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兆麟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10 10:16

潘兆麟,又名棟村,1904年出生在湖北省興山縣城一個貧苦的市民家庭。苦難的少年生活,使他強烈要求改變不公平的社會現實。1927年春,興山籍共產黨員劉子和、白海潛、徐大孝從省黨務干部學校畢業回到家鄉,發展黨組織,宣傳民主革命。革命真理撩開了潘兆麟的心扉,他清醒地認識到︰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從此,他滿懷救國救民的激情,積極投入大革命的洪流,先後參加童子團、先鋒隊,上街游行,張貼標語,斗爭土豪劣紳……在群眾斗爭的風頭浪尖上滾打、拼搏。

四一二、七一五反革命政變後,腥風血雨彌漫天空,白色恐怖籠罩大地,革命志士血流成河。在這“黑雲壓城城欲摧”的關鍵時刻,潘兆麟堅定地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一個漆黑的夜晚,黨支部書記劉子和找潘兆麟談話。劉子和問︰“你知道當前革命處境嗎?那可是……”還未等劉子和把話說完,潘兆麟脫口而出︰“知道,革命正處在生死存亡的關頭。”劉子和沉默了片刻,接著說︰“是的,滅絕人性的蔣介石屠殺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革命受到重大挫折,往後的路更艱難啊!”潘兆麟按捺不住內心的激情,堅定地說︰“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跟黨走下去。”在這種時候,能听到這麼一句話,劉子和分外高興。經過支部大會討論通過,潘兆麟實現了入黨的願望。

同年9月,中共興山縣委員會成立,潘兆麟任宣傳委員,並負責平邑口一帶黨組織的發展和武裝建設工作。他深入群眾,艱苦努力,迅速組建了平邑區委會和游擊大隊。1928年11月,隨著斗爭的深入發展,中共巴興歸縣委成立,潘兆麟任宣傳委員。一天,部隊在一個小山溝宿營,戰士們睡在老百姓的院子里。熟透了的梨子累累地掛在戰士們的頭上,一個剛入伍不久的小戰士,趁大家熟睡後,順手摘了兩個梨子吃起來。他咀嚼的聲音弄醒了睡在身旁的班長,班長狠狠地批評了他一頓。小戰士不服氣,班長把小戰士拉到潘兆麟那里評理。

潘兆麟很和氣地對小戰士說︰“兩個梨子不值什麼,但你想過沒有,這是群眾的東西,我們不能摘。革命軍人應該處處維護群眾利益。”轉過頭來,他又對班長說︰“他是剛入伍的新戰士,你是老戰士,要說服誘導,使自己的戰士自覺遵守群眾紀律。”

小戰士不好意思地低下頭,班長也覺得自己態度不好,主動認了錯,兩人緊緊地抱在一起。潘兆麟從衣袋里拿出僅有的一點錢,遞給小戰士說︰“明天天亮後,你找老鄉認錯,並把這點錢付上。”小戰士雙手顫抖地接過錢,流著熱淚離開了潘兆麟。

為了加強黨對部隊的領導,潘兆麟積極貫徹把支部建在連隊上的原則,為部隊選拔能力強的政工人員,進一步健全黨委制。他經常抓連隊的宣傳鼓動工作,親自制訂了部隊政治工作制度,編寫了《紅軍三大紀律歌》,創辦《支部生活》刊物,舉辦了黨員訓練班,組織教導隊,培訓黨的基層干部。

當時,艱苦的游擊斗爭,部隊長期轉戰于窮山溝。每到一處,潘兆麟都要教育戰士嚴格遵守群眾紀律。他說︰“我們每天行軍打仗,切莫忘了擴大紅軍的政治影響!”

潘兆麟對部隊的學習也抓得很緊,對自己更是嚴格要求。他有一口小木箱,里面裝滿了各種書籍和黨的文件,不管行軍打仗多麼疲勞,總是隨身帶著它,一有空就組織指戰員學習。起初,他文化水平也不高,但學習持之以恆,因而提高很快。無論是請示報告,還是戰斗總結,他都自己寫。

在艱苦的日子里,凡是要求官兵做到的,潘兆麟自己首先做到。當時,部隊游擊不定,供應困難,生活艱苦。潘兆麟不以領導自居,和戰士一樣吃瓜菜充饑,以稻草為被,在荒野破廟之中度寒冬,過酷暑。他對戰士關懷備至,把自己每月的津貼費全都用于戰士伙食補助。他兩眼深陷,身體一天天消瘦,勤務兵給他弄點什麼好吃的,他都不要,讓給傷病員吃。每次部隊臨出發時,他都要下連隊檢查群眾紀律,看看地掃干淨沒有,借老鄉的東西還了沒有,這已成為一項經常性的工作。

1930年6月,巴興歸三縣反動武裝剿共聯防總指揮部成立,聯合“清剿”革命根據地。為了鼓舞紅軍士氣,粉碎敵人“清剿”,潘兆麟組織政治部全體人員日夜奮戰,編寫宣傳材料,組織文藝戰士演出,他親自編寫了《三句半》︰

敵人來“圍剿”,槍有幾百條,我們看起來,算鳥;

國防來“清鄉”,百姓遭了殃,首飾和衣服,搶光;

紅軍力量大,同心把敵殺,大家沖上去,不怕;

鐮刀斧頭飄,勝利屬我曹,作惡自有報,難逃。

潘兆麟總是以他自己的模範行動,教育干部戰士听從黨的指揮,遵守黨的紀律。他還利用作戰空隙時間,把隊伍帶到偏僻的萬仙洞,集中進行思想和組織整頓。經過學習,部隊士氣大振,紀律嚴明,深受群眾歡迎,使巴興歸的紅軍迅速發展和鞏固。

1931年4月,賀龍率紅三軍長驅北上,揮師挺進巴興歸革命根據地。紅三軍前委听取了縣委匯報,指示將紅四十九師改編為紅三軍教導第二師,任命潘兆麟為師政治部主任。

1931年5月,教導第二師在興(山)、房(縣)邊界遭敵“追剿”,一部分沖出重圍,進入房縣隨紅三軍東下洪湖;另一部與敵鏖戰數十次,兩次突圍未成。這時,縣委指示潘兆麟冒險越過敵人的層層封鎖線,取道巴東、秭歸,返回興山,重建革命武裝。

一個漆黑的夜晚,潘兆麟化裝悄悄地來到了姐姐潘兆萱家里。一家人幾年不見,分外親熱,共敘分別之情。姐姐兩眼望著弟弟消瘦的臉龐,不禁心疼地流下眼淚。她緊緊地握住弟弟的雙手,深情地說︰“棟村,父母死得很早,你大哥參加北伐軍陣亡了,潘家的香火要由你傳下去。你已是快滿28歲的人了,該成個親了。”而潘兆麟卻不以為然地對姐姐說︰“你的好心我知道了,但革命未勝利,婚姻不考慮。”全家人只好含淚又送潘兆麟繼續踏上革命的征途。

潘兆麟來到平邑口,與當地黨組織取得了聯系。一個個夜晚,他們奔波在蜿蜒曲折的山道上,深入到低矮的茅層里,密會于深山幽谷中。一支新的農民武裝快要誕生,潘兆麟十分激動、興奮。在一家農戶樓上,他滿懷激情地和大伙一起研制土炸藥。他知道,革命越艱難,越要付出大的犧牲。因此,不管是在勝利的歡樂中,還是在失敗的苦惱中,他都早已作好了隨時為黨犧牲的準備。

5月8日,潘兆麟正在農戶樓上繼續研制土炸彈。突然,暗中出賣了革命的朱正品帶著一伙歹徒闖進了小樓。潘兆麟毫不畏懼地奮力拼搏,但終因寡不敵眾而被捕,敵人將他押送興山縣城。

這天,天空低垂,昏暗陰沉,使人沉悶窒息。縣城渡口刀槍林立,戒備森嚴。被驅趕在警戒線以外的鄉親們悲痛萬分。潘兆麟五花大綁,正氣凜然地來到渡口。

臨刑時,劊子手要求潘兆麟跪下,潘兆麟大義凜然地對劊子手說︰“我是共產黨員,怎能在你們面前下跪,我要站著生,坐在紅氈子上死……”潘兆麟盤腿而坐,面對劊子手,指著自己的胸膛,厲聲說︰“朝我這里開槍吧!”接著,瞪起兩只大眼,用盡最後一口氣,又一次高唱︰“……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潘兆麟烈士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