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毅之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14 11:07

曾毅之,原名紹南,1906年10月7日生于湖南省醴陵縣沈潭鄉龐田村的貧苦農民家庭。

曾毅之從小就養成了同情弱小、不畏強暴的倔強性格。1922年,他在南鄉西塘寺讀高小時,同學們曾要求校長撤換阻撓學生參加反帝愛國運動的教師楊澤唐。不料校長反誣學生“鬧事”,揚言要開除王泰安等同學。曾毅之得知後義憤慎膺,立即帶領全班同學涌進校長室,提出嚴正的質問,終于迫使校長將楊澤唐解聘了事。1923年,有一次縣督學盧一更來學校視察,在訓話時說什麼五四運動是青年“鬧事”的運動,反教會是學生“不安本分”等。這事激起他和同學們的無比氣憤,他當即與20多名同學退出會場,以示抗議。這天晚上,他還將學校用來招待盧的一只蒸雞澆上煤油,弄得盧不歡而去。

同年秋,曾毅之高小畢業,考入長沙育才中學。在校期間,他是學校學生運動的積極參與者。1924年夏,他按照學校黨組織的部署,回鄉作了一個假期的農村社會調查,受到了黨組織的好評。返校後,他加入中國共產黨。

1926年夏,曾毅之畢業回家,應聘到龐田小學任教,並從事秘密發展農會會員的活動。北伐軍進駐醴陵後,他當選為南二區上半境第八鄉農民協會執行委員,積極開展農會工作。為了解決農民的口糧問題,他和曾道一帶領農會會員到地方豪紳家清倉,造冊登記,並將這些余糧用來對缺戶進行調劑和平糶,保證了農民群眾度過1927年春荒。

1927年長沙馬日事變後,曾毅之調任南三區區委委員,在熊家塘的屈子沖(區委機關所在地)一帶秘密從事組建農民武裝的斗爭。9月,他調任南三區區委書記。當時,土豪劣紳在反動軍閥的支持下,飛揚跋扈,十分囂張,到處捉拿革命群眾。11日晚,他按照縣委部署,親率農民武裝30余人,將罪惡累累的大劣紳劉巽生、丁宴湯處決。不久,南三區的武裝擴展為游擊營,有槍100余支,各鄉也建立了共近萬人的赤衛隊,並在清水江的龍塘日夜趕制梭鏢、大刀、“雷大炮”等武器。1928年初,他帶領全區3000多名農民武裝,配合各路農軍,兩次攻打縣城。在此期間,他還應約同高小同學、“清鄉隊”頭目張際泰舉行談判,責令張際泰把槍交出一部分給農民;不干涉農民對土地的分配。張際泰不接受條件,反而糾集兩萬多人的軍隊“進剿”南三區。曾毅之率領游擊隊和赤衛隊將張際泰打得狼狽逃竄,繳槍10多支。1928年4月,國民黨當局調集兩萬多人的軍隊對醴陵蘇區實行血腥的屠殺,大批農會干部被殺害了,形勢迅速惡化。他轉移到萍鄉、攸縣一帶,繼續堅持武裝斗爭。11月,他率游擊隊200余人打回醴陵南鄉,鎮壓了泗汾“挨戶團”主任劉錫圖。但不久,游擊隊在船灣的牛角塘遭到羅定部的圍攻,隊伍被打散。他又只身轉移到軍山沖曾遠環家隱蔽,然後去江西蓮花一帶,尋找黨的組織。

1930年10月,曾毅之受湘東特委的派遣,來到攸縣主持黨的工作,並被任命為中共攸縣縣委書記。1931年6月,他調任中共茶陵縣委書記。在他當縣委書記期間,大力倡導新的工作方法,其內容主要有︰一、各鄉均建立列寧室,組織列寧主義研究組、白區工作研究組、反帝工作研究組,學習研究列寧工作作風;二、各機關、支部都辦牆報,開展編牆報、讀牆報活動;三、各機關、部隊建立讀書班,開展讀書活動,特別是為紅軍家屬耕田砍柴;四、開展革命建設活動,各區委、支部都成立競賽委員會或競賽組,在一段時間內,定出幾項黨內和黨外的工作,制訂競賽。到期後,必開會議,評論優劣;五、建立輕騎隊(即紀律檢查組),檢查各機關、部隊、支部執行紀律情況,以克服官僚習氣、消極怠工和享受腐化等惡劣現象。1932年3月湘贛省委部署蘇區的永新、吉安、茶陵等11個縣,就黨的建設、擴大紅軍,建立蘇維埃政權以及各項群眾工作的三個月競賽活動期間,他領導的茶陵縣各項工作均名列前茅,特別是發展黨的組織,超額完成任務,被評為第一名。

這年6月,湘贛省委又部署用7月到9月共3個月時間,開展內容為擴大紅軍與擁軍工作,擴大與整理地方武裝工作,積極向外發展與建立黨在白區白軍中的工作,領導蘇維埃建設運動與執行各種法令,加緊黨的建設運動與鞏固黨的無產階級基礎,工會運動、反帝運動和婦女工作等8個方面的競賽,並規定每項工作的任務和目標。他回縣後,立即發動干部群眾制定各項措施,很快掀起了區與區、鄉與鄉、部門與部門之間的競賽熱潮。在湘贛省委10月份評比中,茶陵縣發展黨組織工作列第一,擴大紅軍和群眾工作列第二,擴大整頓地方武裝列第三,發展蘇區列第四。綜合各項工作作總的評判,茶陵居第一,被譽為模範縣。這時,湘贛省軍區將茶陵地方武裝組建新編獨立第三師,他被任命為師政治委員,仍主持茶陵地方工作。不久,新編獨立第三師編入紅八軍。

1933年6月,曾毅之卻被湘贛省保衛局以“AB團”分子的罪名被逮捕。原來,他在來茶陵前,由于“左”傾機會主義分子執行“肅反”擴大化,使縣委、縣蘇維埃政府中一些負責同志先後被錯殺,搞得人心惶惶。他來茶陵以後,曾在縣委和縣蘇維埃政府會議上,嚴正地提出搞“肅反”必須實事求是,慎重從事,不準搞逼供,不得隨意抓人,更不得隨意殺人。正由于他敢堅持原則,在茶陵縣基本上糾正了亂捕亂殺現象,保護了一批革命同志;但也冒犯了省委一些堅持錯誤路線的人,有的批評他“右傾”,有的甚至說他是“反革命的同伙”。入獄後,在審訊中,曾毅之一再申辯自己既不是“AB團”分子,也沒有同情反革命,只不過堅持了一個共產黨員應有的品德——實事求是。1934年8月,紅軍開始長征前夕,他與其他7位同志同時在永新縣牛田慘遭殺害,時年28歲。

1951年,中央南方革命根據地訪問團湘鄂贛分團負責人譚余保,奉黨中央指示,主持為曾毅之的冤案平反昭雪的工作,追認他為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