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質夫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15 17:21

譚質夫,原名譚家文,1913年7月13日出生于湖北省通山縣大畈高坑金竹窩村的一戶貧農家庭。父親譚傳柯是個勤勞的農民,母親袁氏為人忠厚。譚質夫兄弟兩人,一家四口,依靠父母自耕祖傳二畝山地,經營小塊山林和出賣部分勞動力,勉強維持生活。譚質夫少時聰穎,7歲入私塾,讀書三年。1924年,譚質夫父母不幸雙亡。為葬雙親,由族中頭人作主,將他家僅有的山地、房屋全部賣給“公會”。譚質夫兄弟孤苦無依,寄住堂叔家,堂叔家境亦貧困,為了養活比自己小3歲的弟弟,譚質夫只好給村里的土豪放牛。這個初諳人事的孩子,不論風晴雨雪,日伴耕牛夜伴弟,在痛苦中度過兩個冬春。

1926年10月,北伐軍攻克武昌,大革命運動波及到了通山窮山溝。歷盡滄桑的高坑人民在共產黨員譚英鴻等的領導下,成立了農民協會。譚質夫兄弟受到農協的關懷,被送進農民協會辦的平民學堂讀書,譚英鴻親自執教。譚質夫接受能力強,學業成績優異,深得譚英鴻的喜愛。譚英鴻介紹譚質夫讀了一些進步書刊。年底,村里建立兒童團,譚質夫擔任兒童團長,1927年5月6日,夏斗寅叛軍在鄂南各縣掀起一股反革命逆流,各地土豪劣紳乘機反攻倒算,14歲的譚質夫變成了反共“清鄉團”通緝的對象。組織上幫助他安排好弟弟之後,他便隨譚英鴻等人離開大畈,前往大冶、鄂城等地,在碼頭、礦山、農村做零活,當雜工,飽嘗了人間的辛酸。

大革命失敗後,白色恐怖遍及城鄉,譚質夫親眼見到許多共產黨員、革命志士在敵人屠刀面前堅持斗爭,威武不屈,心中十分欽佩和感動。

1928年6月,譚質夫回到家鄉,在當地黨組織領導下從事革命活動。是年秋,15歲的譚質夫秘密地參加了共青團。11月,他參加了譚英鴻、譚俊華領導的赤衛隊,並參加了攻打大畈民團的戰斗,初次受到戰火的考驗。1929年3月,譚質夫以白泥鄉少共委員身份兼任列寧小學兒童團長。4月,他任白泥鄉少共書記。9月,紅五縱隊挺進鄂東南,通山蘇區迅速發展,大永區成立少共區委會,譚質夫任大永區少共區委書記。

1930年2月,中共大冶中心縣委與紅五縱隊黨委組織武裝大示威,譚質夫帶黃沙大畈、梅田、萬家等地近千名兒童團員參加了這一行動。他們在官埠橋、橫溝橋等處破壞鐵路,打擊民團,曾智擒橫溝民團十余人,繳槍十余支,受到指揮部的嘉獎,譚質夫被譽為“少年英雄”。中共通山縣委根據譚質夫的表現,破格吸收17歲的他為中國共產黨黨員。

3月下旬,通山縣第一次工農兵蘇維埃大會召開,譚質夫出席了大會,並當選為縣蘇維埃委員。通山縣蘇維埃政府成立後,譚質夫任縣司法裁判部長。1930年至1931年間,這位年輕的蘇區法官,沒有辜負工農貧苦大眾的希望,認真執行上級蘇維埃政府的政策法令,堅定不移地依靠人民群眾,嚴厲懲辦敢于破壞新生紅色政權的反革命分子。他審理案件,重證據,重調查研究,鐵面無私,深為蘇區人民稱道。

1930年冬,通山軍民在第一次反“圍剿”中,活捉了大畈民團團長袁觀統,並把這個雙手沾滿人民鮮血的劊子手交給縣司法裁判部審判。消息傳出,袁觀統的親屬四處活動,托人在譚質夫面前說情。譚質夫耐心向前來說情的人宣傳黨的方針政策,歷數袁觀統屠殺無辜、破壞革命的種種罪行,要求大家不要憐惜毒蛇一樣的惡人。冬月的一天上午,通山縣蘇維埃政府在大畈舉行群眾大會,公開審判袁觀統,依法將其就地正法。縣司法裁判部秉公辦事,為民除害,人心大快,大家同聲稱贊司法裁判部是蘇區的紅色法庭。蘇區內一些難解決的民事糾紛,也找縣司法裁判部裁決。

通山一帶,歷來有養童養媳的陋俗,虐待童養媳的事情屢見不鮮。蘇維埃政府建立後,頌布了《婚姻法》,提倡婚姻自由,蓄養與虐待童養媳的事例雖有減少,但積習已久,很難根除。1931年2月,大畈的一個叫章如意的童養媳,不堪公婆虐待與小女婿的欺凌,到縣司法裁判部告發。縣司法裁判部調查後,嚴肅處理,解除了“小男大女”式的婚約。政府還給章如意發了新衣、新鞋襪,讓她進列寧學校讀書不久,章如意自由戀愛結婚,成了蘇區婦女運動的積極分子。消息傳開,人們為譚質夫編了一首山歌︰

蘇區有個司法部,

年輕部長譚質夫,

秉公無私會辦案,

婚姻自主真幸福,

不受封建黃蓮苦。

在黨的領導下,鄂東南蘇區粉碎敵人一、二、三次“圍剿”後,進入最盛時期。1931年秋,紅三師主力編入紅十六軍。中共通山縣委決定將縣游擊大隊擴編為通山獨立團,譚質夫任政委。18歲的譚質夫正式開始了他的戎馬生涯。

通山獨立團初建時,兵力不足,裝備很差,戰士多是新兵,思想比較復雜。譚質夫認真加強獨立團內的黨、團組織建設,成立士兵委員會,民主治軍,很快收到明顯效果。11月,獨立團配合紅十六軍在通山大畈豬頭山殲滅敵駐軍一個營,繳獲步槍300余支,斃敵營長,俘敵連以下官兵100余人。獨立團在戰斗中迅速成長,1932年春編入鄂東南警衛團,譚質夫任警衛團團長兼政委。他率部轉戰鄂東南各地,保衛蘇區,消滅民團,建立了功勛。1932年5月,紅三師重建,譚質夫所部警衛團編為紅三師第八團。6月,根據鄂東南各縣縣委書記、組織部長聯席會議決議和鄂東南道委關于蘇區“向南發展”的方針,決定組成修(水)武(寧)崇(陽)通(山)工作團,開闢冷水坪蘇區,譚質夫被任命為工作團主任。

譚質夫膽大心細,率部攀越九宮山主峰,穿過大片森林,到達太陽山沿線的余家巷、雞冠石、西隅、黃金坪,冷水坪一帶。他與當地地下黨組織的負責人匯合,經過艱苦細致的工作,以冷水坪為中心,建立起地跨鄂贛兩省,統轄修水、武寧、崇陽、通山四縣方圓百余里的蘇區。這里山勢險峻,古木參天,易守難攻。它的建立既可打通鄂東南蘇區與湘鄂贛省委乃至中央蘇區的聯系,又為紅十六軍、紅三師及鄂東南道委黨政軍機關建立了一塊可靠的後方,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地位。

7月,道委派吳維政在冷水坪組成中共修武崇通縣委,譚質夫認真地向縣委領導交待了工作,月底率部與鏖戰鄂南的紅三師主力會合。時值鄂東南第一次黨代會召開,譚質夫奉命擔任警衛工作。

9月,國民黨反動派在發動的第四次反革命“圍剿”中,將鄂東南的兵力增至29個團,並派朱紹良到陽新督陣,采用“大殺、大燒、大奸、大搶”的殘忍手段,步步為營,向鄂東南道委機關所在地——陽新龍港進逼。紅三師四面迎敵,戰斗頻繁,原紅八團團長奉調任紅九團團長,譚質夫兼任紅八團團長、政委,率部隊保衛鄂東南道委機關轉移。譚質夫首先將鄂東南兵工廠及其主要設備。軍需物資,鄂東南紅軍總醫院及其傷病員安全遷入通山境內;10月初,又趁龍港保衛戰激戰之際,將道委機關安全轉移到沙洲店的深山之中。之後,他率兩個連奇襲燕廈碉堡,消滅橫石民團百余人。

1932年10月下旬,中共鄂東南道委在沙洲店高台召開鄂東南黨政軍負責人緊急會義,認真分析了蘇區在龍港失陷後的形勢,決定由葉金波率紅三師北渡富水,奪取大幕山,溝通富水河以北地區,形成聯片蘇區,然後將道委機關遷往通山長安區,指揮鄂東南蘇區的第四次反“圍剿”。譚質夫根據會議精神,率部先行,在通山長安區泥湖、大地一帶全殲竄擾蘇區的地方反動武裝,與駐扎在孟壟的中共通山縣委、通山縣獨立營取得聯系。得到地方黨組織的支持,紅三師發展到2600余人,譚質夫仍任紅八團政委。他遵照北路指揮部與紅三師司令部的布置,率部抵御進攻鄂東南蘇區之敵謝彬部,為保衛咸蒲崇通蘇區作出了貢獻。

1933年3月,中共鄂東南道委常委在蘭田召開第二次擴大會議時,湘鄂贛省委、省軍區來電,急調紅三師主力去高村集結。譚質夫領導的紅八團編入紅三師預備隊,留下負責保衛鄂東南蘇區的安全。在主力離開鄂東南的三個月里,譚質夫作為北路指揮部指揮兼紅三師預備隊師長蕭高蔚和葉金波的主要助手,先是在大畈黃沙的吉口山阻擊敵新七旅對黃沙蘇區的進犯,後又在咸寧楊林橋全殲敵八十二師第三營,收復了咸寧蘇區。

紅三師預備隊在艱苦的條件下,浴血奮戰,深得鄂東南蘇區人民的愛戴與支持,許多青壯年志願報名參加紅三師預備隊,待到紅三師主力返回鄂東南時,預備隊已發展到四五千人。根據上級指示,8月1日,在通山隱水黃石洞建立中國工農紅軍第十七軍,轄紅三師、河北師、贛北師,譚質夫任紅十七軍第三師第八團政委。在1933年10月開始的第五次反“圍剿”中,譚質夫率部參加了攻打通山縣城、燕廈會戰與木石港戰斗。在“左”傾錯誤思想指導下,鄂東南道委提出“向東南發展,收復蘇區”和“打回龍港過年”等口號,在通山、陽新的縣城與重要集鎮、交通要道口,與敵人擺開戰場,進行硬打硬拼的陣地戰,鄂東南紅軍在戰斗中嚴重減員。譚質夫領導的紅八團,實際只有四五個連的兵力。1934年1月,紅軍南下瑞昌被敵人阻擊,只好冒著冰雪涉過富水,準備返回黃沙休整,夜行至陽新王文驛,遭敵第二十六師主力包圍。紅八團團長夏沛亨在戰斗中犧牲,譚質夫突圍後協助葉金波收容部隊,回到太平塘後部隊整編在一個團,即紅七團,譚質夫留任紅七團政委。

富河以北蘇區被敵人佔領後,形勢十分危急。道委于2月初在長安區石門坎召開緊急會議,進行備戰緊急動員。北路指揮部、政治保衛局、紅軍醫院、政治學校、兵工廠等單位一律實行軍事化,編成連隊,實行統一指揮。紅七團作為先行,向南游擊,掩護道委各機關遷至修武崇通蘇區。

石門坎會議後,譚質夫與紅七團團長楊錫城率部行動,于2月上旬先後焚毀敵人修築在山口、板橋、石門坎等地的碉堡,殲敵200余人。接著,紅七團又夜殲郭家嶺、楊芳林、廈鋪、畈上陳的“鏟共義勇隊”保安隊,打通了從長安區通向冷水坪的西線交通線。2月中旬,紅七團400余人,消滅了小源的巡察隊,打敗了寶石駐敵縣保安隊第二中隊,打通了從長安區板橋、沉水、寶石、小源連接冷水坪的東線交通線。

3月,道委各機關安全進入冷水坪,以修武崇通蘇區為活動中心,繼續領導鄂東南各縣人民進行革命斗爭。

譚質夫在完成開闢東西交通線後,任紅三師師長。

愚蠢的敵人進剿長安區幾次撲空後,探知紅軍去向。通山縣長劉運鋒一面急電省府張群報告情況,一面在寶石、郭家嶺、畈上陳等地修築、加固碉堡,派重兵防守通向修武崇通蘇區的主要道口。4月,敵第三十三師在馮興賢的帶領下,對鄂南各縣蘇區進行“清剿”,所到之處殺人放火,無惡不作。當敵三十三師竄犯鄂南蘇區時,譚質夫帶領紅七團進入崇陽小沙坪地區,然後插到外線作戰,牽制敵人兵力,以減輕修武崇通蘇區的壓力。4月中旬,紅七團與敵三十三師千余人激戰于崇陽白霓橋。譚質夫帶領警衛營阻擊敵軍,掩護主力撤退,身負重傷後仍堅持戰斗,最後壯烈犧牲。