役這四大戰役,取得輝煌戰果。這不僅使敵人的第三次“圍剿”尚未開始就宣告破產,而且根據地也發展到鼎盛時期,建立了26個縣的革命政權,一躍成為當時全國第二大革命根據地。

在這四大戰役中,紅十師在蘇家埠戰役中表現得最為出色,充分地發揮了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1932年3月,紅十師的第二十八、第三十團負責圍困蘇家埠,第二十九團為總預備隊。

戰斗一開始,甘良發便率第二十八團與第三十團一起在當地人民大力支援下,晝夜搶修工事。僅一周時間,環繞敵據點的密如蛛網的交通壕、蓋溝、掩體便構築起來。在紅軍堅固工事和嚴密火力封鎖下,困守之敵軍猶如甕中之鱉,而紅軍戰士卻在工事內練兵上課,歌聲不絕。

3月31日,紅軍擊潰六安、霍山之援敵。迄至4月中旬,蘇家埠、韓擺渡守敵被圍1個多月,糧食匱乏。紅軍乘機大力展開政治攻勢,除日夜向敵喊話外,還歡迎白軍士兵來討取食物。為了照顧據點內的群眾生活,又與敵軍達成協議,將數以萬計的群眾接出。戰士們對脫離險境的群眾進行了妥善安置。這樣一來,敵人軍心動搖,守敵頻頻向蔣介石告急。4月下旬,蔣介石任命第七師代師長厲式鼎為皖西“剿共”總指揮,率2萬余人從合肥大舉增援。紅軍圍殲其于陡拔河西岸,活捉了厲式鼎。5月8日,蘇家埠之敵繳械投降。

1932年6月,蔣介石令其嫡系部隊計30余萬人向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實行大規模“圍剿”。10月,由于種種原因,紅四方面軍第四次反“圍剿”斗爭失敗,被迫離開鄂豫皖革命根據地,西行轉戰川陝邊,甘良發也隨軍西征。

1933年2月,川陝革命根據地初步形成,四川軍閥田頌堯便向紅四方面軍發動“三路圍攻”,甘良發率團參加了反“圍攻”作戰。尤其是在竹峪關一戰中,他率領部隊發揮了機智靈活的游擊作戰戰術,為紅軍反“三路圍攻”作戰的勝利打下一個漂亮的收尾戰,從而獲得紅四方面軍總部的嘉獎。

粉碎敵人的“三路圍攻”後,川陝革命根據地和紅軍得到很大發展。6月下旬,紅四方面軍在木門召開軍事會議,總結了粉碎敵人“三路圍攻”的作戰經驗,並根據部隊和地方武裝有了很大發展的情況,正式決定將原4個師擴編為4個軍(其中,以第十師為基礎,連同紅口縣、赤壯縣等地獨立團、營擴編為第四軍。全軍共3個師8個團。第十師以原第二十八團為基礎擴編,轄第二十八團、第二十九團、第三十團,甘良發任第十師政委),同時還作出加強部隊政治工作,大力開展軍事訓練和恢復彭楊干部學校等重要決定。

根據木門會議精神,甘良發上任伊始便著手加強第十師的軍政訓練,以提高戰士的思想覺悟、軍事技能和干部的指揮、管理能力,為後來反敵人“六路圍攻”的勝利創造了有利的條件。

為了進一步將川陝革命根據地發展壯大,紅四方面軍從1933年8月至10月底,向敵發動了儀(隴)南(部)、營(山)渠(縣)、宣(漢)達(縣)三次進攻作戰。

甘良發率第十師參加了宣達戰役。在這次戰役中,第四軍第十師及第十二師第三十六團為左路,由通江的洪口場、龍風場地區向以萬源草壩場為中心的敵第二師陣地進攻。

第十師在甘良發的帶領下,分別向草壩場、石窩場、鎮龍關等地之敵發起進攻。經一晝夜激戰,紅軍進展不大,隨即改變戰術,一面以主力從正面抑留該敵,一面以第三十六團一部向南迂回至敵人後側,隱蔽埋伏。敵前後受困,幾次突圍慘遭失敗,軍心瓦解,在紅軍強大的軍事政治攻勢下被迫繳械投誠。在這次戰斗中,紅軍俘虜敵團以下官兵2000余人,繳槍3000余支。甘良發以他干練、靈活的作戰方案和成效明顯的政治攻心戰術,再一次受到廣大指戰員的好評。

1933年10月,國民黨反動派糾集100萬兵力、200架飛機,在德、意、美等帝國主義國家軍事顧問的參與下,向各革命根據地發動了第五次“圍剿”。蔣介石再次電令劉湘對川陝邊紅軍發動新的“圍攻”。11月,劉湘向川陝革命根據地發動“六路圍攻”。

紅四方面軍總部決定在反“六路圍攻”作戰中,仍然采用“收緊陣地、誘敵深入”的作戰方針,以運動防御大量消耗敵人,在條件成熟時實施反擊,各個突破。在兵力部署上以東線為主要方向,集中紅四軍全部、紅九軍第二十五師、第三十軍第八十八師和第九十師及第三十三軍共約30個團,布于萬源東部和宣漢、達縣以南地區,由總指揮徐向前指揮,主要對付敵主力第五路。

從1933年冬開始,到1934年6月底,川軍連續向川陝根據地發動了“四期總攻”。紅四方面軍先後四次收緊陣地。每一次收緊陣地過程中,都依托險要陣地,予敵以重大殺傷,殲滅了敵軍大量有生力量。

1933年12月中旬,劉湘以第五路為主,全線發起第一期總攻。12月下旬,敵二十三軍廖震師進犯宣漢南壩場至峰塵場一線。紅軍分3路向峰塵之敵反擊,激戰數日,給敵師以沉重打擊。激戰中,一顆子彈打中了甘良發,戰士們趕快沖上來扶住他,甘良發用盡最後的力氣說︰“快去戰斗,不要管我!一定要堅持,要勝利……”說著,帶著未竟革命事業的遺憾,永遠離開了熱愛他的廣大指戰員。戰士們含著眼淚安葬了甘良發。

1934年9月,歷時近11個月的反“六路圍攻”作戰取得勝利,在中國工農紅軍的戰史上寫下了光輝燦爛的一頁。甘良發及許多壯烈犧牲的指戰員,也將永留史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