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赤英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10 09:52

唐赤英,原名唐世煥,字澤英,1903年11月24日出生在四川省大足縣(今屬重慶市)福元里一個農民家庭。自幼熱愛勞動,好學深思。少年時代就立下終身報效祖國的大志。

1919年春,唐赤英去重慶考入西南公學。求知欲望強烈,更分外關注國家的前途命運。與同學談到如何報效祖國的時候,他的主張是︰學習軍事技術,反擊侵略,抵御列強;也可以學習軍械制造,生產槍炮,鞏固國防。

1923年,唐赤英從西南公學畢業。回鄉後,按照父母的願望于當年結婚。婚後不久,便打算外出求學,因家人勸阻,未能成行。次年冬天,妻子生了個男孩兒,滿月之後,唐赤英即告別父母、妻子,踏上報效祖國的征程。

1925年,唐赤英進黃埔軍校學習,1926年10月4日畢業。隨即參加北伐,加入中國共產黨。大革命失敗後,參加南昌起義。1928年去蘇聯莫斯科高級步兵學校學習。曾任中共支部書記,與劉伯承同學。兩年後歸國。

1931年3月,中共中央派唐赤英到湘鄂西革命根據地任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代理政委。在交通員的幫助下,他到了洪湖。當時正是執行“左”傾路線的黨中央派遣夏曦到洪湖,成立湘鄂西中央分局的時候。戰斗在湘鄂西根據地的紅二軍團改編為紅三軍。原紅二軍團軍長賀龍仍為軍長,唐赤英代理政委。

剛從國外歸來的唐赤英對“左”傾機會主義路線沒有足夠的認識,因此最初他是認真執行“左”傾路線的。

5月,唐赤英受組織委托,在長陽縣召開的黨的代表大會上,錯誤指責長陽縣的黨組織執行的是純粹的富農路線,要求徹底改造長陽的黨組織,實現路線的徹底轉變。8月1日,宣布解散長陽縣蘇維埃政府。這一錯誤決定,使長陽縣的工作受到極大損失。此時,唐赤英開始認識到“左”傾的危害性。

六七月間,由于連續下雨,長江、漢水決堤。敵人又乘機決堤淹我蘇區,槍擊修堤群眾,企圖困死根據地軍民。水勢不斷上漲之際,敵人又搞“清湖”。形勢十分嚴峻。

黨組織號召黨、政、軍、民一面救水災,一面與敵人戰斗。唐赤英和紅軍戰士、游擊隊員一起搶修堤坎,組織水上游擊隊,截奪敵人物資。並組織群眾造船、捕魚、搶種雜糧,以生產自救。

唐赤英在抗災自救中始終和戰士、群眾打成一片。修堤坎,捉魚蝦,種莊稼,他樣樣是內行。愈是深入實際,接觸群眾,愈使他了解到基層情況,了解到“左”傾機會主義路線給革命造成的種種危害。很快,他在思想上與執行“左”傾路線的夏曦等人產生了分歧,在言行上也有所流露。

夏曦等人察覺到唐赤英與他們有分歧。8月3日,臨時省委與湘鄂西軍委在周老嘴開會並作出決議︰任命萬濤為紅三軍政委,唐赤英為湘鄂西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參謀長。他以參謀長的身份積極投入指揮湘鄂西根據地第三次反“圍剿”戰斗。

在作戰指揮部里,唐赤英覺得空氣沉悶,甚至有一種壓抑感。

這次反“圍剿”斗爭,形勢嚴峻。

敵人是從1931年7月開始“圍剿”湘鄂西根據地的。僅在洪湖蘇區四周就部署了24個團的兵力。紅軍和地方武裝不過6個團的兵力。要戰勝數倍于己的敵軍,有很大的困難。

更大的壓抑感來自內部。在王明“左”傾路線的戰略思想指導下,夏曦等人不顧敵強我弱、敵大我小的客觀現實,推行軍事冒險策略,蘇區各項事業特別是紅軍在戰斗中付出過重大代價。夏曦不但不改變策略,反而變本加厲,積極推行“左”傾軍事冒險路線。紅三軍軍長賀龍曾經提出過不同意見,沒被采納。夏曦等人視賀龍為“軍閥”,處處加以排斥。萬濤雖然認為賀龍的意見有中肯之處,但不敢采納。作為參謀長的唐赤英因歸國不久,戰斗經驗不多。他的話,夏曦等人也不理睬。

唐赤英的心象壓了鉛塊一樣沉重。從小養成的愛思索、愛問為什麼的習慣使他不得安寧。

盡管如此,唐赤英還是積極地投入了反“圍剿”斗爭。

唐赤英認為,敵軍來勢洶洶,但自身存在許多弱點︰前來“圍剿”的有鄂軍、川軍、湘軍,派系多、矛盾多,指揮無法統一;軍官腐敗,軍心不穩;各派軍閥都想保存實力,互相扯皮,隔岸觀火,戰斗力不強;因水災嚴重,敵軍不易聯絡,更難配合。

反“圍剿”斗爭是激烈的,也是殘酷的。湘鄂西蘇區軍民經過幾個月的奮戰,在年底終于戰勝了敵人,取得了勝利。

1931年9月,組織上通知唐赤英去上海開會。那是一次黨的秘密會議。各革命根據地的軍事領導干部將聚集一堂,共同討論反“圍剿”及擴大根據地、威脅主要城市等重大問題,中央軍委的領導同志要作重要指示。

唐赤英接到開會通知的時候,思想上引起激烈的斗爭。通知明確說明會上要他匯報工作。怎樣匯報呢?湘鄂西根據地執行王明路線,經濟遭受重大損失,軍事受挫,根據地縮小。這一切講不講?講真話還是講假話?講一部分還是和盤托出?

湘鄂西中央分局的文件多次指出︰誰要是對王明為首的中央的理論有“輕視的傾向”,“必須受到嚴重的打擊”。唐赤英知道,這“嚴重的打擊”指的是什麼。

批評“左”傾機會主義,就是把矛頭指向以王明為首的黨中央!說真話,可能掉腦袋!

唐赤英下定決心,為了革命事業,一定說真話,死也不怕。

按照預定的時間,唐赤英在交通員的幫助下,輾轉到達上海,順利住進了開會的秘密地點。

開會的時候,唐赤英顯得分外激動,甚至感到煩躁不安。為了黨和人民的利益,為了革命的勝利,他要大膽發表意見,無所顧忌。

終于輪到唐赤英發言了。他努力克制激動、焦躁的情緒,盡量講大聲一點,講慢一點。

唐赤英在發言中坦誠直率地說出了自己的看法,深入分析了“左”傾機會主義路線給湘鄂西軍事斗爭造成的巨大損失。

開完會,唐赤英回到湘鄂西革命根據地,把自己在上海軍事會議上的發言整理成《唐赤英關于湘鄂西軍事工作意見給中央政治局暨中央軍委的報告》,上呈中央政治局和中央軍委。《報告》直言不諱地批評了“左”傾機會主義錯誤,坦誠地提出自己的建議,表現出一個革命者無私無畏、敢作敢為、忠于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高貴精神。

1932年1月,湘鄂西中央分局召開了黨的第四次代表大會。大會傳達了王明“左”傾路線統治的黨中央“關于爭取革命在一省與數省首先勝利的決議”。中央分局書記夏曦在政治報告中認定與他作斗爭的同志中有一部分是“階級敵人”和“右傾機會主義者”。

6月,敵“長江上游剿匪代總指揮”王陵基所指揮的川軍和鄂軍第十三師萬耀煌部共10萬人,到洪湖蘇區“圍剿”。

7月,唐赤英兼任紅三軍參謀長。

由于“左”傾冒險主義佔統治地位,紅三軍打了一些不利的仗,付出了重大代價。鄂西北、洪湖等根據地先後喪失。

10月,紅三軍開始退卻。11月初,越過桐柏山、進入豫西南。敵人追、攔、堵、截,紅軍邊打邊走。翻越大巴山之後,沿鄂川邊境南下,越巫山,渡長江,攻克巴東城,12月底到達湘鄂邊。

在行軍中,唐赤英作為賀龍的得力助手,率領紅軍在兩個多月時間里行程3500公里,沿途粉碎敵人圍追堵截,排除萬難,保住了革命實力。年輕的唐赤英在戰火中已成長為一個勇敢堅定,不怕犧牲,經得住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

以夏曦為代表的“左”傾冒險主義者一意孤行,竟認為湘鄂西中央分局和省委以及各地黨政軍領導機關中,除了幾個主要負責人和少數工作人員外,都是“反革命”或“反革命嫌疑分子”。夏曦操縱的肅反委員會不吸收賀龍參加。在夏曦眼里,賀龍是“軍閥”,屬于被審查的範圍。

1932年8月下旬,部隊行軍到京山縣六房嘴的時候,紅三軍第七師師長王一鳴被當作“反革命”抓捕。後來部隊到了陝南。10月,唐赤英被捕。

1933年1月,唐赤英被當作“反革命重要頭目”,被害于湖北省鶴峰縣毛壩,時年29歲。他的英年早逝,是紅軍干部隊伍的一大損失,也是黨和人民的一大損失!

1945年,中共中央追認唐赤英為烈士,名列中共中央組織部、軍委總政治部編印的《軍隊烈士英名錄》。

全國解放後,洪湖市建立了湘鄂西蘇區革命紀念館,樹立了湘鄂西蘇區革命烈士紀念碑。唐赤英的生平事跡陳列在悼念大廳內。1993年11月2日,在烈士的故鄉、遐邇聞名的石刻藝術聖地重慶市大足縣烈士陵園塑起了唐赤英雕像︰家鄉人民為擁有唐赤英而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