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干城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15 16:41

沈干城,原名逢甲,又名干臣,敬賢,1898年出生于上海縣浦東三林塘村一書香之家。祖父沈懿德是清末秀才,深受儒學燻陶,曾創辦鄉私塾和懿德小學,終其一生盡心推廣平民教育。不僅如此,他還希望自己的長孫(沈干城另有一弟、一妹)能繼承自己的衣缽,啟發民智,教化鄉人。因此,沈干城從三林鎮書院畢業後,依著祖父的意思投考了南京中等師範。雖未考取,但沈干城1915年和1920年曾先後兩次回鄉教書。

1921年,沈干城23歲。當時工人運動風起雲涌,沈干城結識了津浦鐵路鎮機廠“中華工會”的會長王荷波,並認識了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主任兼《勞動周刊》編輯主任張國燾。1922年初,他成為滬杭鐵路閘口機廠的一員,其後又與北方勞動組合書記部主任羅章龍取得聯系,擔任了該部駐滬杭鐵路特派員,更有機會接觸鐵路產業工人。次年4月,他受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的派遣,參加了由長辛鐵路工人俱樂部發起召開的京漢鐵路第一次工人代表大會,商討籌建工會一事。這期間,沈干城有幸結識鄧中夏、何孟雄等人 。不久,他在徐梅坤的介紹下加入中國共產黨。

1922年9月,中共浙江省的第一個地方黨組織中共杭州小組在杭州的皮市巷3號成立,它的成員是于樹德、金佛莊、沈干城。為發動工人群眾,沈干城等創辦了工人自修夜校。通過工人自修夜校,沈干城打開了工作局面,滬杭鐵路工人運動初步開展起來了。

1923年2月,京漢鐵路總工會在鄭州召開成立大會,遭到軍閥吳佩孚的武力阻撓和破壞。京漢鐵路工人舉行大罷工,遭到了軍閥血腥屠殺,林祥謙、施洋等工人領袖先後慘遭殺害,這就是二七慘案。

二七慘案後,沈干城接待了京漢、津浦鐵路的八位工會代表。他在自己的住處組織工運骨干和積極分子的秘密集合,听代表們介紹慘案真相,揭露軍閥罪行,使到會工人更增強了對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的仇恨。

黨的“三大”後,根據黨的決定,沈干城參加了國民黨浙江省黨部籌建處的工作。接著他又和吳淞機廠工人中共黨員孫津川一起,積極培養工運骨干,組織了秘密工會,開拓了浙江鐵路工人運動的新局面。

1924年2月,二七慘案一周年,沈干城組織了杭州鐵路工人紀念集會。同年4月,他發動和領導了閘口鐵路機廠第一次大罷工。這次罷工使工人群眾看到了團結起來的力量,在滬杭甬、滬寧兩地產生了重要影響,使鐵路工人運動匯合到杭州地區整個產業工人運動的洪流中去。

沈干城還十分注重對黨的新生力量的培養,在鐵路產業工人當中發展了一大批黨員,其中鐘鼎祥、薜雨霖(薜暮橋)、趙剛等都是在他的影響幫助下發展起來的。他們都成了滬杭甬鐵路總工會籌委會的骨干,有的還在後來成長為中國著名的經濟學家,有的則和沈干城一樣為革命而英勇獻身。

1926年中共杭州地委成立後,沈干城參加了地委領導工作,負責工人部。在中國國民黨浙江省代表大會上,他又當選為省黨部候補委員,參與對職工運動的領導,並在全國鐵路總工會第三次代表大會中被選為七名候補執行委員之一。

1926年5月至9月,沈干城秘密發展黨員,進而為成立滬杭甬鐵路總工會做好思想上和組織上的準備,並以執行委員的身份與陳之一、蔣振東一起秘密組織杭州總工會。

1926年北伐開始,為發動鐵路工人斗爭配合北伐,沈干城為此又做了大量工作。1926年12月,他和沈樂山等一起秘密組織“鐵路工人糾察大隊”和“鐵道兵團”,加強對軍閥敗兵的監視,切斷他們的退路;並親率“鐵道兵團”拆毀兩個地段的鐵軌,卸去機車的主要部件,以防止孫傳芳軍隊乘車逃走。

1927年2月,沈干城組織了工人和閘口一帶居民對孫傳芳軍隊設在玉皇山天龍寺的軍用倉庫進行了突然襲擊,破壞了敵人作戰部隊的糧草供應。3月,當北伐軍向嘉興、上海挺進的時候,張宗昌的白俄雇擁軍“鐵甲車隊”被派來扼守鐵路橋梁,猛烈的炮火使北伐軍一時不得前進。沈干城等接到杭州地委的指示,接受了自行建造裝甲車的任務,在沈干城的發動下,閘口鐵路機廠的黨、團及骨干人員都投入到這次新任務中去,加班加點數日,改造了六輛裝甲車,取名“中山號”,在戰斗中起了重要作用。

在支援北伐軍向前挺進的同時,滬杭甬鐵路總工會籌建工作在緊張籌備。1927年3月,滬杭甬鐵路總工會正式成立,沈干城擔任副委員長兼宣傳部長。同月,滬杭甬、滬寧兩路總工會成立,沈干城被推選為常務委員兼副委員長。

工人運動的蓬勃開展,引起了國民黨右派集團的恐慌,一場空前血腥的反革命政變正在醞釀之中。先是三二○火燒寧波總工會事件、襲擊杭州總工會事件;後是4月7日夜,上海工人糾察隊所在地東方圖書館遭敵人襲擊;接著是最為殘酷、最為血腥的四一二反革命政變。此時,滬杭甬、滬寧兩路總工會遭受重大損失。“兩路”總工會被封,無恥的反動派以“杭州市工會組織統一委員會”的名義,勒令鐵路總工會改組,並施以誘騙、威嚇等卑劣手段。形勢越來越嚴峻,血雨腥風迎面而來。

沈干城面對這一切卻沒有絲毫退縮,不避風險,領導工人起來罷工,義正辭嚴地在《申報》發表聲明;大義凜然地前往國民革命軍第二十六軍別動隊司令部抗議;堅決無畏地組織鐵路工人集會游行。他始終不懈地以各種方式予敵人以回擊,粉碎了敵人一個又一個陰謀。

惱羞成怒的敵人使出了最後伎倆,向沈干城伸出了罪惡的魔爪。1927年6月26日,因叛徒告密,沈干城與其他四位執委在總工會不幸被捕。

8月,敵人組成了特別刑事法庭,審理“鐵路工潮案”。妄圖以嚴刑拷打,逼沈干城投降。沈干城毫不畏懼,依然保持著樂觀的態度。

一次提審回來,沈干城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經過戰友鐘鼎祥的牢門,他鎮定地說︰“我已經承認了我是共產黨,有些事我已承擔了,你們就不要承認。”在生死關頭,沈干城想的還是同志。由于他的極力開脫,王汝高、許重平得以釋放出獄。

1928年春,反動刑事法庭判處沈干城“一類刑”。面對重刑,沈干城豪爽地大笑道︰“一登龍門,身價百倍。”

1930年9月,沈干城從浙江陸軍監獄押解到江蘇陸軍軍人監獄。1932年1月又改押南京中央軍人監獄。

1934年9月22日,中秋節前一天。許多人家正在為過節忙碌的時候,沈干城卻再也看不到那一輪明月了。月明星稀,鐵路工人運動史上的一顆明星碩落了,但那道光芒卻傲然地劃過沉沉黑夜,給人光明。

烈士的遺體在妻子的陪伴下,回到了故鄉,躺在了親人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