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煒章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09 09:40

任煒章,名秉杰,字用豐,綽號任胡子、杰老二,1896年出生在四川省南部縣石泉鄉廣川廟村。父親任登瀛是清貧的私塾教師。任煒章自幼受嚴父管教,詩文、書畫出眾。性格豪放,思想激進,遇事敢作敢為。任煒章年少時就對孫中山領導的中國國民革命感興趣。辛亥革命勝利後,他高興地舉起雙手贊揚︰“這下對了,長辮子政府打倒!黎民百姓該翻身哪!”

1917年,任煒章從南部縣高等小學堂畢業後,回鄉當了私塾教師。他把教書與育人結合起來,除書本知識,還大量講授政治時事和新文化的思想,啟發學生、青年的愛國主義思想。不久,大橋場團總開缺競選,鄉民們公舉任煒章當團總。就職後,任煒章在轄區內,一面開展實業救國活動,一面懲惡揚善,深得民心。但是,以軍閥出身的大惡霸王南清為首的封建把頭勢力,極力反對任煒章實施利國利民的新舉措,頑固地堅持其封建腐朽制度,處處為難任煒章。不畏強暴的硬漢子任煒章,對反動勢力寸步不讓,與之針鋒相對的斗爭。斗爭中,任煒章組織苦大仇深的民眾王家緒和陳氏兄弟等10多人,用鋤頭、釘耙打死了惡豪王南清,鄉民們拍手稱快。因被軍閥、官府以主謀罪通緝、追捕,任煒章出走成都,學裁縫,得到同鄉學生李鳴珂、李載浦、李春暢等人相助,並參加進步組織“旅蓉同鄉會”。這時,任煒章逐步認識到,腐敗的封建制度遭致帝國主義入侵,使中國淪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深淵,要救國家于倒懸,拯民眾于水火,只有拿起槍桿子,趕走帝國主義,推翻封建王朝和軍閥政府。自此,任煒章決定從戎救國。

1922年,經同鄉、進步軍官、第二十九軍高等顧問陳任民介紹,任煒章到第二十軍營部任書記官(文書),後帶兵。入伍後,任煒章認真學軍事技術,刻苦精讀《孫子兵法》《三國演義》《水滸》等軍事書籍。他把書本知識運用于作戰實踐,多次獲得戰功,受到重用,很快由營、連長升任為團長。1925年,到瀘州講武堂受訓,1926年升任第二十軍第九師第十八旅旅長,駐防岳池、廣安等縣。時遇劉伯承響應北伐戰爭,領導順瀘起義。任煒章贊同劉伯承的舉動,在防區內為起義軍提供方便。順瀘起義失敗後,他積極策應、掩護起義人員,把參加起義的汪治國、張茂卿、陳燮和、張禮臣等人留在本部任職保護。

在北伐戰爭和順瀘起義影響下,任煒章的思想變化很大,他公開提出了“打倒列強除軍閥,國民革命要成功”的進步口號。特別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武裝革命不斷勝利的形勢影響下,任煒章的舊民主主義思想,逐步轉向了新民主主義革命潮流。他常以“古國淪桑萬民殃,華夏文明已滅光,嘉陵一州傾大海,何年何月復故鄉”的憂國憂民思想去燻陶部下,啟發兵士們的愛國愛民情緒。

1928年,李鳴珂回四川任省軍委書記。任煒章很清楚李鳴珂是中共黨員,回川來是搞革命斗爭的。他們常以舊時同鄉同學關系往來,在敘舊、談心中,李鳴珂有意引導任煒章,任煒章也敢于大膽暴露自己的政治觀點,針貶時政、反對軍閥和不能施展報國之志的情緒。在李鳴珂的影響下,任煒章轉變了軍閥救國的錯誤觀點,走上了革命救國的正確道路。

中共四川省軍委發動遂、蓬邊鄺繼勛起義後,對任煒章的感化較大。他常在同事好友中講︰“鄺繼勛的本事我任胡子有”,“鄺繼勛那條路,我任胡子也敢走!”

為創建川北蘇區,省軍委書記李鳴珂決定發動任煒章旅起義,配合中共南部縣委發動升鐘寺農民起義。隨後,李鳴珂把省軍委軍運干部李載浦、特工隊長汪治國派到任煒章部任職搞兵運。1929年冬,經李鳴珂批準,李載浦、汪治國介紹任煒章加入中國共產黨。入黨後,任煒章的革命膽略更大了,起義的信心更足了。

年底,任煒章同李載浦、汪治國制定了1930年發動全旅起義的計劃。這期間,老奸巨猾的二十軍軍長楊森,早就派特務監視任煒章的行蹤。任煒章的妻子拉光燦(重慶人),就是楊森安插在任煒章身邊的定時炸彈,任煒章的很多進步活動,被她告了密。為了革命,任煒章與拉氏離了婚,使楊森由疑心發展到敵視任煒章。鄺繼勛起義後,楊森怕任煒章重蹈鄺的覆轍,便把任煒章調換到第六混成旅當旅長,造成任煒章在第十八旅的起義計劃破產。

1930年,李鳴珂在重慶犧牲後,楊森又進一步削減任煒章的兵權,把任煒章降為第二混成旅副旅長,不久,又委任任煒章任渠縣縣長。楊森步步逼近,任煒章的起義決心與日俱增。他利用縣長、旅長身份,在軍隊和地方積極進行起義準備。

根據鄺繼勛起義失敗的教訓,黨組織決定任煒章起義要采取兩全其美的辦法去川北。首先,打通川北第二十九軍田頌堯的防區。1932年春節,中共南部縣委以東道主身份,同時邀請任煒章和陳任民回縣過年。他們赴約回縣。通過南部地下黨負責人李仕修、張友民、蒲善全、尹紹伊和李載浦

ヾ西充、南部均屬第29軍防區。等人的周旋,任煒章按照中共四川省委“起義創建川北蘇區”的意圖,與陳任民面談時提出︰“卑職在20軍受壓,願倒戈投田守邊關,只求個師長頭銜……”,陳當即允諾。事後,任煒章順路到摯交好友、時任西充縣長何慶延處活動聯系後回渠縣ヾ。

任煒章回渠縣不久,接轉陳任民專函稱︰“田已默認任入川北守巴山,師長之職不能如願”。當然,田頌堯不明了任煒章要師長之職,只是緩兵之計。從此,任煒章便緊鑼密鼓地加快起義步伐。首先,決定把起義總指揮部和槍支彈藥,搬遷到西充槐樹場何慶延老家;其次,召開各路起義隊伍負責人會議,研究起義時間、行軍路線、會師地點;第三,請示中共四川省委批準起義行動,同時聯系沿途中共地下黨組織和各友軍支援配合。

任煒章的起義行動,楊森早已耳聞。1932年3月,楊森決定對任煒章下毒手,在南充第20軍軍部設下陷井,召見任煒章到軍部議事進行抓捕。其實,任煒章早就知道楊森的陰謀詭計。對心毒手狠的楊森,任煒章也有充分的準備。經請示中共地下黨組織同意,任煒章決定將計就計,操戈起義。

第一,指派李載浦、任光俊、張紫光、陳世昌、周正志、俞嘉陵等10多名起義領導骨干,分赴各地、各縣區,組織發動部隊、地方起義人員,按時到達西充槐樹場會集。

第二,任煒章帶領兩個便衣手槍連,到南充“赴會”。任煒章趕到南充城郊停下,先派3名偵察人員入城,偵察楊森的防備與虛實,並與龍煥章等人取得聯系,城內舊部好友都勸任煒章趕快離開,不能進城,否則凶多吉少。任煒章素有膽大心細的勇氣,明知山有虎,他偏向虎山行。一天拂曉前,任煒章帶上任光楣手槍連入城,留下汪治國連接應。任煒章入城的目的有兩條︰一是去動員組織舊部好友一道起義;二是去表明他的“誠心”,揭露楊森心毒手狠、逼迫他上梁山,喚起大家的同情,以減少敵對勢力。任煒章入城不是依楊森愛睡懶覺的習慣晚到,而是一大早就闖進了第二十軍軍部麗珠樓,搞得楊森措手不及。當楊森得知任煒章已到,開始行動抓人時,任煒章已溜之大吉。在舊部好友的保護下,任煒章偕同幾百名起義人員,鑽小街、走捷徑,迅速出南充,與接應部隊直奔西充。在南充與西充交界的三角廟,任煒章部擊潰楊森的追兵。任煒章勝利到達槐樹場,會集各路起義人員1000多人槍,聚義西彈寺,正式宣布起義,改號“人民軍”,自任司令員,參謀長李載浦、政治部主任汪治國、軍需陳雲果、秘書蘭奎山;下轄6個大隊,每隊200人槍左右。任煒章把起義情況,一面報告中共地下黨;一面急傳第二十九軍,田頌堯即通令防區各部放行。行軍前,在西彈寺整頓軍紀中,任煒章命令說︰“我們已脫離軍閥,成為人民軍,要徹底痛改惡習,真正成為愛護人民、保護人民、深受群眾歡迎的革命隊伍;誰違反規定和破壞紀律,嚴懲不殆。”然後,兵分兩路,進發南江。

任煒章親率一隊到南部,與中共地下黨領導人李仕修、張友民、蒲善全、尹紹伊等人會面,商定了升鐘寺起義如何配合行動後,又到老鴉岩同學左軍輔和洪山場好友黃子文處,各借大洋5000元作路費、軍餉,才正式上路。經閬中、蒼溪,取道廣元、旺蒼到南江。在路過廣元黃洋時,遇劉漢雄欲收編阻擊,經過激戰,任煒章擊潰了劉部,奪取了大量武器、彈藥。

行軍路上,任煒章一路打富濟貧,開展革命宣傳,收編民團,殲滅土匪,打擊地方反動勢力,保護群眾利益,受到廣大人民群眾熱烈歡迎,大批青壯年踴躍參軍。到達南江時,任煒章的部隊,已擴大到2000多人槍。6月初,任煒章在南江麥子坪,與先期到達的李載浦部會師。

任煒章起義進入川第二十九軍防區後,再三要個師長頭銜,田頌堯只許旅長之職,進行討價還價,不接受改編,有意拖延時間。借此,任煒章大肆擴充實力,壯大隊伍,積累力量。

任煒章一到南江,就開始創立自己的革命根據地,發展中共地下黨組織。根據山里人長期遭受兵匪之患的痛苦和艱難的生活處境,任煒章派出大批中共黨員、政工干部,深入各地做群眾工作,進行革命宣傳,告訴大家人民軍是共產黨領導的革命隊伍,是為國為民的軍隊,不是軍閥、土匪。通過殲滅土匪王三春、羅炳恆,維護地方秩序,打擊土豪劣紳,保護群眾利益,沒收富紳財產,救濟無吃無穿、無家可歸的群眾,使山里人紛紛走出老林,接近人民軍,擁護人民軍。任煒章也親自到群眾中訪貧問苦,進行革命宣傳,說︰“我任胡子的部隊,一不是官軍,二不是土匪,是共產黨領導的革命隊伍,是為解放受苦受難民眾的軍隊。”任煒章部隊由于扎根群眾之中,保護群眾利益,在南江幾個月時間,人數就猛增到3000多人(槍)。

升鐘寺提前起義失敗後,總指揮張友民到任煒章部隊,成為任煒章的得力助手。

1932年冬,任煒章得悉中國工農紅軍到了陝西南部,在張友民、李載浦勸導下,積極發兵陝南,投靠紅軍。在川陝邊正部署圍攻陝西南鄭縣城時,偵察人員回報,紅軍已渡漢水,向川北進軍。任煒章立即派張友民、李載浦率部前往迎接。12月29日,張友民部在川陝邊貴民關甄子壩與紅軍先遣部隊接上頭,並迎接紅軍進入南江、通江地區。1933年1月19日,紅七十三師師長王樹聲、政委張廣才在南江高壁庵與任煒章見面,接收其部隊參加紅軍,改編為紅四方面軍獨立第一師,任命任煒章任師長。

任煒章參加紅軍後,認真貫徹執行紅軍“三大紀律、六項注意”,听從指揮,服從命令,帶領獨立師參加解放南江、通江、巴中地區和創建川陝革命根據地的斗爭。在參加反擊四川軍閥“三路圍攻”川陝蘇區戰役中,獨立師先後參加了著名的鹿角埡、大黑灘、五郎廟、大兩匯、後壩和巫山嶺戰役,直抵廣旺普濟嶺,轉戰馬桑壩,共殲敵2000多人,繳槍1000余條。獨立師威震敵膽,戰功顯著,為迎紅入川和川陝革命根據地的創立做出了巨大貢獻。

可是,張國燾對任煒章及其部隊一直不信任。“肅反”中,听信敵人的謠言和反間計,下令解散獨立師,逮捕任煒章及其營以上領導人,先後進行殺害,制造了川陝蘇區一大冤案。1937年,黨中央在延安批判了張國燾的錯誤,為獨立師平反昭雪,把任煒章、張友民、李載浦等人追認為紅軍將領,並列入革命烈士名錄。全國解放後,黨和政府又追認任煒章為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