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文斗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15 17:18

顏文斗,1909年出生于安徽省肥西縣程店鄉一個世代務農的家庭。他7歲入私塾讀書,天資聰穎,才華過人。讀書之余經常參加田間勞動。他目睹軍閥混戰,官吏貪劣,地主橫行,感到無比憎恨,把這些人比作“蛆蟲”,並由此憂慮祖國的前途和命運,開始探索救國救民的道路。在父親的支持下,他離開家鄉來到合肥。不久,他遇到兩位在合肥中學讀書的同鄉,就在一起孜孜不倦地鑽研英文和國語課程。顏文斗以驚人的毅力和刻苦的精神,在三年時間里完成了中學六年的全部課程。1926年,他以優異成績考取了上海大廈大學社會學系。

顏文斗入學不久,便如饑似渴地吸取新的精神營養。他連續讀完了《共產黨宣言》《社會發展史》《唯物辯證法》等革命書籍,還閱讀了高爾基、魯迅、郭沫若等進步作家的文學作品和《新青年》《創造周刊《向導》《萌芽》等進步刊物,這些書刊像磁石一般吸引著他,並指導他積極尋求革命力量,為以後獻身于無產階級革命事業奠定了思想基礎。

1926年5月,上海工人階級在五卅慘案周年紀念期間,又一次掀起了波瀾壯闊的反帝斗爭。顏文斗積極投入反帝大同盟的斗爭,隨後又多次參加示威游行和各種集會,張貼和散發大批標語,因而引起學校當局忌恨,寒假期間,即被校方借故開除。

1927年春,顏文斗轉入上海公學。當時國共兩黨建立統一戰線,北伐戰爭節節勝利。盤踞在東南五省的軍閥孫傳芳,加緊勾結英、日帝國主義,殘酷鎮壓上海人民的反帝愛國運動,反帝大同盟被迫解散。嚴酷的現實使顏文斗認識到,要使中國擺脫深重的災難,獲得獨立、民主和自由,唯一的出路只有砸爛舊的社會制度,建立沒有剝削、漢有壓迫,人民當家作主的新社會。學期一結束,他就毅然退學回到合肥。

顏文斗抱著聚積革命力量的理想回到合肥。不久,他和合肥地區中共地下黨組織領導人張開泰(即許百川)、柯武東、程明遠取得聯系。由于對祖國前途、民族命運的共同關心,他們之間常相往來。顏文斗很快參加了黨所領導的群眾組織“十人團”。他積極團結進步知識青年,組織文學研究會,研讀馬列主義書籍。1927年8月,經張開泰、程明遠等介紹,他加入中國共產黨。

入黨不久,顏文斗擔任合肥西大街地下黨支部書記,領導學生運動。不久,調任合肥地下黨第一區(城區)區委宣傳部長。1928年冬,他遵照黨的指示,到三河建立黨的地下組織,並擔任中共合肥南區(三河)區委書記。在半年多時間里,他往來于廬江縣北到肥西一帶,發展了大批黨員,並在一些村鎮建立了地下黨支部。

1930年,上級指示顏文斗在合肥設立一個秘密交通站。他以開設書店為名,征得父親同意,籌措了500塊銀元,與樊淵等合伙在合肥範巷口開設“聯一書店”,由顏文斗的哥哥顏文龍任經理。這個書店是當時合肥黨組織惟一的秘密交通站,擔負著上海黨中央與鄂豫皖蘇區的聯絡任務,接待過往的“交通人員”。同時,還給上級組織采購藥品和紙張用具。這些繁重的任務,幾乎都由顏文斗一人承擔。是時,他的公開身份是《合肥民眾日報》編輯,主編該報副刊《薔薇》(後改名《長花》)。他利用這份公開發行的小報,用諷喻的手法,揭露舊社會的黑暗。

1931年春,顏文斗擔任中共合肥縣委書記。同年冬,任合肥中心縣委巡視員,期間,顏文斗不畏艱難險阻,終日在外奔波,檢查各地黨組織的建設情況,指導各地地方武裝的建立和發展。就在這時,因有人告密,他們的活動被合肥反動當局發現,樊淵被捕,國民黨特務多次闖入“聯一書店”搜查,最後將書店搗毀。顏文斗為了革命工作的需要,遂遷移地址,重新開設“美林商店”,轉入更秘密的地下活動。

1932年9月2日,合肥團委宣傳部長張緒東泄露黨的秘密,受到縣委批評,隨即背叛革命,向國民黨自首告密。9月10日下午,國民黨當局在合肥實行大逮捕,“美林商店”首先遭到破壞。接著,合肥縣委、團委、印刷機關均被先後查封。程明遠、余光、孫季平、羅平、顏文龍等20多位同志先後被捕。顏文斗雖然機智地避開了敵人的搜捕和追蹤,可是,為了革命利益和同志們的安全,他趁著黑夜,冒著危險,到大觀庵附近他的秘密住所,燒毀了黨的重要文件和黨團員名冊。正當他離開住所時,不料迎面遇到叛徒陳賢彬、高謙等三人。顏文斗感到事態十分嚴重,但表面上鎮靜如常,而且裝作舊友重逢,並把叛徒讓進屋里。叛徒們以為顏文斗已落入他們手中。所以也假惺惺地敘談起來,準備在誘出更多機密後伺機下手,顏文斗覺察到他們的陰謀,急中生智,順手拎起一把茶壺說︰“請坐!給你們沏壺茶來再談。”說罷,轉身出門去沖開水,趁此機會,他迅速隱蔽到附近的一個木匠家里。

叛徒們久等不見顏文斗回來,知道事情不妙,急忙報告反動當局關閉城門,進行全城大搜查。當晚,顏文斗在木匠的掩護下,從小南門一處缺口較大的城垛翻出城外,安全轉移到上派河附近的馬郢。隨即通知各地下組織迅速隱蔽,免遭敵人的破壞。不久,顏文斗調任中共合肥中心縣委宣傳部副部長兼合肥游擊大隊政治指導員,活動于肥西上派河一帶的廣大農村。

馬郢是巢湖邊上的一個村莊,在反動派統治下,廣大農民在地主豪紳的殘酷壓迫和剝削下,終年處在饑寒交迫之中。村上住有二三十戶人家,人們深知顏文斗是為窮人謀求解放的,所以都把他當作貼心人。顏文斗因此能在馬郢的馬子中家住下來。

顏文斗為人尚義,態度和藹,平易近人,說起話來娓娓動听。他在馬郢期間,除外出活動外,白天和馬子中一道下地干活,晚上或召集一些同志到荒崗墳頭了解情況,分析問題,研究策略;或到農民家中串門,宣講革命道理。他還辦了一所農民夜校,親自編寫課本,教農民識字,教唱革命歌曲,講革命故事。在他的啟發教育下,農民的革命熱情日益高漲。

這時,上級考慮到馬郢離中派河太近,隨時有暴露的危險,遂指示顏文斗把活動的中心轉移到隔河對岸的宋坎子。宋坎子也是老區,農民團、赤衛隊、農民協會搞得非常火熱,而且依崗傍水,地理條件有利。顏文斗白天在家里書寫印制標語傳單,晚上和同志們分頭到程店、中派河、豐樂河、花子崗、煙墩集等地散發。一時間,附近大小村、鎮到處都出現游擊隊散發的傳單和張貼的標語,使這一帶的地主豪紳終日膽顫心驚。從而,大大地鼓舞了農民群眾的革命斗志。

1932年冬,派河一帶遭受嚴重旱災,莊稼無收,農民只得吃野菜,啃樹皮,餓殍遍野,呼告無門。地主豪紳們仍然敲骨吸髓。在這民不聊生的情況下,黨組織決定在中派河一帶開展扒糧斗爭。

一個星斗滿天的晚上,顏文斗帶領幾個農協會員挑著籮筐,背著口袋,手持紅纓槍,抄小道來到顏新莊。守倉的人是顏文斗的本家,看到農協會員闖進來,便顫顫驚驚地溜出後門,到程店聯保處報信。程店駐有一些民團團丁,與聯保處的保丁一起,慌忙向莊子趕來。他們還未到莊子,就被在莊溝邊巡視的陳良季發現。他當即拉開槍栓大喝一聲︰“是鋼的是鐵的上來踫踫!”敵人被這出其不意的一聲大喝嚇懵住了,跌跌爬爬地直往回跑。大家扒好糧食後安然回到駐地,第一次扒糧勝利了。

除夕之夜,顏文斗和馬子中組織幾十個人到中派河北街一戶財主家扒糧。打開大門,馬子中握著僅有的一支能打得響的槍,對準正忙著“迎財神”的財主,嚇得他“撲通”一聲跪下連聲求饒。顏文斗上前痛斥一番,遂帶領大家打開糧倉,動手扒糧,當夜回到宋坎子,把扒來的糧食分給農民。

扒糧的事情傳開後,農民更加靠攏黨組織,紛紛參加農民協會和赤衛隊,革命的風暴越來越大。

為了擴大革命武裝,1933年4月,顏文斗調集馬郢、顏新莊等處赤衛隊員40多人,化裝匯合到程店集上,他們封鎖所有路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程店鄉的土豪劣紳全部抓到,並繳獲13支槍和部分彈藥。

5月,顏文斗帶人到雙棗樹繳了王佑三鄉團八支槍。接著,采取突擊方式,包圍了神靈溝鄉團,繳獲了七支槍和一些子彈。

不久後的一天晚上,顏文斗帶隊去繳程店民團的槍。顏文斗頭上包著涂有紅色的頭巾,睡在一副擔架里,把槍墊在身子底下,馬子中等抬著擔架,陳良季等跟在後面,一個隊員打著燈籠在前面引路。一路上,大家吵吵囔囔,佯裝為水利糾紛打傷了人,找聯保主任評理。到了街邊,民團丁上前盤問,顏文斗在擔架上哼哼哧哧地答話。團丁要他們趕快回去,天亮再來。大伙邊央求邊走近。馬子中搶上幾步,把擔架抬到聯保主任家門口,一個勁地叫開門。屋里無人答應。這時陳良季按捺不住性子,“呼”的一聲,從門縫向屋內射了一槍。街上的團丁听到槍聲,一起向更樓上跑去。顏文斗見此情勢,躍身跳下擔架,一腳踢開大門闖進屋里,把聯保主任揪了出來。聯保主任不敢違命,立即把更樓上的團丁集合起來。這時,馬子中等跑上更樓,把槍彈取下。附近村莊的農民聞迅趕來。跟隨游擊隊上街,將幾家財主的糧倉扒了。

奪槍勝利後,顏文斗和游擊隊的革命活動逐漸由隱蔽轉為公開。與此同時,三河區敵區長王賡年和嚴店聯保主任余國風也加緊防守,妄圖撲滅革命烈火。為了保存革命力量,上級指示顏文斗將游擊隊轉移到廬江白石山和舒城春秋山等地活動。

1934年5月23日拂曉,游擊隊經過幾晝夜連續行軍作戰,在嚴店子附近村子宿營。不料被聯保主任余國風偵悉,他立即向國民黨第十一路軍劉茂恩部廬團報信。于是,大批敵兵將游擊隊包圍。顏文斗當時正在雙棗樹附近勒坎村同合肥中心縣委書記劉敏等研究工作。听到槍聲,他深知情況危急。為了掩護中心縣委同志的安全轉移,顏文斗霍然而起,飛步越過子彈橫飛的田沖,指揮游擊隊投入戰斗。

敵人援兵越來越多,持久對峙于游擊隊不利。顏文斗遂帶領游擊隊向東南突圍,以巢湖白石山為目標,邊打邊撤。途中,縣委委員張守仁率六人斷後,遭敵包圍,英勇犧牲。次日凌晨,游擊隊抵達距巢湖10余華里的周墩子,被反動的“黃槍會”和“挨戶團”阻住前進道路。後面敵人緊緊尾追,顏文斗腿部不幸負傷。于是,全隊退入一座小廟奮勇抵抗,伺機突圍。敵人放火焚燒小廟,火勢越燒越猛。敵兵眾多,無法脫險。這時,顏文斗不顧腿傷痛疼,躍到桌上,舉起槍,捏緊拳,高呼口號,鼓勵大家為奪取勝利堅決跟敵人拼到底。突然,燃燒的房屋倒塌下來,顏文斗和20多位游擊隊員在昏迷中被捕。

敵人逮捕了顏文斗後,如獲至寶。聯保主任余國風妄想從顏文斗口中得到黨的機密,企圖誘騙他自首叛變。顏文斗大義凜然,橫眉冷對,不為巧言所誘,不為威脅所屈,表現出一個共產黨員堅強的革命意志。余國風又下令用刺刀戳傷顏文斗,結果仍一無所獲,只好把顏文斗等人押送合肥。國民黨合肥縣長郭平和六安專員王匡培等使用各種卑劣手段進行威逼利誘。郭平還備下佳肴美酒宴請“上賓”。然而,一個真正的無產階級革命者的崇高信念是任何威脅利誘所動搖不了的,顏文斗像傲然挺立在風雪里的勁松,面對郭平的丑態,怒不可遏,拍案而起,拿起桌上的菜碟向郭平的腦門砸去,嚇得他抱頭躲避。顏文斗被押送六安後,國民黨安徽省主席劉鎮華特地趕到六安,妄圖施展他們的哄嚇詐騙伎倆,以使顏文斗屈服,但得到的只是顏文斗的一頓臭罵。

1934年8月29日深夜,細雨霏霏,顏文斗等人被押赴六安北門外敵人預先挖好的坑旁。殉難之前,顏文斗昂首挺胸,縱聲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犧牲時年僅2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