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祖唐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14 11:16

聶祖唐,原名秉文,1908年4月4日出生在福建省武平縣十方鎮得明村一個貧苦農民家里。他從小勤奮好學,17歲那年以優異的成績考進上杭琴崗書院(後改名上杭縣立中學)。那年代,閩西一帶土豪稱霸,匪盜橫行,他的父親為了自衛防身,練就了一身武藝。聶祖唐從小跟著父親習拳練武,學了一些閃轉騰挪、翻打踹撲的功夫;也繼承了父親正直厚道、好打抱不平的性格。他同情受苦人,憎恨黑暗的世道,心靈里埋藏著鏟除人間不平的強烈願望。

聶祖唐因為學習成績好,樂善好施,富有正義感,18歲時就被同學們選為武平旅杭同鄉會會長。無論大事小事,大伙都樂于找他商量,希望他拿個主意。

1927年9月,南昌起義軍的一支隊伍到達閩西上杭城。聶祖唐以武平旅杭同鄉會會長的身份,受到了起義軍政治部領導人的接見,听到了許多新道理。他懂得了窮苦人要不受欺壓凌辱,就必須團結起來,推翻那些作威作福的土豪劣紳。

聶祖唐興奮地回到學校,立即把同學召集在一起,揮舞著手臂,激動地說︰“我們有知識,我們有力量,我們要用知識喚起民眾起來革命……”說著說著,拳頭“咚”地一聲砸在桌上,高聲喊道︰“同學們,讓我們一起干吧!”大家經過商議,決定成立“文藝研究社”,出版油印刊物《海燈》。大家不分白天黑夜,自己動手刻蠟板、油印、分發。這個雜志很快在同學中流傳開來,並出現了許多手抄本。聶祖唐非常高興,他希望《海燈》能像茫茫夜暗中一個航標燈,在閩西大地閃爍出希望的光芒。

1928年冬,聶祖唐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在入黨申請書上寫道︰“我信仰共產主義,堅決革命到底。黨啊!放心把重擔交給我吧,我的肩膀早已鍛煉得鋼鐵般堅硬。”

1929年7月,聶祖唐在上杭縣立中學畢業,接受黨組織的派遣,和練林賢等同學一起開展革命活動。處明村是武平城關經十方、岩前到中赤、下壩去廣東的必經之路,地形險要,來往客商絡繹不絕。這個地方對開展工作十分有利。為便于掩護,聶祖唐擔任了回瀾初級小學校長,請來革命青年黃佩青等到學校教書,並在處明街三角屋開了一間小店,秘密聯絡革命人員。

“當!當!當!”洪亮的鐘聲在空中回蕩,這鐘聲預示著革命風暴即將來臨。每當鐘聲響過,便有十幾位青年悄悄來到小店。他們當中有朱清江、蕭迪銀、朱榮升、鐘阿勇、黃佩春等。根據縣委練世楨和閩西特委蘭繼龍的指示和安排,聶祖唐召集了“鐵血團”的組織會議,研究秘密發展農會,組織武裝暴動等事宜。革命力量在鐘聲里孕育、成長,年輕的聶祖唐也在鐘聲里一步步越過風雨泥濘,跨過艱難險阻。

1929年10月,紅四軍第三縱隊來到了十方區。在紅軍的幫助下,十方區委成立了,各鄉的蘇維埃政權、赤衛隊也成立了。革命運動蓬勃發展,聶祖唐在斗爭中鍛煉得更加成熟,更加堅強了。他不知疲倦地日夜為窮人們操勞,鄉親們說︰“祖唐心明眼亮,只要是祖唐叫做的事,準沒有錯。”

革命力量的不斷壯大,使當地的反動勢力惶恐不安。深受群眾擁戴的聶祖唐,成了武平縣反動地主武裝頭子鐘紹葵嫉恨和注視的目標。他們暗地里監視聶祖唐的一舉一動。在紅四軍第三縱隊離開十方後的一天,一幫匪徒突然氣勢洶洶地竄到聶祖唐家搜查,然而半絲疑物也沒有找到。他們一計不成,又生一計。鐘紹葵親自給聶祖唐送來了連長“委任狀”,滿臉堆笑地說︰“聶先生,鄙人管教不嚴,清查之事,實屬誤會,望多多包涵。”他見聶祖唐不動聲色,眼珠子滴溜一轉,又說︰“聶先生知書識禮,鄙人很欽佩,何不謀個好差事,日後也有個騰達之日。”聶祖唐一把抓過遞來的“委任狀”,哈哈大笑︰“我是個教書匠,怎麼能當連長呢!”順手把“委任狀”撕得粉碎。鐘紹葵惱羞成怒,把他抓到上杭城。十方鎮附近的百姓憤怒了,舉著扁擔、鋤頭、木棒,高喊“放回聶校長”,把當地土豪鐘弼承家圍了個水泄不通。嚇得鐘弼承渾身發抖,不得不親赴上杭保釋聶祖唐。

1931年,當鐘聲伴著春風和映山紅,一齊來到閩西的時候,聶祖唐和蕭迪銀、劉益霖、朱清江、聶書美等20多人組織的“青年文化促進會”和“農民協會”又相繼成立了。為了工作的需要,聶祖唐繼續擔任回瀾學校的校長。他白天教書,晚上就和青年朋友擠在三角街店里,一起談論形勢。有時和大家一起帶著宣傳品,開展活動。農會會員很快發展到幾百人,他們經常襲擾敵人據點,截斷電話線,群眾十分高興。

正當聶祖唐積極準備武裝暴動的時候,鐘紹葵嗅到了火藥味,竟先下了毒手。許多革命人員被殺害,有的被通緝、抄家,有的被迫潛伏外地。革命力量遭受損失,使聶祖唐痛心疾首,幾天咽不下飯,睡不著覺。他決心參加紅軍,拿起槍去消滅敵人。

紅十二軍來到武平,聶祖唐參軍的願望實現了。他被部隊派往武東地區工作,並被任命為縣委委員兼組織部長,同時擔任了武東地區蘇維埃政府主席和武東游擊隊支隊長。後來聶祖唐又任福建軍區獨立第二團團長。

獨立二團有300多人、200多支槍。聶祖唐和政委何醒南率領全團指戰員,在主力紅軍幫助下,一邊加強軍事、政治訓練,一邊在武平縣的中堡、武東、上杭縣的千家村、官莊等地開展游擊活動,狠狠地打擊了地方反動武裝的氣焰。尤其是1932年3月17日,他帶領全團和各鄉赤衛隊配合紅十二軍一部,分3路向地主反動民團匪首鐘紹葵老巢發起沖擊。鐘匪糾集700余名匪徒,企圖負隅頑抗。聶祖唐熟悉地形,揚鞭躍馬,沖在前面。激戰一小時後,敵人被紅軍四面夾攻,亂了陣腳。聶祖唐率部直搗鐘匪巢穴。敵人丟盔棄甲,700余人被殲,只有十余人護著主子逃往廣東。這次戰斗,打擊了閩西敵人的氣焰,繳獲步槍300余支、輕機槍5挺、駁殼槍40余支、子彈3萬余發和造幣廠的全部機器,千余匹馬,俘敵官兵百余人。周恩來在《紅十二軍佔領杭武的意義》一文中稱贊道︰“這是革命戰爭的新勝利,這是閩西蘇區的新局面。”

敵人不甘心失敗,又糾集數倍于紅軍的兵力,向革命根據地發動第四次進攻。聶祖唐家鄉遭到敵人血腥屠殺,許多鄉親遇害身亡。聶祖唐家也遭到浩劫︰父親聶道遠被捕坐牢,受盡折磨而死;母親悲憤交加,發狂殞命;胞兄聶秉信被逼身亡。噩耗傳到部隊,聶祖唐萬分悲痛,引馬走向山頭,摘下帽子,久久凝望著烏雲籠罩的家鄉。接著,他幾個箭步向前,把一棵碗口粗的樹一掌劈倒,又是一個後空翻,操起一塊石頭朝空中使勁摔去,似乎要驅散重重的霧靄。他對戰友們喊道︰“同志們,不把敵人消滅光,我們對不起親人,對不起犧牲的戰友們哪!”大家也呼喊︰“聶團長,帶領我們出擊吧!”戰士們摩拳擦掌,斗志高昂,在聶祖唐的指揮下,神出鬼沒地打擊敵人,武平的蘇維埃政權得到進一步發展。

1932年底,省委發出號召︰擴大百萬鐵的紅軍,齊心協力,沖破反革命“圍剿”。各鄉赤衛隊整編為獨立團,原獨立團大部分戰士歸屬為工農紅軍主力。聶祖唐率部和上杭獨立團合編為工農紅軍獨立第十師,歸屬福建軍區,聶祖唐為該師二團團長。

不久,妻子劉玉珍生下了一個女兒。聶祖唐十分高興,騎馬趕到妻子身邊。妻子笑著說︰“你做爸爸了!”聶祖唐心里樂得不知說什麼好,只是抿著嘴笑。過了一會,劉玉珍看出丈夫有心事,便關切地說︰“祖唐,你有什麼話,就說吧!”聶祖唐親切地撫摸著妻子的手,沉思片刻,說︰“玉珍,你是護士,傷病員需要你呀!”“嗯!”劉玉珍輕聲回答。聶祖唐彎下腰來,親了親孩子的臉蛋,接著說︰“玉珍,眼下我又不能離開部隊,你看這孩子……”聶祖唐越說聲音越小,最後竟噙滿了淚花。劉玉珍明白了,她和丈夫緊緊抱在一起,傷心地哭了。4天後,夫妻倆將親骨肉送給鄉親撫養。

面對親人的生死離別,聶祖唐頑強的戰斗意志絲毫沒有減弱,他堅信紅軍一定會勝利。

紅十師成立以來,聶祖唐配合各路紅軍游擊隊,積極進攻,縱橫閩西大地。二團所到之處,敵人聞風逃竄,武北和江西蘇區的聯系打通了。

聶祖唐的事跡在群眾中廣為流傳。每到一處,大家都把他圍得里三層外三層,聶祖唐總是下馬和群眾手拉手說話。他常說︰“只要我們團結緊,擰成一股繩和敵人斗,我們就一定能夠得到勝利”。

1933年1月,聶祖唐調任獨立第十師副師長。同年3月6日,該師改編為紅十九軍時,他被選送到紅軍學校學習6個月。畢業後不久,又被任命為福建軍區第一作戰分區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回武平領導武裝斗爭。

經過戰火鍛煉和軍校的培訓,聶祖唐已經成長為一位能征善戰的紅軍指揮員了。1934年4月,他率部在武北肅清了團匪,6月又在大堯、湘東兩地消滅了全部土匪;接著又率部進攻悅洋,出擊高梧,轉戰武西、武北、武東。他們與白軍、團匪作戰,積極發展游擊戰爭,牽制了大量的敵人。

1934年10月,主力紅軍長征,留守在根據地的紅軍、地方武裝和省、縣、區的干部,進入了艱苦卓絕的游擊戰爭。在閩西,敵人先後在龍岩、永定、長汀、上杭、寧化、連城、武平等縣,部署了6個正規師,加上地方反動武裝,共10萬敵軍,妄圖在3個月內摧毀革命根據地,消滅紅軍游擊隊。在這嚴重的形勢面前,聶祖唐奉命率400多人進駐武北,堅持斗爭。12月17日,聶祖唐率部進攻駐小湘坑的白軍團匪時,不幸胸部中彈,壯烈犧牲。

聶祖唐把自己年輕的生命奉獻給了閩西大地,奉獻給渴求解放的窮苦鄉親。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大地年年用盛開的映山紅來祭奠烈士的英靈,閩西人民永遠銘記著烈士的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