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健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12 15:07

歐陽健,原名歐陽文彬,1903年8月31日生于湖南省桂陽縣漕溪。兩歲時父親去世,生母改嫁,由嫡母撫養長大。1921年秋考入衡陽省立第三師範學校。他讀書刻苦用功,能詩善文。他所作的一篇文章曾被國文老師作為範文張貼出來,供大家觀摩學習。該校英文教師張秋人,是中共黨組織派來的,他對歐陽健關懷備至。在他的引導下,歐陽健逐漸走上了革命道路,並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26年夏,北伐軍入湘,湖南農民運動正處于高潮。這時,歐陽健從三師畢業。為支援北伐,為北伐軍籌集軍餉,他到攸縣去推銷公債。回衡陽時又應聘到省立第三女子師範學校任訓育員。不久,他辭去這一職務,回桂陽縣參加工農運動,縣農民協會委員長何漢派他去十四區任農民協會籌備主任。1927年1月21日十四區農民協會成立時,他當選為農民協會委員長。與此同時,他還擔負縣女界聯合會籌備處的工作,負責婦女運動的發動組織工作。後來,他應聘擔任桂陽縣立高級小學校訓育主任,每星期一至星期五,他在學校教課,並針對學校教學情況提出五條改革措施︰一、用啟發式給學生授課;二、增加學生課外活動的時間和內容;三、聯絡師生間之感情;四、以人格感化學生;五、指導學生參加社會活動。每逢星期六和星期天,他就到20里外的區農民協會去處理工作,參加活動。他全身心地投入工作,日程表總是安排得滿滿的。

4月初,國民黨桂陽縣黨部召開第二次代表大會,改選縣黨部執行委員會,右派分子玩弄手段,收買選票,因而當選。此事激起另一些代表的反對,他們印發宣言,揭露黑幕,選派歐陽健、李獨明為代表,赴省城告發。在國民黨省黨部的支持下,桂陽縣國民黨代表大會被解散,重新組織選舉,使桂陽縣的國民黨黨務大權掌握在左派手中。接著,全縣掀起了打土豪劣紳的高潮,歐陽健等發動工農群眾,于五一節那天,將擅自放走在押土豪劣紳的縣長抓起來,迫使這位縣太爺在五一節萬人大會上低頭認罪。

1927年5月長沙馬日事變後,桂陽縣的反動勢力到處捕殺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歐陽健難以立足,便于6月間到武漢,經國民革命軍某師政治部宣傳科長何漢介紹,進入武漢中央軍校。

汪精衛發動七一五政變後,歐陽健隨軍到達九江。不久,他被派到賀龍的第二十軍的一個營里工作,參加南昌起義。起義後,他任過指導員,代理過團長。在攻打會昌的戰斗中,曾率部一晝夜追敵百余里。他在一份材料中寫道︰“周郎敗曹瞞于赤壁,亦不過如此之快!”9月底,起義軍在潮汕地區失利,他與部隊失去聯系,只好回到桂陽,再圖革命大計。

在一片白色恐怖中,歐陽健一時無法與黨組織取得聯系,又只好潛居斗室,用心讀書。這時,他回顧自己的戰斗歷程,懷念遠去的患難戰友。作七言長詩《憤時篇》,以寄心思︰

歲月移如怒馬馳,少壯忽然近臘時;

遍地荊棘無限恨,願作樵牧苦莫辭。

前臨大海後危岩,逡巡退縮真愚疾;

著鞭枕戈奮身起,破浪掃穢建宏基。

世人紛紛何所圖,彼我利害太懸殊;

貧無立錐餓寒死,富者田連百萬租。

農工被迫成牛馬,可憐時時汗如珠;

淫威之下欠飽暖,猶雲天生此賤軀。

嗟惟共產黨幟張,無產階級猛如虎;

打倒土豪並劣紳,貪官污吏劈以斧。

博看平等真自由,日暖風和皆欣舞;

忽然風變雲墨色,真理人道棄若土。

桂陽由來黑漆團,改造革新在諸賢;

北曰劉子南二李,曹何勵志冰石堅。

用能撫我愚黔首,戰勝惡霸凱歌旋;

誰料哈雷穿大地,剎那不顧走顛連。

故人西出黃鶴杳,我獨遑遑伴老園;

憶昔挑燈月夜話,喋喋須須不憚煩。

憶昔蓉嶺月晚眺,心神契會俱忘言;

而今參商幾萬里,夢魂繞君訴宿冤。

1928年春,歐陽健在漕溪村坐館教書,不料被暗探發現,第二天,縣長馮蒼親自帶領“挨戶團”,由團丁帶路,將漕溪村包圍。但團丁沒有指認,他得以脫險。10月間,他去北平與黨組織取得了聯系。

1929年春,黨組織派歐陽健返回湖南,在宜章、臨武及粵北一帶建立湘南行動委員會。5月,他當選為中共湘粵邊工作委員會委員。8月,他在同學彭良的幫助下,在宜章縣石喬石附近的太陽仙閹辦起一處私塾,以教書作掩護,從事地下活動。1930年9月,他任中共宜章縣委書記,1931年1月,又任宜(章)、臨(武)、連(縣)邊工作委員會書記。他與彭良、黃禎剛等在宜章、臨武、連縣等地組織力量,準備在農歷年關奪取臨武縣“鏟共義勇隊”的槍支,因叛徒告密未能成功。4月間,又因叛徒出賣,他曾一度被捕,在押解宜章縣城時,買通警察逃脫。他潛往廣東連縣,經黨組織介紹,打入西江圩鄉公所,當了一名文書。他利用合法身份,在敵壘中交朋友,搞策反,先後把鄉自衛隊副隊長張佩文和土匪頭目鄧石喜、陳光保爭取過來,在當地著手組織游擊隊。

1933年3月,歐陽健第三次被叛徒出賣,在西江圩鄉公所被捕,籌集的槍支也被搜去。敵人首先把他關在連縣監獄,備受酷刑。後和梁登瀛等共產黨員一起被解往韶關監獄。獄警采用了各種殘忍的手段妄圖逼他供出黨的組織,然而他堅貞不屈,決不泄露黨的機密。敵人惱羞成怒,加緊用刑,不久歐陽健慘死于獄中,時年30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