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紆青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10 09:54

賈紆青,1898年4月生于湖南省酃縣十都鄉。13歲入縣城梅崗書院讀書,17歲考入長沙岳雲中學,1919年考入北京大學,從此投身救國救民的革命斗爭,再也沒有回過家鄉,正可謂“投身革命即為家”了。

北京共產主義小組主要成員何孟雄,是賈紆青的同鄉兼同學,志同道合。在北大,得遇良師李大釗、陳獨秀,又有益友何孟雄幫助,賈紆青參加了工讀互助團和馬克思主義研究會,1921年冬由何孟雄介紹入共產主義青年團,次年轉為共產黨員。他主動到北京勞動組合書記部工作,在領導開灤工人大罷工中經受了鍛煉。他決心獻身于中國工人運動,主動要求到正太鐵路發展工會工作,被黨組織委為特派員前往石家莊。

1922年10月,賈紆青到石家莊的第一件工作是和張昆弟、孫雲鵬組建正太鐵路總工會,下轄石家莊、陽泉、太原3個分工會。他被推選為總工會秘書及石家莊分工會秘書。他開展的第二件工作,就是領導正太鐵路2000多名鐵路工人同鐵路當局展開以增加工資為中心的經濟斗爭。正太鐵路工人每月工資僅八九元,已20多年沒有增加工資,當局多次拒絕工人要求加薪的提議。賈紆青以總工會名義派代表同當局交涉,遭到法國資本家的拒絕。為了揭露和反對資本家殘酷壓榨工人的罪惡行徑,他和張昆弟開會決定組織一次全面罷工。1922年12月15日清晨,他把工人糾察隊的隊長們召集起來,命令各糾察隊奔赴正太火車站、太石橋和各分廠,取代資本家派駐的護勇,並采取強力措施阻禁火車進出,停電、停水、停車,罷工斗爭掀起高潮。

正太鐵路罷工斗爭迅速在全國引起很大反響。12月16日的北京《晨報》以“正太鐵路工人全體罷工提出九項要求”的大字標題,報道罷工消息,並全文刊登《罷工宣言》。法國資本家惱羞成怒,搬動法國駐京公使同北京政府交涉。山西軍閥閻錫山表示願意居間調停,但提出要派火車去太原接人,造成復工通車的事實。賈紆青識破軍閥的詭計,立即回電說︰即罷工,不開車。直隸督軍曹錕和省長王承斌則以武力相威脅,派兵直逼石家莊企圖壓服工人。賈紆青在這樣危險的情況下毫不畏懼,同工會負責人一道堅持斗爭。他起草發出第二份《罷工宣言》,重申原來的九項條件,並補充五點要求,替參加罷工的工人爭取將來的工作權利和政治保障,宣言聲明︰“倘鐵路當局不予我們滿意答復,我們決不上工。謹此宣言,以告全國”。表明正太鐵路工人“為維護自己和家庭的生命起見”而采取罷工斗爭的嚴正立場,和不妥協態度。

賈紆青擬就的兩份《罷工宣言》文筆犀利,如戰斗檄文直刺資本家的要害,當時的新聞媒介稱之為“態度強硬”,“義正辭嚴”,紛紛予以報道、轉載,使罷工斗爭爭取了社會各界的支持和聲援,工人們也深受鼓舞。罷工10天,法國資本家痛失30萬銀元的收入,最終不得不向團結起來的工人低頭,答應了總工會提出的條件。

正太鐵路罷工勝利後,賈紆青繼續領導工人開展斗爭。當時一些報紙發表的《京漢工人流血記》記述道︰“正太工人,經此教訓,益知團體的勢力,比諸武力和壓迫實強百倍。現工會雖被封閉,團體精神猶能一致,可知正太工人已有十分覺悟和不可悔的氣概了。”

正太鐵路工人的斗爭使反動派十分害怕和仇恨,他們偵知鐵路工人運動是由幾個學生模樣的共產黨人領導的,便到處派軍警查戶口、抓學生。在工人群眾的掩護下,賈紆青得以脫險,乘火車回到北京。黨又派他到內蒙古從事地下工作,1925年到莫斯科學習軍事,同年冬回國,到馮玉祥部做統戰工作。

1927年國民黨叛變革命,馮玉祥也在其軍內“清黨”,賈紆青是馮玉祥總政治部組織科長,被捕關押兩年,直到蔣馮戰爭爆發才被釋放出獄。

1930年,賈紆青被黨中央分配到上海全國互濟會工作。1932年春,又調任中共江蘇省委巡視員,奉派到南通,幫助恢復了南通中心縣委,並著手改變一些“左”的斗爭方式,加強黨的組織建設和秘密工作紀律,發展革命力量。1933年4月,南通大生紗廠無理開除工人,引起工潮,軍警抓走17名工人。中心縣委及時組織罷工,抗議當局抓走工人,要求資方尊重工人人格,改善勞動條件,增發工資。賈紆青分析南通紗廠工人既做工又務農的特殊情況,幫助中心縣委看到工人有妥協的一面,不要指望一次罷工解決所有問題,而要因勢利導領導罷工斗爭。同時要注意組織工農武裝,防止當局派軍警鎮壓工人的合法斗爭,引導南通工農群眾逐步走上武裝斗爭道路。

由于中心縣委軍事委員被捕叛變,賈紆青和中心縣委負責干部等20多人一起被捕。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賈紆青心情沉痛,他告誡被捕同志要“無條件保衛黨”,經得起一切刑訊的折磨,堅不吐實。在他的帶動下,許多同志熬過了敵人指認、叛徒對質、刑訊逼供等道道難關,使敵人得不到半句有用的供言。他還聯系獄中其他共產黨員,開展防利誘、反叛變斗爭,團結和教育廣大難友。

賈紆青在敵人最後一次提審他時洞察敵奸,自知必死無疑,回到牢房後抓緊進行後事和工作安排。他對難友說︰我的革命經歷只有大叛徒顧順章了解。今天敵人提審時有指認我的叛徒,現在我把歷史情況告訴你,如果我犧牲了,請找機會向黨組織匯報。他還寫了兩封信。一封給黨中央,堅決表示“雖然將要為革命犧牲,但無半點後悔,內心一片赤誠”,另一封是給兒子的遺書。這兩封信後來未能轉送出去,但是賈紆青的革命經歷,特別是在獄中的突出表現還是被獄中幸存下來的同志報告了黨組織,記載在黨的歷史檔案文獻之中。

1933年9月14日清晨,國民黨江蘇省鎮江監獄,獄卒打開牢門。賈紆青邁步跨出牢門,輕蔑地掃了一眼劊子手,回頭對難友們大聲說︰“共產黨人是殺不完的!同志們,暫時忍受一切吧!保持你們的氣節,紅旗會來迎接你們出去的!”說完,帶頭走向刑場,一路上昂首挺胸,高唱《國際歌》,從容就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