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世彬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10 10:17

顏世彬,1899年12月出生在山東省廣饒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祖孫四代十多口人,僅有一畝一分地,破草房兩間。全家靠租種地主的田地,艱難度日。

因家境貧寒,顏世彬自幼未曾上學,童年是和窮人家的小伙伴們一起拾柴草、挖野菜度過的。十多歲後,他便跟隨長輩下地干活,或外出打短工,還賣過豆腐。由于軍閥連年混戰,反動政府橫征暴斂,沉重的稅、租壓在農民身上。顏世彬目睹貧苦農民天天拼死拼活地干,總是年年衣不遮體,食不果腹,遇到災年還要逃荒要飯,賣兒賣女;而地方官僚不勞而獲,過著奢侈的生活。這黑暗的社會,不平的世道,使年輕的顏世彬立下了要干一番濟世救民的事業,改變這不平世道的志向。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北洋軍閥政府于1917年8月對德奧宣戰,參加協約。並答應英法政府,來華招募華工,去歐洲戰地服務。此時顏世彬的家鄉山東廣饒縣一帶,連年水旱災情嚴重,許多災民背井離鄉,出外逃荒。顏世彬一方面迫于家中生活拮據;一方面抱著出去闖一闖的想法,毅然背著父母,跑到金嶺鎮的華工招募處,報名應招。他被招取後,沒有回家告別父親,便和其他華工一起,由青島上船,開往法國。

1918年,顏世彬進入法國的一個機械廠做工。他的收入極為微薄,為了積攢一點錢寄給父母,生活十分簡樸。他每天勞作之後,雖然身體疲憊不堪,但還是堅持學文化,學法語,探求新的生活道路。

自1919年開始,中國大批有識之士,遠渡重洋,到法國勤工儉學,尋求救國真理。周恩來、趙世炎、王若飛等就是杰出的代表。他們十分關心在法的華工同胞,對華工進行了大量的組織教育工作,幫助華工擺脫了行會和幫口的束縛,建立起自己的統一組織——旅法華工總會,出版了《工人旬報》和《新工人》等刊物。顏世彬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接受了馬克思主義,使自己樸素的階級感情產生了飛躍。他認識到,此刻他不僅是為自己的家庭而勞動,為個人而謀生,而是為拯救祖國,為無產階級解放事業開始工作和斗爭。他參加了華工赤色工會,後又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從此,顏世彬根據黨組織決定留在法國繼續學習和秘密工作,中斷了與家庭的聯系,成了一名職業革命者。

由于國內革命斗爭形勢的迅猛發展,許多留法勤工儉學的黨員陸續回國,投身于偉大的革命斗爭。還有一些黨員,按照黨的部署,從1923年開始,從法國轉去蘇聯,進入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深造。後來,顏世彬受黨組織派遣去蘇聯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

顏世彬在莫斯科東方大學,開始一邊補習文化,一邊學習俄語,刻苦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理論。顏世彬以極大的毅力,克服困難,在學習中取得了優異成績。

因國內革命斗爭的需要,1930年秋,顏世彬奉命離開莫斯科回國,是年11月到達上海,12月即受黨中央派遣到青島工作。

那時青島黨組織遭受敵人的嚴重破壞,到處是白色恐怖,黨的活動極端困難,革命工作幾乎全部停頓。顏世彬到達青島後,以高度的革命責任心,緊緊依靠省委領導,深入到工人群眾之中,經過一段艱苦的工作,使黨的組織得到了較快的恢復和發展。1931年2月,黨中央委任顏世彬為山東省委常委兼青島市委書記。顏世彬于2月16日重新組建了青島市委。在山東省委(當時省委駐青島)和顏世彬的領導下,先後恢復和建立了中共滄口、四方、台東區委,還在一些大工廠及郊區農村建立了黨支部,並舉辦了黨員輪訓班,由省、市委領導同志講課。同時,在輪訓班里還培訓了工人積極分子,從中吸收優秀者入黨,從而提高了黨員的質量,壯大了黨的組織。

從2月到3月,在青島市委領導下,四方機廠、《青年時報》館、青島港務局、華新紗廠等先後進行了罷工斗爭。同時,青島3000多名中小商販,為反對苛捐雜稅,也舉行了游行示威。

4月1日,日本人辦的鐘淵紗廠爆發了工人“打狗”的斗爭。當日本資本家的走狗把頭毒打工人時,全廠3000多工人怒不可遏,一齊關車停產,並將平時狗仗人勢的把頭打得屁滾尿流,抱頭鼠竄。工人們同時提出開除工賊,減少工時,增加工資等7項條件,迫使日本資本家當天答應了條件。但日本資本家出爾反爾,自食其言,竟在當天晚上,勾結青島反動當局派來大批警察鎮壓工人。顏世彬聞訊後,立即趕到鐘淵紗廠,會同滄口區委書記王清太,連夜布置紗廠工人堅持繼續罷工,堅持7項條件,並發動全市工人支援鐘淵紗廠工人的罷工斗爭。剛成立不久的工人聯合會,也分別發表了告紗廠工友和市政工友書,號召全市工人團結一致,援助鐘淵紗廠工人的正義斗爭,青島工人運動出現了新高潮。

顏世彬在青島期間,為便于工作,組織安排他與市委交通員尹某夫婦一起住在桓台路5號凝德里(市委機關)。對外,交通員稱顏世彬為叔父,臨時結成一個家庭。此時,顏世彬化名為尹發湯。

1931年4月13日,交通員到青島港大碼頭,接取從上海運來的黨中央的文件和刊物。在海關門口處,因驚慌失措,文件暴露而被捕。在敵人的威逼利誘下,交通員叛變,供出顏世彬的住址。敵人連夜破壞了省、市委機關和印刷所,先後捕去顏世彬等省、市委領導干部和黨員、團員、群眾共24人。青島黨的組織,又一次遭到嚴重破壞。

敵人得知顏世彬是中央山東省委常委兼青島市委書記後,欣喜若狂,以為這是破壞山東和青島黨組織的極好機會,于是千方百計企圖誘使顏世彬供出黨的秘密,但顏世彬義正詞嚴,不為所動。敵人惱羞成怒,轉而使用種種酷刑,進行逼供。在50多天的折磨中,顏世彬堅貞不屈,怒斥國民黨反動派禍國殃民,殘酷鎮壓革命群眾的罪惡行徑,使敵人望而生畏,無可奈何。當時國民黨青島公安局給市政府的報告中,也不得不承認顏世彬最為堅強。

在青島,敵人毫無所獲,便于1931年6月13日,將顏世彬等人押送濟南山東臨時軍法會審委員會再審。酷刑用盡,顏世彬幾次昏死過去,但仍然堅貞不屈,表現了共產黨人的浩然正氣。1931年8月19日晨,敵人將顏世彬等押往刑場槍殺。顏世彬時年32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